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零四章 会面(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定了定神,半响后,他小心地从丹田内旋转不休的气旋中抽出一缕绿色真气,让它从后背长强、腰俞、命门、中枢过至阳、神道、身柱、大椎至脑部哑门、风府、后顶、百会与神识汇合。

然后汇合一体的气流在通过天突、玉堂、中庭、水分过泥丸后重新归于丹田。

这股绿色真气源自自然草树灵气,带着自然灵性,跟所有修炼的不同属性真气都能融合到一起,所以选择它是最安全的。

由于张傲秋早已摸到了无意之境无我无相的门槛,所以体内正常真气流转根本不需要他去操心。

在张傲秋意识操纵下,这股真气顺着他预想的路线,终于完成第一圈循环,虽然缓慢,但却也有惊无险,总算安全抵达。

当这股真气再次归位腹部丹田的时候,张傲秋心里大大松了口气,接着开始第二圈,第三圈,接着逐步加大真气量,并刻意加快运转速度。

慢慢的,张傲秋通过内视,看到丹田内居然又多了一层白蒙蒙的雾气,正在他准备细致观察观察,这时心底响起了独叟略带惊喜的声音道:“小子,你识海的精神力变得更多了,哈,这个方法还真他妈的不错。”

张傲秋闻言一喜,接着不解道:“真的?你老人家不是骗我的吧?怎么转两转,还可以增加精神力的?”

独叟喜笑颜开,难得这次如此有耐心解释道:“还不是那绿色真气,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带有精神力,哈,老子就说嘛,得自自然的最有效,这下赚大发了。”

张傲秋闻言笑道:“看来阿陌这次算是做了大好事,要按这么说,那还要真感谢那个什么死域人,要不是他逼着,这绿色真气又怎么能出现在我肚子里?当然了,这件事还是你老人家功劳最大。哈,既然这样,那就让他们转得更欢实些。”

张傲秋满心欢喜,一心沉浸在新的真气循环路线及丹田真气变化上,等他发现丹田真气消耗得只剩下原来一半时,立即大叫糟糕,急忙后踏一步,退了出来。

左右一看,紫陌跟铁大可已经坐地打坐调息。

张傲秋一拍额头,暗骂自己贪玩,要知道黑月林后面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这次一下将真气消耗了一半,真是冤哉枉也。

张傲秋立即坐下,开始打坐,很快进入冥想状态,双足涌泉穴及头顶百汇穴功力全开,以希望能弥补一点回来。

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是,他在瀑布下不知不觉已经站了将近十个时辰。

紫陌在大约四个时辰后第一个退出,铁大可比他多坚持了一个时辰。

夜无霜跟欧阳雪怡在对面看得清楚,欧阳雪怡不知道他们三人的修为高低,夜无霜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她万万没有想到张傲秋跟铁大可几乎相同的修为,却能比他坚持时间超出这么多。

心里略带点自豪的同时,又有点担忧,后来一想,张傲秋性格稳重,应该不会做那些争强好胜的无聊的事。

想到这里,夜无霜心里略略放松下来,只是张傲秋站的时间也太长了点,百无聊赖,也只好打坐冥想了。

欧阳雪怡却是一直在旁看着,这三人修为比她高那是肯定的,但从年纪上来说,铁大可要长张傲秋他们两个一大截,按道理应该最后退出的是铁大可才对。

而那个张傲秋,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居然坚持的时间超倍于铁大可,难不成他的修为已经进入了灵境期?可是这怎么可能了?

欧阳雪怡将一教二宗内几个出类拔萃的三代精英弟子拿过来跟张傲秋暗自比较,就算那个天才绝艳的二师兄,二十岁天境中期初阶修为,可能也要比张傲秋差一大截。

这种暗自比较,连她自己也大吃一惊,望着张傲秋的眼神越发凝重起来。

临花城,城主府密室。

云历作为东主,端坐正前方,云一,云二两人分立其后。

在云历左手边坐着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中年人,一头灰白长发向后整齐梳拢,眼神朴实无华,身材略为显得有些发福,表情虽然严肃,但圆脸富态,咋一看,给人感觉就是一个久经沧桑的富商,而绝不是一派豪门之主。

