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八章 出道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阿漓将桌椅擦拭干净,伺候慕容轻狂坐下,转身找小儿点了些酒菜及馒头。

这时已是饭点,草棚内十几张桌子已经坐了一大半。

而在草棚最外一张饭桌上,坐着四个汉子,四人身着短衫,均是衣衫敞开,**着胸膛。

四人坐在板凳上,一只脚踏在其上,桌面上摆着四把朴刀,脑袋四处张望,神色张狂轻佻,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周边的一些食客显然是害怕这四人,均是低头吃饭,不敢与他们目光相接。

慕容轻狂神色木然,对周围的事看也不看,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过了一会,从道路另一边走来一个女子跟一个男孩。

女子大约二十七八岁样子,穿着一身补丁长衣,手里提着一个包裹。

男孩大约七八岁模样,穿着一件不合体的外套,身子极瘦,不过一双眼睛却是灵动异常。

两人走到一张空桌旁,那女子放下包裹,先安抚男孩坐下,接着对小二点了两碗清水及十个馒头。

那女子虽是一身布衣,但长得却是眉清目秀,颇有几分姿色。

那边坐着的四人一见,顿时眼睛一亮,几人对望一眼,低声淫笑几声。

过了一会,其中一个汉子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略整了整衣衫,一摇二晃地往那姐弟走过去。

那女子也看出了这些人不怀好意,见有人过来,顿时紧张起来,身子往后靠了靠。

那汉子一看她那样,更是得意,“嘿嘿”笑了两声,又走两步,一屁股坐在那女子旁边的凳子上。

那女子也不说话,只是拿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他看。

那汉子歪了歪头道:“小娘子,你这么看着哥哥做什么?是不是觉得哥哥很帅啊?”

那女子看他那样,知道现在没有好事,颤声道:“你想做什么?”

那汉子又是“嘿嘿”笑了两声,看了看桌上的破包裹道:“小娘子,别紧张嘛,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那女子闻言道:“我们去哪里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汉子“啧啧”两声道:“哟,性子蛮烈的嘛,哈哈,不过正合老子胃口。”

顿了顿接着道:“我看你也不要走了,不如就跟着哥几个,让你们姐弟俩吃香喝辣,省得到处奔波,还只能喝清水吃馒头,你……看怎样啊?”

那女子还没有说话,旁边的男孩站了起来,指着那汉子说道:“你是谁,竟然这样侮辱我大姐?”

那汉子闻言,回头看了看那边的三人,那三人见状“哄”得一声大笑。

那汉子见他们哄笑,慢慢转过头转过头,目露凶光,跟着也干笑了几声。

接着右手突然扬起,一翻手,一大耳光“啪”得打在那男孩脸上。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对这样的攻击根本无从闪避,眼见着那瘦弱的身子被抽得凌空飞起,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

那女子一见,惊呼一声,急忙冲过去,将孩子抱在怀里一看,那孩子已经被打得昏了过去。

女子抱着男孩,嘶声喊道:“小弟,小弟。”

男孩被她晃了几下,慢悠悠缓过气来,睁开眼睛,看了女子一眼,气若游丝地叫了声:“大姐。”

女子小声道:“小弟,别怕,有大姐在了。”

说完回过头,对那汉子厉声喝问道:“你们是谁?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有如此恶行,你们就不怕有王法么?”

