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零一章 瀑布潭水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紫陌看着眼前乖若小猫一样的人狼,笑道:“还是秋哥厉害,现在我们有了这些家伙做帮手,以后在这黑月林还不是横着走?”

夜无霜也笑道:“更重要的是,有这些人狼警戒,以后晚上都可以高枕无忧了。”

张傲秋点点头道:“现在你们都知道我为什么要留着这些人狼了吧?”

紫陌一竖拇指道:“秋哥,还是你高。接下来我们怎么走?”

张傲秋望着他笑了笑道:“我们一进黑月林就有收获,接着救了欧阳姑娘 ,现在又收服了这些个人狼,哈,这可都是紫大师的功劳,至于下步怎么走,当然还是听紫大师的了。”

夜无霜看着紫陌得意洋洋的样子,调侃道:“要不紫大师再来一卦?”

紫陌闻言,摆摆手,一副大师的派头道:“霜儿,你这就说错了,任何卦只能簪卦一次,要是为了一件事反复簪卦的话,那就是心不诚,反而适得其反。”

铁大可点点头道:“阿陌说的有道理,俺们还是原方向不变。”

张傲秋点头“嗯”了一声,接口道:“只是这狼首让我先前砍伤,现在行动不便,不如我们在原地多耽搁一会,等我找点草药给它敷上,休养一下再走,你们觉得怎样?”

众人均是点头,现在跟这些人狼成为伙伴,当然是希望这些家伙越强大越好。

黑月林环境独特,再加上人迹罕至,四周遍地的药草多得都没人采摘,只看得张傲秋暗叫可惜。

张傲秋在其中挑了些上好的材料,将这些药草捣成烂泥,然后将狼首招呼了过来。

张傲秋掀开狼首受伤位置的狼毛,顿时一股更浓的腥臭味扑鼻而来,熏得他一个趔趄,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张傲秋啐了一口骂道:“还真他妈的够味,我呸。看来要给你们好好洗洗了。”

说完一手捏着鼻子,另一手将药泥敷好。

狼首好像明白张傲秋这是在给它疗伤一样,趴在地上哼哼地一动不动。

张傲秋办完事,一跃而起,快速闪开,又啐了一口,望着一边大喘几口气。

张傲秋刚才提起给狼首洗洗,倒是提醒了夜无霜,后者嘟囔道:“不要说这些臭家伙们了,这几天都在这山野中度过,自己身上都是一阵臭味了,要是有个水潭就好了。”

紫陌四周望了望,叹息道:“这黑月林哪都一样,我们又人生地不熟,到哪去找水潭去?”

两人说着,旁边的张傲秋却是突然想起,当初第一次去魔教的时候,也是通过啸月狼王才找到那条大河的。

而眼前的那些人狼不也正是土生土长的么,自己不知道,它们一定知道,不然平时到哪里喝水去?

想到这里,张傲秋望着众人神秘一笑道:“嘿,要想找水潭,我有办法。”

夜无霜一听眼睛一亮,兴奋道:“阿秋,你有什么办法?”

张傲秋摆了摆手笑道:“山人自有妙计,不过这个还是等我休息一下再说。”

说完自顾自地找了块干净的石头,一屁股坐下,开始打坐冥想起来。

自进入这黑月林,张傲秋越来越意识到神识的重要性,刚才驯服人狼,耗费了不少神识,现在趁狼首养伤的时候,正好抓紧时间补充一下。

等到张傲秋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天色依旧是蒙蒙亮。

张傲秋“咦”了一声,自言自语地奇道:“怎么我这次打坐这么快?居然还是凌晨时分?”

话音刚落,旁边立即响起夜无霜抱怨的声音:“什么打坐这么快,现在已经是第三天的凌晨了,害得我们在这干坐了几天。”

张傲秋这才转头四周望了望,夜无霜他们四人或坐或躺地环在四周,在外面则是那些趴着的人狼。

而在他旁边,狼首正趴着呼呼大睡。

张傲秋捎捎头,不好意思地干笑道:“对不住,对不住。”

说完站起身来对着夜无霜讨好地笑道:“我立即去找个水潭,保证让你们洗个痛快澡。”

夜无霜一听可以找到水潭,立即笑脸如花道:“你可要说话算话哦?”

张傲秋拍拍胸脯道:“那是当然了。”

接着一指旁边的趴着的狼首问道:“这个又是怎么回事?”

紫陌羡慕道:“秋哥,这些家伙被你驯服后还真是忠心,它见你坐在那里,自个趴在你旁边,我们几个谁都不让靠近,我看要不是它看我们几个跟你是一起的,说不定都惦记着将我们当点心了。”

欧阳雪怡“哼”了一声道:“你是人狼么?这么了解它们心思?”

