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十二章 内丹(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同时丹田内那股绿色真气却是立即铺开,将整个丹田罩住,接着在其上方生成一个漩涡,将那海量的能量狂吸而入。

幸得那绿色真气自主反应迅速,才保住张傲秋丹田不被直接冲爆。

铁大可离他最近,张傲秋那口鲜血正好喷在他肩膀上,转头一看,只见张傲秋脸上一片鲜红,知道这是快被爆体的现象。

铁大可这下可蒙圈了,搞不清楚为什么刚刚人还好好的,转眼就出现这情况。

但现在不是想为什么的时候,当即大喊一声:“阿陌,霜儿。”

紫陌见夜无霜生气,正走到近前,准备说点好话,突然听见铁大可的叫声,两人回头一看,均是吓了一跳。

这几个,虽然修为不高,但都是豪门大派的继承人,懂得东西却不少,一看张傲秋的样子,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他们谈论事情的时候,都是避开了欧阳雪怡,欧阳雪怡也很识趣,一般都站得远远的,除非是跟夜无霜单独相处的时候。

铁大可二话不说,立即盘膝坐在张傲秋身后,双手伸出,待真气运转一周后,双手轻轻按在其背后。

刚一接触,一股雄浑的能量立即如潮水般涌过来,一眨眼功夫就充满他全身经脉,肆掠的能量波不断灌注,两个呼吸后,铁大可就感觉丹田及经脉快要被撑爆,接着腹部一阵阵剧痛,一口鲜血喷出,将张傲秋后背印得一片嫣红。

正在这要命的时刻,体内汹涌的,好像永远都不会停歇的能量,突然从他体内飞泄而出,铁大可知道这是紫陌他们帮手了。

紫陌跟夜无霜看着铁大可跟着吐血,立即紧跟其后,紫陌接着铁大可,夜无霜则接着紫陌,同铁大可一样,刚一上手,立即就是一口老血喷出。

张傲秋在铁大可帮手的时候,体内强烈的膨胀感稍稍有所减轻,趁此机会,张傲秋引导丹田内真气,从他刚探索出来的那条经脉运转,将大量多余能量运往识海。

独叟一感应到张傲秋用真气引导内丹,就知道大事不好,一般能结出内丹的,都不知是修炼多少年的怪物了,能有快如核桃般大小的内丹,往少得说,起码也得五百年的修为,那内丹内蕴含着的能量绝不是张傲秋这样一个区区天境修为能承受的。

所以在内丹爆开后的这段时间,他也只能在识海里跳脚干着急,一点忙都帮不上,若是就这样被爆体而亡,那真是冤大了。

而且他在那时候,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一出声分了张傲秋的心神。

因为那能量爆发出的破坏,不用去看也能感受到,在这种情况下,张傲秋没有被那能量一下冲晕过去,已经很了不起了。

现在大量的能量涌入识海,独叟这下可有得忙了,识海内那多余的空间,几乎就是一眨眼功夫就添得个满满当当。

独叟将这些能量与识海内神识尽量匀在一起,然后再顺着经脉反输送回丹田。

但那些能量实在太多太猛,就他一个人根本搞不过来,不由暗自叫苦,一连串地咒骂张傲秋个白痴。

后来独叟灵机一动,将张傲秋神识全力放开,这下张傲秋自己也感觉到了,想到这样释放神识并不能完全解决眼前的困境,也实在是浪费,于是又把那些个人狼召唤过来,对它们脑袋进行一遍又一遍地清理。

而在神识放尽处的东南方,一条石条从树林枝叶中探出一头,张傲秋心中奇怪,不过现在是要命时刻,也就匆匆一瞥,无力深究了。

不过这下有事做了,张傲秋干脆将灵识集中在这一点,至于体内那狂野的能量,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欧阳雪怡虽然独自在一边,但张傲秋搞出这么大动静还是看得到的,看着这连成一串的几个人,欧阳雪怡不由一阵犹豫。

这种情况她自己也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为什么会这样就真是想不通了,若是自己现在跟着接上去,其结果就是跟他们几个一样,妥妥地连成串,到时候想撤手都撤不了了。

