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三十二章 无极丹(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紫陌举着火把正要凑过去,一听是火油,立即缩了回去,骇然道:“火油?我靠,这里备火油又是什么意思?”

张傲秋道:“先不管他是什么意思,现在我们要趁那些虫子还没醒的机会,去那边找宝贝。

现在前面到处是火油,你举着火把,就算掉点火星,我们几个就要跟这些虫子一起成烤猪,不如你先回去,将火把熄掉,跟霜儿他们在那里等我。”

紫陌“呃”了一声道:“可是你一个人……。”

张傲秋笑道:“放心,你也知道,我有神识,即使没有火把也能搞定。不过霜儿那里,你就要耍耍嘴皮了。”

紫陌想了想,也只能如此,当即点点头,悄悄退了回去。

张傲秋先将神识放尽,这一看还真吓一跳,先前看到是黑压压一片,但每支虫子个头大,还以为即使数量多,也多不到哪去。

哪知现在一看,眼前那空间内全是虫子,就连石壁上也爬得到处都是。

张傲秋看得暗自吐了下舌头,脚下也不停留,身法展开,在那些虫子的缝隙中快速游走。

走了约二十丈距离后,前面又是一个高台出现在神识内,而此时那药香更浓。

这座高台比起刚刚看到的那个要宏伟得多,粗略估计,台高至少三丈有余,而且正处于这空间正中,若是有光亮,应该一眼就可以看到。

而那些虫子的头都朝着那高台,要是真有丹药,十有八九就在那上面。

张傲秋“嘿嘿”一笑,脚步加快,身如鬼魅,无声无息地一跃上了高台。

人刚一落定,一股浓烈的药香味,清楚地从他正前方传来。

张傲秋知道找对了地方,定定神,却也不慌,神识将这里上下左右都扫了个遍,要是现在来个机关,自己却一时性急没有察觉,那可就冤大了。

张傲秋蹲着身子看了半天,脚下石台混为一体,没有什么暗板机关,四周除了虫子,其它就只剩下浓得化不开的黑色。

张傲秋遂放下心来,往高台正中而去,而身边那些虫子,此时就像被催眠一样,对身边的事不闻不问,一点动静都没有。

张傲秋可是巴不得它们如此,身形一纵,一个筋斗,轻巧落在高台正中。

在那正中处,又是一个小台杵立而起,而在其正上方,一个颜色泛黄的玉盒端放其上,在那玉盒顶部,一个开口的精致瓷瓶四平八稳地座在上面。

浓郁的药香,正从那瓷瓶内不断散出。

张傲秋看了看四周一动不动的大虫,深吸一口气,伸手上前,小心地移动那瓷瓶,将那玉盒取下。

玉盒上盖处,雕刻着一条飞龙及些许云彩,飞龙翱翔在云彩间,身子时隐时现。

龙头昂然朝上,张开的大嘴,正对着玉盒右上方,咋一看,给人感觉就像要破云而出,龙游九天,当真是栩栩如生,动感十足。

不管这玉盒内装的是什么东西,就凭着玉盒雕工,其自身就已经是一件无上葵宝了。

张傲秋小心捧着玉盒,神识探入,一张同样有些发黄的帛布一样的东西静静地躺在里面。

张傲秋在心底问道:“老人家,你说这里面那东西会是什么?”

独叟闻言没好气道:“老子又不是神仙,不打开看看,老子怎么知道那是什么。”

张傲秋“嘿”得笑了一声道:“也是啊。”

说完右手轻轻一用力,哪知玉盒上盖却是一动不动。

张傲秋嘀咕道:“居然还有机关?”

双手举起,将玉盒颠来倒去地看了个遍。

只是那玉盒好像混为一体,一丝缝隙都没有。

张傲秋嘀咕道:“他妈的,搞这么精巧,这可怎么打开了?”

独叟道:“你把玉盒正面再让老夫看看。”

张傲秋听独叟语气好像有戏,心中一喜,立即将玉盒转了过来。

独叟看了半响道:“画龙必要点睛,不然就算你雕刻的再完美,也没有神韵。

你看这条龙,虽然采用的是浮雕,但它的眼睛却给人一种可以转动的灵动感。”

张傲秋听独叟这么说,立即将神识集中在龙眼上,果然如独叟所说,龙眼似乎是用另一种材料镶嵌上去一样。

只是这玉盒本就不大,雕刻的飞龙也只占整个盒面的一半大小,那龙眼相对来说就更小了,若不细看,真的是很难发现。

独叟接着道:“小子,你按那龙眼试试,说不定这里就是开锁的机关。”

张傲秋点点头,右手拇指轻轻扫过龙眼处,果然拇指处传来些许内陷感。

张傲秋哪还不懂,压制心头兴奋,拇指微一用力,“嘀”得一声,玉盒正上方露出一丝缝隙。

张傲秋“哈”得轻呼一声,右手拇指轻轻一推,盒盖随着拇指同时向左移开。

张傲秋等盒盖完全打开,小心取出里面的那帛布,摊开一看,一副古体字出现在眼前。

张傲秋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听到独叟惊呼一声:“无极丹方,竟然是无极丹方!”