此人正是独孤山庄的现任庄主独孤轻虹,也正是独孤城的长子。

在其身后站着两人,左边一个内着月白短衫,外批一件橘红锦缎长袍,衣衫颜色搭配跳跃,但在他身上却显出一股不拘一格的趣味。

此人为独孤山庄老四独孤丰逸,也是江湖鼎鼎有名的“逍遥公子”,长相丰目俊朗,身材修长,风流倜傥。

特别是那高高隆起的额头,再加上四平八稳的性子,显得雍容大气,与之交道的人,初次见面后都会对此留有极深印象。

而独孤丰逸也正是独孤山庄的智囊型人物,为人稳成大气,急公好义,因此在江湖上声望也是极高。

这次获悉早已被他们认为已是失踪死亡的独孤城在临花城出现,这条消息不知是真是假,而且也不知对方在这上面会有什么其他企图,所以这次独孤轻虹特意将他带在身边,

而右边一个则简单很多,一身精短打扮,怀抱一把长剑,一脸木然,此人是独孤山庄老五独孤傲。

此人极痴于剑,一生除了练剑就是练剑,而且自身天赋极高,虽然在独孤山庄几个弟兄中年纪最小,但修为却是最高,已经达到玄境初期修为。

在云历右手边又分坐两家,前面一家是天羽门,坐在椅上的正是门主岳舒扬。

而在他身后却是一男一女,男的一身白衣,站立腰身笔直,显得卓尔不群,此人是岳舒扬三弟岳相之。

而那女子名叫岳紫瑶,一身火红短衣打扮,脸容秀美却带着一股调皮,一双大眼睛正不断左右转动,绕有兴趣的打量这周边一切。

在天羽门下边则是明王山,同样是由掌门马孟然带领,其后也站着两人,分别是马家老二马戈舒及老三马宗扬。

这次三家过来,正是接到临花城通报。

那些失踪已久,音信全无的本门派龙头,现在居然还活着,而且还是被人掳走,关押了上十年。

这个消息在几家内部造成极大的震动,其一这些至亲还活着,这是天大喜事。

其二是堂堂豪门大派的老大居然被人无声无息地给掳走,而且这么多年还找不到敌手,这真是奇耻大辱。

其三现在临花城说救出了人,这件事也不知是真还是假,若是真的,那临花城又会提出什么要求?若是假的,那他临花城又是何居心?

但不管是真是假,现在既然已经知道这件事,那就必须彻查清楚,若不亲自过去看看,又如何能够心安?

所以三家一接到消息,就立即进行各种妥善安排,推演了各种不利及应对方式,甚至连后继掌门或门主都安排好了,也是做好了万全准备。

这三家因独孤山庄距离最近,所以也是最先到达,天羽门相距最远,也就到得最晚。

但不管早晚,临花城一律不谈其他,而是安排他们跟各自前辈先见面。

这样的安排,很大程度安了三家的心,而且彼此见面地点也是四周隔开,戒备森严,绝对保证商谈的内容一句话都不泄露出去,而且在这方面临花城全程都不参与。

独孤城几人虽然被关押十年,但经过这段时间调养,又服用慕容轻狂的解药,修为虽还没回复,但下床行走已是无碍。

这种相聚持续了好些日子,直到三家都已妥当,方才召开今日这次会面。

众人分宾主坐下后,独孤轻虹首先轻咳一声,冲云历拱手为礼道:“云城主的高义,我等在此谢过。

这次城主府对我们三家可以说是恩重如山,以后若有用得到我们的地方,我等必将全力以赴,绝无二言。”

岳舒扬跟马孟然闻言随之点头,望向云历的眼神严肃却带着敬意。

本来他们三家得知这个消息后,在内心里对这消息是不大相信的,毕竟相隔了这么多年,这次过来也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

而且三家也自己掂量了一下,虽然自己门派不算江湖最强,但也是数得上数的豪门大派,现在人在别人手中,若是城主府有意刁难,那也无可奈何。

所以在来之前三家已经做好了被狠宰一刀的准备。

谁知到了临花城,自己所看到的跟所经历的完全跟以前所预计的相反。

不仅如此,临花城还提供了最大的方便,就连各派下属人员都给予极大尊重。

所以独孤轻虹说这话时,语气诚恳,发自内心。

而马孟然跟岳舒扬眼神严肃是这件事影响很大,带着敬意也是如独孤轻虹一样,真心敬城主府大义。

云历闻言,摆摆手正色道:“云某亲姑姑云飘渺跟各位的前辈遭遇相同,因此我们几家就不要在这方面谈谢不谢的。”

岳舒扬拱手道:“贵府虽施恩不图报,但这份恩义我等铭记于心,不管怎么说,城主府这个朋友我们是交定了,这以后的事情,可以以后再说。”

说完顿了顿,接着问道:“现在关于这件事,不知云城主有何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