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十六章 对阵(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剩下的军士,依然分做五队,只是现在却均是摆出一个三角锥形状阵势。

每队前站立两人,手持盾牌,两人后面,依次斜向排列一支队伍,每人将双掌抵住前面一人的后背。

而在他们外侧,又各有一队手持盾牌及木剑的军士。

在双方之间最后一个‘阵亡’的军士撤出,五队人马立即同时发动攻击。

脚步声同时响起,移动速度不快不慢,同时背后战鼓声起,立即一股肃杀气势磅礴而出。

很快两者接近,在距离还有二十步的时候,五队军士突然加快步伐,同时一声喊,如五个锥子一样往圆阵插入。

独孤丰逸他们也是同时变换,让修为最高的五人正对五个锥头,其他人则在旁护卫。

双方很快接近,那分出的五人将手中木剑一收,大喝一声,双掌齐出,同时抵住锥头的两张盾牌。

这种情况却是实力相搏,不容半点留手。

磅礴的真气运转,从丹田发出,瞬间越过背部经脉,往双臂攀去。

锥头两人一接触,立即同时一口鲜血喷出,但后面军士立即接力,将汹涌而入的真气分化开来。

那五人均是玄境修为,本以为双掌一出,即使不能将整个队伍震散,至少也能将锥头拍乱,从而瓦解对方攻击,给其他人创造机会。

但一接触到盾牌,立即感到对方犹如一座大山一样,虽然可以拍下几堆石子,但大山整体却是不动分毫。

他们没想到,这些军士能将内力共化,后面的军士将自己真气输入最前面锥头,同时又分担锥头传回的对方真气。

当然这种攻击,锥头两人负担最重,因为他们毕竟只是地境修为,虽然一直修炼这种攻坚阵法,但承担的真气量还是有一个先天的限制。

在锥头开始接触敌人的同时,队伍两边的持剑军士立即散开,蜂拥而至,不顾身死的向前砍杀,只要放倒十二人其中任何一个,这个圆阵就不攻自破,从而可将其围而杀之。

独孤丰逸他们剩下的人在这种攻势下,不由暗自叫苦,因为现在不仅要顾及自己,还要照顾到旁边那五人。

而杀到近前的军士几近疯狂,不讲招式,不讲合理不合理,只要能砍上一剑就可以。

而且攻势犹如潮水,一波又一波,就像永无止尽。

没多久,圆阵中有人中剑二十多次,依规算是‘阵亡’,退出战场。

自此,圆阵破除,剩下的人,很快就被分开,开始还是三五人一起,后来是两人一起,再后来就是各自作战了。

一旦独自作战,那些军士就立即采取群狼战术,而在这种战术下,即使修为再高的人,也很难坚持多久,除非是你一直一点伤都不受。

再过顿饭功夫后,战事结束,独孤丰逸这边十二人全部“阵亡”,而黑云卫这边,“阵亡”两千三百二十一人,轻伤五百八十人,重伤一百七十二人。

随着一声锣响,剩下的军士迅速脱离战场,立即回归本队。

经过这场“厮杀”,这些军士虽然已经是铠甲不整,满面灰尘,但一个个依旧站立挺直,目视前方,神色默然。

这场“厮杀”也让独孤丰逸他们内心震动,他们不怕冷酷无情的敌人,也不怕恶毒阴险的计谋,因为这些他们已经习惯了,知道如何面对,如何应付。

但现在这些普通的军士,却是给他们另一种可以说是震撼的感觉。

像这些军士,他们每个人,在这其中,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个体。

但他们却能为了保护同伴,轻视自己生命,也能放心地将自己的后背毫无顾虑的交给同伴。

这不是一个,而是一群,这样的一群轻生死,重纪律的人汇在一起,那就是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

一旦将这种力量放出来,就会形成一股更为可怕的战力。

而这十二人,通过这场“厮杀”,也真正明白什么是杀场,什么是袍泽之情。

对眼前这些先前还无比轻视,现在依旧站得笔直整齐的普通军士,在他们内心里蓦然升起一股不可言语的敬佩。

他们几人立即也按平时操练的队形,站列整齐,正步走到方阵前,转身面向方阵,接着各自散开一段距离。

领头的独孤丰逸大喊道:“一,二,三。”

十二人随着喊声,同时正步迈前,踏前三步后,唰唰立正站立。

独孤丰逸双眼平视,眼带敬意,跟着大喝一声:“敬礼!”

