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40章 神行宗
作者:炒菠菜  |  字数:1067829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此时的杨帆 根本没有理会外面的动静,他现在正在炼制丹药,有从古墓中得到的药材,足够他炼制一批丹药,自从他从九层宫殿回来,就发觉精神意识力,增强了许多,这几天炼丹果然发现炼制四品丹药比以前容易很多,看来探测钵盂空间对精神意识有帮助,可惜此等宝物不能带走。

别人都是苦恼钵盂探测消耗精神力,杨帆反而希望借此锻炼,若让其他人知道估计会郁闷死。现在日月星辰剑决肯定不能修炼,到可以修炼重影剑法,地煞境时使用此剑法,琉璃体无法承受剑法所带来的重力,现在有了晶雷体应该能够充分发挥剑法的威力。

院中杨帆剑法舞动,剑招早已经熟练与心,不觉间使用上元气夹持,树枝因为剑法重力折断,甚至不经意间飞掠空中的小鸟,都被重力拉着而下,惊慌的鸣叫几声后,奋力飞出这片区域,石桌椅都将岩石地面压出裂纹。

陆长老不知何时从房间走出,看着杨帆演练的剑法,很是震惊, 剑中带意,又包含其意境,真是达到浑然天成的地步,好高的剑道天赋,不愧为大宗们弟子,只是此剑法看着如此眼熟呢。

陆长老陷入沉思,杨帆已经完全融入剑中,感觉自己有用不完的力气,剑招不是他施展出的,而是本能的演练起来,虽然惊讶这是怎么回事,但从体会上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坏事,索性就一直演练下去。

日落西山,夕阳如害羞的姑娘遮住了通红的脸庞。杨帆终于停止演练,长舒一口,感觉特别的舒畅,完全没有累的感觉,将寒冰剑归鞘这才发现院中的陆长老,歉意道:”打扰到了陆长老,实在抱歉“。

陆长老摆摆手道:”今日我总算见识到什么是剑道天才,重乐门和百鳯学院的与你相比,简直不值一提,杨帆你已经掌握剑意了吧,我猜境界还不低,你还能感悟到剑法意境,可以说你简直为剑而生,此等天赋,我平生所见的也许只有那些大皇朝的天骄才能与你相比了。

杨帆被陆长老一通夸感觉怪不好意思,“长老秒赞了,我这点水平怎敢成为天骄,与青龙榜上的人相比,相差还很远”。

陆长老哈哈一笑“小家伙,你不比谦虚,我知道你心中并没将青龙榜上的人当做追逐的终极目标,他们不过是你的垫脚石而已,其实也对,青龙榜现在已经过失去原来的意义,唉,也许这就是封泉国,越来越弱的原因”。

杨帆疑惑,青龙榜不就是排天下天骄吗?怎么会失去意义。陆长老见杨帆疑惑,以为他是隐世大宗门,不在封泉国所以对国内情况不了解,见他如此天赋,便耐心解释道:“不管任何势力想要生存,都需要资源,封泉国也不例外。

封泉国隶属圣夏皇朝的低级王国,为了得到更多的资源支持和庇护,只有国中出现绝世天骄,在皇朝举办的腾龙大会上崭露头角,从而才能被皇朝赏识,获得晋升中级王朝,一字之差资源分配就是天壤之别。

而我之所以说王国逐渐在变弱就是因为青龙榜,也许你发现有的人已经超过三十了,但依然被列入榜单,那就是因为青年天骄太过弱小,无法上榜,只能默认年龄大的人顶榜,这也是王朝的无奈之举。

别的国家都是年龄越来越小而封泉国越来越老龄化,这样下去,王国在皇朝腾龙榜之战上,根本就是个笑话最多两次,王朝国力在低级王朝中也会变成垫底的存在,恶性循环王国岂能不弱。

杨帆早已经被陆长老的话给惊呆,什么圣夏皇朝,低级王国,这些他都从没听说过,他本以为封泉国已经足够广袤强大,没想到才只是一个低级王国,那圣夏皇朝得有多强大,腾龙榜原来不是封泉国的比赛而是去别国比赛,真是大开眼界,热血沸腾。

