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十八章 地宫(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稍稍感叹一声,转身带头往里而去。

这里虽说只是被藤蔓盖住,也不算真正与世隔绝,但由于这里长久没有活物经过,因此整个环境也是一片死寂。

众人缓步前行,脚步踩在碎石上“沙沙”作响,声音在这空寂的空间向四周扩散,听起来空空的毫无着落,无形之中又增添一种紧张。

走了约一顿饭功夫,借着火光,前面一座石桥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众人眼中。

几人不自觉地停了下来,张傲秋将神识铺过去,“看”到桥上空无一物,而桥下则似乎另有空间。

张傲秋稍做停留,左右张望了一下,接着举步往前。

因为张傲秋可以借助神识看物,所以紫陌几人自然而然地以他马首是瞻,他停就停,他走就跟着走。

只是欧阳雪怡眼睛不时看着前面张傲秋的背影,神情若有所思。

片刻后,几人就跨步桥上。

这桥全部由汉白玉砌筑而成,桥宽约有三丈,足够六匹马同时并排走过。

紫陌走到桥边,一条汉白玉栏杆清晰地出现在众人眼中,栏杆高约为三尺二的样子,每约一丈的距离,立着一根栏杆立柱。

这些立柱却是整根汉白玉雕凿而成,柱身上雕刻着各种异兽飞禽,画面虽然模糊,但一望上去,就有种栩栩如生的感觉,显示出雕刻者极为高超的雕刻手艺。

而在石柱顶上,是一些跟下面石柱整体雕凿而成的石狮。

狮子形态各异,或蹲,或匍匐,或仰首,或低头,姿势没有一头重复。

众人看了不由啧啧称奇,就这汉白玉的石栏杆,都要花费不少心思及功夫,而那后面不为所知的地方,又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紫陌靠着栏杆,将手中火把举高,下面离桥面又有约两丈距离。

借着光亮,可以依稀看出下面沟壑纵横,显然以前是有水流流过,只是现在干得滴水不存。

由于火把光亮范围太小,只能照着眼前一片,左右两边则是一片黑暗,不知到底有多宽。

紫陌笑道:“还是护城河咧。”

夜无霜在旁道:“看这桥身及护城河道,就这都是大手笔,真不知道这些是何人修建,又有何目的?”

张傲秋接道:“霜儿,要想知道原因,往前去看看不就可以了?”

紫陌难耐兴奋地笑道:“还没进门就这么壮观,那里面岂不是更是辉煌?

嘿,按这个架势,那里面宝贝肯定海了去,要是再来一个什么奇遇,说不定本大师也能一举进入灵境了,哈哈。”

紫陌这话顿时撩起了众人的兴趣,宝贝不是越多越好么?

几人在桥上略做停留,然后大步往前。

走了约半盏茶功夫,才终于走到桥尽头,按他们步行速度,这座桥至少有三十来丈长。

这样一座桥,就那汉白玉石头,都是一笔不小的花销,这还不算雕刻、架桥的人工。

众人又是一番感叹,同时对桥后面的所在内心更是火热。

再往约一丈距离,一扇硕大的精钢铁门出现在众人眼中。

铁门紧闭,在火把照亮下,众人看着眼前这庞然大物,均是惊叹不已。

眼前这铁门,就单扇估计就有一丈来宽,而铁门顶部更是隐在黑暗中,众人将火把高举,依旧不能看到尽头。

铁门上均匀布置着门钉,这门钉比起其他的门钉,可就大太多了,张傲秋将脑袋贴过去,那门钉居然占了他大半个脑袋。

紫陌看了咋舌道:“我的个乖乖,这铁门到底是怎么安上去的?”

铁大可用他那开山斧对着铁门敲了敲,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

听这声音,就可以知道这扇铁门极厚,再加上这块头,要想将它打开,显然不是这几人能办到的。

紫陌对着铁门踢了一脚,骂道:“他妈的,没事搞这大扇门做什么?”

张傲秋将神识往上移,直到神识尽头,依旧没有看到城墙之内的建筑。

这才明白,在他眼前所看到的,就是一座大山,这扇铁门只是依山势而建,除了这里,根本没有其他入口。

张傲秋看了半天,也没什么发现,心中一发狠,刚想抽出星月刀再当次矿工,突然想起了刚才桥下的护城河道。

一转身,却看见紫陌正一脸热切地望着他。

张傲秋知道他心里所想,摇了摇头道:“此路不通。”

说完大步走到护城河边道:“不管这地方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总是人建起来的,只要有人,必然会有排水管道。”

紫陌闻言双眼一亮,喜道:“不错,秋哥说的有道理。

我们只要找到那些管道,顺着管道,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进入了。”

欧阳雪怡知道他们说的管道就是那些排放污水的下水管,一想到那些污物,顿时皱起了眉头。

于是撅着嘴道:“走那管道啊?脏都脏死了,说不定还有老鼠什么的。”

夜无霜一听有老鼠,脸色立即现出犹豫神色。

紫陌看在眼里,上前一步道:“哎呀,什么老鼠,老鼠的,这地方你们也看见了,不知多久没人住了,就算有老鼠也早就饿死了。”

说完转头对夜无霜道:“霜儿,难道你不想看看这铁门后面到底有什么么?”

紫陌不怕欧阳雪怡,但对夜无霜可得礼让三份,因为真要是夜无霜耍上性子不去,那张傲秋肯定是要听她的。

所以任何事情只要先搞定夜无霜,那另外一个就算不愿意,也得乖乖听话。

而且紫陌也了解夜无霜的性子,就是好奇心重,要想让她答应,只要将你要说得事情加上那么一点点悬念,那保证是妥妥地上钩。

果然夜无霜听完沉吟一会,接着望着紫陌,面带怀疑地问道:“阿陌,你说那老鼠都饿死了,这可是真的?”

紫陌一听她语气,就知道有戏,当即一拍胸脯道:“霜儿,难道本大师会骗你么?你想啊,没人住就没有食物,没有食物那耗子还待那里做什么?真等着饿死啊?”

夜无霜一想也有道理,于是拉着欧阳雪怡的手道:“雪怡妹妹,阿陌说的也有道理,我们就跟着去看看,要真有老鼠,我们再出来就是。”

欧阳雪怡可不相信紫陌,不过既然夜无霜都这样提出,她也不好反对。

再说了,他们四个本是一队,自己只是个外来人,就算不同意又能怎样?

想到这里,欧阳雪怡对夜无霜笑着点了点头,转头却对紫陌老大一个白眼。

紫陌看了一撇嘴,“哈”得一声,带头跳下去。

几人在下面汇合后,张傲秋道:“紫大师,左还是右?”

紫陌左右看了看道:“我一直都喜欢右的。”

张傲秋点点头,也不答话,身子转右,依旧在前探路。

这河道虽然大致平坦,但表面却多是沟壑,下脚甚是不便。

众人一路小心往前,正走着,突然前方传来“蓬”得一声异响,仿佛有什么重物落下一样。

几人在这样的环境中,神情本就紧张,前方这声响,还真个被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