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零九章 潭下奇遇(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重重摔在地上,体内真气迅速攀沿到两臂,准备那东西的下一次袭击。

而在神识之中,却看见那东西突然调头,张傲秋行随意动,一翻身站了起来,神识看过去,顿时心头怒火中烧。

眼前是一个硕大的四肢着地,脑袋扁长,有着一条粗壮尾巴的纯白色怪兽。

这家伙目测至少有十二尺左右,体宽将近有三尺左右,虽然体积庞大,但却总给人一种非常灵动的感觉。

而此时这家伙正大嘴对着龙涎树,血红的长舌头灵活伸出,将龙涎树上的那颗龙涎果一缠,快速而又轻巧,等张傲秋站起的时候,那颗龙涎果已经被它摘了下来。

而龙涎树上的枝叶,在这整个过程中,居然没有一点损伤,可见这家伙干这事是驾轻就熟了。

那怪兽灵活的舌头一收,大嘴一张,咕咚一声,将龙涎果整个吞下,然后转头,黑乎乎的眼睛仿佛能够透过黑暗,得意地看着前面的张傲秋。

张傲秋整个过程看得清楚,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到这里,前脚还在谈龙涎果的好处,后脚就被这不知名的怪兽给吃进了肚,顿时一股怒气升起,星月刀一摆,大吼一声:“他妈的畜生,还老子龙涎果。”

说完正要上前,哪知那怪兽却先一步发动攻击,身子一侧,大尾一摆,像根鞭子一样狠狠抽过来。

张傲秋顿时感到一股劲风吹起,知道厉害,一矮身,避过那又粗又白的大尾。

同时右脚发力,身子一转,接着长身而起,星月刀高举头顶,照着还没有转过身来的怪兽一刀砍去。

这一刀张傲秋是含怒出手,刀气迸发,尖啸着往前,瞬间划到怪兽左后退。

只听“噗”得一声,那怪兽顿时吃痛一声嗷叫,而那处中刀出,只是留下一条浅痕,再无其他。

张傲秋看了暗叫厉害,而那怪兽被这一刀砍中,迅速一个翻身,大尾随着翻身动作,向张傲秋横扫过来。

这下是那怪兽吃痛后的反应,力道比刚才更大,带着地上的碎石同时飞起,像飞弹一样四散而开。

张傲秋随手挽了个刀花,将近身的碎石挡开,而那怪兽也趁此机会转过身来。

在神识里,那怪兽黑乎乎的双眼散发出狂暴的捩气,扁长的脑袋张开血盆大口,冲着张傲秋仰天发出一声怒吼。

这怪兽如此庞大的身躯,在这天地里,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重来都是它想怎样就怎样,特别是还吞吃了不知多少次的龙涎果,更是将它自身改造,存活时间比正常要延长不知多少倍。

而另一个最大的改变,就是通过龙涎果,改造它的大脑,使它拥有了一定的灵性。

这次被一个它重来没见过的外来者伤到,虽然没有出血,但却是相当疼痛。

本来它想等龙涎果完全成熟后,再独自享受的,现在这地方多了个其他的外来者,为了防止龙涎果被抢走,它第一步目的就是将龙涎果抢到手,然后再慢慢收拾这个外来者。

它在这里称王称霸已久,所以潜意识里认为所有在这里的东西都是一样软弱,可以让它为所欲为。

哪知对面这个不仅不软弱,而且还能伤到它,这下完全激怒了它的怒气。

张傲秋一见刀气无法伤它,自然而然地想起虎跃坡上的那条蟒蛇,当即真气一转,刀身三尺刀芒吐尽,一下将这个黑乎乎的空间照亮。

那怪兽没想到对面一下亮起如此耀眼光亮,由于它久处黑暗,早已习惯了无光的环境,这突然亮起的光亮让它顿时觉得双眼刺痛。

怪兽本能地双眼一眯,同时后退一步。

张傲秋见它这样,立即明白过来,右脚跨前一步,身子一侧,星月刀同时借势斜斜从下往上划去。

正是刀宗撩刀式,只是随着这段时间修行,张傲秋在修为增长的同时,对武学的理解也更上一个台阶。

这表现在打斗过程中,通过神识或自己判断,能根据当时情况,招式随时变换,天马行空,不在拘泥于一板一眼的招式。

张傲秋斜向出刀,也是防止那白色的怪兽溜回水中逃跑,所以先断其退路。

哪知那家伙被激怒后,根本没有想先一步溜走的想法,见张傲秋一动,身子再往后急退,同时又是一声怒吼。

张傲秋急于想将对手放倒,见它后退,身子顺势侧着飙起,星月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往前直砍过去。

