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40章 严肃处理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刑宁宁办公室。

刑宁宁坐在办公椅上,面前站着郝运来和李托。

“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刑宁宁一脸不相信的表情,说道:“郝运来,你可别骗我。”

“老师,怎么敢呢?再说了,我也不会说谎啊!”

“噗——”李托差点笑出声,幸亏忍住了。

“李托,老师觉得你应该不会说谎的。你要知道,校园动刀,这是很严重的。你舅舅已经发话了,他会亲自处理,你还是跟老师实话实说吧!”

李托点点头,说道:“老师,郝运来没骗你。我们打架,确实是因为李凯上周借我们250块钱不还。我们去找他时,他非但语气不善,更是威胁我们,这才导致双方起了冲突。”

看到刑宁宁一幅思索的表情,郝运来补充道:“老师,其实说句心里话,我以前一直觉得李凯这人虽然长相一般,但好歹是一中的学生,应该很正直。没想到他居然连这点钱都赖着不还,这简直就是借霸王钱啊!太过分了。”

“你给我闭嘴。”刑宁宁瞪了眼郝运来,对李托说道:“你还是不愿意交代?你要知道,我们到时候可是会找李凯调查的,你想清楚,别让你舅舅失望。”

李托自然不怕刑宁宁的威胁,他强忍着想笑的冲动,说道:“老师,我没骗你,郝运来说的是真的”……

与此同时,郗志怀办公室。

彭鑫站在郗志怀对面,一脸认真的表情,说道:“校长,我所说的,都是我亲眼所见,你就是让我出面指证都行。”

郗志怀看着彭鑫,说道:“若真如你所言,那他们的关系还真是好啊!一个愿为对方挡刀子,一个愿为对方在光天化日之下砍人。

彭鑫啊,你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吗?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

彭鑫一脸凶狠的表情,咬牙切齿道:“校长,我所说的全都是事实,我愿意为我说的话负责。”

————

————

走出刑宁宁办公室,李托和郝运来也算是松了口气。

“小来,你这忽悠人的本事太搞笑了。我感觉也就幸亏我来了,要是咱飞哥来,肯定露馅,我都差点忍不住笑场了。”

“额!托哥,我说的都是事实好不?你要把我的这种说法根深蒂固在脑海里,不然万一说漏嘴怎么办?”

李托笑道:“放心吧!我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

“也对,你是闷骚男嘛!”郝运来调侃道。

“你说什么?”李托举着握紧的拳头问道。

“托哥,开玩笑的。”郝运来赔着笑脸说道。担心李托会动手,他赶紧扯开话题道:“不早了,咱去看看天哥吧!”

李托想了想,说道:“你先去吧!我还有点事,办完就过去。”

“我去,就你个闷骚男还能有事?”

看到李托杀人般的目光和再次紧握的拳头,郝运来赶紧笑道:“托哥,还是开玩笑,别当真。我知道你要去干嘛,拜托你了。”

李托摇摇头,笑道:“应该的,都是兄弟。”

————

————

这是一间四室一厅,外面还带着阳台,房子看起来有些年份了。

此刻在客厅的沙发上,两个身影正抽着烟,面前还放着五六个空酒瓶。

“修哥,我估计你们这次事情严重了。在校园内打架斗殴,还上了刀子。这最起码要被开除,搞不好还得进号子。

虽说捅人的是李凯,他应该负主要责任。可你刚才也太狠了,那么多人看着,你还不跑,还想砍李凯。幸亏我今天起晚了,刚好去学校路过那里。”

武修看着面前的男子,笑道:“我知道,谢谢你了鹏哥。”

其实武修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一阵后怕。刚才他满脑子都是赵茜挡在自己面前,江天扑倒李凯被刺伤,然后躺在医院的场景。在那一刻,武修根本就没控制住自己。

“你们说的,大老爷们不矫情。跟我说谢,你可别让我受不了。”

郑鹏看着武修,问道:“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还能怎么打算?”武修眯着眼想了想,说道:“学校这边,顶多是开除。校外的话,按你说的,最坏的结果是把我送进去。”

说着武修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事已至此,想再多也徒劳无功,还是听天由命吧!但愿老天能够眷顾我,看在我未满十八,还有大好年华,让我逢凶化吉。”

“呵呵!你这一套套的,还听天由命?这想法可不好。”郑鹏摇摇头,接着一脸认真的表情,说道:“修哥,你别嫌我在说教,做事还得多想想后果。”

“我知道你的意思。”武修无奈地笑道:“其实谁都不想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况且这次我们也是受害者,但愿他那边能有办法吧!”

“他?”

看到武修思索的表情,郑鹏叹了口气,也没细问,说道: “可惜了,但愿你们吉人天相。本来我还想去学校告诉你们,我这边准备差不多了,你们可以搬到校外了。”

————

————

来到郗志怀办公室门口,李托看着这个紧闭着的门,想了好一会儿,才咬牙敲了敲门。

“进来。”房间里,一个温和的男子声音响起。

李托推开门,看到郗志怀正在办公。

“来了。”郗志怀抬头看了眼李托,对他说道:“坐。”

李托站在郗志怀面前,想了想,问道:“舅舅,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郗志怀放下手里的文案,看着李托,说道:“这很明显了,起码双方主要闹事人要开除。这件事对我们学校影响太大了,而且由于动刀子,现在警方也介入了,我们学校自然会全力配合。不过你放心,你肯定不会有事。”

李托犹豫了下,试探性问道:“那能不开除我宿舍那几个吗?”

郗志怀为难道:“托儿,你要知道,现在是法治社会。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们这件事的性质太恶劣了。咱们还是重点高中,所以这次肯定要严肃处理。”

李托看着郗志怀没说话,他一脸失落的表情,转身缓缓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