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九十六章 相遇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几人一口气跑了三个时辰,在一处高地,黄衣女子因刚才力战,加上又受了伤,三个时辰的全力奔行,已开始有点力竭,不得已停了下来。

铁大可不善交际,一停下来,就自行到外围警戒。

黄衣女子扶着左臂,靠着在一块大石坐下休息,一双灵动闪闪的眼珠,一瞬不瞬地看着面前四人,小巧的嘴唇却是紧闭,不说一句话。

紫陌望着黄衣女子笑道:“我们还真是有缘,若我没记错的话,这位应该是雪怡姑娘吧?”

黄衣女子扶着左臂,双眼转向紫陌道:“我记得你们,我们在那客栈见过,想不到你还记得我的名字。”

紫陌哈哈一笑,一摆陌漓刀,也找了块大石一屁股坐下道:“对漂亮女孩子的名字,我一直都记得清楚。不过我只是知道你的名,还不知道你的姓,不知姑娘可否告知了?”

黄衣女子闻言立即俏脸阴沉,秀眉微皱,寒声道:“看你长得一表人才,原来也只是一个口花花的登徒浪子。”

紫陌毫不在意摇摇头道:“姑娘此言差矣,我这不是口花花,而是对美好事物或漂亮的女子的一种欣赏。”

说完不待黄衣女子开口,接着道:“不过姑娘胆子倒是不小,孤身一人就敢独闯这黑月林,不知是有什么急事,可否说出来,看我们几个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黄衣女子冷笑一声,不答反问道:“你这是在套我的话么?要是是的话,你这手段也太差了些。”

这时张傲秋已经采了几种草药,合在一起,就着地上石板捣成药泥,眼见紫陌要说僵,在旁插嘴道:“有什么事等会再说,霜儿,你先帮这位姑娘将草药敷上。”

夜无霜应了一声,拉着黄衣女子走了过去,夜无霜也跟着慕容轻狂学过医,虽然没有张傲秋那么厉害,但也算是内行之人。

夜无霜先是用水小心清理她伤口周围的污物,然后麻利地敷上药泥,待到药泥半干的时候,又撕下自己外衣上一块裙摆,将药泥包裹好。

黄衣女子动了动左臂,一点都不感觉绑扎的紧绷,转头向夜无霜笑着谢道:“多谢霜儿姐姐。”

在药泥敷上伤口时,黄衣女子立即感到一丝清凉,同时还有一阵阵的刺痛感,知道这草药很是对症,一颗悬着的心也就落了一半,而且夜无霜包扎手法也是老道,就更让她心底踏实了。

女孩子最是爱美,这条伤口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若是处理不当,留下一条伤疤是再正常不过了。

这黄衣女子正是欧阳雪怡,她由欧独舞带大,多少也懂一点药理,知道这种药效跟包扎手法,可以最大限度减少疤痕的出现,所以她跟夜无霜说得谢谢,也是发自内心,显得诚恳至极。

夜无霜见她语气诚恳,也是心生欢喜,拉着她的手道:“雪怡妹妹,你不用客气。不过这黑月林步步凶险,你个小女孩子家,怎么跑这里来了?”

欧阳雪怡闻言脸色一黯,叹了口气,却不说话。

张傲秋怕气氛尴尬,接口转移话题问道:“姑娘刚才说那三头怪兽是人狼,不知这是个什么东西?”

欧阳雪怡抬手拢了拢额前长发道:“这怪兽似狼又不是狼,后肢发达,前肢相对短小,即可如人一般站立,又能四肢着地奔行,因此被称为人狼。

人狼群居,内部分工明确,等级分明,而且嗅觉灵敏,极为记仇,一旦被惦记上,就是不死不休。

我进黑月林没多久,就被它们盯上,因我知道它们的习性,所以一直都是边打边躲,没想到今日还是被它们追上,若不是你们及时出现,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说完站起身来,对众人福了一福道:“小女子欧阳雪怡,多谢各位今日援手相助。”

张傲秋趁她低头的一瞬间,飞快地跟紫陌对望一眼,两人均在这一刹那看出对方眼中的凝重。

紫陌在审问吕承豪的时候,曾诈他知道欧阳雪怡的底子,这也得到了吕承豪的间接承认,但那毕竟还是猜测,现在得欧阳雪怡自己报上姓名,两人不由同时感到慎重起来。

张傲秋拱拱手回礼道:“欧阳姑娘不必客气,这只是举手之劳。”

说完又将自己这边四人一一介绍了一遍。

欧阳雪怡跟张傲秋他们重新见礼,但对紫陌却是不对付,紫陌也不在意,呵呵笑道:“欧阳姑娘别介意,若是我有不对的地方,现在给你赔礼道歉。”

说完顿了顿道:“只是不知姑娘等会要往那边去了?”