张傲秋一听,立即想起无极丹,而江湖传说无极丹跟《乾坤图》都被无极刀宗所有,哪曾想,这无极丹方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独叟接着兴奋道:“这里是无极丹方,那……,那瓷瓶内一定就是无极丹了。

老子明白了,怪不得,怪不得这些虫子都这么大个,哈,小子,你真他妈好运气啊。”

张傲秋此时反而有点蒙圈了,辛福来得也太突然了,整个江湖都在竭尽全力寻找的至宝,居然就在自己眼前触手可及处静静放着。

独叟见张傲秋还在发呆,一声断喝道:“小子,还不快将这两样宝贝收起来,那药香每散一点,无极丹就会损失一点。”

张傲秋被独叟这声喝,打了个激灵,不迭地点头,将帛布重放回玉盒收好,正要关上盒盖,突然想了想,将那瓷瓶也拿了过来,跟着帛布一起收入玉盒中。

张傲秋滑动盒盖,又是“滴”得一声,玉盒重又回到原样。

张傲秋将玉盒小心放入怀里,转念一想,要是不小心有什么损伤,那可是冤大了。

于是干脆又撕下一截衣摆,将玉盒包裹起来,剩下的布条围着腰牢牢系住。

张傲秋轻轻拍了拍玉盒,得意地笑了两声,正要反头回去,哪知刚才还安静如死尸的虫子,这时“唰”得都醒了过来。

张傲秋怪叫一声,不待虫子发动进攻,身形立即展开,往一旁极速闪开。

那虫子正如独叟猜测的那样,是吸收那无极丹的药香才变得如此硕大无比。

只是这种吸收也是有时间段,刚好张傲秋他们进来的时候正是这些大虫子吸收药香的时间。

而那药香又不知是不是有麻痹作用,造成这些虫子一个个都像睡着了一样。

不然要是他们几个早到或迟到一段时间,即使这里没有那么多虫子,在各处虫洞内也会有虫子守护,一旦有外物进入这里,就会立即攻击。

所以俗话说得好:来的早真不如来的巧。

而且常年累月下来,这些虫子早就对药香无比熟悉及敏感,张傲秋刚才将瓷瓶收入玉盒,那玉盒又是密不透风,滴水不漏,顿时隔断了无极丹的药香。

药香一消失,那些虫子就立马感应到,然后一支支的清醒过来。

顿时整个空间内立即响起一阵狂乱的“吱吱”声。

张傲秋看了心头一急,这么多虫子,而且个头都这么大,要是发起疯来,即使以自己几个现在的修为,也抵挡不住这些大家伙疯狂地进攻,况且这些虫子的虫壳还是刀枪不入的,迟早怕真是要做它们的点心了。

当即大叫一声:“阿陌,火把。”

紫陌这几个正全身灌注地看着张傲秋离去的方向,听到虫子燥起,心中均是一咯腾,还没弄清情况,耳边传来张傲秋那声大叫。

紫陌不知张傲秋此时要火把做什么,但知道他这样说肯定有他的道理,当即一抄插在地上的火把,寻着来声,一把抛了过去。

张傲秋看着火把在空中转着筋斗,深吸口气,人在空中,身子一折,右脚抬起,正好踢在火把正中。

这脚却是对准下面的盛有火油的沟槽,空中飞动的火把在张傲秋这大力一脚下,犹如火龙般往下飞去。

现在就不得不赞叹喻千祁制作这火把的质量,即使在这样的高速下,居然火苗连闪都没有闪一下。

“哐当”一声。

火把重重摔在地上,紧接着火光一闪,沟槽内的火油被立即点燃,如一条火龙迅速蔓延开去,直往那插着铁柱的高台汇集。

那些虫子没想到突然一下火光冲天,它们本来生性就怕火,这下更是如热锅上的蚂蚁,再顾不得去追赶张傲秋,当即四下乱串。

但这些虫子常年在这里进出,身子上早就或多或少粘有火油,火光一起,很多立即就被火苗吞噬。

张傲秋在火光冲起时,已经回到夜无霜他们几个身边,转头看了看火势,此时已是浓烟密布,呼吸都渐感困难,可见火势蔓延之快。

接着一股股炙热的热浪迎面而来,几人虽离得远,但此时头发都已开始卷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