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章 紫竹林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狼首仿佛能听懂张傲秋的话,又是一声低沉的呜咽,然后乖乖地卧了下去。

张傲秋这话声音不大,但在场的每个人却是听得一清二楚,夜无霜等人虽然从内心相信张傲秋有此实力,不过那狼首能这般听话,还是让他们几人感到震撼莫名。

欧阳雪怡更是看得目瞪口呆,在张傲秋拉着她后退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断定旁边这人说的什么驯兽秘法只是在吹牛皮,不然他自己不会如此紧张。

但现在那人狼确实是乖乖听话,也由不得她不相信,只是这样的驯兽方法,真是闻所未闻。

于是一双妙目不由自主地望向张傲秋,只是双目中的眼神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过不了多久,剩下的人狼相继醒来,这会不用张傲秋发声,狼首低吼几声,那些人狼均是一个个都乖乖地趴在原地不动。

到此时,张傲秋才确认他已真正成功,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强烈的自豪感,想当初,自己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懵懂少年,仅仅只有一年的时间,就已成长为一个如此了得的人物。

而这一切都是源于一教二宗,脑中念起师门血**民族大义,所经历的事情接踵浮现在脑海,只觉要推到这等庞然大物,感觉好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时喜悦参杂着悲愤跟感慨,心头犹如五味杂陈,不知如何言语。

愣神站在原地老半天,直到紫陌开口招呼他的时候,张傲秋才从思虑中醒过来。

一转身,四道目光齐刷刷地向他看过来,看得张傲秋一愣,不由捎捎头,尴尬笑道:“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铁大可上前几步,一把拍在他肩头笑道:“阿秋,你这驯兽秘法确实要得,今日算是让俺开了眼界了。”

张傲秋闻言拱了拱手,作了个四方揖道:“好说好说,承蒙各位抬爱了。”

众人一看他那样子,忍不住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紫竹林。

九道黑影从暗处闪出,一到林边,身形一顿,为首黑衣人右手一摆,身后六人立即自行散开。

这片紫竹林占地四五十亩,甚是广阔,竹林间小道以卵石铺就,蜿蜒曲折,岔道纵横,人行其中,真不知身在何处。

此时林中空无一人,风吹林海哗哗作响,感觉空灵而又清幽。

只有这三个黑衣人自己知道,这周围看是空寂,其实杀机四伏,若是外人无意闯入,早已是血溅当场了。

而此时行走在其间的这三个黑衣人却是心忧如焚,丝毫感受不到周围的美景,每踏前一步,这种恐惧窒息的感觉就加重一分。

过不了多久,左手边的黑衣人忍不住开口道:“大哥,这次行动失败,你说教主他们会如何责罚我们?”

为首的黑衣人闻言双目凶光一闪,接着眼神一黯,苦笑一声道:“怎么责罚?嘿。”

后面两人听他口中最后一声“嘿”声,充满了愤懑,更带着强烈的无奈,心中更是惶恐,只盼这羊肠小道永无止境,永远不要到达那个位置。

为首的黑衣人似乎对这里环境非常熟悉,对每个岔道口都了如指掌,脚步不紧不慢,却是毫不停留。

渐渐的,三人耳边传来溪水潺潺流动的声响,接着一座竹屋在前方从竹林中探露出来。

这座竹屋以周边的紫竹为原料搭设而成,在竹屋前,是一个用扁竹条铺设的一个前院,前院架空,下面一条溪流蜿蜒而过,一道竹篱笆环在其外,一扇以竹竿为骨架的竹门开设在中间。

古道,流水,人家。

三人在竹门前倏然停下,半响过后,两个身着青衣的女子缓步走来,其中一人推开竹门,望了外面三人一眼冷然道:“十五?”

声音轻柔悦耳,却不带丝毫感情,配合她那冷冰冰的表情,给人感觉整个人就像个冰山一样。

为首的黑衣人闻言略一点头,那女子“嗯”了一声,接着道:“教主命你们三人进去回话。”

说完转身而去,另一女子冷冷打量了他们三人一下,也不说话,跟着前面女子往竹屋走去。

三人迅速对望一眼,均看出对方一脸苦色,在门口整了整衣襟,举步跟在后面。

到了竹屋外,两女隔门回禀道:“禀教主,宗主,人已带到。”

半响后,屋内传来“嗯”的一声,两女一侧身,将三人让了进去。

竹屋内摆设极其简单,除了几张茶几,再无他物。

竹屋正中,摆放着一方檀木茶几,一个清瘦而又威严的人正斜坐着品茶,此人正是欧阳尊者。

而在他左下方的则是断无殇,右下方属于欧独舞的座位却是空空如也。

三人进了竹屋,为首黑衣人躬身行礼道:“属下等拜见教主,宗主。”

欧阳尊者不置可否,半响后才放下茶杯问道:“事情办得怎样了?”

