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三十七章 玄鳞烛日蟒(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后面紫陌几人一见,立马掏出家伙,跟着围成圆圈靠拢。

张傲秋因这片花海中景色太美,压根没想过在如此秀美的地方会有危险,所以一直心神放松,未曾放开神识。

而此处的花,花茎比人还高,遮住了视线,看不见前方有什么东西。

张傲秋此时心底暗骂一声,神识放出,只见前方花海尽头十丈开外,一块方圆约二十丈的地方寸草不生,显得格外突兀。

张傲秋将四周又都仔细搜索了一遍,才举步往前。

走了一会,穿过花海,那块奇怪的地方呈现在众人眼前。

在这方圆二十丈寸草不生的地方,其正中心,一大株似花不像花,似草又不像草,高约有一尺有余,开着三朵小花的植物,正迎风摇曳。

张傲秋看了心头一震,张大嘴巴,这不正是师父形容过的三生草的样子么?

张傲秋还没从震惊中醒过来,旁边的欧阳雪怡惊呼一声道:“三生草,是三生草。我总算是找到了。”

张傲秋闻言一惊,表情复杂地看着欧阳雪怡。

紫陌一看张傲秋样子,知道他心中所想,遂咳嗽一声道:“雪怡,先前你说要找一种药草救人,就是这三生草么?”

欧阳雪怡转头看了他一眼,沉默一会道:“不错。”

紫陌“嗯”了一声道:“既然你是要救人,那就是一副菩萨心肠。只是你知道这三生草怎么用么?”

欧阳雪怡闻言立即一副怀疑的样子望着紫陌道:“你不要跟我吹牛说你知道怎么用啊。”

紫陌双手一摊道:“第一:我从不吹牛,我都是根据事实说话,只是你对我有偏见,所以总说我吹牛。

第二:三生草我确实不知道怎么用,但是我不知道,我师父知道啊。

你想,你总不能拿着三生草在大街上到处走,一边走一边喊,哎呀,我有三生草啊,你们谁要我救啊。”

欧阳雪怡一听“哼”了一声,低骂道:“滚。”

其实她自己真不知道拿了三生草该怎么办,只知道先找到再说。

现在找到了,也许还真像紫陌所说,虽不至于那么二,但也会看着宝贝一筹莫展。

紫陌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心中转得念头,跟着上前道:“我师父可以将三生草附于其他珍贵药材炼制成丹药,那时候只要你查明谁确实需要这个,到时分你一些不就可以了么?”

欧阳雪怡一听皱眉想了一会,接着抬头认真地看着紫陌,幽幽道:“到时候你师父炼制的那丹药,可是重金都求不来的,你那时候还会舍得给我一些么?”

紫陌闻言一窒,正要说话,旁边的夜无霜道:“他不给,我给。”

欧阳雪怡闻言转头看了看夜无霜道:“他师父的事……,霜儿姐姐也能做主?”

夜无霜笑了笑道:“雪怡妹妹,你有所不知,我们几个可是同门师兄妹。”

欧阳雪怡一听掩嘴惊呼一声道:“同门?怎么可能?”

顿了顿接着满脸疑惑道:“你们四个,如此年纪就有这样的修为,而且虽各自气质不一,但却均是上上之选。

你们任何一人放入任何一个门派,都绝对是三代弟子核心中的核心,甚至有可能成为继位者。现在居然把……。”

张傲秋不耐烦打断道:“这个有什么好隐瞒的,同门就是同门。”

欧阳雪怡诧异地看了张傲秋一眼道:“秋大哥,我说错什么了?为什么你对我说话语气这么生硬?”

张傲秋古怪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心道:若是没有你一教二宗,我师门又怎会血流成河,若是没有你一教二宗,我师父也不会受那非人的折磨……。

夜无霜知道张傲秋的心思,在旁道:“师父常教导我们说,这世间万事,均是冤有头债有主,不可伤及无辜,这样方不违天和。”

张傲秋听了心头一震,知道夜无霜这话是说给自己听得,当即深吸一口气,转身对欧阳雪怡歉意道:“雪怡,你不要见怪,我只是不知怎么采那三生草,所以有些紧张,这个……。”

但欧阳雪怡冰雪聪明,听他们的话,忽然想起什么,接着一张俏脸变得煞白,倒退两步,望向紫陌的眼神变得不舍而又绝望。

紫陌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可能欧阳雪怡可能已经猜到一些,心里暗叹一声道:“雪怡,你真别见怪,秋哥别的都好,就是不能紧张,一紧张就骂人,说不准还要打人,这方面的修行比我是差那么一点的。”

欧阳雪怡将信将疑道:“可是为什么霜儿姐姐会突然说出冤有头债有主的话?”