那汉子闻言上前几步,恶狠狠地对女子道:“王法?哈,这里老子就是王法。

小娘皮,给脸不要脸,老子看得上你是你福气,居然还敢反抗,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说完伸手抓住女子衣襟,就要用力去撕。

女子惊呼一声,匆忙间回手一把抓过去,那汉子没想到她居然还敢反抗,躲避不及,脸上顿时被抓了几条血痕。

后面那三人见了,又是“哄”得一笑。

那汉子本就恼怒,现在被他们这一笑,更是火冒三丈,“哼”了一声,抬脚狠狠地像那女子身子踹去。

女子看他脚抬起,“啊”得一声,不及闪避,只是回身将男孩紧紧抱在怀里。

眼看那汉子大脚就要踹中,突然斜地里飞出一个瓷碗,“啪”得一下,正打在他脚踝上。

那汉子顿时中招,痛得“哎呦”一声,噗通摔在了地上。

这瓷碗正是阿漓抛出,她见那姐弟俩落难,本想当时就立即出手,只是看慕容轻狂没动,所以一直忍耐着。

眼见那汉子就要下重手,阿漓再也忍不住,她以前本也是落难之人,若不是紫陌跟张傲秋搭救,现在不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所以她最见不得那些倚强凌弱,仗势欺人的恶人,那瓷碗也是她含恨出手,用上内力,这一下,顿时废了那汉子右脚。

这四人正是羊角镇地痞流氓,也没什么修为,只因现在天下已没有官府,加上这羊角镇又是一个小地方,无人去管,所以纵恶乡里,无法无天。

阿漓一提藏在身旁的宝剑,纵身一跃,一个筋斗,正好落在那姐弟俩前面,冷冷地看着坐在地上的汉子,一言不发。

后面三人一见不对,立即抄起家伙围了过来。

那坐在地上的汉子接过同伙递过来的朴刀,斜指着阿漓恶狠狠道:“小丫头,居然敢伤你大爷,今日老子要生剐了你。”

旁边一个汉子冷眼看了看阿漓,“嘿”了一声,阴阴地说道:“老二,终身打雁,没想到被雁啄了眼,这丫头也不错,为什么要生剐了?”

后面两人一听就明,跟着淫笑道:“不错,二哥,今日我们哥几个运气,等下把这丫头拿下,跟那女子一并带回去,等我们快活够了,再卖到窑子里,那岂不是更好?”

老二朴刀杵地,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恨声道:“哥几个说得有道理,这丫头的第一次就由我来。不过她好像是个练家子,哥几个小心些。”

老大斜眼看着阿漓身上的破衣道:“练家子?屁大的穷丫头,就算是练家子又怎样?嘿嘿,不过那样的话,在床上不是更有劲么?”

阿漓心地善良,本只想教训他们一顿算了,但现在听他们说话越来越下流,不由怒火中烧,叱咤一声,长剑出鞘,往中间那老大直刺过去。

老大没想到她说打就打,吓了一跳,朴刀挥刀一架,“当”得一声,挡个结实。

这四人虽然没有修为,但也学过一些把式,拳脚功夫还是有一些。

老大挡了阿漓这一剑,顿时感到对方剑上力道,往后一步道:“兄弟们,一起上,这丫头真是有功夫的。”

旁边三人一听,立即围了过来,举起手中朴刀就砍,根本没因为阿漓只是个女孩子而手下留情。

阿漓匆忙间回头一看,原先坐在桌旁的慕容轻狂此时却是人影全无,当即心头一慌,气势顿时弱了几分。

打斗本就重气势,一旦气势弱下去,就算是老拳师,也可能被小罗罗给干掉,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就是这个道理。

那几人虽然没有修为,但却一直打架斗殴,手上人命也不少,好勇斗狠正是他们强项,一看阿漓势弱,当即心头一喜,攻势更加凌厉,希望一举将其拿下。

阿漓心神一慌,顿时招架不住,人往外连退。

那四人得势不饶人,举着朴刀,嗷叫着就跟着追了过去。

阿漓连退二十步,这才身子一稳,看着冲过来四人狰狞的面孔,一下子想起在阴阳山,自己老父被那些恶人吊在树上活活打死的情景。

那些用鞭抽父亲的人,虽然长相不同,但跟眼前四人一样,同样是这副恶狠狠的狰狞面容。

顿时心头一股杀意募得升起,刚才的怯意瞬间被抛在脑后,手中长剑一振,反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