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三十八章 玄鳞烛日蟒(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低头想了一会,刚才神识放出,未曾叠加,若是将神识叠加,也许会看得更清楚,铁大可说的这个法子倒不是不可行。

想到此处,当即道:“好,那你快去准备藤笼,老子就再去会会这两个家伙。”

说完刚要站起,却觉衣服一紧,低头一看,只见夜无霜两只手正紧紧抓住自己衣角,一脸凄然,双眼泪珠滚动,望着他无声地摇了摇头。

玄鳞烛日蟒之毒,夜无霜也听慕容轻狂说过,刚才张傲秋跟它们缠斗的情形,她在旁可是看得清楚。

那样的速度,就算自己将魅影身法用到极尽,也快不过那两条黑影。

若是自己下场,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被蛇咬中。

张傲秋虽强,但也只是刚进灵境,若是一时反应不及,有所闪失,那……。

张傲秋看她凄楚不决的样子,心头一痛,抬手擦拭她眼角快要滚落的泪珠,小声道:“霜儿,男儿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你放心,我一定会没事的。”

紫陌遂上前一步劝道:“霜儿,秋哥现在最需要的是心境平和,若你这样,只怕……。”

夜无霜闻言,双眼轻轻闭上,两手无力地松开,低头两行清泪滑下。

张傲秋站起身来,转头对紫陌道:“阿陌,看紧霜儿。”

张傲秋这话已带有准备失败的意思,而失败则意味着死亡,那时要是夜无霜冲动,只会多添一条人命罢了。

紫陌闻言一惊,抬头看着张傲秋,见他一脸决然,只能默然地轻轻点了点头。

张傲秋踏前两步站定,体内真气高速运转,心神一收,将那扰人的情绪排除脑外。

等真气运转三十六周天后,神识放出,然后叠加在一起。

张傲秋清楚感受到真气在经脉内畅流不断,那种连绵不绝的感觉,仿佛天大的事也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时豪气干云,忍不住仰天一声长啸,啸声滚滚如龙,直入云霄。

啸声中,张傲秋身形一晃,双足踏入圈内。

在张傲秋啸声刚起时,那两条玄鳞烛日蟒就已窜出三生草,满场游走不定。

待张傲秋双足刚一落地,两蛇立即发动攻击。

张傲秋被这两条黑线来回晃得头晕,干脆闭上眼睛,仅凭神识去看。

这次神识叠加,果然比刚才看得更加清楚,再加上这次张傲秋是有备而来,因此应付的比刚才略显从容。

由于这次只是试探,因此张傲秋本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星月刀收窄,紧守身前三尺之地。

接着又是一连串的“叮叮”声。

张傲秋因只用神识,识海内神识大量消耗,当消耗达到一定程度时,丹田内雄浑真气自主沿着新开辟的道路,源源不断汇入识海,补充不足。

这下倒是解决张傲秋长期以来未能解决的问题,丹田,识海两者自主贯通。

虽然现在只是雏形,但却是奠定了基础。

张傲秋丹田真气已经凝成水纹,根本不怕打持久战,因此耐着性子,只守不攻。

渐渐地,张傲秋摸到了这两条黑蛇些许门道,十刀中偶尔反击一刀。

自此张傲秋心中大定,脚步亦开始移动。

只是在旁人看来,他这移动却是另有章法,感觉他手中舞动的刀是风,而他的身子却如落叶。

风吹往哪边,身子就飘到哪边。

以刀带人,而不是以人带刀,刀法至此,已将期于大成。

而这一斗,就是三个时辰,张傲秋在这段时间后半段,已能十刀反击四刀,渐渐占据主动。

而那玄鳞烛日蟒虽然刀砍不伤,但张傲秋刀击却是带着内力,十次击中一次,也让那黑蛇够受的了。

张傲秋趁现在开始占据主动,虚晃两刀,身子一飘,退出战圈。

身子站定,左手一伸,沉声道:“藤笼。”

此时铁大可早已编好两个藤笼,闻言提起一个快步上前,将藤笼挂在他左手上,小声道:“阿秋,一旦黑蛇进笼,你只需食指一松,笼门自会挂上。

这笼门编有倒勾,任他如何挣扎,也休想再逃出来。”

