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49章 讨公道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李乔的脸色变了变,不悦道:“妈的!不知天高地厚,敢在老子面前装牛逼。兄弟们,给我弄他们。”

武修一看这情况,知道躲不了了。正好李乔在他面前,他一咬牙,一拳照着李乔的脑袋招呼了上去。

李乔往后退了一步,抬腿一脚踹向武修。武修两手抓住李乔的腿,往后一拽,居然没拽动。这时旁边的王亮一脚踹到武修腰上,武修松开了李乔的腿,往后退了几步。

“都干嘛呢?”

正当李乔他们准备往上冲时,突然一个严厉的吼声从门口传来,听着就很有气势。

众人愣了下,纷纷看向门口。

只见邓军缓缓地走进宿舍,门口堵着的人,都很自觉地往两边退了退。

“当这里是你们家,还是菜市场?”邓军看着众人,表情严肃道:“怎么着,跑这打架来了?”

“叔,其实我们是朋友。这不听说他们要走了,过来送送他们。”

“是吗?”邓军瞪着李乔,不悦道:“那好,你们现在可以回去了。我要查房了,凡不在自己宿舍的,一律上报学校处理。”

“妈的,不就是个看门的吗?”李乔旁边的王亮突然小声嘀咕道:“得瑟个什么玩意。”

王亮的声音不大,可由于离得近,众人却都听到了。

本来邓军是站在武修和李乔的中间,侧身对着李乔。这时就看到邓军突然动了,他斜跨一步,同时一只手朝着王亮伸过去。王亮的第一反应就是要躲,可他还是慢了一步。

邓军一把抓住王亮的脖领子,往后一拉,王亮便被拽了过来。

王亮怒了,想抬腿踹邓军。而邓军却似乎早有防备,他一脚踹到王亮的膝盖上,一只手卡住王亮的脖子,便把王亮拎了起来。

王亮使劲挣扎了两下,没挣脱开,他的脸色憋得涨红。

邓军觉得差不多了,便一把将王亮摔到了一边。他的动作行如流水,周围的人都看呆了。

“咳——咳——”

王亮趴在地上,满脸痛苦的表情,不停地咳嗽着。

“学生,就要有个学生样。我这是教你,要尊敬长辈。”

邓军瞥了眼王亮,然后对李乔说道:“你就是李乔吧!我听之前的宿管提过你。我知道你不喜欢安分,可现在是我管这栋楼,你就给我老实点。”

李乔没说话,只是一直盯着邓军。

“还不回宿舍?”邓军一字一句,语气不容置疑。

李乔站在原地想了想,看着武修,威胁道:“后会有期。”

李乔大手一挥,说道:“我们走!”

看到李乔他们离开了,武修走到邓军面前,说道:“叔,这次谢谢你了。”

“我也是正好路过,况且这是我的职责,没什么好谢的。”邓军看着武修说道:“刚看到你们的外宿申请,怎么?要搬到外面去啊!”

武修点点头说道:“在外面,能静下心学习。”

“——得了吧!你说他,我还信。”邓军指了指从开始到现在,一直低头学习的章智,接着对武修说道:“至于你们?也就骗骗老师和家长。”

武修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好吧!其实是我一个弟弟,父母都外出打工了,他一个人蛮孤单的,我们就想过去跟他做个伴。”

“那是你们的事,不用跟我讲。不过我建议你们,既然住到了外面,就更该好好学习。”说着邓军看了眼章智,补充道:“多学学你们的舍友。”

“知道了。”

“那你们收拾东西吧!”

邓军看了眼武修哥几个,便转身出去了。

“还学他,都没你考得好。”郝运来笑侃道。他开始整理行李,刚好看到自己的台灯,他打开灯,感慨道:“幸存者,以后你就派不上用场了。”

武修一听,上前将郝运来的台灯拿过来,放到章智面前,说道:“反正你也用不上,就给需要的人,就当做好人好事。”

“不是,我不用,可以当摆设,干嘛给他?”郝运来有些不愿意道。

章智这时也抬起头,他取下耳朵里的卫生纸,表情疑惑地看着武修,仿佛在问武修原因。

“好歹舍友一场,送你了,留个纪念。”武修摆摆手笑道。他转身看到有些不情愿的郝运来,打趣道:“走了!你拿它当摆设,对得起它吗?”

哥几个背着行装,刚走到宿舍门口,身后突然传来章智的声音,铿锵有力道:“谢谢!”

武修笑了笑,也没说话,和哥几个离开了。

“不过说真的,你们刚才注意那个王亮没?”郝运来边走边问道。

“他?怎么了?”

看到哥几个一脸疑惑,郝运来解释道:“我观那小子,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嘴大牙稀,这一看就是个瓜皮。”

“我去!你这词整的,还一套套的。”

江天看着郝运来,问道:“什么是瓜皮?”

郝运来想了想,说道:“一种地方性形容人的名词,你就当我是在夸他。”

“这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词。”武修笑道:“不过他敢和邓军对着干,确实够瓜皮。”

哥几个一路有说有笑,很快就到了郑鹏家。

由于郑鹏家房间数量有限,哥几个便开启了一轮争夺房间使用权的斗争。

用最原始的方法,按战斗力分配。

结果显而易见,武修和江天一人一间房,冯飞和郝运来则在极不情愿的状态下,住到了一起。

这天中午,郑鹏家。

哥几个站在客厅,抽着烟。

“都准备好了吗?”武修看了眼哥几个,对郑鹏说道:“鹏哥,你确定也要去?”

郑鹏笑道:“那必须啊!顺便认认这俩人。”

冯飞一脸为难的表情,不情愿道:“要不就算了,毕竟都过去了。况且咱们身上还都有处分,还是安分点好。”

“我靠!你还是男人吗?被人打了不说去报仇,现在反而还劝我们别去。”郝运来一脸气愤的表情,说道:“你要不敢去就算了。”

武修拍了拍冯飞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怕被开除,是为了雒铃。你要是不想去,就别去了。这个公道,哥去给你讨。不仅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托儿。

还有一点,那小子我早就想动了。之前是碍于对灭绝的检讨保证,后来事多给忘了。没想到,他却变本加厉。这次我要让他们都知道,我武修的兄弟,不是谁都能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