为首黑衣人闻言顿了顿,本是平静无波的脸色竟不由自主变得惶恐起来,结结巴巴地答道:“回教主,宗主,这次任务……任务……。”

断无殇冷哼一声道:“教主问你话,吞吞吐吐做什么?”

为首黑衣人不由抬头看了一眼,正好望见欧阳尊者冰冷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黑衣人不由心头一紧,想起前面那些办事不力人的下场,顿时额头豆大的汗珠滚滚落而出。

黑衣人暗吸了口气,强制镇定下来,努力保持声音平静,回话道:“这次任务失败了,王须亦跟邢二两人逃脱,不知所踪。”

断无殇冷笑一声道:“不知所踪?你们三个玄境初期高手,还有那么一大帮帮手,居然让两个灵境期的人逃脱,还不知所踪?”

黑衣人回道:“回教主,宗主,那王须亦在其住所不知何时安装一道精钢闸门,而且还开挖一条密道,属下本想以一条假消息想将其稳住,哪知被王须亦识破,等属下几个想要动手时,他跟邢二已从密道逃脱。

属下立即吩咐调集所有人手,封锁方圆十里位置,我等撬开闸门,进入地道追踪,他们二人踪迹在地道出口处竟然凭空消失。

后来各处传来消息,均没有发现二人行踪,于是属下又将范围扩大,两日两夜搜索,却是……。”

欧阳尊者听完沉默片刻,接着洒然笑道:“须亦不愧算死草之名,竟然谋虑如此长远。这件事你们是非战之罪,下去吧,以后可要小心行事。”

下面三个黑衣人闻言一愣,没想到结局竟只是一句淡淡的责骂,处罚如此之轻,真是意想不到,一时反应不过来,竟连回话都忘了说。

断无殇一见骂道:“三个没用的东西,让你们滚就快滚,还杵在这里做什么,等着砍头啊?”

三人被一顿喝骂,这才醒悟过来,急忙施礼后转身离开。

等三人走后,断无殇问道:“师兄,可要加派人手捉拿他们二人?”

欧阳尊者摇摇头道:“须亦一向谨慎,从他备下那闸门跟地道就可以看出,只是没想到,他居然防我们这一手,好小子,当真不愧‘算死草’之名。

他既然谋划如此长远,想必逃走路线早已推敲多时,避开我们的势力范围,而且现在已隔这么长时间,再想抓捕只是费时费力了。”

断无殇“哼”了一声,脸色一沉,满脸狰狞道:“既然如此,那也不怪我们辣手无情了,他们两个的家人……。”

欧阳尊者一把打断道:“他们的家人也不要动。”

断无殇闻言愕然道:“师兄,若不杀一儆百,只怕……。”

欧阳尊者笑道:“须亦他们知道我们太多事情,若是真动了他们家人,要是他们得知,只怕会狗急跳墙,现在这样做,只是给他们留一个念想,先稳住他们再说。

传令所有舵口,将消息传出去,就说他们两个家人被安置到什么地方,如今安然无恙,这个具体位置你来安排。

这样的话,一来他们知道家人还在,就不会乱来,而且时间长了,他们都会忍不住前去探望,这是人之常情,到时候我们只等他们自投罗网就可以了。

二来,现在已是关键时候,不可再生乱子,这也是为兄今日放过那三个蠢货的原因,等我们这手头事情处理妥当了,有没有他们都一样了,到时候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断无殇听完点了点头道:“还是师兄考虑周全。”

欧阳尊者“嗯”了一声,接着转口问道:“独舞跟雪怡有消息么?”

断无殇闻言一叹道:“独舞倒是发回消息,不过她说不管怎样,也要先找到雪怡再说,只是到现在为止,所有分舵都没有这丫头的消息,你说她会跑哪去了?”

欧阳尊者冷哼一声,寒声道:“找不到就不用找了,对于无用之人,向来都是放弃,就是我女儿也不例外。”

断无殇看着欧阳尊者那张冰寒的脸,心头一堵,笑着试探道:“师兄,你看雪怡毕竟年幼,闹闹性子也是正常,而且,要是真按你说的办,我怕……到时候独舞会闹翻了天啊。师兄,这个……。”

欧阳尊者打断道:“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给独舞发消息,再给她两个月,让她安心找那丫头,要是到时候还找不到,可要给我乖乖回来,这里还有这么多事,可不能让个丫头给耽搁了。”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dRQcNf'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