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三十一章 无极丹(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在前,神识放开,一路往下。

这石洞当真是溜光水滑,不怎么用力,人就跟着下滑,要不是绳索拉住,说不定就会一滑到底,还真要摔个大跟头。

不过这一路倒是苦了张傲秋三个男人,抱着一大包石粉,怎么动都觉得别扭。

而且这虫洞有将近三十丈深,人处于其中,一种无形的压力从四周涌来,感觉仿佛整个石洞随时都可以塌掉一样。

虫洞连着两端空间,整个就是一个传音的通道,几人彼此的呼吸声及衣衫摩擦声,在这狭长的空间内,都被无形放大,显得格外刺耳。

一盏茶功夫后,张傲秋第一个落在实地,神识立即铺开,四周包括上空仔细扫了扫。

这一扫,张傲秋心底不由一震,这里的空间大的完全超出他想象。

即使以他现在神识的能力,不管是平行还是垂直方向,均是探不到尽头。

如果按这样的距离来丈量,那这样一处所在,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小人来到巨人的房间一样。

这样大的空间,也不知这里是谁人所建?修建这么大空间的目的又是什么?

后面几人陆续下来,张傲秋定了定神道:“这里太大了,大家伙小心一些。”

不过在这么大的地方,四周又是一片漆黑,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往哪边走。

张傲秋自己也没底,转头问紫陌道:“阿陌,怎么走?”

紫陌本想调侃几句,但听张傲秋语气凝重,不敢再胡言乱语,闻言四周看了看,半响后犹豫道:“秋哥,就这情况,也只能抓瞎了。”

张傲秋皱着眉头看着周围黑漆漆的空间道:“抓瞎就抓瞎吧,你运气好,点个方向吧。”

紫陌点点头,将火把递给身边的欧阳雪怡,上前一步,右手在空中左、右、前三个方向点个不停。

一会后,紫陌右手停在左前方道:“就这个方向。”

欧阳雪怡在旁看得奇怪问道:“你不是说抓瞎么?你是怎么确定就是这个方向?”

紫陌“哈”得一声道:“小时候没玩过游戏么?”

欧阳雪怡看了他一眼,更是疑惑问道:“游戏?这跟玩游戏有什么关系?”

紫陌笑道:“呐,本大师教教你。”

说完举起右手,指定前方,念念有词道:“一二三四五,上山去打虎,老虎家太大,该往哪方走?”

紫陌一边念一边点动指头,最后一个字念完,右手指头正好指着左前方。

欧阳雪怡看了,一个白眼过去道:“切,我还以为是什么高深莫测的法子了,原来就这样啊。”

张傲秋道:“这本来就是抓瞎,按阿陌说的办,这边就这边吧。”

说完神识调转方向,上下左右仔细看了看,半响后才举步往前。

其他几人见他如此甚重,不由往里都靠拢一些。

张傲秋步伐缓慢,有时候还不时停下左右张望,几人此时也不好多问,完全以他马首是瞻。

半顿饭功夫后,张傲秋右手握成拳头,突然一举,几人一见,立即抽出家伙,围成圆圈。

张傲秋神识里显现前方虫子黑压压一片,只是奇怪的是,这些虫子均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死去一般。

接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从那边飘过来。

张傲秋轻轻嗅了两口,奇道:“怎么这里还有药香?”

话音刚落,识海里的独叟也跟着奇道:“居然是丹药香味,按这香气……,这丹药怕是不简单。”

张傲秋闻言一愣道:“丹药?这里怎么会有丹药?”

独叟沉吟半响,沉声道:“你看那些虫子,一个个趴在那里,它们……,啊,老子明白了,怪不得这些家伙一个个长这么大,十有八九是这丹药所致。”

张傲秋一时还没听明白,独叟接着兴奋道:“小子,前面那丹药一定要拿到手,那可是大宝贝,哈。”

张傲秋一听是大宝贝,顿时来了兴趣,“嘿”了一声道:“既然你老人家都说是大宝贝,那哪有空手的道理?”

