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7章 急救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赵茜!”

武修急忙伸手,想要拉开赵茜,可匕首距离赵茜越来越近,显然已经来不及了。这时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径直扑倒了李凯。

“江天!”

“天哥!”

众人看着倒地的江天和李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没事。”江天咬牙说道,然后从李凯身上起来。

“天哥!”

武修他们一下子就慌了,只见江天的侧腰上,一道鲜红的口子。

鲜血瞬间流了出来,江天的衣服上全是血,有些慎人。江天双手捂着肚子,表情痛苦,有些站立不稳。

“江天!”赵茜第一个反应过来,她连忙上前扶住江天。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他们反应了几秒后,马上开始有人跑了。毕竟现在动刀子了,而且还是在校园内。他们都还是学生,不少人这次过来是凑个人数,打个便宜架。他们没见过这种场面,害怕倒也正常。

“你他妈疯了吗?”高祥一巴掌打在李凯脸上,冲李凯怒吼道:“这是在学校,你个疯子。现在开始,咱俩互不相欠。”

高祥大手一挥,带着自己的人转身跑了。

“去你妈的李凯,老子弄死你。”李托用钢管指着李凯,冲他走了过来。

李凯愣了下,他是刚才被打红眼了。本来要刺武修,没想到赵茜突然出现在武修身前。他当时收手已经来不及了,所幸江天突然出现,将他扑倒。

毕竟对他而言,刺伤女生,是件很没面子的事。

李凯现在依旧还有点懵,他手里还握着匕首,匕首上的鲜血格外的刺眼。他看着朝自己走来的李托和正往起爬的冯飞、郝运来,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接着转身就跑了。

同时武修也反应过来了,他点了根烟,放到靠赵茜站着的江天嘴里,关切道:“还挺得住吗?”

“小伤。”江天笑道,伸手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武修点点头,说道:“好!坚持住,哥带你去医院。还有,多亏你了。”

武修从赵茜手里接过江天,将他背在身上,直接往外跑。

江天转过头,冲紧随其后的赵茜笑道:“放心吧!一点小伤,不碍事。”

赵茜眼眶红红的,看得出来,她在极力的克制。

此刻武修他们也顾不了太多,几人火速跑到校门口。门卫看到这情况愣了下,也没墨迹,当即打开了校门。

武修他们跑到校门口,赵茜直接跑到马路中央,伸开双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武修打开车门,将江天放到车上,自己坐在一边,他冲司机喊道:“快点师傅,医院。”

同时赵茜已经上了副驾驶,李托三人从后面也上了辆出租车。

司机回头看了眼江天,立刻发动车子直奔医院。

凤城第一人民医院,这是离一中最近的医院。

急救室外面,赵茜和李托站在门外,满脸担忧的神情。冯飞和郝运来在走廊上走来走去,也是一脸着急。武修蹲在门口,一脸冷漠的表情,看不出有任何感**彩。

“你没事吧?”赵茜盯着武修看了会,发现他脸上表情异常,她感觉此刻的武修有点陌生。

“我没事。”武修说道。

“你现在状态不对。”

武修抬头,看到赵茜关怀的神情,脸上终于挤出一点笑容,不过还是很生硬。

他努力调整着自己的表情,希望不让赵茜担心。可又想到赵茜那么聪明,自己骗不了她。他叹了口气,说道:“只要天哥没事,那其他的都好说。”

“他一定会没事的。”赵茜说道。

武修点点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看着赵茜,一脸认真道:“你为什么那么傻?你知不知道刚才多危险?”

刚才赵茜为武修挡的那一下,真的吓到武修了。这也是武修对江天说多亏他的主要原因。刚才的事也彻底震撼了武修,他直到现在还心乱如麻。不知道为什么,他甚至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赵茜毫不在意道:“这有什么傻不傻的,看到了,就做了,仅此而已。”

“下次不要这样了。”武修对赵茜说道:“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会自责内疚一辈子的。”

“你的意思是——”赵茜盯着武修,问道:“你还想有下次?”

“不,不会有下次。”武修赶紧摇摇头否认道。

哒、哒、哒……

走廊入口处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疾步走来。他表情坚毅,给人的感觉很有气势。他就是一中的副校长郗志怀,武修在开学典礼和每周一的晨会上常看到他。

虽说他是副的,可由于正校长即将退休,又对他很看中。因此现在一中很多事,都是他在拿主意。

而此时在他身后还跟着三四个人,武修只认识两个,左边的吊扇杨汕和右边的灭绝刑宁宁。

“郗校长,其实您不用亲自来的。这边有什么事情,我都会及时告诉您。”

杨汕弯着腰,低着头,边走边说道:“况且刑老师也在这,她是10班的班主任,发生这种事,她难辞其咎,所以她也会尽心尽力。”

说着杨汕还很愤怒地瞪了眼刑宁宁,只是刑宁宁面无表情,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杨主任,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学生的安危。”

“是是是,校长您说得对。您的话让我醍醐灌顶,瞬间豁然开朗。您日理万机,凡事还亲力亲为,对学生又关怀备至,实在是我们全校师生的福气啊!”

而急救室这边,武修他们看到校长和老师都来了,武修和赵茜假装没看到;冯飞和郝运来赶紧在原地站好;李托在看到郗志怀时脸色一下就变了,他蹲了下来,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天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刑宁宁站在冯飞面前,一脸关心的表情问道。

“还在里面急救呢!”

听到冯飞的话,刑宁宁点了点头。

郗志怀环顾四周,看到浑身埋汰的李托时,稍微皱了皱眉。不过很快,他便一脸关切地走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