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一十章 内丹(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出了洞口却不走,拉了拉铁大可,又指了指自己的星月刀,然后将刀直直地放在在洞口边。

铁大可一看,知道张傲秋的意思是要搞伏击,他也不知道后面洞内是个什么东西,见张傲秋这样,当即放下绳索,抽出腰间大斧,身子靠在洞边,斧头高举。

过了一顿饭功夫,洞口石壁在后面不断撞击下,开始皲裂。

等到裂缝再变大,石壁上石头再也支持不住,“轰”得一声散了开来。

接着一个白色的脑袋往外伸出,张傲秋跟铁大可一刀一斧,同时落下,只是铁大可的斧头虽然力沉,狠狠地一下,却不能让其见血,而张傲秋的刀芒却是一穿而过,将那扁长的嘴戳了个对穿。

那怪兽吃痛立即后退,张傲秋一拉铁大可,指了指头顶,意思是快点离开。

两人收好家伙,手足并用,往上游去,而在这时,下面洞口又是一下猛烈撞击,洞口越来越大。

那怪兽也是学精了,不敢再贸然把头伸出来,只是一个劲地撞击,想把洞口扩大,然后整个身子能迅速钻出。

张傲秋跟铁大可两人迅速浮出水面,紫陌坐在岸边百无聊奈,正算着时间,却突然看见张傲秋跟铁大可两个大头钻出水面。

紫陌看了一愣道:“怎么这么快?得手了?”

铁大可嗡声道:“快准备,遇见怪物了。”

紫陌一听怪物,立即想到水中蟒蛇,一跃而起道:“怪物?什么怪物?可是蟒蛇?”

张傲秋两人快速游到岸边,一抹脸道:“不是蟒蛇,是另外一个重没见过的东西。”

铁大可在旁咋舌接口道:“那家伙力道真大,连那洞口都被撞开了。”

夜无霜在旁听到有怪物,立即跑过来问道:“阿秋,你没事吧?”

张傲秋摇摇头,神色凝重而又愤懑地望着面前的潭水道:“我没事。”

夜无霜看他表情,知道张傲秋已动了真怒,夜无霜还很少见他如此愤怒,接着安慰道:“既然出了水,再大的怪物也让它有来无回。”

张傲秋点点头道:“阿陌,你带霜儿她们先避到林内,那东西吃过龙涎果,有灵性,要是看见我们人多,说不定就不上来了。”

紫陌一听疑惑道:“龙涎果?什么龙涎果?”

张傲秋一摆手道:“这个等会再说,你们先埋伏好,我跟老铁在这里诱它上岸。”

紫陌看了夜无霜一眼,见后者点头,当即道:“那好,你们可小心点。”

等紫陌他们离开,张傲秋神识放开,又将那三十二头人狼调开。

一盏茶功夫后,潭水内水波暗涌,片刻后,一个硕大的白色怪物落出水面。

铁大可一看,倒吸一口凉气道:“俺的个乖乖,居然这么大个。”

接着看了张傲秋一眼道:“这么大家伙,你居然能完好无缺地出来?”

张傲秋闻言恨声道:“要不是外面有你拉着,这次还真他妈的会阴沟里翻船。”

那怪兽出了水面,却不立即攻击,而是眯眼先适应一下外面的光线,接着大脑袋四周转动,就像在打量敌情。

铁大可看了道:“你说的没错,这家伙真不简单,看样子灵性还不低。”

张傲秋拾起地上一颗石头,放在手上掂了掂道:“那是,这东西可是吃了不知多少龙涎果了。”

说完瞄准那怪兽脑袋,将手中石头用力扔了出去。

这下可是含恨出手,石头呼啸一声,“蓬”得一下,直接砸到那怪兽身上。

那怪兽吃痛一声吼叫,血盆大口还滴着血水,一双黑眼恶狠狠地盯着张傲秋,却不上岸。

张傲秋见它谨慎,干脆下水走前几步,又是几颗石头砸过去,极尽撩拨。

那怪兽想要躲开,但那些石头又快又急,在水面它可没有在水中灵活,再加上身躯庞大,竟是颗颗石头都砸个正中。

那怪兽本就愤怒,急着想报仇,现在又被这样完虐,再也顾不得谨慎,大尾一摆,迅速往岸边游过来。

张傲秋一见立马跳到岸上,那家伙一见,居然又摆头游了回去。

张傲秋又跳下水,接着用石头砸,等它过来的时候立即后撤。

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很有那种对阵叫骂的意味,这边叫有种你上来,对面说有种你下来。

