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变天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刑二大致算了一下道:“这也快一个月了。”

王须亦点点头道:“不错,是快一个月了。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分别送了十条消息出去,但到现在为之,却没有一条消息反馈回来。”

刑二想了想道:“也许教主他们看了消息,现在正在琢磨怎么办更妥当,所以就没有回消息。”

王须亦苦笑了一下道:“刑兄,你也算是七杀教的核心人物,你什么时候见教主犹豫过?”

刑二一想也对,接着疑惑问道:“那王兄的意思是?”

王须亦嘴角一牵,又是一个苦笑道:“也许我们已经被放弃了。”

刑二一听脸色立即大变,若事情真如王须亦所说,那他们所面对的就不是死这么简单的事了,怪不得王须亦这些天如此反常了。

当即急道:“王兄,这个玩笑可开不得。教主怎么可能轻易将我们放弃了?”

王须亦转过身子,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刑二,缓缓道:“你看我像在开玩笑么?”

刑二仔细看了看王须亦,见他神色憔悴,甚至两鬓都各有一两根白发。

刑二吓了一跳,倒抽一口凉气,颤声问道:“王兄,你怎么猜到我们已经被放弃了?”

王须亦叹了口气道:“从我送出第三条消息的时候,我就有种不祥的感觉,当时我将上次回去见教主的经过仔细回想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什么破绽。

开始我也以为是我多心,只到我发回的第七条消息,我才彻底断定此事。”

刑二也是**湖,为人又奸又滑,而且心狠手辣,在江湖上闯出“胖煞”这个称号。

“胖煞”的称号一是形容他的身材肥胖,二也是说明此人绝不好惹。

但他对王须亦却是绝对的佩服,因为他跟王须亦在一起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很多事情事后都证明了王须亦在那件事上的推断不错,而在当时,有很多意见,自己跟他都是持相反意见的。

刑二闻言问道:“那你第七条消息说了些什么?”

王须亦抬头看着天,眼神定定地望着那天边的云彩,半响才道:“我们七杀教各地分舵跟各处暗桩等都有一套各自的暗语,若是有任何不能解决的事情,只要在消息内附上只有极少数人看得懂的暗语,立即就会有回复,即使没有回复,也会有就近的人过来帮你。

但这次我附上那些暗语后,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动静,我猜测,也许我们发回去的消息,根本就没人理会。”

刑二心里由自不甘,想了想道:“王兄,要是教主正好外出,没有看见,这种可能也是有的,你总不能让他每天都坐在那里收消息吧?”

王须亦望着刑二,突然神经质地笑了笑,这笑容看在刑二眼里,竟然立即在心底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

王须亦笑后接着道:“你说的这种情况,教主早就考虑到了,在他不在的时候,有十个固定的人负责拆读各地送来的消息,这十人熟知教内各地分舵及暗桩的暗语,一旦出现我刚才说得那种情况,就会立即飞鸽传书教主。

除非教主不在了,或者他已经放弃你了,那你这处的暗语就会自动销毁,而你传回去的消息也就自动等同于废物。”

刑二闻言呆了半响道:“王兄,要是教主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就算是飞鸽传书也要很长时间,又或是他闭关修炼,不理外事,那我们不是还有希望么?”

在一教二宗,所有组织成员的家属都在组织的掌控之中,越是地位高的,掌控越严,一旦出现叛变或是无能力被放弃,那其家人就会受到各种非人的遭遇,这些遭遇,会让人觉得真不该到这人世间来,特别是其妻女。

王须亦跟刑二都看过这些家属的惨况,所以深深知道被放弃后的后果,正因为如此,王须亦才会显得如此不正常。

王须亦听了刑二的话,就当没听见一样,连解释都懒得解释了。

王须亦刚新婚不久,妻子美貌如花,夫妻甚是相爱,若真是被放弃了,那……。

刑二亦是魂不守舍,他可是有一大家子人,本以为王须亦是教主身边红人,深得教主宠信,跟在他旁边,这些事怎么也不会落在自己头上,没想到,现在还是跟其他人一样,说抛弃就抛弃了。

刑二深吸一口气,甩了甩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试探着分析道:“我们这边虽然没有进展,但也没有过失,即使要将我们放弃,也总要有个说法。”

王须亦神经质地笑道:“说法?哼,你还想要什么样的说法?”

顿了顿接着说道:“我这几天也一直在考虑这件事,自从曲兰城魔教圣女那件事开始,一直到现在,其实教主交给我的事,没有一件事办得很彻底圆满的,特别是那三个逆隐还是在我们这里失手。”

刑二闻言叫道:“那三个逆隐失手怎么能怪在我们头上?”

