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三十四章 无暇寺(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无霜跟欧阳雪怡这会已经运功蒸干了衣服,看他们两个走过来,笑问道:“你们两个大男人在那边磨叽什么了?”

紫陌闻言“哈”得一声道:“霜儿,你这可是错怪我们了。我跟秋哥看你们打坐调息,就到四周帮你们警戒了,要是再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也能早做防备不是?”

欧阳雪怡一听瞪大眼睛道:“切,你会这么好心?”

紫陌听了一急道:“哎,我说这位欧阳姑娘,你可不能以你那什么之心度人君子之腹哈,本大师可是一片丹心照日月的。”

欧阳雪怡看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道:“好好好,紫大师一片丹心。”

说完一屁股坐在一旁的大石上,四周张望道:“还不说,这里的风景还真不错。”

几人闻言也跟着扭头四望。

在他们左上方,也就是刚才他们被抛出的洞口,源源不断的流水从中倾斜而下,碰到下面的山岩,形成一条不大的瀑布。

瀑布下端则是一处水潭,水潭面积不大,四周绿树成荫,潭边怪石嶙峋,溢出的水流,顺着地势,往东而去。

因这里人迹罕至,所以一切都是自然原始形态,也正因为这样,才多了一些难得的野趣。

欧阳雪怡看了感叹一声道:“要是世上再无纷争,那么哪里都会是这样的世外桃源,只是……,唉!”

夜无霜闻言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身处江湖就有纷争,要想做到一统,彼此之间相亲相爱,又是谈何容易?”

欧阳雪怡听了又发了会呆,跟着摇了摇头道:“算了,好好的风景前不说这些了。对了,等会我们往哪走?”

欧阳雪怡问这话的时候,却是一脸挑衅地看着紫陌。

夜无霜在旁看了笑道:“我们在进黑月林的时候,紫大师曾簪过一卦,卦象是东南。

不过到现在为之,紫大师这卦还是真准,不然我们也不会遇见你了。”

欧阳雪怡听了,看着紫陌眼神充满了不信道:“你……,还会簪卦?”

紫陌听了“哼”了一声,脑袋一扬,一副拽拽的样子。

欧阳雪怡看了眉头一皱道:“紫陌,你就不知道这世间还有谦虚二字么?”

紫陌“哈”得一声道:“霜儿说的都是事实,在事实面前,有什么谦虚不谦虚的。

再说了,过于谦虚就会显得虚假,就是伪君子,以本大师的优良本性,又岂是那样的人?”

欧阳雪怡闻言一拍额头,“呃”了一声不敢再接话。

张傲秋此时想起第一次与欧阳雪怡在客栈见面时,她身旁还跟了个男子,那人一眼看穿他的易容,而且还说他长得跟谁很像。

于是问道:“欧阳姑娘,当日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身边那个男子是谁?”

欧阳雪怡想了会道:“哦,他呀,我也不知他是谁,只知他叫张子男,好像家住……,家住岭南吧,其他就不知道了。”

夜无霜奇道:“雪怡妹妹,我看你也不是那种糊涂人啊,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欧阳雪怡“哎呀”一声道:“霜儿姐姐,我才没跟他在一起了,只是有一次他帮了我一个忙,然后就总跟在我旁边,赶又赶不走,打又打不过,你说怎么办?”

张傲秋听了暗自点点头,心道:还是个奇怪的人呐,岭南,什么时候还真要去看看。

阿漓虽然除去四个恶棍,但这毕竟是她第一次杀人,刚才还凭着一股锐气,现在这股气一消,不由一屁股坐下,愣愣地看着四具尸体发呆。

原先这小酒馆里的食客,早在他们打斗的时候就已跑个精光,现在整个场子里,也就阿漓跟那两姐弟了。

那女子四周看了看,半响后才带着小男孩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

小男孩摇了摇阿漓肩膀道:“姐姐,姐姐。”

阿漓被他摇的一惊,回神过来,看着眼前姐弟二人“啊”了一声。

那女子跟着道:“这位妹子,多谢相救之恩。”

她见阿漓还有些愣神,左右又看了看小声道:“妹子,刚才你连杀四人,现在这里已是是非之地,我们还是先离开的好。”

阿漓这时完全清醒过来,先是回头一望,慕容轻狂还是踪影全无。

想了想道:“也好,我们先离开这里。”

说完站起身来,将还插在那老三咽喉上的长剑抽出。

这把剑是云历所送,虽然谈不上什么神兵利器,但也是上成之品。

长剑抽出,一连串的血珠滴下,宝剑依旧如一泓清水,滴血不沾。

阿漓收好宝剑,回头将桌上的包裹拾起,那个破旧的药箱索性不要,带着姐弟二人往无暇寺方向而去。

走了约两个时辰,阿漓见离那地方远了,遂停了下来。

阿漓看了看他们姐弟二人,两人均是衣衫褴褛,一脸风霜,特别是那小男孩,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正怯怯地看着自己。

阿漓不由想起自己像他这么大的时候,跟着父亲四处奔波,也是这副模样,不由心里一疼。

阿漓摸了摸男孩脑袋,对那女子问道:“这位姐姐,你们这是要到哪里去?”

