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八十章 赫连花雨(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铁大可双眼露出回忆的神色,缓缓道:“当年俺为了改善俺跟俺娘的生活条件,就开始倒卖山货,这陈沙鸥就是经人介绍认识的。

此人什么生意都做,出手阔绰,从不拖欠银子,都是当场兑现。所以俺们这些人都喜欢跟他打交道。

后来混得熟了,他看俺长得粗壮,就跟俺说起做阴阳石的买卖,说这个比倒卖山货来钱快多了,俺就听信了他。

后来确实如他所说,短短两年,俺就挣了好几万两银子,于是这陈沙鸥就成了俺的贵人,俺把他带到家中,一次喝酒的时候,俺说起了俺的修为。

当时他也没说什么,这样又过了段时间,因为阴阳石买卖虽然来钱快,但风险也大,也因此认识紫陌大师兄。

俺实在有点厌倦了,就想着退出,那次也是在俺家中,俺跟他说起了这事,他也没反对,反而介绍一个帮人做事的活。

当时俺想,就手上的银子,已经够俺跟俺娘在山里生活的很好了,想着再找个媳妇,一家快乐平静生活多好,于是就婉言拒绝了。

再后来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现在回想起来,他估计也不是一教二宗的人,只是帮他们收集像俺这样没门没派的散修,然后告诉一教二宗,然后取得别人信任后,由他下毒,再由一教二宗的人出面解毒,但又不解完全,慢慢地让你走投无路后,再为他们所用。”

张傲秋听完问道:“如何才能找到那陈沙鸥?”

铁大可摇摇头道:“他一般在离水上下跑生意,没有个固定的点,要想找他,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紫陌道:“那就麻烦了,要不我们再想想办法?”

张傲秋摇头道:“即使有办法,也不是一时的事情。还有几天,我就要到黑月林去一趟,不如找陈沙鸥这件事先放一放,我们先到老铁说的那处密处去看看。”

铁大可点点头道:“俺在一教二宗那里,已经是一个死了的人,即使要找他,也只能秘密进行,阿秋的这个提议倒是不错,俺也有很长时间没有过去看看了。”

紫陌笑道:“既然这样,我们明日操练完毕就过去?”

张傲秋几人当晚将他们商议的事情跟慕容轻狂、雪心玄及华风说了一遍。

其实华风在这宅子里住着,虽然舒坦,但也确实无聊,每天除了早上训练阿漓外,其他时间不知道做什么好。

现在一听这事,立即自告奋勇说要帮忙,一来有事做,也有精神寄托,二来,对面这些除铁大可以外的半大孩子,现在就开始谋划将来,也让他心生佩服,心里觉得不做点什么,好像比这些孩子都不如一样。

慕容轻狂见华风主动请缨,想他现在也是灵境期修为,也算江湖老道,而且一片热心,也就点头答应了。

第二日操练,喝汤药,打坐完毕,几人收拾了一下简单行李,张傲秋多了个心眼,将厨房的一些调味品打了一包背着。

连岭山脉他们几个倒是常去,但去的都是些相对近的地方,真正大山内部,却还没有踏足过。

一行人跟着铁大可后面,深入这茫茫林海,起初还有阳光透过树梢,但越往里走,树木越是茂密,上面遮天蔽日,即使是大白天,下面也是一片昏暗。

走了约一个时辰,这时才算真正进入森林,这里的大树不知有多少年份了,树干粗壮的他们五人张开双臂连在一起都抱不过来。

大树下藤蔓众生,根本就没有下脚的地方,而且在旁边四五丈远的地方就是山崖,地势也变得险要起来。

山崖旁的山风又格外烈一些,呼啸而过,有的还是回旋风,没点定力,还真有可能被吹起来。

这里人迹罕至,至少这一路过来就没看见一个其他人影,但是大的猛兽倒也没见着,一些野兔什么的倒是不少。

若是普通猎户过来,就光斩开藤蔓劈条路出来,估计都会累个半死,怪不得铁大可说他们村猎户都不到这里来了。

而且这里七弯八绕,就算这几人都是山中长大,也给绕得头发昏。

带路的铁大可显然在这里来过很多次,对地形相当熟悉,在前面片刻未停,什么时候直行,什么时候转弯,都清清楚楚,而且他每次落脚,都是在那些突出的山石上,对旁边的植被能不碰尽量不碰,这也是怕留下痕迹,让其他人找到踪迹。