独叟听了不迭地点头道:“不错,不错,你小子就这点对老子胃口。”

张傲秋跟着笑道:“你老人家等会可精神些,这么多虫子,还都是大家伙,要拿那丹药,这可是虫口拔牙啊。”

独叟闻言一乐道:“小子,蛮风趣啊。这样才对,越是艰难,越要乐观,老子看好你。”

张傲秋听了只是一笑,不再言语,而是神情凝重地开始四周查探。

紫陌看张傲秋半天不说话,也不动,不由凑上前去,小声问道:“秋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傲秋带着几人避到一边,直到走到石壁边才轻声笑道:“紫大师,前面有大宝贝,你可愿意跟我一去看看?”

紫陌现在最听不得宝贝二字,一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闻言立即道:“宝贝?那当然是要去的。”

两人的对话,其他几人可是听得清楚,夜无霜立即想起先前潭水下的怪兽,不由紧张道:“阿秋,可有危险?”

张傲秋闻言回头一笑道:“霜儿,你别紧张,危险是有的,但办法总比问题多,你说了?”

说完不待夜无霜反对,又对众人将情况说了一遍。

欧阳雪怡听了,不由奇道:“秋大哥,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有千里眼么?”

紫陌一听,看了欧阳雪怡一眼道:“说了你又不信,我们几个,都是天赋异禀,天……。”

欧阳雪怡举手投降道:“好了,好了,算我怕你了。以后吹牛能不能换个新鲜词?”

张傲秋见欧阳雪怡不再问,立即转移话题道:“等会我跟阿陌先去前面探路,你们三个先在这等着,火把只点一支,免得那些虫子醒了看到你们。”

夜无霜闻言不满道:“阿秋,怎么每次你都要一个人去?”

紫陌最怕夜无霜反对,当即在旁笑道:“霜儿,怎么是一个人了,不是还有本大师么?”

夜无霜闻言没好气道:“你就会添乱,我……。”

张傲秋一把打断道:“阿陌可没添乱,这次还多亏了他那儿歌。

好了,霜儿,我跟阿陌去去就回,而且你也看到了,那些虫子睡得跟死猪一样,就算你现在上前对着它屁股踢几脚,它们也不会有反应的。”

夜无霜“哼”了一声,正要反驳,张傲秋突然“咦”了一声道:“你们可有听见流水声?”

几人被他说得一愣,一时都竖起耳朵,听了半响,还真有隐约的流水声从石壁后传过来。

张傲秋跟着恍然大悟道:“这里根本就没人住,但那机关依旧滑动如新,一定是借助了水力,水流不断,那些机关就永远有动力,哈,那潭水下的暗流,怕是流到这里来了。”

紫陌现在可不管流水不流水的,一心惦记着那宝贝,闻言道:“秋哥,先别管这了,我们先过去看看。”

夜无霜对着紫陌老大一个白眼,紫陌本就脸皮厚,看了“嘿嘿”一笑,却不说话。

张傲秋点了点头,一拉紫陌,两人猫着腰,顺着石壁往前摸去。

还没走多远,张傲秋突然一拉紫陌,紫陌被他这一下唬得一跳,还以为有什么危险,立即警戒起来,一双眼睛四周打探。

张傲秋小声道:“阿陌,是下面。”

紫陌一听,举着火把往脚下一看,只见在他正前方约三尺位置,一条横沟出现在眼前。

张傲秋神识往前,看了一会后,才发现眼前的横沟不仅一条,而是纵横好多条。

而且在纵横交错的沟槽正中,是一个一个大四方高台,高台四面正中位置,均有一个倾斜向下的溜槽,而在其正中,则是插着一根老粗的铁柱。

张傲秋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遂小心走到近前,伸手到沟槽一捞,只觉触手滑腻腻的。

张傲秋将手放到鼻端轻轻一嗅,当即低呼一声道:“他妈的,竟然是火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