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零三章 另辟新径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独叟闻言笑道:“小子,你我一体,刚才老夫说的问题,怕是你也跑不了,现在不要在一件事情上总揪着不放。”

说完转身看了看身边茫茫识海感叹道:“像你这样的念力修为,就是以老夫这样的天纵之资,也是在四十岁的时候才能达到。”

说完话题一转道:“你刚服了聚魂果,现在的识海已经有了精神力的雏形,等你念力修炼到一定的程度,你可以在你的识海里划出精神禁区,到时候你要做什么不想老子看见的事,直接把老子放那里就可以了。”

张傲秋一听来了兴趣,但还是一脸不信道:“精神禁区?还有这样的事?不过……那时候你也修炼的差不多了,我要是撵不动你,那怎么办?”

独叟闻言哈哈大笑道:“原来你担心这个,那你放心好了。这么说吧,以你现在的念力相对老夫的精神力,你的发展基数大,而老夫的发展基数小,也就是说如果老夫现在是一,而你是一百,等老夫增长十倍变成十的时候,你已经是一千了。

虽然同时增长倍数相同,但越到以后差别就越大,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不过目前么,你看到的老子就能看到,就是老子想不看到也没办法。”

张傲秋想了想,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不要看见霜儿身-体,至于那老小子所说的,也只能以后慢慢验证了。

紫陌跟铁大可两人蹲在张傲秋身旁,看着他脸色一会极其愤怒,一会又缓和下来,一会又是余怒未消愤愤不平,就好像正跟人在吵架一样。

过了一会张傲秋睁开眼睛,见紫陌两人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本就心头不爽,于是没好气道:“看什么看?老子又不是女人。”

紫陌先是跟铁大可对望了一眼,然后道:“秋哥,这个……你不是有什么问题吧?”

张傲秋捡起一块石头照着紫陌就扔了过去,“呸”了一声道:“我有什么问题?老子正常的很,你他妈的才有问题了。”

紫陌接住扔过来的石头笑道:“这么大火做什么?我他妈这不也是关心你么?真是好心没好报。

我们看你一下半天没有动静,还以为你打坐冥想了,结果再一看,嘿,表情真是精彩,你……睡着了跟谁吵架来着?”

张傲秋正要接话,却看见夜无霜跟欧阳雪怡一路笑着走过来。

由于女孩子爱美,两人包裹里都带着几套衣物,那套弄脏了的,也懒得浆洗,直接找个地方埋了了事。

两女现在是美人出浴,一白一黄,显得更是娇艳欲滴。

两个女孩子本就长得美,现在站在一起,真是一个春兰一个秋菊,虽然长相不一,但却都是美不胜收。

夜无霜是灵动带着点俏皮,欧阳雪怡却是冷艳中带着点孤寂。

张傲秋想起刚才跟独叟说的事情,本不想去看面前越来越近的两个娇人,但转念一想,现在不看,以后也是要看的,而且现在她们都穿着衣服,也不会有什么,再说了,那老小子都那么一把年纪,也许真不会在乎这些了。

想到这里,张傲秋脸色慢慢平和下来,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道:“他妈的,一切顺其自然好了。”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听得紫陌跟铁大可同时一愣,紫陌正要去问,哪知张傲秋已经走得远了。

张傲秋迎着两女笑道:“怎么?你们洗完了?”

夜无霜闻言望着他咯咯一笑道:“是啊,是不是没有偷看到感到可惜了?”

张傲秋听她这话,立即想起先前看到的一幕,老脸微红,顿时觉得尴尬不已。

为了怕夜无霜看出有什么端倪,张傲秋不敢接话,急忙转过头招呼紫陌两人道:“阿陌,老铁,现在该我们去体会那瀑布的滋味了。”

紫陌被他这一说,立即打消了再去追问的念头,望着那瀑布一声怪叫,大笑道:“好,今日我们兄弟三人就来挑战一下这瀑布的威力。”

在那瀑布底,有块突出的岩石,正好将上面水流挡住,留出一处狭窄的站人的地方。

三人钻进去,一字排开,张傲秋站在中间,试着将手伸到瀑布下,手刚接触那水流,手掌上立即传来一股大力,直接将其拍落下来。

由于这里水流声响太大,根本无法用言语交谈,张傲秋伸了伸舌头,对着紫陌跟铁大可做了个难度很大的手势。

两人看了点了点头,不过既然来都来了,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灰溜溜地回去吧?