紫陌眼珠一转道:“哦,你说的是这个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

我告诉你,刚才霜儿说的话,一,这个是我们医圣门的门规。

二则嘛,师父曾跟我们说过,三生草是天下罕有灵草,越是这样的稀世之宝,越是有毒物守候。

霜儿那句话的意思是,我们要采三生草,只对付那守候的毒物就可以了,不要伤及其他,因为那毒物虽毒,但亦有灵性,修炼不易,杀多了会有违天和。”

欧阳雪怡听了对夜无霜问道:“霜儿姐姐,紫陌说得是真的么?”

夜无霜笑了笑道:“当然。”

欧阳雪怡转身一拍胸口,如释重负道:“那就好,那就好。”

夜无霜趁欧阳雪怡转身,悄悄对紫陌竖了下大拇指。

紫陌看了嘘了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

不过紫陌刚才的话倒是提醒了张傲秋。

慕容轻狂曾说过,三生草旁有玄鳞烛日蟒守候,这种蛇据传有它身上又有上古邪龙烛九阴的血脉,生性冷傲,周身是毒,据说可以将其降服,而且认主后又极其忠诚。

可是这蛇又是剧毒之物,不管你修为多高,只要被咬上一口,都会立即毙命。

而且更是来去如闪电,行踪不定。

念到此处,不由眉头深皱,神识往前铺去。

这方圆二十丈位置,一眼看穿,不可能有什么毒物隐藏,唯一可疑之处,就是三生草本身。

张傲秋将神识对着那三生草照去,细细看了看,果然在其叶内,盘着两条黑色的小蛇。

这两条小蛇一左一右,通体漆黑无鳞,长约为五寸左右,脑袋扁平,蛇杏吞吐不定。

张傲秋看了半天,也看不出这蛇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遂在心底问道:“这……,怎么搞?”

独叟难得语气凝重道:“他妈的,这玄鳞烛日蟒居然还是雌雄一对。一条就很难了,这两条……。”

独叟一向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极少像现在这样认真,可见在他心里,也是没底。

张傲秋一听他这话,知道难度之大,已超出自己想象,顿时心头一紧。

但转念一想到木灵,立即心神一收,语气决绝道:“就是死,我也要采下这三生草。”

说完抽出星月刀,踏前几步。

当他左脚刚进入那圈内,三生草内突然飙出两条黑线。

这下当真快如闪电,张傲秋还没看清,一股腥味即传入鼻端。

手中星月刀随即挥舞,只听“叮叮叮”声不绝于耳。

一会后,即使以张傲秋内力跟神识,也感觉有点跟不上两条黑线的攻击速度,遂退后一步。

脚一离开那圈子,两条黑线又瞬间窜回三生草内。

张傲秋站在圈外,举刀一看,刀身上密密麻麻均是一个个黑点,可见那两条黑蛇速度之快。

这还幸好是他已摸到无意之境无我无相的门槛,不然若仅凭神识,或许真跟不上那两条玄鳞烛日蟒的速度。

张傲秋体内红色真气流转,攀到刀锋,顿时星月刀刀身一片火红,就像刚从炉中取出一样。

只听“嗤”的一声,那些黑点还不急飘散,就已被烧尽。

张傲秋眉头深皱,看着三生草一言不发。

半响后,张傲秋倒退着身子走回来,那两条玄鳞烛日蟒也是奇怪,只要不进那圈,它就不攻击,你进我攻,你退我退。

欧阳雪怡却是在旁看得目瞪口呆,当两条黑线飙起时,她连那黑线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看清楚,更不谈如何去挡了。

而张傲秋最后以内力烧掉刀身蛇毒的情形,更是让她无言,以她所知,要想有那样的效果,体内真气不知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以前怀疑他修为已达玄境,现在看来怕是真有可能,只是这么年轻的玄境修行者,这……。

剩下几人则均是神情紧张地看着张傲秋,到没有注意此时欧阳雪怡脸色变化。

张傲秋退到几人身边,一屁股坐下,恨声道:“他妈的,这两条小蛇,速度居然如此之快。你们可有什么法子抓住它?”

紫陌虽然鬼点子多,但这种完全靠实力解决的事情,一时真不知该怎么办。

铁大可在旁沉声道:“阿秋,若是你能摸清那两条玄鳞烛日蟒的行踪路线,俺倒是有一个办法。”

张傲秋闻言一喜,转头问道:“老铁,你有什么办法?”

铁大可道:“若是你能做到俺说的那点,那俺可以用山藤编两个藤笼,只要提前将笼口放在玄鳞烛日蟒行进路线上,就可以将其活捉。”

几人听了不由面面相觑,那玄鳞烛日蟒速度如此之快,能挡住它们的攻击已经很不错了,又如何能在那瞬间把握它们的行进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