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四八一:造反?不,是清君侧(二)
作者:吾名尐法  |  字数:1009169   |  更新时间:2020-12-9

世家为了生存,为了让步千怀信任,不留余力,派出的,全都是明神境界的太上和悟道,御气境界的好手,这本来都是对抗步千怀的手段,如今却都成了步千怀的刀,命运,谁说得准呢?

都是高手,百姓足不出户,自然没有引起什么风波,好似撤军之后百姓也都冒头出来观望。但是身无武学的平民百姓怎么能发现这些高来高去的江湖人?

在密室静修的姜哲忽然睁眼,因为他感觉到几道明神境界的人即将踏入皇宫,而且这些气息,都是世家所拥有的。

“军队被调动围剿世家,难道是被逼急了?步千怀调动军队对抗世家就有些逾越了,如今对世家做事太绝,引得前来皇宫吗?竟然如此没有分寸?哼!乐浪一道还不满足吗?不过……”起身瞬间,周围地面的落灰全都被强风吹散:“如今已经是我大乾的天下了,世家之人如此不安分,当真需要敲打一下。”

前脚悬在空中未曾踏出一步,就见那本该隐秘并无旁人的密室显出一道身影。这道身影没有一丝气息的收敛,就那么堂而皇之的告诉姜哲,我,就在这里。

轻咦一声,悬空的脚步顿了下去,但并未转身,而是神色如常:“灭魂大人,来此所为何事啊?”

“哈哈哈……”灭魂笑了笑,探出右手,指尖凝聚剑芒:“刚悟了一招剑指,却不得精髓,想请老友端茶观摩一番,以切磋精进。”

姜哲右手撵着胡须刚想拒绝道,却是忽感身后剑芒已至,没有迟疑,转身右指同样点出。没有异彩,也没有剧烈波动,只有两道剑芒暗自较量。姜哲急着出去看看世家那些明神境的太上要做什么,有苦难言。因为自己修炼的功法原因,一旦开泄了气,那必然受到这剑芒侵害。如此近的距离,如此强横的力道,姜哲不认为灭魂能及时收招。

僵持不过二十息,就已经感觉气息多了起来,不仅是世家的太上,就连那些精锐的御气境界长老竟然都存在。这一刻,姜哲只想骂娘,那步千怀究竟干了什么,连那些精锐都不管柳家本家,直奔皇宫,被逼疯了吗?

被逼无奈,姜哲运气调元,直接爆发,但灭魂却早就应对以待,一股不弱于姜哲爆发的气劲同时运出,两者完美的抵消于无。

而此时的卫兵已经察觉贯入皇宫的世家之人,但兵士不认那些江湖人,直接想要刀兵拿下,却是带头的世家太上轻轻挥动衣袖,那十几名士兵直接震出数丈,撞到的地方无一不出现一个大坑洞。这样的伤势,明显是活不了了。

察觉皇宫已经有所牺牲,而姜哲却是心下一凉,世家看来已经撕破脸面,而灭魂的实力绝不会对此无所察觉,虽然不敢肯定灭魂投诚世家,但如今看来,灭魂和乾朝皇室,已经不和了!

没有保留,直接全力轰退灭魂,整个密室也被这股巨大气浪震得摇摇欲坠。姜哲也终于开口了:“灭魂!你什么意思?”

灭魂少有的大笑,拎起旁边的木椅,大开大合的坐了上去:“如今乾皇姜兴听信后宫谣言,致使国朝动乱,而世家也已经和道花候和我达成共识。”眼中毫无畏惧和躲避,就那么看着神情震惊的姜哲。

颤抖的右手指着灭魂,久久说不出一句话,猛地摇摇头:“你!你!除了最近牺牲追命司的府司来探查菩提坲域的底细,我乾朝这么多年,没做过什么亏待你的事情吧?”

