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三章 虫潮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几人休息了一个时辰,然后接着按原路再走一遍。

因为后面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情况,为了尽量节约,所以这次只点起了三支火把。

欧阳雪怡跟铁大可将手上火把收好,此时队形稍稍拉开一些,而欧阳雪怡依旧处于正中。

张傲秋这次打头,步伐比起刚才就慢了很多,神识放开,在靠近山体这边的护城河道上细细搜索。

半个时辰后,终于让他通过神识感觉到一处空洞。

而且这空洞在神识里的反映,还是一路往那山体而去。

张傲秋心头一喜,不动声色,装着用星月刀杵了几下,然后皱着眉头招呼道:“阿陌,你过来看看。”

紫陌偷偷瞟了欧阳雪怡一眼,嘴上答应一声,心领神会地凑了过去。

张傲秋将他手中火把接过去,低声道:“挖。”

紫陌看他笃定的神情,就知道找着地了,默一点头,“嘿”笑一声,抽出陌漓刀就开始干活。

众人见状,跟着都围了上去,铁大可也跟着蹲下帮忙。

半顿饭功夫后,在铁大可搬开最后那块大石后,一个隐藏在下面的铁格栅露了出来。

可能因为时间太久,眼前的这铁格栅已经是锈迹斑斑,要不是那块大石正好卡在它上方,说不定就那石头的重量就已经将它压塌了。

张傲秋将火把凑近瞄了瞄那格栅,笑道:“果然是紫大师,一出手就找对位置,哈。”

紫陌眼见入口在前,心头兴奋不已,知道张傲秋那么说的意思,闻言打了个哈哈,也不多言,伏身就用手去拉那铁格栅。

还没怎么用力,那格栅就被连根拔起。

紫陌接过火把在洞口晃了晃,隐约看到下面是一条地道,与护城河道并向而行。

地道大约有半人多深,宽度刚刚一人肩宽,要想在这里面行走,那可有苦头吃了。

紫陌转头看了看欧阳雪怡,欧阳雪怡被他看了一愣,愕然道:“好端端的,看我做什么?”

紫陌让出身来,一摆手道:“欧阳姑娘请看,这地道老鼠是没有,但却不是很好走,您大小姐瞄瞄,是下还是不下?”

欧阳雪怡闻言顿时没好气道:“就你小气,我就那么一说,你就来劲。哼,下就下,为什么不下?只要你能走,我就能走。”

紫陌一拍额头,嘀咕道:“得,好心没好报。”

张傲秋趁他们扯皮时,用神识对那地道扫了扫,里面空空如也,连一滩水都没有。

张傲秋点了点头,转身看了看几人道:“等下下了地道,还是我打头,阿陌在我后面,接着是欧阳姑娘,然后是霜儿,老铁还是断后。”

分配完毕,张傲秋跟着下了地道。

一进地道,张傲秋并不急着走,而是蹲下身子左右张望了一下。

在这下面的整个空间,除了火把照亮的那一小块外,其他地方都是漆黑一片,而这种黑,给人一种浓得划不开的妖邪感觉,仿佛置身于一个墨池内一样。

顿时一股强烈压抑感从心底涌起,绕是张傲秋现在灵境期修为,也感到胸口沉如大石,竟有种呼吸不畅的感觉,不由霍得站了起来。

紫陌几人正围在旁边,见他那样,均吓了一跳,还以为遇见什么危险。

张傲秋神色凝重望着脚下地道,深吸了一口气半响后才道:“地道里倒是没什么,不过人在地道内,会有一种很强的压迫感,你们还是先体会体会,等会再进。”

紫陌闻言一笑道:“秋哥,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能在这阴沟里翻了船?我看你是太谨慎了,哈,你起来,让我下去看看。”

张傲秋点了点头,跟着跃上河道,紫陌正要起身下去,旁边欧阳雪怡却抢先一步,跃了下去。

张傲秋跟铁大可看了,暗自一笑,不过这表情却被紫陌看在眼里,顿时不满道:“笑,有毛好笑的?”

张傲秋摊摊手,后退一步,意思这不关我的事。

紫陌鄙视地歪歪嘴,正要说话,那地道内的欧阳雪怡也是跟着唬得突然站了起来。

夜无霜看了好奇,将欧阳雪怡扶起,也跟着跳了下去,片刻后则是铁大可。

紫陌看着这些人一个个心有余悸的样子,抖了抖身子道:“看你们这副怂样,切。”

说完跟着跳了下去,左右望了半天,然后站起来无语道:“什么屁东西都没有,瞧把你们紧张的,哪有什么压抑感,本大师怎么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你们四个,能再出息点么?能再出息点么?”