王须亦瞥了他一眼道:“刑兄,你认为是你的价值高,还是逆隐的价值高?”

刑二不甘心道:“就算他们价值比我们高,但这事怪在我们头上也说不通啊?”

王须亦道:“教主那天明着没说什么,但损失三个逆隐,对他来说也是不可接受的,况且那天断宗主表现极为不满,看来我们成了他们的出气筒了。”

刑二闻言脸色惨白,哆嗦了几下,望着王须亦道:“王兄,要真是按你所说,那我们该怎么办?”

王须亦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急速地喘了几口气,满眼都是一种哀伤不舍,过了快一盏茶的功夫,才回过神来道:“办法?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

“等?”

“不错,等。也许你说的对,只是我自己瞎猜,自己吓自己,若是这样,只要有消息回来,我们就算过了这关。

若不是这种情况,我们也只能等临花城有什么破绽,现在没有人可以调动了,除了我们这一线的人,想要有所行动也不能,所以也只有等了。”

说完仰天叹了口气,抑郁阑珊地离开了。

阿漓自张傲秋他们走后,清了一下宅子里的人数,这偌大一个宅子,除了自己,再就是陶管家、陶翠翠爷孙女两、铁大可老娘,还有韩青瑶母子,不过这母子平时根本就看不到人影,就好像不是这宅子里的人一样,连开火也是自己动手。

郝天舒在这宅子里算是挂了个名,从开始来,就没在这里认真住过几天,还有就是闭关的慕容轻狂,再就是华风了。

华风虽然一直住在宅子里,但他也有自己的事,一方面要照顾木灵,另一方面还要想着怎么好好开发那秘密基地,所以总是很晚回来,有也等于没有。

幸好这些天雪心玄一直陪她们住在一起,但她也只是晚上回来住,其他时候也是看不到人影。

虽然云历特意调派一支军士过来保护,但那毕竟是在宅子外边,一到晚上,整个宅子就这一小块有灯火,其他地方都是黑沉沉一片,看了怪是吓人。

陶翠翠也是害怕,跟着阿漓商量,看是不是招些丫鬟家丁过来。

这事本是张傲秋他们拿主意,但这几个总是有事,就算回来了,也没个消停的,早就说要招丫鬟、家丁的,但就是一直耽搁下来。

阿漓现在也不知道问谁了,她本就是个穷苦出身的孩子,要是她命再苦点,就给人家当丫鬟了,那还有使唤丫鬟的?

后来一想,万事开头难,这不银子还在自己手上了,当即一拍胸脯,招人,就这样定了。

丫鬟就招陶翠翠以前知道的一些穷苦人家的丫头,这些女孩子以前跟陶翠翠都很熟,有陶翠翠她在旁边说话,她们也都相信。

只是阿漓考虑张傲秋他们迟早要在这临花城做大,现在也该装些门面,于是在这些女孩子中挑了些模样俊俏的。

这些女孩子还都跟阿漓他们一般大小,身子还没有长开,不过虽然比不上陶翠翠美貌,也都还算不错了。

而那些家丁,同样是找那些穷苦人家的孩子,不过这些家丁跟挑丫鬟相反,越是长得粗壮越好。

后来招了家丁、丫鬟各十人,这些家丁丫鬟进门后,阿漓又宣布了一些规矩,这些个规矩她自己也搞不清楚,但她毕竟跟张傲秋他们去过一些大府,这些大府比如城主府,还有赵府等,看了一些那些府上的丫鬟行事,也就照着想了些。

自这些人进来,阿漓又带着他们将整个宅子的野草,杂树都清理一遍,给他们安排好住的地方,就这样,忙忙活活得过了十五天才算安定下来。

再看上去,这宅子总算有点人气了,每天进进出出的人也多了,晚上灯火也亮些,看上去感觉踏实多了。

只是慕容轻狂所在的丹房那一块被化为禁区,闲杂人等不许靠近。

华风跟雪心玄对这些并不管,也管不了这么多,只是每天早上华风对阿漓的操练却一次没停,刀宗基本不在了,现在就是重新开始,所以任何一个刀宗弟子,都要用心培养,以便后期传承。

而孤儿楼的那些孩子,经过筛选及自己意愿,适合修炼的暂时送到黑云卫,接受各种各样的训练,不适合修炼的,则让他们根据自己爱好,学习各种技能,而孤儿楼空出的位置则又收留新一批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