坐在椅子上的灭魂笑着,右手肘戳着椅几,右手悬空晃了晃:“同患难而不能同享福,乾朝,拿我和霍天行当什么?霍天行淡泊名利,如今才四百多岁,还有大好岁月,他自然不急躁,退隐深山,再悟武道。可我不同,矜矜业业为你乾朝构思当年追命司的结构排比,打造了五十年,结果呢?如今竟然怕追命司势大,隐喻削减。我已经快一千岁了,我的寿命快到头了。而你们乾朝,就是这么对我的?”

姜哲年岁也不小,自然知道顶先天无敌天下,一览众山小的感慨,但濒临寿元将尽,是何等惶恐。

“老友……”

直接挥手打断叫停:“不必说了!今日乾朝。易主!”

深吸一口气呼出,姜哲周边金龙流窜:“桀,看来没得谈。灭魂,你我这么多年交情,今日了断喽?”

灭魂直接起身,手中幻化出那露出嘴巴的金狼獠牙面具,身上一身黑色连衣也变成了金边黑袍:“早该恩断义绝了!如今天府,才是我效力的对向!”

看到那一身服饰,和那具有代表性的面具,姜哲一愣:“天府?你一直是天府之人?”

右手按着面具,冷眼看向姜哲:“从今天开始。”直接扣在脸上,气息为之扩散,覆盖整个皇宫:“是了!”

“胆敢动摇我乾朝正统!死来。”姜哲被誉为‘九龙吟’自然是声波一类的功法。

开口一喝,声音贯注一点,直奔灭魂命门。

而不同于有来有往的密室,皇宫内已经贯入不少人,随便拿出去一个,都是江湖鼎鼎大名的人物,足以震慑一道之人。

“乾皇在哪?”只见周家太上隔空捏着一个侍卫的脖子问道。

那侍卫满脸通红,倒不是呼吸不能,而是被这么多恐怖气息包围,吓得面红耳赤。以至于根本无法开口回答他们的问题,只是惶恐的抖着身子。

“哼!”冷哼一声,周家太上左手好似捏着什么似的,扶到了侍卫眉心,随后那侍卫好似受到了莫大痛苦,止不住的颤抖。

搜魂术,妥妥的魔道手段,但如今没有谁会说什么,都打算清君侧了,这一点小事情算什么?毕竟大家可是为了匡扶社稷,有这种侍卫阻拦,即便狠心一些也没什么。

“白日宣淫,当真祸水。必须铲除,以清君侧啊。”周家太上直接仍开了那已经没了意识的侍卫,对着周围的众位太上说道:“在后宫之中,诸位,走吧。”

说罢,众人身影如鬼魅,直奔那三宫六院而去。

那乾皇本就沉醉于重入中原的辉煌,以及彻底击垮灵朝的喜悦,如今正是沉迷美人膝上,却是外面传来阵阵杂乱脚步,沉甸甸的,听着就让人心慌。

扫了兴致的姜兴十分不悦,对着门外呵道:“让那些杂役下去,莫扰了朕的兴致。”

但外面忽然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回话。

姜兴忽然觉得不对,但又想这是皇宫,又笑哈哈的继续云雨。

忽的,周边倏然变冷,肉眼可见整个屋子竟然结起冰霜,要知道这可是春天,即便温度不算特别高,但也不可能结冰。

姜兴不傻,也忽然一哆嗦,看到周围异境,直接直起身子,那身下的贵妃,也是紧张的很,捏着被角不敢妄动。

只有一道嘶哑的声音忽然响起:“陛下白日临幸,小心伤了身子。”

“谁!?胆敢装神弄鬼!擅闯后宫!”

哗啦,强风刮了过来,所有门窗都被风吹开,外面齐齐的站着世家的太上和长老,以及。

“天府?”

只见那一席金边黑衣如同鬼火一般飘进屋子,黑龙面具透着冷芒:“自我介绍一下,本尊,天府之主。中天,见过陛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