张傲秋“嗯”了一声,微一点头,接着揉身再上。

这算是第三轮比拼,只是那两条玄鳞烛日蟒一刻未曾休息,还挨了几刀,速度比起先前来说,又要慢上些许。

一人两蛇继续游斗,只是这时张傲秋已掌握大半的主动,心中更是大定。

那两条玄鳞烛日蟒也是精怪,见久斗不下,竟采取车轮战,一蛇攻击,另一蛇持机在旁。

但不想这样却是便宜了张傲秋,少了一半的攻击,他的灵动性就更大。

此时雄蛇攻击完,刚要退出,雌蛇还未腾起的刹那间,张傲秋瞬间一刀劈在空处。

这一刀正是他观察许久,掌握玄鳞烛日蟒移动特性后的一记神妙之作。

刀锋划下的时候,正是那雄蛇退避到此的当口,就像它自己送上门来一样。

那雄蛇也是通灵,见状身子在空中一扭,堪堪避过,一转头,没想后面却是一个硕大的笼门正等着它。

此时却再是无从使力,“吧唧”一声落入笼中,接着笼门关上。

在这同时,张傲秋右手一翻,星月刀逼开雌蛇的攻击,左手一松,任由藤笼丢落一旁。

雌蛇见雄蛇被抓,立即形如疯狂,舍下张傲秋,如电般撞击藤笼,希望能将其撞开,将笼中雄蛇救出。

张傲秋趁着空档,低喝一声道:“老铁。”

铁大可“嘿”得一声,将另一个藤笼抛过来。

张傲秋身子腾起,右手在空中一刀划出,刀气迸发,直斩雌蛇七寸。

同时左手一抄,接过藤笼套在手上。

那雌蛇感到危险,刀气还未及体,蛇头一扭,转往一边。

张傲秋身法展开,身形如青烟一般追过去。

到此时场面局面倒转过来,猎物变成了猎人。

只是那雌蛇一心逃命,快如电闪,要想活捉,却是难上加难。

张傲秋也不急,体内真气逆转,再配合神识,身形忽左忽右,忽前忽后。

在如此高速下,却能轻松转向,这也正是他修为更进一步的缘故。

雌蛇这下更慌,行进退避路线均在对方算计之中,好几次若不是天生速度占据优势,就已经被抓住了。

就这样,一追一逃,一直缠斗到黄昏时分。

这时的雌蛇已是精疲力竭,游走速度更是缓慢。

张傲秋“哈哈”一笑,看定方向,身子募得加速,手中藤笼在空中一收,顿时空中一空,雌蛇亦被收入笼中。

张傲秋在空中一个筋斗,落地后仰首望天,星月刀斜指,总算了结一桩大事。

独叟在识海内亦是赞道:“小子,了得,当真了得。”

张傲秋“嘿嘿”一笑道:“老人家还是极少这样夸人的。”

独叟笑道:“这是你应得的。唉,后浪推前浪哦。”

说完接着提醒道:“那三生草按现在情况,估计还要三天,十二色花方能开完。

三生草最后一朵花开时,第一朵花会同时凋谢,如此往复,直到一个周期完后,再重新开始。

所以要想得到三生草全效,必须在十二色花同时开放的那一刹那下刀。”

张傲秋道:“放心,那时我会眼睛都不眨地盯着,到时用刀一割,误不了事。”

独叟道:“老子正要跟你说这事,三生草采摘时可千万不能用兵器。”

张傲秋奇道:“那是为什么?”

独叟叹了口气道:“等这里事了后,你回去跟老子好好读几天书,不要总像个没见过世面的白痴。”

说完耐着性子解释道:“三生草是灵草,是有灵性的。兵器见过血,是凶器,若用不吉的凶器去沾灵物,会将其灵性全部毁掉。

所以采摘三生草时,记住一定要用玉刀。”

顿了顿接着道:“你今天也累了,自己先休息下,这段时间,我老人家就辛苦下,帮你看着。”

张傲秋“嗯”了一声,收刀入鞘,弯腰提起地上藤笼施施然走了回去。

夜无霜此时方才松口气,紧握的拳头松开,迎风竟是一阵凉意,原来手心早被汗透。

张傲秋走到她身边,两人四目对望,张傲秋伸手擦拭她脸上泪痕,接着相视一笑,均是一股暖意在心头。

张傲秋对铁大可道:“老铁,再编一个大一点的藤笼,将这两个装在一起。”

说完一屁股坐下道:“三生草还要三天才能采摘,当第十一色花开的时候,你们叫醒我。

哦,对了,你们谁有玉刀?”

剩下几人闻言对望一眼,欧阳雪怡则转身背着众人,从胸前贴身掏出一个玉坠道:“这玉蝶可以么?”

张傲秋伸手接过,触手一阵温软,竟是暖玉。

暖玉又称为之为“温玉”,因软玉色泽、质感温润如脂给人的感觉就有一股温暖之感。

软玉光滑细腻,油润亮泽,手感温润,放在手中,先凉后温,但这种凉并不是冷冰冰的凉,盘摸把玩之后,还会油油的,就象要流出油脂一样,可称得上是玉中的极品。

而欧阳雪怡的这支玉蝶正是暖玉中的极品。

张傲秋仔细看了看,这玉蝶翅膀张开,呈倾斜模样,翅膀上蝶纹清晰可见,层次分明,栩栩如生。

蝴蝶脑袋处于翅膀下方,腿肢张开,正是蝴蝶欲飞未飞的那一瞬间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