紫陌知道这欧阳雪怡极有可能就是那欧阳尊者的独生女儿,因此一直扮演黑脸角色,就是想让她自行离开,免得让她知道他们是来找寻三生草,以解欧独舞天魔大法之毒。

不过紫陌这一问,倒是让欧阳雪怡难以作答,以她现在的情况,不要说受了伤,就算没受伤,想要摆脱那些人狼的追踪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不要说去找她想要的那件东西了。

众人见她脸色阴晴不定,也不逼她,静静地看着她,等她自己决定。

这些念头在她心里来回转了几遍,委实难决,过了半响,欧阳雪怡终于下定决心道:“我到这黑月林,是要找寻一种药草救人,只是这事涉及到我家事,所以刚才一直没说。”

紫陌闻言诧异道:“药草?救人?”

欧阳雪怡白了他一眼道:“怎么,你不相信我说的么?”

紫陌摊摊手道:“没有,你别误会,我只是随便问问。”

欧阳雪怡“哼”了一声道:“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问这么多,就是处处防着我,你当我是坏人是不是?”

紫陌见被她揭穿心思,当即尴尬地笑了笑,欧阳雪怡不待他开口就接着道:“就你这笑脸,看着就假。”

张傲秋趁他们扯皮的时候,也飞快地转了转脑子,自己几人对黑月林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听欧阳雪怡谈起人狼的口气,好像了解比较多,若将她带在身边,所不定能少不少麻烦。

再说自己这边有四人,而且个个修为都比她高,就算有什么,也不怕她翻了天。

想到这里,张傲秋也坦诚道:“不瞒欧阳姑娘,我们到这黑月林也是要找一种药材,也是等着救人,既然大家目标相同,不如一起合作,多一个人,也多一份力量。”

欧阳雪怡闻言,瞪大眼睛不信道:“药草?救人?”

紫陌没好气道:“学人说话当哑巴。不过要是我们找的是同一种药草,到时候怎么分?”

欧阳雪怡极不待见紫陌,闻言小嘴一撇,温努道:“你才当哑巴,谁学你说话了,你就是哑巴,哼!”

紫陌倒是脸皮厚,摆摆手顺水推舟道:“好好好,我就是哑巴。只是我刚才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了。”

欧阳雪怡毫不迟疑回答道:“好,若是你们找的药草是跟我找的一样,又是拿来救人,我不要就是了。”

紫陌闻言一愣,满脸不信道:“不要?”

“怎么,不行么?本来我找那药草就是为了救人,既然你们也是一样,那不要又有什么关系?”

张傲秋在旁问道:“欧阳姑娘,你找药草是要救谁?”

欧阳雪怡闻言也是一愣,俏脸一沉,接着脸色一黯,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要救谁,总之谁需要就给谁。”

张傲秋几人听了更是摸不着头脑,半响后紫陌问道:“你冒着生命危险来黑月林找药草,最后却是谁需要就给谁?”

欧阳雪怡闻言,白眼一翻道:“怎么,不可以啊?要你管。”

说完不再说话,转身到一旁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休息。

紫陌哈哈一笑道:“好,我多管闲事。这个,霜儿,你在这里好好陪陪欧阳姑娘,我们哥三到外面看看。”

说完一拉张傲秋,又招呼一声铁大可,三人一起并肩往外而去。

走得远了,紫陌低声问道:“老铁,秋哥,你们认为那女子说的可信么?”

张傲秋双手抱胸,右手摸着下巴,沉吟半响道:“这黑月林步步凶险,连师父都谈之色变,若她真是那欧阳尊者的女儿,没道理会让她一个人到这黑月林来。”

紫陌犹豫了一下道:“我们在审问吕承豪的时候,咋他抓住了欧阳雪怡,当时对欧阳雪怡的描述就是根据我以前见过的这个欧阳雪怡的形象,当时吕承豪直接就上当了,可见这个欧阳雪怡正是欧阳尊者的女儿。”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若她真是那个欧阳雪怡,那她孤身一人到这黑月林找药草,而且还说谁需要就给谁,难道她知道他爹他们做的好事,然后良心发现想要弥补?”

紫陌转头问铁大可道:“老铁,这件事你怎么看?”

铁大可嗡声道:“俺相信她说的是实话。”

紫陌“哦”了一声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铁大可面无表情道:“没什么,直觉。”

“直觉?”

张傲秋在旁道:“我也有这种感觉,不过我没有用神识试探,但万事小心一些也不错。”

紫陌“嗯”了一声道:“既然你们两个都有这种感觉,那看来还真是错怪她了。那我们下步怎么办,真一路带着她?”

张傲秋道:“我看她的修为,还不到天境初期,就算带着她,我们四人还斗不过她一个?再说了,听她口气,好像对这黑月林比较熟悉,这正好也可以弥补我们的不足,若她找的药草跟我们要找的不一样,我们倒是可以帮她一把,也算是酬谢,要是找的东西是一样的,她也说了不要了,就算她想要,到时也由不得她。”

紫陌听完,点了点头道:“嗯,你说的也是。要是真要把她一个小姑娘丢这里,我良心也过不去,至于她为什么一个人到黑月林来,这问题也就没什么好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