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十三章 进阶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张傲秋意识仿佛从海底深处一寸一寸浮上来,慢慢地感觉上方一丝光亮,这光亮逐渐变亮,等意识里感到一片大白的时候,张傲秋整个人随之清醒过来。

一醒过来,张傲秋立即展开内视。

以前丹田即使那红、蓝、绿、金四种真气被压缩得之间几乎没有空隙,但还是以气旋的形式存在。

而现在,除了整个丹田被填得满满当当外,这些真气已经变成了像水波一样,在丹田这个大湖里,轻轻荡漾。

湖面大体呈绿色,这其中又夹杂着红、蓝、金三色,偶尔泛出,真有点七彩斑斓的样子。

不光是丹田真气变化,张傲秋感觉连意识也比以前又扩大了好多,以前非要凑得近了,才能看得清楚,现在即使只扫一眼,所有一切都能了然于胸。

张傲秋意识在丹田停留片刻后,又顺着他新开的那条通道一路往上,直接进入识海。

以前虽然也能进入识海,但总是感觉是一恍惚,总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进去的。

现在却是清清楚楚感受的到,而且一路还能看见真气在筋脉里流动的样子。

张傲秋不紧不慢,任由真气带动,那些真气流过的筋脉,显然比以前更加宽阔,而且还能根据真气流量自主收缩张大。

不一会就进入了识海,老远就看见独叟盘坐在前方,低眉垂目,宝相**。

张傲秋晃了一下,到独叟面前坐下,还没开口,独叟低垂的双目睁开,接着望着张傲秋微微一笑。

张傲秋看着眼前的独叟,总感觉跟以前有点不同,定睛再看,才发现现在的独叟变得更加凝实,面对面坐着,就感觉像面对一个真人一样,再不是那种虚影不真实的感觉。

张傲秋本想开口调侃两句,但现在的独叟,仙风道骨,不落凡尘,完全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一时调侃的话憋在喉头,却是不敢吐出。

独叟见张傲秋神色凝重地看着他,不由笑骂道:“这么看着老子做什么?没见过这么帅的老头么?”

张傲秋一听他这话,暗自松了口气,一抹额头,撇了撇嘴道:“我还以为你老人家改性子了,唬我一跳。”

独叟笑了笑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读过书么?”

语气一顿,接着道:“小子,恭喜你了,现在你已经是灵境初期巅峰修为了。”

张傲秋捎捎头,疑惑地自言自语问道:“灵境了么?”

独叟正了正身子问道:“你现在到底多大了?”

张傲秋算了算道:“快十八了,有什么问题么?”

独叟闻言叹了口气道:“老夫当年二十八岁进入灵境期修为,四十踏入玄境期,而后七十才进入化境,破碎虚空那年是一百二十六岁。

老夫一生叱咤江湖,更是我圣教的定海神针,当年月龄湖一战,一人独挡天下豪雄,一仗打出五十年的安稳,被江湖人称为最具天赋的天才人物。

老夫一生未曾服人,除了当年的历天涯外,放眼寰宇,无一人可以抗衡,即使修为比老夫高的人,也完全不是对手,因为老夫还有他们都不具备的念力。

但现在看你,才知道当真一山更比一山高,十八岁的灵境高手,恐怕当年的历天涯也比不过你了。”

张傲秋听完老脸一红道:“老人家难得如此夸奖人,其实我也没什么,就是运道比其他人好。”

接着四周看了看,只见以前白茫茫的识海,现在却是绿油油的一片,有点像到了森林的感觉。

想起刚服用聚魂果后,识海还只是出现一丝绿意,那是独叟就说自己识海已具有精神力,现在这一片绿油油的识海,那岂不是……。

想到这里,不由双眼火热地望向独叟道:“现在我这识海是不是具有了强大的精神力?”

独叟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你说得没错,但这些还只是雏形。”

张傲秋满脸不信道:“雏形?就这还只是雏形?”

独叟看他那样,一脸无语的表情道:“当然是雏形了,你以为老子骗你么?”

张傲秋急道:“我刚服一颗聚魂果时,那时识海才一丝绿意,你老人家就说识海已经具有精神力,现在这都绿油油一片了你居然说这才是雏形?”