也就是说要是这样做的话,稍有一步不妥,可能就会将小命丢在这里。

但若是自己不加入,也许他们真的都会爆体而亡,而自己加入也许改变不了结局,但至少增加一丝希望。

这也是生与死的抉择,犹豫一会,欧阳雪怡暗下决心,一咬牙,盘膝坐在夜无霜后面,同样将双手伸出,雄浑的能量顷刻间汹涌而至,同样一口鲜血不由自主地狂喷而出。

张傲秋体内的这股能量,通过后面四人手臂,搭成了一座连通桥梁。

能量由张傲秋丹田内发,运转一周后,过铁大可左手,同样运转一周后,再进入紫陌体内,然后是夜无霜,欧阳雪怡,然后通过欧阳雪怡右手再一个个转回张傲秋体内,就这样周而复始。

张傲秋得后面几人援手,体内暴涨感接连一轻,随即想到,这股能量如此巨大,很有可能会伤及后面几个。

想到这里,张傲秋将体内那股绿色真气调出,让其混入那股周而复始的能量中,希望这股得自自然的真气,能够像在自己体内一样,护住后面几个的经脉。

这几个修为不一,体内经脉开张也不一样,但就算柔韧开阔如张傲秋体内的经脉,依旧无法满足如此大的能量流。

于是那些溢出的能量,开始疯狂向他们体内经脉那些没有打通的地方钻,就像大河河水泛滥,河道不能满足河水流动,溢出的河水就会沿路冲刷出其他的小河道。

但这个过程却是极端痛苦,感觉就像万千把小刀在体内刮动,经脉被涨到最大限度,好在张傲秋那股绿色真气及时赶到,依附在经脉壁上,使其伤而不破。

五人都是修行者,家中长辈多有教导,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均是保持灵台一片清明,至于那些疼痛,就当这身体不是自己的好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那股由内丹引发的能量,终于在各自体内缓和下来,慢慢地趋于平稳。

一达到平衡,张傲秋后面四人同时双手一松,那股能量或多或少地留在几人筋脉及丹田内,剩下的就是通过调息,将其跟自身真气融为一体。

经历这场能量冲击后,每个人都是疲惫不堪,特别是欧阳雪怡,更是直接晕厥过去。

张傲秋受的冲击最大,虽然尽量保持灵台清明,但这场风波过后,整个人不由自主精神一松,浑浑噩噩,就快人事不知。

一场浩劫终算过去了,独叟在张傲秋识海内大大地松了口气,幸好这小子是先天之体,不然……。

独叟回想起刚才的情景,没来由地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感到一阵后怕。

现在见张傲秋浑浑噩噩的样子,立即在他心底一声断喝道:“臭小子,快点醒来打坐调息。”

这喝声,当真是中气十足。

那得自怪兽体内的内丹,是它服用大量龙涎果,又通过经年累月的修行才得到的。

所以这股能量,就是大量龙涎果被沉淀后的精华,自然也带着精神力,这对于独叟来说正是大补啊。

所以独叟虽然想着后怕,但也是非常满意,这识海里的精神力够他修炼的了,因此那声断喝,声音是大了点,但也带着浓浓的劫后喜悦。

张傲秋被独叟喝得一机灵,睁开眼睛,刚有所反应,一股熟悉的臭味就直入鼻端。

张傲秋不用看也知道这次一定是被那股能量给洗筋伐髓了,再看看剩下其他人,一个个脸上黑乎乎一片,同样都是臭不可闻。

张傲秋看了一阵好笑,特别是夜无霜跟欧阳雪怡,平时如此精致的俏脸,现在也如敷上一层黑泥一样。

张傲秋看他们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立即大吼一声:“都快醒醒,起来打坐调息。”

铁大可闻言最先醒来,跟着一拉紫陌,再就是夜无霜。

三人神智一清醒,接着均是大叫一声:好臭啊。

张傲秋没好气道:“现在我们都被洗筋伐髓了,臭也就臭了,快点打坐调息,可不能白白浪费如此大好的机会。”

接着转头去看欧阳雪怡,只见这妮子歪倒在地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踉踉跄跄地爬起来走过去,蹲下来推了她几下,却还是半点反应都没有。

张傲秋没有办法,偏过她的头,照着那黑乎乎的小脸,老大一巴掌下去。

这一大巴掌立即将欧阳雪怡打醒,刚一睁眼,就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看着蹲在旁边的张傲秋,不由捂着脸问道:“你打我?”

张傲秋点点头道:“是。”

欧阳雪怡闻言“唬”得侧身坐起,对着张傲秋一掌推出。

只是现在她全身无力,所以这掌推在张傲秋身上也没什么力道。

但就这样没有力道的一推,也将张傲秋推得往后就倒。

张傲秋趁机翻了个身滚到一边道:“立即打坐调息,有什么仇,等打坐完了再报。”

说完立即眼观鼻,鼻观心,进入深沉的冥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