紫陌后面那句却是撇着嘴对着欧阳雪怡说的。

欧阳雪怡一看他那欠揍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出,捡了把石头就扔过去,大怒道:“你说谁了?”

紫陌用胳膊护着头,待石头落下后,本想反驳几句,但一看欧阳雪怡斗鸡般的表情,咕噜两声,怏怏地自个爬了上来。

下面那地道确实是什么都没有,但地道只有半人高,人在里面只能蹲着往前,再加上前方那种黑,仿佛永远没有尽头一样,心里上自然而然就会产生压抑感。

这也是人处于狭窄环境中的一种自然反映,就像有人恐高一样,这种情况,跟胆子大不大,修为高不高没有关系。

张傲秋他们知道紫陌神经大条,但没想到这家伙会是百无禁忌,不由都互望一眼。

再看紫陌那怏怏的样子,众人均忍不住,“轰”得一声都笑了起来。

这一笑倒是让欧阳雪怡有点不好意思,“哼”了一声后,也不再多说。

众人调息片刻,由张傲秋打头,行进方位还是往右。

张傲秋将体内真气沿着新开辟出来的路线运转不休,这样那种压迫感就减轻不少。

只是这条真气循环路线,总是不能自主而行,张傲秋也试过很多次,但每次结果都是你不去做,他就不走。

张傲秋就这事也问过独叟,但那老小子说是时辰未到。

张傲秋听了当时就在心里嘀咕一番,又他妈的不是遭报应,还搞个时辰未到。

不过这话又不能真跟独叟说,免得又被骂成白痴那就太不爽了。

众人一个跟一个,就算有了心里准备,在这里面也总感到瘆得慌,因此行进速度快上不少,都想着早点离开这鬼地方。

张傲秋将神识放尽,左右四十丈距离范围全部罩住,一是为了防止突发危险,二是尽快找到先前神识里“看”到的那条通往山体内部的通道。

地道内一片死寂,众人的脚步声、衣服摩擦声及呼吸喘气声,都被无形中放大,在这黑寂的空间内传得远远的。

一盏茶功夫后,突然前方的张傲秋募得停下来,低喝一声:“噤声!”

众人听了心中一懔,全部停下来,屏住呼吸。

半响后,一阵轻微的“沙沙”声从地道两边传过来。

欧阳雪怡一听,立即想到成群的老鼠,当即浑身寒毛倒竖,紧张地一把将前方夜无霜的胳膊紧紧抓住。

夜无霜也是紧张,但也算镇定,低声道:“别慌。”

一会功夫,一群密集的黑乎乎的东西出现在张傲秋神识里,这群东西如同潮水一般,迅速向几人袭来。

张傲秋看得清楚,不由惊呼一声:“他妈的,是虫子。”

后面的欧阳雪怡听了立即**一声,虫子比起老鼠,更加让人觉得恶心。

张傲秋转身一把接过紫陌火把,迅疾道:“霜儿,把你的火把给老铁。”

夜无霜应了一声,递过自己手中火把。

张傲秋跟铁大可同时将手中火把贴地而放,刚放好,前后两边虫子已经进入火把光亮里。

虫子忌于火把,前面第一波停在火把外三尺之外。

这些虫子好像经过训练一样,前面停,后面也跟着停了下来。

众人借着光亮,看见面前的虫子,黑壳黑腿,每只都有成人拳头大小,六只眼睛左右不停转动。

眼睛下面一张黑嘴,不断发出细小的“吱吱”声,嘴外露出两根长刺,长刺上裹着寸长的绒毛。

张傲秋看了也是心中发毛,趁着现在人虫相对的档口,神识往前,搜索那条进入山体的通道。

同时心底问道:“老人家,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半响后,才传来独叟懒洋洋的声音道:“一群虫子而已,怂成这样,还等着做什么,往前走啊。”

说完叹息一声,接着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你们怕个鸟,除了那叫欧阳的丫头外,你们几个都是喝了蛇血的,就算没有火把,这些东西也不敢近你们的身。”

张傲秋闻言一喜道:“当真?”

独叟无语道:“拜托你以后不要再这么白痴好不好?老子要是有你这样的体质,关键还有这么好的狗屎运,老子……。”

后面的碎碎叨叨张傲秋已经习以为常,同样自动屏蔽。

有了独叟这话,张傲秋顿时觉得胆气充足,转头沉声道:“大伙别紧张,这些东西没什么可怕的,就算熄了火把,它们也不敢过来。”

这话说得稳定有力,顿时让欧阳雪怡觉得安全了很多,一颗剧烈跳动的心,也慢慢平伏下来。

不过熄了火把,那些虫子还会不会过来,她就没那么肯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