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九十章 商议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魔教那边的人也陆续过来,这些人擅长各种各样本事的都有,前期更多的是精通建筑的人,这些人一到,就立即被安排到张傲秋他们选定的秘密基地,跟华风一起搭建大致框架。

雪心玄曾答应张傲秋帮他培养自己的班底,她也是说到做到,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盘算着怎么不露痕迹的将魔教势力向外扩大,当然这件事不是一蹴而就,需要时间跟时机,但早做准备,总能占据优势。

城主府跟魔教接触,也在洽谈更进一步合作,这方面不光是合力对付一教二宗,还有其他关于物资,各种生意往来等等。

城主府是以军队建制,不同于一般江湖门派,不光要守住临花城这座城池,还要保这一方百姓安宁,而要想百姓安宁,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人人有事做,人人有收入。

所以对城主府来说,合作的伙伴越多越好,当然这些合作伙伴最好是贴心的,至少不要背后捅刀子,像魔教这样的,就是最好的选择。

还有云凤阁,在慕容轻狂连续施针几次后,确认他已无大烊后,云历将其改名为凤翼,送入黑云卫。

凤姓本是云凤阁生母,也就是云历原配的姓氏,而单名一个翼字,也是寓意让他经过这件事后,能像凤凰盘捏一样,重新展翼高飞。

在将云凤阁送入黑云卫之前,云历特意将云一四人叫来,当面吩咐,若是云凤阁在黑云卫得到他们半分照顾,则立即军法处置,绝不容情。

而云凤阁经历这件事后,也是性情大改,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发了疯似的修炼跟学习,这种表现让云一等人总是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一时看错了,但后来事实证明云凤阁确实是改变了,这多少让他们四个暗地里大松一口气。

云凤阁现在的修为不过人境期而已,而在以后军队生涯中,云凤阁凭借自己的实力,一步步从一个小兵,升为黑云卫的第五镇守,这些确实有一大半是他自己的努力,另一小半则是增加修为的丹药辅助,云凤阁在这以后成为继云历后的又一代明主。

而后来云凤阁更在张傲秋与死域人杀场对决的那段日子,带领黑云卫奋勇杀敌,立下赫赫战功,成为当地百姓口口相传中的大英雄,打就了属于他自己的传说,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一切事宜都在按部就班进行,这也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因为一教二宗的压力,反而造就了现在一片蓬勃生机。

而魔教毕竟是江湖门派,很多江湖上的事情,魔教处理起来比城主府更得心应手。

而渔帮对于魔教来说,那就是一只小虾米,很多渔帮望而兴叹的江湖事,魔教打着渔帮名号出手,轻松就能搞定,这也进一步蚕食一教二宗在临花城周边的势力。

再加上渔帮老大薛蛮跟张傲秋及紫陌的关系,也是自觉配合魔教,甘当下手。

渐渐得,魔教跟城主府双方进行默契分工,一个联合各地城主,进行桌面上的谈判,一个处理江湖纷争,将周边的江湖势力收为一统,进行桌面下的清缴。

一时渔帮风声无俩,渔帮老大薛蛮更是春风得意,他本就是一个渔民,开始只是想保住自己及村子里的几条渔船,没想到现在发展成这临花城最大的地下势力,而且还是合法的地下势力,这样的结果,怎能不让他为之得意了?

城主府密室内。

云历及云一四人还有雪心玄跟华风,众人围桌坐下。

这是他们定下的规矩,每隔三天,都碰头一次,将手头的事情互相通报一声,若是临时有什么重大事项,也可以及时合力处理。

云一先道:“这些天铁血大牢周边及渔帮返回的消息,一切都正常,一教二宗的人好像突然消失不见了一样,这是不是有点太反常了?”

云历问道:“展言现在怎样?”

云一答道:“同样一切正常,有几次我都故意当他面布置一些行动方案及路线,但后来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云历沉吟片刻道:“难道一教二宗的人,真的像小先生说得那样,停止了一切行动?”

雪心玄一听是张傲秋的事,顿时来了兴趣,比华风这个师叔还积极,立即问道:“哦,阿秋是怎么说得?”

