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零五章 会面(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云历闻言,双目杀机一闪,沉声道:“这件事我城主府已查明,正是他一教二宗所为,而且犬子也是被他们害得变成痴呆,虽然现在已被治好,但这个仇,我城主府却要找他们好好算算。”

接着话题一转道:“不过此事兹事体大,云某虽恨不得将他一教二宗碎尸万段,但还是希望各位先结合这些天与各自前辈商谈的内容,然后根据这些线索,彻底调查当年这些江湖旧案,确定清楚后再自行决定。”

在坐三人听了一愣,本来他们以为这件事城主府会主动提出联合的,毕竟大家现在是同仇敌忾,而且城主府与一教二宗恩怨也要比他们来得更深,所谓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现在婉拒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但接着一想,云历这样说,是不想将他们三家跟他绑在一起,而是让他们查清楚再做打算,这也是云历在充分替他们考虑。

想到这一层,三人内心中对云历的敬佩又加一层。

马孟然道:“这件事我们几家充分相信城主府,这里事了,我们立即回去,这就向他一教二宗讨讨说法……。”

话没说完,云历打断道:“先别慌,现在各位前辈已经被救出这么长时间,他一教二宗一定早已知晓,有所防范,也必会准备一套完美说辞。

若是此时各位贸然找上门去,他定然会一口否认,而且我城主府现在跟他一教二宗已经视同水火,各位跟我城主府参与一起,说不定还会被他反咬一口。”

独孤轻虹沉吟片刻后道:“云城主说的有道理,只有掌握确实证据,让他一教二宗辨无可辩,方才出师有名。”

马孟然闻言恨声道:“若是如此,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方能泄这心头之恨?”

独孤轻虹道:“马老弟,你的心情我感同身受。但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现在开始着手准备,嘿,一旦证据确凿,准备的越充分,挥出去那拳就越重,哼,一教二宗。”

岳舒扬接着道:“这件事我们三家就按云城主所言去做,而且我认为现在我们可以两条线同时走,一方面,我们三家可以尽派好手,将他们直接划入城主府调遣,也算助云城主一臂之力,另一方面我们四家联合,同时查证这桩旧案,看看那一教二宗到底隐藏些什么。你们看这样可好?”

马孟然虽然急着想报仇,但毕竟是一门门主,事情轻重缓急还是知道的,听岳舒扬说完,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岳掌门此意甚好,马某赞成。”

云历一拍椅背,欣然道:“好,既然这样,那云某就却之不恭了。说实话,现在在人手方面,确实有点捉襟见肘。”

接着转移话题道:“云某亲姑姑云飘渺跟各位前辈被关押在一起,同时被不净宗的欧独舞下了天魔大法之毒。

这种毒霸道至极,中毒之人不伤及外表,但每次毒发,整个人就犹如在地狱打过一次滚,痛苦异常。

恰好我这边有位前辈,这位前辈估计大家伙都认识,就是‘毒医圣手’慕容轻狂老爷子……。”

旁边的独孤轻虹打断道:“可是那位与欧独舞因爱生恨,最后被其追杀后退隐江湖的慕容轻狂?”

云历点了点头,岳舒扬脸色一喜道:“既然是这位老爷子,那他一定会有那什么天魔大法的解药了。”

云历闻言又点了点头道:“岳掌门说的不错,慕容老爷子确有那解药,只是慕容前辈配置的解药余存不多,于是就将解药化开,均分给各位前辈服用了,药量不足,所以只能抑制,但不能根治。”

独孤轻虹三人听到这里,互相对望一眼,接着岳舒扬站了起来,走到云历跟前,恭恭敬敬弯腰施礼道:“云城主高风亮节,我等自愧不如,而且先前,我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是惭愧至极。”

云历见状急忙站起,一把扶起岳舒扬道:“岳掌门这是做什么?这不是折杀云历么?”

后面的独孤轻虹与马孟然跟着站起,在后也是对着云历恭敬行礼。

云历一一扶起道:“云某虽是城主,但也是半个江湖人,江湖的道义云某还是知道的。”

马孟然闻言一叹道:“江湖道义?现在哪还有什么江湖道义?”

独孤轻虹接话道:“马老弟,你这又瞎说了,云城主不是很好的例子?”

