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十七章 地宫(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紫陌立即点头道:“当然要看看,反正清理这些藤蔓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夜无霜在旁“嗯”了一声,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张傲秋笑道:“好,既然这样,我们三个男人负责清理,你们两个女孩子就负责在旁边看着。”

紫陌最是积极,本来就他没进入灵境,心里一直不爽,这次在荒无人烟的黑月林发现人为物件,说不定这里面又有什么奇遇呢?要是这里又有什么奇遇,说不定一下也可以进入灵境了?

张傲秋见紫陌清理下方藤蔓,于是轻轻一跃,跳上石条上方,将覆盖在其表面的藤蔓清开。

铁大可更是直接,一声不吭,双斧张开,人如旋风,将那旁边的藤蔓连着树枝一起砍掉。

不一会,石条周围的藤蔓被清理一空,连带着周边的空间也变得开阔起来。

那石条上的线条,不仅侧面有,在其正面也有。

这些线条雕刻简洁,但却深刻有力,线条流畅,很显然是大师级人物经过精心雕凿而成。

这些线条弯弯绕绕,形如云朵,在其中间空出一大块,上面刻着四个大字。

这些字由于时间久远,已经被风化剥蚀地看不清楚。

张傲秋让夜无霜扔上一个水袋,用清水将石条上的灰尘石屑清洗一遍,那四个大字才变得清晰一些。

虽是清晰了些,但还是一团模糊,隐隐只认出最后一个应该是个“府”字。

紫陌跟夜无霜在下面见张傲秋如此认真的样子,被勾起浓厚兴趣,跟着跃上石条,一看究竟。

半响后紫陌道:“按这个石条的样子,应该是一条过道横梁。”

夜无霜点点头道:“嗯,阿陌说的很有道理。最后那个‘府’字,应该说明这是什么府大门上的横梁。”

张傲秋看了看这石条的长度,粗粗估算了一下,咋舌道:“这石条大慨就有十五六尺长,看来这什么府还不小啊。”

欧阳雪怡这时也跃了上来,看了一眼笑道:“这也算大么?我见过还有比这长三倍的都有。”

紫陌道:“关键是这里是黑月林,连人烟都没有的地方,又会是谁会在这里修建这么一座府邸呢?”

铁大可对这个一点兴趣都没有,干脆一个人在下面跟那些人狼担任警戒任务。

张傲秋见上来的人多了,自然地往后退了几步。

哪知到第四步时,竟然一脚踏空,那石条本就是倾斜往上,这一脚踏空,即使以他现在灵境修为,在措不及防下,也是往后就倒。

幸好站在旁边的夜无霜眼明手快,将他一把拉住。

张傲秋稳住身子,暗骂一声,转身一看,后面藤蔓被他踩塌一块,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原先他们清理藤蔓时,只是就着石条范围,也没想到周围还会有什么。

没想到张傲秋这一脚,居然踩出了另一个所在。

张傲秋用刀将那洞口边的藤蔓挑开,洞口变得更大,借着外面光线,放眼看去,下面依旧是黑洞洞的一片,显然下面有很大的空间。

紫陌凑过来小声问道:“可发现什么?”

张傲秋知道他这样问的意思,将神识放出,直到一丈距离的样子才探到底。

再往左右散开,两边各约三丈后,神识触碰实物,而前方则是一片空荡荡虚无。

这种情况,张傲秋一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由眉头微皱,点了点头,随之又摇了摇头。

紫陌看他那样子,也是一头雾水,正要再问时,张傲秋道:“阿陌,拿火把,我们两个先下去看看,其他人先在外面守候。”

紫陌还没来得及点头,旁边的夜无霜道:“要么一起下,要么都不下,为什么要我们再外面等着?”

紫陌闻言笑道:“霜儿,秋哥不是那意思,秋哥的意思是我们两个先下去看看,要是有什么危险,你们在外面也好接应。”

夜无霜望着他老大一个白眼,没好气道:“你是他肚里的肥虫么?反正我还是那意思,要么一起去,要么都不去。”

欧阳雪怡点点头道:“霜儿姐姐说的有道理,再说了,下面是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多一个也多一份照应不是?”

张傲秋是谁都不怕,就怕夜无霜犯倔,回头偷偷瞟了她一眼,正好后者一双大眼正气鼓鼓地望着他。

张傲秋心底暗叹一声,一拍额头道:“好,那就一起去,这些个包裹就放在这里,各人带上必备东西,特别是那金针不要忘记了,半个时辰后出发。”

紫陌最是欢喜,抢先一步跳下石条,一边麻利地收着东西,将金针及一些干粮、清水放好,一边说道:“干嘛要半个时辰,不就是些小东西么?这就走,这就走。”

说完又招呼铁大可道:“老铁,麻溜的,别在那里杵着了。”

张傲秋看着紫陌那样,不由笑道:“紫大师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会这积极了?”

紫陌一手拿着两根火把,闻言转身不满道:“什么叫这会积极了?我紫大师什么时候不积极了?”

夜无霜懒得在这里听他们废话,在旁道:“这也好磨叽,真是的,还不搞快点。”

紫陌一听,立马眉开眼笑道:“还是霜儿明事理,来咧。”

说完一跃而起上了石条,将火把分给张傲秋几人,正好备了五根火把,一人一根,不多不少。

张傲秋接过火把点燃,随手丢了下去,一个眨眼的时间,下面传来“哐当”一声响。

众人借着下面火把光亮往下去,在那光亮四周,也就是一些碎石,并没有什么特别情况。

紫陌道:“倒也是干爽,好像也没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张傲秋“嗯”了一声,吩咐道:“我第一个下,阿陌第二,霜儿跟欧阳姑娘第三,老铁断后。”

说完提气轻身,轻轻一跃,悄无声息地落到火把边。

张傲秋拾起地上的火把,左右照了照,除了四周一团漆黑外,其他确实也没什么东西。

于是噘嘴打了声口哨,紫陌跟着下来,五人筹齐后,背靠背围成个圆圈。

五个火把的光亮更明,借着亮光,众人四周打量了一下。

在他们脚下,是一些乱石,石块有大有小,从碎裂形状来看,应该是同一石块倒塌震碎后的样子。

而在两边,依稀可以看见一根根石柱的暗影,而头顶则是一条条石梁,架搁在石柱上。

张傲秋举着火把走近一根石柱看了看,在石柱表面,同样是一些刻痕,只是同外面那条石条一样,因时间久远,表面剥蚀甚重,加上环境昏暗,整体看得不是那么清楚。

夜无霜在旁道:“我估摸外面那根石条就是我们头顶的石梁,地上的碎石则是原来搁那石梁的柱子。”

张傲秋将神识放开往上,立即“看”到一条条石梁,而其上则是厚厚的一层藤蔓。

神识轻易穿过藤蔓,再外面就是他们来时的天地。

而那些藤蔓,就神识穿过的厚度估计,怕有半人多深。

这么厚的藤蔓,完全将这里层层封盖住,若不是张傲秋无意那一脚,他们也只会当那些藤蔓下只是平地而已。

张傲秋暗自伸了伸舌头,知道这里年头不是一般长久,不然那藤蔓也不会这么厚。

人本是出于自然,再强大的力量,也只是强于一时,而最后都终将归于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