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零八章 潭下奇遇(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独叟叹了口气,不耐烦道:“你师父不是‘毒医圣手’的么?怎么什么都没教你?龙涎果就是……哎呀,等会看了再跟你说。”

张傲秋现在指着这老小子帮忙,所以虽被呛了满头,但也不反驳。

三人很快出了水面,张傲秋踩着水道:“嘿,那洞口后面有宝贝。”

紫陌一听眼睛就亮了,张傲秋吞了颗聚魂果,那聚魂果就算给他也没有,所以也无话可说,但总盼着下次能自己也吞个什么灵果,仙草的。

所以一听到有宝贝,立即小声问道:“秋哥,那里还有宝贝?是个什么东西?”

张傲秋指了指自己脑袋道:“我也不知道,是我这里面的独叟前辈告诉我的。”

顿了顿接着道:“等会我们带好家伙再下去,由于我有神识,而且我憋气时间也长,所以那洞就由我进去。

你们两个轮流守在洞口,一个时辰一换,为了安全起见,再在我腰间拴上绳子,我要是拉动绳子,你们就在外面拉我,嘿,要是我拉得很猛,那就说明我遇到问题了,你们可要用力拉我,同时也将家伙准备好了。”

铁大可听了有点担忧道:“阿秋,你有把握么?”

紫陌一拍铁大可肩膀道:“老铁,这世上哪有什么事都有十足把握的?所谓富贵险中求,我觉得秋哥这注意不错。”

见铁大可还是一脸犹豫,接着道:“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犹豫的?不过,这是跟霜儿她怎么说?”

张傲秋双手一摊道:“明说了,还能瞒住她不成?”

夜无霜本就在岸上等得无聊,现在看见三个男人在潭中叽叽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于是大声道:“我说你们玩够了没有,要是玩够了,我们是不是也……”

紫陌一把打断道:“霜儿,我们可没玩,商量正事了。那什么,你在岸上等会,我们上岸跟你说。”

夜无霜听了一脸不信,嘟囔道:“什么正事还需要在水里商量的,哼,分明就是想多玩会,这样的借口也说得出口。”

欧阳雪怡在旁笑道:“霜儿姐姐,你不知道那家伙是出了名的厚脸皮么?”

话音刚落,就听见紫陌嚷道:“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乖孩子。”

欧阳雪怡“啐”了一口道:“谁是孩子了?你才是孩子。”

后面张傲秋游上岸道:“你们错怪紫大师了,现在确实是有正事。”

说完就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夜无霜一听心中就有点担忧,但一想张傲秋确实是可以憋气很长时间,而且有紫陌跟铁大可在旁照顾,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夜无霜道:“你去看看也没什么,不过可得有个分寸,不要做些逞强好胜的事。”

张傲秋笑道:“霜儿,你看我什么时候逞强好胜过?我一直都是谦虚谨慎从事,到哪也找不到比我更靠谱的人了。”

欧阳雪怡在旁摇摇头道:“唉,真是人以群分啊,现在又多了个厚脸皮的。”

紫陌听了望着张傲秋,一脸坏笑,张傲秋看他那样,没好气道:“笑个毛,还不是你这颗老鼠屎,带坏了我这纯洁善良的好人。”

欧阳雪怡此时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着夜无霜道:“霜儿姐姐,两活宝哦,哈哈。”

张傲秋他们懒得再理她,见夜无霜同意,都急忙转头去找绳子,抄家伙。

铁大可道:“阿陌,要不这次俺先下去,一个时辰后你再替俺?”

紫陌想了想道:“也罢,你先下,我就先在岸上等着。”

张傲秋在腰间拴好绳索,跟铁大可各抱一块石头,深吸一口气,往水下而去。

很快到了先前洞口,铁大可拍了拍张傲秋肩膀,意思让他小心些。

张傲秋点点头,先将星月刀插入石壁,然后人顺着水流,不费力就溜了进去。

铁大可在后面兜着绳索,每缝绳索绷紧,就将绳索松出一段。

这样连松八次后,再没有绳索紧绷的情况,估计张傲秋已经到了地方。

张傲秋开始进入洞口之前,就已经考虑到了水流的吸力,但哪知进入后,当身处其中的时候,才发现那水里的吸力比他想象中的要大多了。

好在这洞口只有一尺左右,在往后后,则成为一个喇叭口,水流在这段因为洞口突然变宽,所以水流也是最为湍急。

还好他带了刀,后面还有铁大可兜着,心里也做好了准备,不然还真有点吃不住力。

有了上次在戈壁滩救人的经验,张傲秋就把这水流吸力当成那时的狂风,刀插入石壁后,由着水流带动,一路划过去。

同时将神识放开,心底道:“老前辈,你现在可精神些,到了地方先提醒一下。”

