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十一章 内丹(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狼首一跃而起,在空中前爪探出,往那扁平长头狠狠扑去。

那怪兽前身往旁迅速一偏,避过狼首扑袭,然后突然加速,将刚落地的狼首撞飞一旁。

接着不管不顾,只看着张傲秋追,一条大尾巴疯狂摆动,后面的人狼虽然也是凶悍,但奈何那尾巴力道太大,拼命靠近却又怎么也不能近身。

张傲秋接过弓箭,腾身而起,利箭顺势上弦,神识同时放开,身子在空中一折,右手一松,三箭同时放出,从那些人狼缝隙间一闪而过。

这三箭,取时正是那怪兽大尾向一边摆到尽头,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那一瞬间。

“哚”得一声,三支箭不分先后,同时将那大尾穿透,硬生生地将其钉在地上。

那怪兽浑身虽然经龙涎果改造,变成刀枪不入,但铁胎弓力有千石,再加上箭杆为纯钢打造,箭头锋利异常,距离又近,这样的冲击力,就是怪兽皮再厚上几层,也是一样的结果。

只是这三箭是张傲秋人在空中,而且下面人狼来回迅速穿梭,能在那个点射出,而且还不伤及人狼,只能说张傲秋对神识的运用又精进一成。

怪兽仰天一声嘶吼,剧烈的疼痛从尾部传来,痛得它一阵痉挛,尾巴一抖,将钉在地上的三支箭拔了起来。

接着三股血箭飙出,人狼那血腥味一冲,嗷叫着向前,刚才之所以不能搞定那怪兽,一是因为它皮厚得刀枪不入,人狼的利爪对它无效,了不起只是让它疼痛一下。

二是那条尾巴确实厉害,就像一条超级肉鞭,又重又沉,极速摆动,根本无法近身。

现在那怪兽尾巴受了重伤,轻微摆动即疼痛难忍,而现在又多了三个血洞,正好下爪。

人狼一拥而上,獠牙翻出,专咬那三处位置,只要咬中,死不松嘴,那怪兽被这样一搞,痛上加痛,嘶吼着就想调头回到潭水里。

但现在它已经被诱到岸上很远了,离潭水隔着老大一段距离,而那些人狼也是精怪,分出一部分,死命压着它扁头。

没多久,那尾巴上就被生生撕咬掉几块肉下来,怪兽此时因失血过多,加上又失去内丹,力气越来越小。

人狼抓住机会,趁机扩大战果,怪兽身上被撕咬得血肉淋漓,即使它死命挣扎,也是无力回天,没过多久就被活活分尸,一命呜呼了。

这条在深潭内不知存活了多久的怪兽,估计以前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也会成为别人的腹中餐。

只是它身体庞大,如肉山的身子,让这三十二头人狼每个都饱餐一顿,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一点。

或许是因为那怪兽吞服大量龙涎果的原因,身上血肉味道甚是甘甜,搞得那些人狼意犹未尽,将地上洒落的鲜血都舔了又舔,就差把那些个石头舔出火星出来。

张傲秋虽甚恨那怪兽抢了他发现的龙涎果,但这场面也太血腥了点,在旁看了一会,感觉实在受不了了,也就带着紫陌他们闪到一边去了。

张傲秋想这事从发现龙涎果到现在,忙死一大圈,除了让那些人狼饱餐一顿外,一根毛的好处都没捞到,还差点把命给弄丢在那石洞内。

想到龙涎果,突然想起那棵龙涎树,要是将那书挖了带回去,以后还怕没有龙涎果?

想到这里,张傲秋自个“嘿嘿”一笑,暗自问独叟道:“我说老前辈,那龙涎果你说的如此神奇,那棵龙涎树是不是把它挖了带走?”

在张傲秋遇到那怪兽开始,独叟怕说话分他心,所以一直没啃声,现在听张傲秋这样问,当即笑道:“你小子到现在为止总算说了句像样的话,当然要带走了,这样的宝贝,到哪再去找。”

张傲秋赔笑道:“此话甚合我意。这也都是您老人家功劳,虽然没得到龙涎果,但捡一只下蛋的母鸡也不错,哈。”

说完拍拍手,招呼紫陌跟铁大可过来,将龙涎果的事说了一遍,说完后道:“那下面还有棵完好的龙涎树,这个可不能放过了。”

紫陌一听眼睛一亮道:“秋哥,这样的好东西当然要带走,嘿,这次我跟你一起进去。”

张傲秋摇摇头道:“那里面不知道还有没有那怪兽,要是我们两个进去,老铁一个人在外面可拉不住。”

夜无霜见他们三个在一边嘀嘀咕咕的,当即咳嗽一声道:“有什么不能大大方方说的,你们又想打什么注意?”