这个洞并不算宽阔,长也就不到二十尺的样子,宽大约六尺。

所以张傲秋身子一飙出,星月刀刀芒就能直接接触到那怪兽。

这时那家伙已经被逼到石壁边,再退无可退,见那道光亮过来,仗着自己皮厚,后腿用力,一个飞扑,想在那光亮杀过来时先一步将对手扑倒。

张傲秋人在空中,却透过神识看得清楚,体内真气逆转,带着身子往右侧飘动,让出将近一尺的距离。

也就这一尺的距离,那怪兽没想到对方在空中还能再动,顿时扑了个空。

而张傲秋则在那怪兽错身扑过的那一瞬,星月刀刀芒从容划过它脊背,顿时一道红线飙出。

那怪兽立即感应,闷吼一声,借一扑之力,落地一个翻滚,接着噗咚一声,落入水中,大尾一摆,迅速往水底沉去。

张傲秋这下反应不及,见状大吼一声:“哪里逃。”

同时身子一跃而起,往前一步进入水中,刚下沉想追,哪知突然腰间一紧,心中立即暗叫糟糕。

果然还没一会,腰间传来一股大力,却是铁大可见绳索紧绷,以为张傲秋出了什么事,立即全力往回收回绳索。

张傲秋心头怒火难消,正想一刀斩断绳索,再入水杀那怪兽。

这时神识内看见水底一团白影迅速接近,而且身姿极为敏捷,强壮有力的尾巴使得这家伙能在水里自由迅速转向。

张傲秋一看,知道在水里还真不一定能搞得定它,真要想解决战斗,还是只能将它诱到岸上。

想到这里,也就不再坚持,任由腰间绳索带着他往洞口边退。

那怪兽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知道厉害,进入水中后就想快点溜走,但接着张傲秋跟着入水,这才又调头追回来,好报那一刀之仇。

这洞口越往后,水流越急,所以铁大可虽然用尽全力收回绳索,但张傲秋退回速度跟那怪兽接近的速度还是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张傲秋看着越来越近的怪兽,星月刀刀芒再次亮起,在水中挽个刀花,护在身前。

那怪兽被刀芒所伤,一见对面光亮又一次亮起,立即本能地往一边偏去。

张傲秋见它如此害怕刀芒,心里也暗自松了口气,就刚才挽的那个刀花,他已经感觉到,在水中运刀,不仅更加吃力,而且速度根本不能跟在岸上相比。

要不是那家伙惧怕刀芒,怕是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它咬个稀烂了。

怪兽虽然偏往一边,但却是左右快速游动,那条大尾巴拼命搅动,这里水流本就湍急,现在又被它这么一搅动,张傲秋顿时稳不住身子,开始在水中打转。

那怪兽一见这招凑效,兴奋异常,转动更是卖力,好几次趁张傲秋背转过来时,张开血盆大口就来偷袭。

还好张傲秋有神识可以感应,每次这情况,刀芒都能先一步阻挡,但即便这样,也感到应付的非常吃力,那东西在水中实在是太灵活了。

幸好张傲秋落水位置离那洞口不远,加上铁大可在外面拼命拉拽,虽然应对吃力,但很快就进入了洞内。

一进洞内,张傲秋完全放下心来,这洞口只是比一人宽不了多少,那怪兽硕大的身体是钻不进来的。

显然那家伙也发现这点,立即变得更加狂躁,在张傲秋被拖入洞口时,立即不管不顾,整个身子狠狠地撞了过来。

张傲秋一看,正求之不得,星月刀对准那硕大的脑袋向前,刀芒一刺,准备将它来个现场开瓢。

那怪兽也是机灵,见此情况,扁平的大头往下一沉,避过刀芒,整个背脊朝洞口处撞来。

而此时张傲秋又被拖着后退一截,刀芒吐尽也不能够着,心中暗叫可惜的时候,怪兽的背脊已结结实实地撞在洞口上。

“轰”得一声。

即使是在水里,张傲秋依旧能感到洞内一阵摇晃,可见撞击力道之猛。

这洞口经过水流积年累月冲刷,本就有点松散,现在这一撞,立即将外边的石头撞落不少,还没落下,接着就被湍急的水流带走。

那怪兽眼见张傲秋又往后退了一截,立即调头,接着又快速游近,发了疯似的,一下又一下地撞着石壁。

张傲秋这时是脚上头下,看着那庞大的身体像炮弹一样来回撞击,心里也是紧张。

还好没多久,在铁大可拖拽下,张傲秋双脚出了洞口,接着整个人退了出来。

洞内的撞击,连洞外的铁大可都感觉到了,就这样的力道,不要说天境高手,就是玄境高手,被搞一下也受不了。

所以他心里更急,以为被撞的是张傲秋,现在见他完好无缺的出来,心里大松口气,一连串气泡从嘴里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