那女子闻言脸色一黯道:“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阿漓“哦”了一声道:“为什么这么说?”

那女子黯然道:“我们姐弟俩本是武月城人氏……。”

阿漓一听惊异道:“武月城?”

那女子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道:“怎么?妹子也知道武月城?”

阿漓点点头道:“当然知道,这位姐姐……。”

那女子“啊”了一声道:“妹子,我叫谢梦旋,这是我小弟,名叫谢晨。”

阿漓将他们名字念了两遍道:“姐姐名字真好听,看来姐姐家应该是书香门第了。”

谢梦旋道:“什么书香门第,家父以前是个私塾先生。”

阿漓“哦”了一声道:“怪不得了,一看姐姐两人就知道是知书达礼之人,对了,小妹阿漓。”

顿了顿接着道:“姐姐可认识一个叫霍星含的人?”

谢梦旋一听“啊”了一声,惊异道:“星含?阿漓妹子,你认识星含?”

旁边的小男孩也跟着急道:“姐姐你知道星含哥哥在哪里么?”

阿漓点点头道:“我当然知道,不过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谢梦旋闻言一笑道:“我跟他从小就认识了。”接着神色一黯道:“自从那死域人攻打武月城后,我们就躲到深山老林里。

星含自幼习武,于是跟他一帮兄弟就组成巡逻队,保护村民安全,而且还时不时出去偷袭一下死域人军队。

只是他们做的动作大了些,时间久了,就被死域人发觉,那次临晨,死域人突然发动袭击……。”

说道这里,谢梦旋已是满眼含泪,谢晨乖巧地拉了拉她的手,看着阿漓接着道:“幸好那天一大早,大姐就带我到深山内去采蘑菇,等我们回来的时候,住的地方已是一片火海。”

谢梦旋摸了摸谢晨脑袋道:“我一看情形不对,不敢去查看,立即带着小弟到深山里躲了几天。

有几次我都偷偷出去查探,都看见有死域人军队在那里巡逻,于是不敢再躲,就带着小弟一路逃亡。

从那以后,也就跟星含他失散了,辗转这么多地方,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我还以为他已经……。”

阿漓听完道:“姐姐不要急,霍大哥现在很安全,嗯,这事现在一时也说不清楚。

这样吧,我现在有件要事要办,不能跟你们在一起,不如你带着小弟先到临花城一个叫悦来客栈的地方住一段时间。”

说完从包裹里掏出一大把碎银子,塞在谢梦旋手中接着道:“这些银子应该够你们姐弟二人住上十天半月的,等我这里事一了,我会带霍大哥去找你们。”

本来阿漓是想让他们直接去大宅找陶翠翠的,但她从小行走江湖,对任何事总是多个心眼。

眼前这对姐弟虽然可怜,而且还自说认识霍星含,但阿漓还是判断不出他们说得是不是真的。

所以先将他们安排到客栈,到时候再带着霍星含前去相认,若是认识当然更好,若是不认识,那时候有师父那么多人在身旁,怎么处理也不用她操心了。

谢梦旋握着碎银直推脱道:“阿漓妹子,我怎么能要你的银子了,我……。”

阿漓打断道:“姐姐,既然我们都认识霍大哥,那就是一家人了,你也就不要再推迟了。”

说完又看了看谢梦旋道:“我看姐姐长得花容月貌,身材姣好,若还是这样行走,怕又会有宵小作恶,不如化化妆,这样也方便些。”

谢梦旋被她夸得俏脸一红,低头道:“妹子笑话了,就我这样的,还说什么花容月貌。”

阿漓道:“姐姐不用自谦。我刚才说得化妆,也是想让姐姐扮丑一些,这样……。”

谢梦旋点点头道:“妹子说得不错,你看我要怎么做?”

阿漓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做,不过要是搞成蓬头乱发,脸上再擦些锅灰什么的,应该可以避人耳目了,只是这样做会委屈了姐姐。”

谢梦旋道:“逃亡之人,还谈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就按妹子说得做。”

阿漓“嗯”了一声,然后又详细跟她交代了行走路线及那悦来客栈所在地。

谢梦旋一一记下后方与阿漓作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