紫陌生怕夜无霜知道会不同意,当即道:“霜儿,是这样的,秋哥跟老铁在潭水下面发现一个宝贝,所以……。”

夜无霜一听他们又要下水,虽然张傲秋在水下发生什么,她还没细问,但那怪兽可是实打实看见了,要是下去再遇见一个,那可怎么办?

夜无霜当即打断道:“不行,我不同意,我不管什么宝贝,总之你们不能下去。”

紫陌闻言看了张傲秋一眼,后者双手环抱于胸前,抬头看天,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紫陌知道他这是不会帮腔了,暗骂一句狡猾,但又不甘心,腆着脸凑到夜无霜旁边小声道:“霜儿,你不知道,那东西确实是宝贝,你想,这世上不都是富贵险中求么?要是有了那宝贝,以后修行都不在话下,为了以后我们几个叱咤江湖,冒这点险还是值得的。”

紫陌见夜无霜还是一脸犹豫,当即拉过铁大可道:“老铁,你老大,霜儿最相信你了,你说说看,这东西要不要下去带出来?”

铁大可闻言,憨笑两声道:“妹子,阿陌说的,俺觉得吧,还是有道理的,而且这次我们三个一起下去,用不了一顿饭功夫就可以搞定了。”

紫陌听了立即道:“呐,霜儿,你看老铁也是这么说,错不了的。”

夜无霜看了一边站着不说话的张傲秋,“哼”了一声道:“站着的那个,这鬼主意是你出的吧?”

张傲秋转过身来,一脸诧异道:“什么鬼主意?什么鬼主意?霜儿,你可不要冤枉我,我站在这里可什么都没说,那不是都是阿陌跟你说的么?”

紫陌闻言,嘴角不自觉地歪了歪,一脸的鄙视。

夜无霜道:“你就装,哼,既然你们都想去,那还问我做什么?不过不要说我没提醒你们,要是下面还有个大家伙,哼,哼哼。”

张傲秋一听,生怕夜无霜反悔,拉着紫陌转头就去找那玉箱。

夜无霜一见,一跺脚怒道:“张傲秋,你……我以后再跟你算账。”

三人听了,互望一眼,都是一脸坏笑。

铁大可怕那玉箱太大,在下面一不小心会有所损坏,找了一根山藤,将其牢牢绑在张傲秋胸前。

做好准备,抄起家伙,一路潜水原路返回,张傲秋潜入洞内,怕那龙涎树有所损失,就着树根,连土带石一起挖出,小心装入玉箱。

回到水面,果真不到一顿饭功夫,夜无霜见他们上岸,神情明显一松,紧绷的俏脸稍稍缓和下来。

张傲秋怕夜无霜真个发飙,走到她身边,拍拍胸前的玉箱道:“霜儿,得手了。嘿嘿,很顺利,什么事都没发生。”

夜无霜闻言给他老大一个白眼,转头生着闷气不理他。

张傲秋解下玉箱,一屁股坐在地上,锤了锤腰道:“还真他妈的累啊。”

这也是真累,不矫情,先前在水里差点被那怪物干掉,从水里出来后,又跟那怪物干了一架,现在又下水一趟,就他这样的天境修为,也感到一阵腰酸背痛的。

现在他挖到龙涎树,虽然身体是累了点,但心里也是高兴,出去后将它交给师父,那以后就有大量的龙涎果了。

一想到龙涎果,张傲秋立即就想起被那怪兽吞吃的那个果子,接着又想起自己肚子里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内丹。

这一下被勾起了兴趣,到底内丹是个什么玩意,可要好好看清楚了,免得以后又被那老小子骂成白痴。

张傲秋当即开始打坐,展开内视一看,一颗比核桃要小上一圈的白色长圆形晶体,正安静地悬浮在他丹田上方。

张傲秋一看来了兴趣,凑近看个仔细,但那东西除了是个白色石头外,也看不出有什么其他特别之处。

张傲秋心里想到,要想知道这东西里面到底有什么,最好的方法就是用真气去试探试探。

想到这里,立即将那绿色真气抽出一缕,往那丹田上方的白色石头缠绕而去。

真气刚一接触那东西,张傲秋心底立即响起独叟大叫声道:“不要啊。”

张傲秋一听,吓了一跳,急忙想将真气抽回,但事已晚亦,那东西一接触到那缕绿色真气,立即滴溜溜地转动起来,将那绿色真气越裹越厚。

紧接着,张傲秋感觉丹田上方猛地爆出一股光亮,就像**桶爆炸一样。

这股能量如此之猛,爆开后,立即沿着所有能走通的通道蜂拥而出。

丹田离那东西最近,爆开后,张傲秋立即感到丹田一阵剧痛,同时张嘴,一口鲜血不由自主地狂喷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