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一章 藏兵谷(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进入藏兵谷,在原来嵌入山体的那部分空间,被完全改造成木制阁楼。

这些阁楼依着山势而建,向内收约一丈距离。

阁楼整体构造依托洞内山体,柱梁之间采用互卯结构,整个构架起来不用一颗铆钉,而且外形于山体合二为一,给人一种融入协调之美。

而在山谷内,建筑物以南北为轴,同样依山建造,隐于密林中,只是偶尔露出一丝屋角。

慕容轻狂跟阿漓正看着,这时华风领着一个人走过来。

此人五十来岁年纪,留着个山羊胡须,只是头发胡须一团糟,乱蓬蓬的就像顶了个鸟窝。

身上罩着件应该是灰白长袍,不过现在那颜色已是黑中带白,白中带黄,基本上已看不出原来的色彩。

外袍皱巴巴地卷在身上,露出两条裤腿,左边长,右边短。

右手拿着根方木,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只是不知道念叨些什么。

华风拉着他走到近前,对慕容轻狂介绍道:“老爷子,这位是圣教的陈公,是由雪教主亲自带过来,这里所有一切都是陈公负责设计修建的。

而且不光是这,陈公还是机关高手,包括那连弩的改造,还有先天无极阵等等。”

哪知这人却好像完全没听见一样,一脸默然,双眼不知望向何处,只是嘴唇不停翕动,仿佛华风说得只是旁人而已。

慕容轻狂见了笑着点头,也不言语,只是眼神中却流露出一丝尊重。

华风见陈公如此怠慢,本想对慕容轻狂表示歉意,但看到后者眼神,心中也立即释然。

人才自有一种内质,是英雄识豪杰。

当即华风带路,领着众人向阁楼而去。

进了阁楼,才发现里面另有乾坤。

那阁楼主要是议事,聚会之用,内里陈设与其他地方差异不大。

但在其后,山腹却被被往里挖出了个方圆约七八十丈的空间。

一踏入这庞大的空间内,慕容轻狂跟阿漓立即就被这山洞内临空悬挂的六面硕大的镜子吸引住。

这六面镜子均匀分布在山洞上方,离地距离高低不等,镜面或内收,或外张。

更巧妙的是,每面镜子均垂下两条细铁链,通过铁链收紧,放松,可以调整镜子张开的角度,并能使其全方位旋转。

在山洞斜上方,分别开设了三个洞口,洞口分东、正顶及西三个方向。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阳光透过正顶洞口照射进来,落在第一面镜子上,镜子将阳光反射,依次往后,使得六面镜子均受光照。

因此从下面望上去,头顶就像五条光带一样,煞是壮观。

这五条光带将整个硕大的山洞照得透亮,仿佛置身于洞外世界里一样。

而最后一面镜子反射光,则是倾斜地照在一张长约四丈,宽约一丈的大石桌上。

这张石桌是在开凿山洞时就地取材雕刻而成,桌面被打磨地溜光水滑,其下方则与山洞地面融为一体,给人感觉整张石桌就像从地面长出来一样。

这张大石桌摆放在山洞正中,进门第一眼就看得清楚,加上反射的阳光斜照其上,光彩夺目,一种大气磅礴的气势突兀而出。

而在桌面上则摆放着各种样件及大量的图纸。

慕容轻狂驻足门前,即使以他的见多识广,也不由得啧啧称奇。

半响后,慕容轻狂才移步往前,走到桌边,恰好一张上满弩箭的连弩放在桌旁。

慕容轻狂随手拿起,细细看了看。

这连弩共分三部分:臂、弓、机。

“臂”为木制;“弓”横于臂前部;“机”装在臂偏后的地方。

陈公上前一步解释道:“弩最重要的部分是“机”,弩机一般为铜制,装在弩“郭”内,前方是用于挂弦的“牙”,“牙”后连有“望山”,我现在在“望山”上刻有刻度,便于按目标距离调整弩发射的角度,提高射击的命中率。

在铜郭的下方有 “悬刀”,哦,即扳机,用于发射箭矢。

当弩发射时先张开弦,将其持于弩机的“牙”上,将箭矢装于“臂”上的箭槽内,通过“望山”进行瞄准后,扳动“悬刀”使“牙”下缩,弦脱钩,利用张开的弓弦急速回弹形成的动能,高速将箭射出。

弩弓一般使用多层竹、木片胶制的复合弓,形似扁担,所以俗称“弩担”。

它的前部有一横贯的容弓孔,以便固定弓,使弩弓不会左右移动,木臂正面有一个放置箭簇的沟形矢道,使发射的箭能直线前进。

射手使用时,将张弦装箭和纵弦发射分解为两个单独动作,无须在用力张弦的同时瞄准,比弓的命中率显着提高;还可借助臂力之外的其他动力,如足踏张弦,当然那种事大弩,能达到比弓更远的射程。

普通的箭是由镞、木杆、羽毛制成,箭在远距离飞行时,羽毛起平衡作用。

而连弩的箭若采用通常制法,箭身羽毛部位与箭匣壁发生阻碍,使箭支无法在重力作用下自然下落到发射位置。

所以连弩的箭采用非常规制法,“以铁为矢”。

连弩的箭采用铁制就解决了三大问题:第一、由于整支箭的尺寸只有“八寸”非铁制的箭,箭体轻,没有太大的杀伤力。铁矢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第二、箭匣底部加附磁石,铁箭就会被吸附在箭槽上,解决了连弩向上仰射时弩身倾角大于九十度,箭匣里的矢脱离箭槽倒向反方向,张弓向下俯射时箭支滑落的问题。

第三、解决了连续供箭问题,连续供箭,连续发射得以完成。”

华风见慕容轻狂对这连弩如此感兴趣,也上前一步道:“那边还有箭靶,老爷子可以试试。”

慕容轻狂闻言“哦”了一声,兴趣盎然地提起连弩跟华风走到山洞一角。

这里说是一角,其实也是长十丈,宽两丈的直道,直道两边则是原有山体开凿后留下的石壁。

石壁极厚,从地面直到洞顶,中间没有间隔。

这样的设计,即能将箭室与其他空间隔开,又起到了支撑山体的作用,不论是空间布局还是受力支撑,都是巧夺天工,而且也不会给人一种整体视觉冲击差,显然是在山洞开凿时经过了详细规划,特意留设。

在直道尽头,依次摆放着三个箭靶。

慕容轻狂站在地上画的红线外,将连弩平举胸前,平息一下,右手食指接连扣动扳机,射出十支弩箭。

这十支弩箭除了前两支在箭靶红星外,其它八支均是命中靶心。

由于弩箭没有箭羽平衡,箭矢在空中扭动,准头极难把握。

因此要想将弩箭命中靶心,需要极大平衡技巧。

而平衡本就是修行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这不光是对外界兵刃,弓箭运用,还包括体内真气及阴阳平衡。

这种平衡自内而外,又自外而内,相互促进,又相互制约。

而这样的成绩,显示慕容轻狂正是这方面大师级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