又走了一个时辰,铁大可终于停了下来,这里是几棵大树中间,显得倒是有些许开阔,张傲秋抬头一看,上面已经看不到阳光,连他现在也分不清东南西北,身在何处了。

铁大可蹲下身子,扒开树下厚厚的藤蔓,下面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铁大可指了指洞口道:“这就是俺说的那个密洞,当年俺就是掉到这里面后发现那本修炼的书的。”

说完先一步带头跳了下去,众人依次跟着,等张傲秋最后一个跳下时,前方已经看见了火把的光亮。

这密洞也不复杂,先是一个竖直的洞往下,到了洞底,前面纵向又是一个洞口,洞口有一人多高,两边有明显斧凿过的痕迹,显然是人为挖出来的。

这纵向山洞大约两丈长的样子,张傲秋穿过石洞,眼前霍然开朗,一个方圆三丈左右的大厅模样的石洞出现在眼前。

铁大可正将手中的火把插入旁边的石壁上,石壁上开凿有凹槽,刚刚放下火把。

张傲秋环目一扫,在他正前方,一个已经成为骷髅的人,背靠着后面石壁,盘膝而坐,而他双手却是很奇怪,左手指天,右手指地,身上的衣衫早已腐朽,现在只有几根布条挂在身上。

而在这石洞大厅四周,还有些简单的生活起居用品,这些用品虽然很久,但年代不远,显然是铁大可后来备上的。

铁大可走到骷髅人面前,双膝跪下道:“师父,大可很久没有来看你了,请你老人家莫要见怪。今日大可带了几个朋友过来,有吵闹的地方,师父你老人家就体谅一二。”

说完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等铁大可站起身子,紫陌凑上前去问道:“老铁,你这是……。”

铁大可指了指那骷髅人前已经破烂不堪的蒲团道:“当年俺就是在这里拾到那本书的,虽然俺不知道这骷髅人是谁,但毕竟那书是他的,现在俺根据那书修炼了一身修为,自然就当他是俺师父了。”

紫陌“哦”了一声,不再多问。

张傲秋双眼看着前面骷髅人腹部处,由于腐烂下坠,都堆积在他盘着的双腿上,高高坟起,一眼看上去,好像里面包了什么东西一样。

这人既然是铁大可认了的师父,总不好上去翻看,那也太不敬了。

张傲秋越看越觉得那地方有什么东西,但又不好说,只好偷偷将神识放开,往那骷髅人腹部探去。

神识轻松穿过那些腐朽堆积的衣物,里面确实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张傲秋不由一阵失望,刚想把神识收回,突然有一部分神识穿过骷髅骨架,直接探到骷髅人后背的石壁上。

由于神识此时是发散出去,在这一小块地方是相对集中,其实也是将那骷髅人腹部及以上笼罩住。

当腹部以上的神识探到石壁的时候,张傲秋感觉神识后无从着力,就好像后面是一个空空的空间一样。

张傲秋在鹰嘴峰用神识探查翻板机关的时候,就有过这种感觉,也算是经验丰富了,因此当这种感觉一起,立即将心神放到骷髅人后面的石壁上。

这时整个神识调过来,很快就穿过石壁,“看”到后面一个不大的石洞。

张傲秋“咦”了一声,这声比较大,惹得所有人都望向他。

紫陌问道:“秋哥,你有什么发现?”

张傲秋指了指骷髅人后面的石壁道:“老铁,你师父后背处石壁上有个石洞。”

铁大可闻言一惊道:“石洞?”

张傲秋用神识仔细探了探,半响后道:“那洞内实在太黑,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感觉那里面有一个被厚厚包裹起来,像书一样的东西。”

紫陌在旁摸了摸下巴道:“像一本书一样的东西?老铁,你说这东西里会不会记载了你师父的来历了?”

铁大可一听,顿时怦然心动,他现在就像是个孤儿,心里总想知道自己亲生父母是谁一样,现在答案可能就在那后面的石洞里,怎么不叫他心动了。

可是要想打开石洞,必须要搬动那骷髅人,这样做的话,对铁大可来说,总觉得有些不敬的感觉。

铁大可心中犹豫不决,半响后才道:“要拿出那东西,必须搬动师父骸骨,可是……”

紫陌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笑道:“你师父那样,估计一动就散架了,还是不动的好。

不过即使不动,那东西也可以拿出来,嘿。”

铁大可一听大喜道:“陌兄弟,你有什么好办法?”

紫陌向张傲秋努努嘴道:“呐,那边不是有个挖石头的祖宗么?”

夜无霜一听,拍手道:“还是小陌子脑袋瓜子灵,只要阿秋在旁边再挖个洞,不就很轻松将那东西掏出来了么?”

张傲秋也跟着笑了笑道:“也对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