紫陌懒得理她,哈哈两声,然后凑到张傲秋身边,小声问道:“秋哥,你感觉怎样?”

张傲秋知道紫陌问得是什么,亦是小声答道:“还算不错。”

说完抬脚一踢身边的狼首喝道:“快起来,干活了,你家老板娘等着要洗澡了。”

夜无霜正听着紫陌跟欧阳雪怡斗嘴带劲,没想到张傲秋话题一转,转到自己头上,一听他这话,立即满脸通红,转头正要去骂,却看见欧阳雪怡正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

夜无霜顿时感到更窘,羞怒道:“小妮子,笑什么笑?”

狼首被张傲秋踢了一脚,一个翻身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张傲秋的草药灵验,还是狼首自身身体强健,这几天的休息,那处刀伤已完全痊愈了。

张傲秋捏着鼻子退后两步,嗡声道:“哎呀,你妈,正是熏死个人了。”

哪知他后退几步,狼首就跟进几步,始终站在他身旁,最后搞得张傲秋没有办法,也只好由着它了。

张傲秋将水潭的样子通过神识印到狼首脑内,狼首虽然有灵性,但毕竟不比啸月狼王那样的神兽,不能双向沟通,只能由张傲秋下命令,它去执行。

但张傲秋也没指望跟这些浑身恶臭的家伙沟通什么,一闻那味,就什么都不想了,更别谈沟通了。

狼首确实是有灵性,一见就明,得到命令,立即转头看了看西方,一声低吼,举步往前。

张傲秋一看知道有戏,招呼一声,众人急忙背起包裹跟在后面。

四周趴着的人狼也跟着站了起来,自动四周散开,将这四人一狼围在中间。

狼首显然对这四周地形极为了解,所走得路都是避开了弯道,虽然路是难走了些,但距离却是最近的。

笔直向西走了大约一个时辰,前方随着山风,隐隐传来轰隆隆的水流声。

夜无霜一声欢呼,募得加快速度,张傲秋怕她在前面有什么闪失,急忙跟着陪在旁边。

小半盏茶功夫,水流轰鸣声更大,越过最后一片树林,前面一个方圆约四五亩地的水潭出现在眼前。

水潭位于山谷之中,成不规则的方形,

一条瀑布从北头山顶倾泻而下,水流冲入潭内,多余的潭水则顺着地势往东南而去。

众人目光自然被眼前如一条白练的瀑布吸引,顺着瀑布举目往上看去。

瀑布宽约一丈,犹如一条怒龙,从山顶往下,猛扑下来,直捣潭心,声响巨大,似千军呐喊,又似万马奔腾,显得气势磅礴。

而瀑布后面这座山,山高约有四五十丈,目光所及之处,瀑布所经过山体,被经年累月的流水冲刷,剩下的全是裸露的坚硬岩石。

紫陌望着这约有一丈来宽的瀑布感叹道:“离这不到一百里地还是滴水全无的戈壁滩,而这里却是水势充足,居然还搞出条瀑布来,自然造化,真是难于想象。”

张傲秋也跟着道:“读万卷书, 不如行万里路,自然的鬼斧神工,若不是亲眼所见,又怎么能感触的到?”

夜无霜在旁道:“白水如棉不用弓弹花自开,虹霞似锦何须梭织天生成。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瀑布,当真美不胜收。”

众人驻足潭边,流年忘返,望着这眼前一幕久久不去。

瀑布水流撞击,漫起漫天水雾,水雾细若烟尘,漂浮在潭水上方,犹如轻纱,罩着整个北角潭水朦朦胧胧一片。

夜无霜看了一会,一拉张傲秋,指着瀑布最下端道:“我们到那边去看看如何?”

张傲秋“嗯”了一声,招呼一声,几人撇下狼首,顺着潭边飞掠而去。

到了瀑布下,轰鸣声更大,瀑布撞击岩石溅起的水花如下雨一般往四周飞溅,几人刚落脚没多久,衣物就被淋了个透湿。

在瀑布冲泄正中,水流由于巨大的冲击力,在潭中卷起约三尺高的浪花,灌入潭中的水流流淌不及,其中一部分向两边回流,长期冲刷,倒形成一个很平静又隐蔽的小潭。

小潭成不规则的线形,而且更妙的是,这小潭蜿蜒延伸到山腹大约三丈的距离,背靠山岩,最内处刚刚避过那如大雨般飞溅的水花。

众人走到这里,一眼就发现这处美妙的所在,夜无霜看了心喜,一指那回流潭水大声道:“就这里可好?”

欧阳雪怡在旁不迭地点头,两女笑嘻嘻地返回潭边,将岸边包裹内换洗衣物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