独叟不耐烦道:“知道了,啰嗦。”

过了大约半柱香时间,张傲秋还不用独叟提醒,就已经看到前面一个大的石洞出现在神识里。

于是手中用力,将星月刀插深一些,将身子稳住,然后再一点点的放,等到到那石洞时,猛地一抽刀身,接着整个人浮出水面。

这个石洞不知如何形成,洞体往上延伸,构成一个硕大的空间,那洞口吸入的潭中暗流在一旁哗哗流过。

张傲秋探头出水,先是深吸一口气,四周一片漆黑,还没等他适应周围环境,透过神识,立即就被前面石壁上的一棵矮树吸引住。

那树大约只有一尺来高,长在石壁缝之间,在其树枝中间,一颗似桃又不是桃的果子长在上面。

接着一股异香扑鼻而来。

张傲秋借着神识起身上岸,正想看个究竟,心底想起独叟狂喜的声音:“龙涎果,还他妈真是龙涎果,哈哈,小子,你真他妈好运气啊。”

石洞下自然形成一个斜坡,潭水漫过斜坡一半,另一半则探出水面外。

这石洞虽然在暗河下,但其内空气却一点都不浑浊,显然是有另外的出气口换气。

张傲秋沿着斜坡,走得近了,仔细看了看那龙涎果,看了半天,除了香味浓郁外,还真看不出那果子有什么特别之处。

独叟接着道:“就是可惜了一点,这龙涎果还只有八成熟。不过也没有办法,总不能让这样的宝贝,空烂在这里。”

张傲秋道:“这龙涎果到底有什么好处?”

独叟现在也是高兴,难得没有骂人,笑着道:“龙涎果,相传是龙王有次在山中熟睡,结果龙涎流了一地,正好在那一地龙涎中间有棵树,于是那树吸收了龙涎的精华,结出的果子就是龙涎果了。

你知道,我们修行之人,先是通过各种方法,在丹田聚气形成真气,此为练气。

随着丹田真气越来越多,为了提高真气运转速度,体内经脉也就相应需要变得更宽更加有韧性,此种修炼即为练体。

而平时的打坐冥想,就是所谓的练神。

你是先天之体,练气,练体跟其他修行者一样,但是你现在是真正拥有念力,也就是你说的神识,在这方面的修行,则比其他修行者要强多了,是真正的练神。

龙涎果对于修行者来说,不仅能增加丹田内真气,而且还能自主扩展经脉,而更重要的是,这东西能够同聚魂果一样,改造你的识海,使得它精神力更凝聚,更强大。”

张傲秋一听喜道:“那这龙涎果岂不是比聚魂果更珍贵?”

独叟笑道:“那是当然,聚魂果虽然珍贵,但一大半的人没有念力,所以都用不上,而这龙涎果即使是普通人服用后,也能延年益寿,长命百岁的。”

接着又叹了口气道:“可惜这龙涎果只有八成熟,而且若就这样直接服用了,很大半药力都会浪费掉,要是将它辅与其他灵药一起炼制成丹药,一方面可以最大限度保持其药效,另一方面,也可以随着修行,随时服用。

可现在……,唉,真是可惜了。”

张傲秋听完不解问道:“我把这果子摘下,然后带回去让师父炼丹不就可以了么?”

独叟没好气道:“龙涎果一旦摘下,三个时辰后就会自然烂掉,你呀,回去后还是让你师父多教教你,免得每次都像个白痴一样。”

张傲秋被独叟骂得一窒,正要发飙回骂两句,却听见独叟惊叫道:“小心身后。”

张傲秋闻言头也不会,就地往左一滚,手中星月刀刚摆过来,身边就感到一股劲风迎面扑来。

张傲秋“嘿”得一声,星月刀横摆胸前,刚刚举起,接着一股大力从刀身上传来。

张傲秋立即被扑得人往外直飞,“蓬”得一声狠狠撞在石壁上。

好在独叟提醒及时,张傲秋体内真气在预警时已瞬间高速运转,不然就这下撞击,不吐点血出来是不可能的。

不过就是这样,也撞得张傲秋眼冒金星,心里暗自叫苦。

到现在还只是透过神识感觉到袭击自己的是一团白影,但那白影长什么样却完全没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