马孟然歉意笑道:“不错不错,是我糊涂。”

云历既然跟慕容轻狂交好,那他完全可以向慕容轻狂要去解药,先救云飘渺,然后再将剩下来的解药分给其他人,这样做,谁也不能说半个不是,这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云历不仅没有这样做,而是将解药均分,那这份恩情,则又更重一分了。

在坐几人都是**湖,一听就明,所以才对云历如此感激。

四人重又坐下后,云历接着道:“只是这解药配置起来难度极高,光是那些药草就极难找到。”

说完右手轻轻一挥,后面的云二从怀里掏出三张薄芊,分别递给在坐的三家。

云历道:“这纸上写的就是天魔大法解药的配置方法,各种药草的名字及用药的数量。这方药单各位带回,尽量寻到这些药草,越多越好。”

说完叹了口气道:“这里面其他药草虽然金贵,以我城主府的实力,倒也凑得齐,只是其中一味叫三生草的药草,却是极其难得。

这三生草只有黑月林那里才有,而且数量稀少不说,采摘的时候还大有讲就,再加上在其旁边又有剧毒毒物守候,所以要将其拆摘到手,是难上加难。”

顿了顿接着道:“不过我这边已经安排了一队人进入了黑月林去寻找三生草,只是黑月林步步凶险,处处杀机,唉……,真希望他们几个能带着三生草平安归来。”

独孤轻虹等仔细看了看手中的薄芊,听云历这样说,沉吟半响道:“云城主,现在咱们一条线上蚱蜢,你说句话,需要我们怎么配合?”

云历摆摆手道:“需要各位的时候,云某自会开口。

各位的长辈在我城主府,现在情况也跟大家伙说明了,若是你们信得过我城主府,可以将他们留在这里养病,若是不愿意,也可以随时接走。”

岳舒扬道:“云城主,我信得过你。再说了,就算我找齐了这些药草,我也不会炼丹,到时候还是要来麻烦你。不如就将几位前辈都留在城主府,只是要是寻到那三生草,还望云城主知会我等一声。”

云历道:“那是当然,到时服药时,各位都必须在场的。”

众人闻言,均是点了点头。

此时站在独孤轻虹后面的独孤丰逸手持折扇,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摇道:“关于一教二宗,我们还收到消息,说他们勾结死域人,意图不轨,不知在坐各位是否也收到过这样的消息?”

云历闻言,脸色一沉道:“这些消息,现在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马孟然猛地一击椅背,怒道:“狼子野心,居然勾结外族,也不怕卖了他祖宗。”

云历道:“不瞒各位,我城主府对这件事倒是有确切证据,因前不久正在这临花城内,抓了一教二宗的人,他们是吕承豪,华淑影,严铭觉,这三人不知各位有没有印象?”

岳舒扬“嘿嘿”一笑道:“如此大人物,如何会没有印象。特别是华淑影,那可是鼎鼎大名,所过之处,那可是……,嘿。”

说完身子前倾,一脸正色道:“云城主,你们真的将这几人拿下了?”

云二在旁道:“当然,而且这三人现在还在我铁血大牢里关押着,各位有兴趣的话,可以跟他们叙叙旧。”

马孟然闻言道:“一教二宗,同气连枝,动一家,另两家必然在旁,而且报复手段狠辣,绝不留活口,江湖各门派都对他们望而远之,确实是威风啊。”

独孤轻虹冷哼一声道:“其实我们比他们并不差,只是我们都是各自为政,没有联合起来,要是有几大门派能像他们那样抱成一团,谁强谁弱还要两说。”

马孟然接口道:“但不管怎么说,勾结外族,就是欺师灭祖,我们在查证我们那旧案的时候,也可顺便收集这方面的证据。”

岳舒扬点点头道:“若事实证明他们确是如此,那他一教二宗就是全天下的敌人了。”

云历闻言沉吟不语,云一在旁道:“现在武月城战事吃紧,武月城花城主曾多次向我城主府求援。

但一教二宗就在那连岭山脉中,跟我们只隔一条离水,虎卧榻侧,为了防止他们发动攻城袭击,所以我们一直没有答应派兵,只是资助钱粮。”

云历叹了口气道:“死域人在明面上攻打武月城,一教二宗在背地里剿除支援武月城的所有力量。

我在想,若武月城破,死域人就能长驱而入中原,到时候又有一教二宗做内应,那么我们这大好河山就要生灵涂炭了。

而且各个江湖门派,越是豪门大派,越是他一教二宗提前消除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