独叟闻言没好气道:“小子,说你白痴你还不乐意,就这变绿了一点的识海,你就想大成?真是夏虫语冰。

说完也四周看了看道:“就现在的情况,也就是收服那些什么人狼,人猪更方便些,其他的就办不到了。”

张傲秋道:“那……你说的跟草木沟通,岂不是也办不到?”

独叟闻言一乐道:“要是你有那本事,那就离大成真不远了。”

看张傲秋一脸失望的表情,独叟正色道:“小子,修行切记冒进,这个你师父应该教过你。你现在已经是你这一辈的顶尖人物了,要是好高骛远,可能终究会一事无成。

还有,老夫觉得现在你以其想着那些不着边际的事情,还不如好好考虑现在。”

“考虑现在?”

独叟点头道:“不错。你太年轻了,而且你还有大事要办,一旦将来跟那些敌人摆在明面上,只要看过你的,都会想着第一时间除掉你,因为假以时日,你的威胁太大了。”

张傲秋闻言立即想起,以前夜无霜也曾跟自己说过这样的话,那时自己还想通过无极刀宗心法来隐匿修为,只是一直没有实施而已。

现在独叟又旧事重提,倒是让张傲秋六神无主,摊摊手道:“我也想啊,可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独叟笑了笑道:“以前也许你办不到,但现在却不是不可能了。”

张傲秋闻言一喜道:“真的?那我应该怎么做?”

独叟抬起右手,轻轻压了压道:“小子,修行切记性急,这个道理你要老子说多少遍?”

张傲秋一听,立即正了正身子,盘膝而坐,双手轻轻放在膝盖上。

独叟看了点了点头,接着道:“我们修行,都是先在丹田内纳入真气,随着真气变多,然后去冲击经脉屏障,冲击一层,修为进一层,然后继续纳入真气,继续冲击屏障,这样一路往上。

按理说,你现在丹田内的真气,已经达到了玄境巅峰修为的程度,完全可以轻松冲破现在经脉的屏障。

但我们体内的经脉,可不是我们走得大路,路窄了,修宽就是,路少了,多修些就是。

而这些经脉,除了主经脉外,其他很多都是弯弯绕绕,曲为一团,要是妄想用真气强行冲击,很容易就会真气岔道,走火入魔。

但你现在有识海,这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存在,就算知道,也不清楚你现在修为到了什么地步,就像你身边的几人,包括你师父,就算他玄境巅峰的修为,若你不告诉他,他怎么也不会知道。

而修为高的人能看清修为低的人的修为,是因为体内真气的流转范围,他们也是从低阶进入高阶,这些他们都经历过,所以一目了然。

但修为低的人去看高阶修为的人,因为你不知道,也可以说你没经历到那个点,所以不清楚他真气运行范围,只知道他修为比自己高,但具体高多少就不知道了。

你现在打通了丹田跟识海的连接,那么你完全可以将这条线当做你主要真气流转通道,而体内正常真气流转范围,就会一加一减,自然变少,范围变小,从而就可以隐匿修为。”

张傲秋捎捎头道:“就这么简单?”

独叟笑道:“世间万物本就简单,天道也是如此,只是我们自己将它搞复杂了。

若是有一天,你也能破碎虚空,你就会发现,原来天道一直就在你身边,从来就不曾离开过,就是看你自己能不能发现了。”

顿了顿接着道:“你不要以为简单,这是对你而言,若是其他人,没有识海的存在,那就是难比登天了。

因为真气在体内经脉流转,自然而然,若是刻意减少真气流转范围,那么在没有其他出路的情况下,就会聚集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而直接将那一范围内的经脉涨破,从而爆体而亡,所以没有人那么傻,为了隐匿修为而做这种事。”

张傲秋听了点点头道:“那我是不是可以马上就按你说的做?”

独叟“嗯”了一声道:“不过你最好多加修炼,让真气能自然而然地走你新开的那条路,不然若是总是刻意为之,修为高的人,也会看出不妥。”

张傲秋听完想了想道:“这个我会努力,我看那无意之境能不能调转方向,应该问题不大。

只是那真气正常运转的经脉,长时间没有真气经过,会不会又给堵上了?”

独叟呵呵一笑道:“当然不会,经脉一旦打通,就不会再有杂质存在,而且你若是担心的话,在没人的时候,打坐调息,将真气往那走走不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