华风笑着看了她一眼,心道,你这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当然嘴上可不敢说出来。

云历将那天张傲秋猜测的话说了一遍,雪心玄听完沉吟不语。

她也是魔教教主,更经历了杨月华叛教之事,当时她的做法也是先停止外围一切行动,集中精神应对内奸一事。

虽然那件事圆满解决,但雪心玄却是时刻历历在目,做为一派掌舵人,必须处处小心,否则随时都有翻船的可能。

但一教二宗的掌舵人会不会像她跟张傲秋那样考虑问题,她就没有把握了,毕竟这事关系重大,可不能胡乱张嘴乱说。

半响后,雪心玄还是老实道:“若我是他们,我也会暂停一切行动,没有查清问题出在哪里,就如同芒刺在背,一刻不得安宁。

不过该防范的还是要防范,我总觉得这有点暴风雨来临前的那种平静的感觉。”

云历先是点点头,接着洒然道:“管他怎么做,我们该怎么做的还是怎么做,而且这段时间的空闲,正好是我们巩固势力的大好时机。”

顿了顿接着道:“说到巩固势力,独孤山庄、明王山还有天羽门马上就会派人过来,我决定还是按小先生的建议,如实告诉他们岳山俊及独孤城的病情,若他们想将其带回去治疗也行,在城主府等小先生他们的三生草也可以,我城主府还是像对待自己人一样对待他们,至于其后的事情就由他们自己决定。”

雪心玄一听到三生草,立即想起了张傲秋他们去黑月林的事,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接着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他们几个现在怎么样了?”

华风闻言安慰道:“你也不要太担心了,他们三个年纪虽小,但临危应变能力却是不差,况且还有铁大可这个**湖照应着,不会有事的。”

云历在旁也跟着说道:“对这件事我总有种预感,小先生他们这次不但会带回三生草,而且还会另有奇遇。”

雪心玄“哦”了一声,精神略微一振问道:“云城主为何对他们有这么大的信心?”

云历闻言一笑道:“雪教主,你什么时候见过像小先生这样天纵奇才之人?再往前推,恐怕真的只有历天涯这样的人物可以相比了。”

雪心玄听了心里虽然高兴,但依旧忧心忡忡道:“阿秋是不错,但也没城主说的那么厉害,而且他现在修为还太低,要是……。”

云历摇摇头道:“我别的本事不行,但看人还是有一套的,若不是我对小先生有信心,这事就算你们同意让他们去,我也不会同意的。

被一教二宗关押的那几个人,虽然很重要,但毕竟饱受折磨,身心交瘁,能恢复身体已经不错了,要想恢复功力,怕是很难。

而小先生他们却是前途不可限量,若明知不可为,还让他们去送死,到时候不但救不了那些人,反而还将这几个宝贝搭进去,这不是智者所为。”

华风闻言不满道:“这些人中可有你亲姑姑,你连她也要放弃?”

云历看了华风一眼,眼神黯然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不讲情谊?”

华风动了动嘴,最终没答上话来。

雪心玄在旁叹了口气道:“云城主说的是对的,掌权之人,有时候有很多都是身不由己,为了更大的利益,不得不舍弃一些人和事,虽然这些人和事是他最在乎的。”

华风看了看雪心玄暗自神伤的表情,明显感觉到她在说“这些人和事”的时候,心里正想着木灵。

一想到她和木灵明明后来都是互相喜欢,却又不得不天各一方,对一个女人来说,为了大业,甘愿舍弃自己最心爱的人终身不嫁,这样的付出,可说是相当巨大的。

也许有好多事情,并不像自己这个打铁的所想,真如他们所说,身不由己。

念到此处,当即转头对云历谦然道:“云城主,刚才是我说的过激了,希望你不要介怀。”

云历听了华风的歉语,苦笑一下摆摆手道:“你我之间,还说这个做什么?”

说完顿了顿,接着道:“一教二宗虽然早就名震江湖,但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真正底细。

临花城因我对他们早有预防,所以他们一直不能在这里发展势力,但其他城则不一样,他们肯定早已渗透进去。

我本想联合其他三十六城一起对付一教二宗,但现在我们跟其他城主的关系不像以前那样亲密,而且一教二宗跟他们多少有点利益关系,再加上他们也没有必须要对付一教二宗的理由,所以最后也只有放弃了。”

雪心玄想起来上次紫陌审讯尹士言所得到的消息,于是将这过程说了一遍。

说完后,雪心玄道:“若我们将这消息传出去,你们说会有什么效果?”

云历闻言眼睛一亮道:“雪教主手上有他们这么大的把柄,为什么不早将消息传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