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50章 值吗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修伸手招呼了下,转身就要走。

“等等!”冯飞咬了咬牙,说道:“这种事,怎么能少了我。哥几个,弄了他们,晚上我请客。”

“对嘛!这才是我飞哥。”

哥几个笑侃着,很快来到了一中门口。

“你们先去找人,找到了给我打电话。我现在去办点事,马上回来。”武修对江天几人打了个招呼,接着转身走向商店。

高一10班,教室门口。

江天看了眼教室,这会只有七八个学生在学习。其他人有回宿舍的,还有去吃饭的,毕竟这会离上课还早。他顺手拿起电话,说道:“修哥,也不在教室。”

“嗯,知道了。你们在教室门口等我,我这边已经处理好了,马上就过来。”

十分钟后,10班门口。

“修哥,你干啥去了?”江天问道。

“一会你就知道了。”

“我们刚才在宿舍没找到人,现在教室也没有,那他俩去哪了?”郝运来沉思道。

武修想了想,说道:“他俩是住宿生,又没逃课,那就只能在操场,或者在厕所抽烟。”

由于一中校规,凡住宿舍的学生,周内不许外出。只有在校外住宿,才能凭出门证外出,而武修并没听说他们班今天有人逃课外出。

“走了,哥几个。”

一中操场,在最角落的篮球场,五六个男子正在打篮球。其中一个瘦高个,看起来挺显眼。他站在三分线外,拿着篮球,一脸自信的表情,一个潇洒的投球。

哐——

篮球砸到篮板上,落到了地上。

“噗——”

旁边一个男子没忍住,笑出了声。

“彭鑫,你想死了是不是?”

在接触到男子犀利的目光时,彭鑫赶紧停止了笑声,赔着笑脸说道:“立哥,不好意思啊!我不是笑你。

你看你,平时挺严肃认真的一个人,还长着打篮球的个子。我是真没想到,你篮球打的这么不好,不过你刚才投篮的姿势确实很帅气。”

“你说什么?”

看到徐立表情不悦地朝自己走来,彭鑫转身就要跑。

“立哥,快看!”彭鑫突然发现一伙人朝他们走来,看清来人后,他的表情瞬间变了。

徐立愣了下,说道:“妈的!他们还是来了。我以为他们被开除学籍,会老实点。现在看来,避不了了。兄弟们,准备干。”

今天的天气不错,风和日丽,天朗气清。阳光透过云层照在身上,给人感觉暖暖的。

微风拂过,操场上的几颗柳树随风摆动着它的柳枝。在操场中间,正在自由活动的学生们,给这大自然增添了不少生机。

篮球架下,武修看着徐立和彭鑫,笑道:“两位大班委,好久不见啊!”

论打架,武修等人早已经在学校有了名气。徐立听说过,也见识了,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他心里有些紧张,可看看自己还有一帮兄弟。他知道,起码不能丢人。于是强装镇定,微笑道:“不知道修哥找我,有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过来给我兄弟讨个公道。”

徐立皱了皱眉,假装听不懂武修的话,疑惑道:“公道?修哥,你怎么说的我云里雾里。”

武修很鄙夷地看着徐立,心里暗暗骂道:你小子装什么?你牛逼一下,然后过来让我打一顿会死啊!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的好不好?早点打完,下午还得上课呢!

武修这么想着,便决定废话少说,直接开打。

“大家都是明白人,就别装糊涂了。你上次打了我弟弟,这次不得讨个公道?”武修大手一挥,招呼道:“哥几个,干!”

看到武修他们直接动手,徐立知道躲不过了。

“打就打吧!”徐立暗暗想道。他正准备上手,却看到武修已经动手了。

武修往前一跃,一脚踹到了一个男子,接着一拳打到另一个男子脑袋上。

徐立看准时机,一脚踹到武修身上,武修往后退了一步。徐立又一拳挥起,直接朝武修招呼过来。

郑鹏正好在武修旁边,他见机一拳挥上来,和徐立的拳头对撞到一起。

“嘶——”

徐立瞬间感觉拳头又疼又麻,他一甩手,往后退了两步,却退到江天面前。

江天刚打倒一个男子,看到徐立,他毫不犹豫,从后面一脚就把徐立踹倒了。

徐立刚要爬起来,却又被武修踹倒。接着哥几个三下五除二,便将徐立这边剩下的几个人打倒。然后他们围着徐立,直接一顿踹打。

“我靠!”郝运来突然一脸愤怒的表情,指着远处喊道:“不好了哥几个,彭三金那小子又跑了。”

“妈的,没想到这逼仔跑这么快。”江天一脸郁闷的表情,说道:“简直跟咱小来哥有一拼了。”

武修也郁闷了,暗暗想道:上次打了你之后,你就跑去找灭绝告状。这次我还没打你,你着急跑什么。还有,你就这么跑了,对得起你的“战友”们吗?你这么不要脸,让我怎么打你?

武修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他看着徐立,叹了口气,戏谑道:“看看你,找的什么队友。”

徐立没说话,不过脸上的表情很难看。

“那就只能是你了,给我飞哥道歉吧!”

“哼!”徐立冷哼一声,把脑袋扭到一边,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时间有限,一会可真让彭三金跑了。”看到徐立不说话,武修这下怒了,冷声说道:“我再说最后一次,给我飞哥道歉。”

徐立依旧没什么反应,武修便一脚照着徐立踹去。

“啊!”徐立惨叫一声,他一脸痛苦的表情,却依旧没有道歉的意思。

“哟?挺有骨气啊!”

武修笑了笑,弯腰从旁边捡起一块板砖,照着徐立的脑袋比划了下,威胁道:“你应该知道,我下手没轻重的。一句道歉而已,没那么难,况且是你先挑事的。

否则这板砖要拍下去,你傻了,或者出事了,就只能自己认了。你想想你的队友彭三金,你觉得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