三人互望一眼,麻溜地脱下衣服,穿着一条底裤,同时一声喊,往前迈出一大步,将自己整个身子至于瀑布正下端。

哪知刚一进入水流,三人立即感到一股巨力从肩膀上直传下来,这股力道如此之大,使得三人瞬时站立不住,均是膝盖一弯,不由自主地双膝跪了下来。

这样从山顶高速倾泻下来的水流,内含的力量可想而知。

在张傲秋做出难度很大的那个手势后,三人对此已经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没想到的是,这股力道竟如此之大,远远超过他们自己的预估。

三人自然而然地将外呼吸转为内呼吸,一边抗拒着上面水流的冲击力,一边高速运转体内真气。

本来紫陌提议来体会瀑布的力道,在他当时也只是一时之语,但现在刚一进来,就直接给拍跪下,不由激起了三人的狠性:今天要是不在这里站起来,我他妈还就不走了。

张傲秋跟铁大可均是天境巅峰修为,而其中又以张傲秋丹田内真气更为雄厚,而紫陌现在只是天境中期,相对三人来说,算是最弱的一个。

张傲秋由于经过两次洗筋伐髓,一次是在魔教时,观红日悟道自主洗筋伐髓,第二次则是因为还魂丹,所以在他来说,虽然修为跟铁大可不相上下,但体内经脉贯通程度,却是铁大可不能比的。

张傲秋丹田真气运转,瞬间贯布周身筋脉,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在达到极限时,张傲秋一声闷吼,右腿用力,支撑向上,接着收回左腿。

在双脚站稳后,两腿同时用力,弯着腰一点点地往上。

等到张傲秋终于重新站稳没多久,铁大可也慢慢站了起来,最后一个则是紫陌。

三人站在瀑布下,却是一点都不敢松懈,体内真气不停高速运转,以抗拒上面巨大的冲击力。

这种情况,就像慕容轻狂每日操练他们一样,不断增加压力,以期将他们潜力压榨出来,从而促使修为提升。

只是那种操练,在其间还可以喘几口气,而现在在这瀑布下,连呼吸都不能,全凭平时修为及意志力支撑。

只是他们自己也没想到的是,紫陌一时之语,居然是一个极好的修炼之法。

夜无霜跟欧阳雪怡坐在对面岸边,隔着瀑布将前面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

在魔教,本就是女多男少,而且又是女子掌权,所以夜无霜自小就是在女人堆里长大,接触的男子少之又少,更不用说看到男人身-体,所以一看到三个男人精赤着上身,顿时感到一阵脸红。

而欧阳雪怡却跟她完全不一样,她由欧独舞带大,去那些地牢还有毒场等就像串门一样,里面受刑的男女连衣服都没得穿,对**的人体早已见怪不怪了,所以这方面对她倒是一点不适感都没有。

欧阳雪怡见夜无霜害羞,不由开口调戏一番,夜无霜本来就羞,被欧阳雪怡这样一调戏,更是发窘,当然不依,正打闹着,却看见前面瀑布下三人被直接拍得跪在地上。

夜无霜对三人,特别是对张傲秋的关心,发自内心,因此一见之下,顾不得害羞,立即目不转睛地看了过去。

欧阳雪怡也是一样,不过她去看却不是关心,而是想看看这三人是不是真能撑下去。

能不能撑下去,跟修为高低没有关系,欧阳雪怡见过很多一点修为都没有的人,为了保护自己家人,即使受尽折磨至死,也会咬牙忍住。

也有很多修为很高的人,但一进刑房,还没怎么动刑,就立马变成软脚虾,什么都能说出来。

所以在她心里,反而第一种人最让她钦佩,这种人,只要在她所能范围内,能救就救,至于后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张傲秋此时的心思全部放在体内经脉中真气运转上,像这样的真气高速运转,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不过那时候都在忙着保住自己小命,那有功夫来管这些。

而在瀑布高压下,一方面要全力施为,另一方面这种情况也没有性命攸关,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真气开始顺着体内固有经脉流转不休,这些经脉早已打通,在平时打坐冥想的时候已经摸得清清楚楚。

运转了一段时间,张傲秋想到自己腹部丹田跟脑部识海已经打通,只是若不刻意去做,丹田内真气跟识海里的神识是不会自主交换的,若是能让它们平时也像真气运转那样,自主循环,不知那时候又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想到这里,张傲秋只觉心头一喜,感觉仿佛已经抓到了什么,但这种感觉却又模模糊糊,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