十二人闻声同时手臂伸直,向那些军士敬一个标准的军礼。

对面的军士同时一声嘶吼,手臂齐刷刷升起,带动身上铠甲同响,回了一个军礼。

礼毕,独孤丰逸十二人同时后转身,朝向将台,面对云一四人。

领头的独孤丰逸踏前一步,行军礼,大声喊道:“新兵,独孤丰逸前来报道。”

“新兵,岳相之前来报道。”

“新兵,马戈舒前来报道。”

“……”

张傲秋他们几个现在打坐调息,连个放风的人都不用,就那三十二头人狼,围起来都快密不透风了。

经过这一次内丹事情,几人虽然差点搞出大事出来,但事情之后的收获也是不小。

除张傲秋外,铁大可跟夜无霜同样踏入灵境修为,虽然只是初期低阶修为,但进入灵境就可以窥天道,因此有“一境一山”的说法,由此可见其艰难,这次就这样糊里糊涂进入灵境,也让他们够高兴了。

紫陌则进入天境高阶巅峰修为,离灵境只差临门一脚了,不过就差这么一点,就愣是被卡在灵境门外,因此搞得紫大师一直心头不爽。

而欧阳雪怡则进入天境初期中阶修为,她一直想突破地境,但因为跟欧阳尊者父女之间不合,内心产生压抑,影响心境,所以修为迟迟不动。

这次能进入天境,同时又跟张傲秋他们成为生死之交,这样的结果,一直让欧阳雪怡心中暗爽,直呼当时选择正确。

更为重要的是,那内丹能量所含的自然之力,不仅让张傲秋神识精神力更强,而且也在紫陌他们几个体内留下,慢慢对改造他们的丹田及经脉。

第二天天刚亮,张傲秋几人从调息中清醒过来。

深吸一口清晨的新鲜空气,几人感到一丝前所未有的满足。

身边的狼首,在张傲秋醒过来时,也跟着站起来,血红的双眼望着前方迷雾的水潭,仰首一声嗷叫。

这声狼嚎在树林中四周传开,惊起树上的飞鸟一支支扑腾而起。

张傲秋一拍狼身笑道:“精神蛮好啊。”

说完转头招呼紫陌几人道:“我们也该启程了。”

接着四周环顾一遍后,感叹一声道:“这里不错,等那事一了,我们再在这里住几天。”

收拾妥当后,还是紫陌带头,认定东南方向,笔直而去。

走了一会,张傲秋突然想起在内丹爆发,独叟打开他神识时看见的那条石条。

那石条也是在东南方,正好顺路,张傲秋心中暗自留神,毕竟现在旁边有个欧阳雪怡,若是告诉他们是他神识内所见,那可是暴露天机了。

虽然当时只是匆匆一瞥,但大致方向还是记得,当即一拍紫陌肩头,小声道:“阿陌,我来带路。”

紫陌也是人精,一看张傲秋这样,就知道他可能又有所发现,当即不露声色地自然放慢一步,让张傲秋超前而去。

这动作也算隐蔽,排在后面的夜无霜却是看在眼里,虽然有些狐疑,但也没往心里去。

再往后的欧阳雪怡跟铁大可就更没有发现其中的端倪了。

张傲秋走在前头,将神识放出,脚步不快不慢,半盏茶功夫后,那条探露出来的石条在左前方清清楚楚显露在神识里。

张傲秋当即往左,这里灌木丛更是密集,尤其是那些藤蔓,更是肆无忌惮地四处攀爬,将这边的剩下的那一点可怜的空间罩地严严实实。

再往前十几步,一个残缺破损的石条横在众人眼前。

这石条远看不大,走近了看,就那露出的一角就有将近三尺来宽,一尺来高。

而且在那石条正对着众人的一面,模模糊糊的刻着一些线条,远远看去,就像一副图画一样。

众人都不由停下脚步,张傲秋上前一步,用星月刀将石条上边的藤蔓挑开,那些线条露出的更多了。

紫陌看了奇道:“师父不是说这黑月林没有人烟的么?怎么这石条上还有人为刻上去的图案呢?”

夜无霜看着石条道:“师父也没走遍这黑月林,判断失误也是可能的。”

顿了顿接着道:“这石头上的线条,很明显是人为刻痕,只是太过模糊,实在看不出刻的是什么东西。”

欧阳雪怡笑道:“霜儿姐姐,要想看清楚还不简单,将这些藤蔓都斩断挑开不就可以了?”

张傲秋放下星月刀转头道:“怎么样,各位,要不要看看这后面究竟是什么么?”

铁大可倒是无所谓,紫陌跟夜无霜都是经不起撩拨的人,一旦让他们知道开头,若是不知道结局,那心里就像猫抓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