但这样时间一长,毕竟是那怪兽吃亏,石头挨了不少,但对方连根毛都没碰到。

其实那怪兽这样做,也是试探,看对方是不是只有两个人,毕竟这里不是它的地盘。

试探够了,怪兽一摆大尾,接近岸边时,猛地起身一扑,就跟在那洞内一样,但现在是在岸上,张傲秋看着那东西,身形一闪,轻松脱离,继续往岸上走。

怪兽嚎叫一声,跟在后面,四肢虽然不长,但移动甚是快捷。

张傲秋诱着它到了岸上,突然一声呼啸,隐在树林里的人狼一拥而出。

本来那怪兽伤口处流下的血就已经刺激到了那些人狼,只是被狼首压着,一直没动。

现在这一放出,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冲着那家伙就上。

那怪兽见出来这多人狼,倒是一点都不慌,脑袋四周看了看,从迅速移动立即变为静伏不到。

人狼来势凶猛,但也讲究战略,就像第一次围攻张傲秋他们一样,三十二头人狼,分出十头围在潭水边,堵住怪兽后路。

另两边各十头,采用围攻战术,分别发动攻击。

而剩下的前方,则由张傲秋跟狼首迎战。

人狼刚汇合,还没动,怪兽突然发动攻击,又长又粗的大尾,大力左右摆动,而且身子以它肚子为轴画着圆圈,带着地上的碎石四散射开。

岸边上比起那洞内来说,碎石就更多了,而且个头也更大,就这样一扫,不要说人狼,就连张傲秋也应付得相当狼狈。

人狼被石头砸中不少,一个个哀嚎调头就跑,完全没有刚才那种威风凛凛,气势汹汹的样子。

怪兽见状抬头一声嘶吼,立即转过身子,趁张傲秋后退之际,对着他又是一个虎扑。

硕大的身子高高抬起,如一堆肉山压下来。

就在此时,狼首从张傲秋后面窜出,在怪兽下方,强健的后腿用力撑地,狼头狠狠地向它肚皮顶去。

狼本来就是铜头铁骨豆腐腰,这下狼首也是含怒出击,加上那冲刺之力,竟然把这么重大的怪兽顶得再往上升一截。

怪兽没想到会有这一下,下腹正是它身子防守薄弱处,被狼首这样一顶,顿时痛得哀嚎一声。

狼首落地一个翻滚,怪兽还没落地,旁边的铁大可接着跟上,铁拳照着怪兽肚皮狠狠就是几拳。

铁大可在水里见识过这东西的厉害,差点就让张傲秋回不来,所以这几拳也是全力出手,不留余地。

而铁大可这几拳,可比狼首的铁头更有力,在第三拳下去时,怪兽就不由自主吐出一大口鲜血。

张傲秋见铁大可打得带劲,一闪身晃到跟前,张大嘴正要喊:我来也。

哪知这时铁大可已经是第九拳下去,怪兽被打得大嘴临空一张,一团鲜血裹着一颗白色的晶状体,软软喷出,吧唧一下,正巧落在张傲秋张大的嘴巴里。

那白色的东西,张傲秋在下面是看得清楚,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那东西已经落入自己嘴里。

接着感到舌头被撞击了一下,不由自主吞了口口水,将那白色的东西加血水一骨碌吞了下去。

一股血腥味从嘴里传来,张傲秋想起刚才那白色的东西,立即想起痰,接着又联想到吃过肥鸡后,自己吐出的浓痰。

顿时一股恶心从胃里升起,顾不得那怪兽,转身就开始呕吐起来。

还没吐两下,心底想起独叟地叫声:“你做什么?”

张傲秋快速道:“我吃了那怪兽的白痰了,真他妈要恶心死了。”

独叟闻言一阵无语道:“白痰?我看你就是个白痴,那东西是内丹,是内丹啊,你个败家的东西,居然把它当成白痰,还想吐出,啊……,真是要气死老子了。”

张傲秋一听不是白痰,恶心的感觉立消,擦了擦嘴角的血水问道:“内丹?什么是内丹?”

独叟没好气道:“你先把那大家伙搞定再说,哎呀,老子怎么会遇见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偏偏你这白痴运气又这么好,真他妈的。”

铁大可全力打出十拳,也感到一阵力竭,抽身退了出来。

那怪兽“蓬”得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它体内的内丹被打出,它立即就感应到了,刚一落地,顾不得疼痛,立即发了疯似的往张傲秋追来。

张傲秋被它刚才的大尾巴搞得一肚子火,见它过来,大喊一声:“阿陌,铁弓。”

紫陌他们在人狼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守在一旁了,现在见张傲秋叫他,应了一声,转身拾起包裹内的铁弓,而一旁的夜无霜则抄了一把利箭。

一群人狼也被激起凶性,一见那大家伙追击张傲秋,也是一心护主,狼首一声长嗷,众人狼又是一拥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