陆长老见杨帆的模样随口问道:”凡公子,你出生可在王国境内“。出神的杨帆本能回道:”差不多,在边境的“。他猛然清醒连忙止住,转移话题道:”这封泉国没想到只是低级王国真是让人诧异,我还是头次听说真是令人惊讶“。

对于杨帆的岔开话头,陆长老不以为意,他早就猜道杨帆可能不是本国之人,封泉国的大宗们他基本都知道,可没有向杨帆如此雄厚的实力,晚辈出来玩,地阶顶级功法和秘法随便带,更奇葩的是竟然还敢卖,这要是放在普通宗门,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凡小友,天色已晚不如一起用个餐,如何“。长老也不在杨帆身世上做纠缠,杨帆正求之不得,连忙答应。两人向着欲仙居酒楼而去,陆长老以为杨帆身份不一般,自然要去有名气的酒楼用餐。

来到酒楼他们看到了不少宗门子弟,不过没有了以前的张狂,现在都正襟危坐,领头的基本都是前辈老者,显然都是陪同长辈来吃饭的。杨帆看到如此场景有些惊讶,大阳郡发生何等大事,竟然有这么多势力齐聚还有各宗长辈带队,难道又发现了遗迹。

因为包房已经被包满,两人就在大厅随便找了个位置,等待饭菜的上桌。“陆长老, 今天怎么有空,出你们万宝楼来外面吃饭啊”一名灰衣老者从门口走来玩笑道。

陆长老闻声望去,脸上顿时挂满笑容,显然是认的老熟人:”哈哈,你这老家伙怎么也来到了大阳郡,你们神行宗,难道也是要参与秘籍的争夺“。

灰袍老者丝毫不见外的坐了下来,他带领的弟子在旁边的桌上坐下,都好奇的盯着杨帆,陆长老可是老牌强者,杨帆竟然跟着他一起吃饭,难道是他收的徒弟。

两人低声谈了一会,主要是询问了关于秘法拍卖的真实性,然后就是让陆长老估算一下,多少金币能够拿下,又询问了关于拍卖品主人信息,陆长老目光略微的扫了一下杨帆,便大概说了一下情况,至于杨帆的信息他是只字未提,东扯西拉的糊弄了过去。

对于此灰袍老者很是不满意,还是不甘心的又询问起来,陆长老只是微微摇头不在搭话,杨帆坐在旁边听的后背发凉,这次他真是太冒险了,如果不是万宝楼靠谱,那他将死无葬身之地。

交谈了一会无果后,灰袍老者将目光看向了杨帆,好奇的问道:”老陆,这不会是你的徒弟吧,没听说你收徒弟啊“。陆长老呵呵一笑感叹道:“他要是我徒弟那就好了,可惜人家已有宗门,岂能拜我为师”。

众人闻言都是一惊,诧异的看着杨帆,既然不是徒弟,如此年轻的后辈竟然能够和陆长老坐在一起,看来关系不浅。杨帆尴尬的摸摸鼻子,他现在只能装作理所当然,不然就会露馅,微笑的对着灰袍老者拱拱手便不在说话。

灰袍老者虽然对杨帆的无礼有些怒气,不过有陆长老在,他也不好发作,沉声道“既然已有宗门还敢独自一人出来,想来也是青年天骄,不如与我神行宗弟子切磋一下,交流一下修炼心得如何”。

他盯着陆长老等待他的回话,既然是陆长老带出来的人,他应该有决定权。

不过令他意外的事情发生,只见陆长老扭头询问道:”凡小友,你看如何,“。杨帆目光扫向旁边一桌的青年弟子,他们正目光不善的盯着杨帆,对面这小子竟然敢对他们长老无礼,简直是对神行宗的侮辱,他们岂会给杨帆好脸色。

杨帆已经知道他们修为最高者是天罡境6重,沉思片刻,便轻轻点头,他也想试试这些宗门天骄战力到底如何,即便不敌有陆长老在保命肯定没问题。陆长老见杨帆答应对灰袍老者笑着道:”既然都同意,那就切磋交流,切莫伤了性命,毕竟都不是生死仇敌“。

神行宗的众人见杨帆答应都激动的跃跃欲试,他们虽然看不出杨帆的修为,但如此年轻修为肯定不会太高,到时候还不是被他们虐的份。

随即杨帆跟着陆长老,一行人来到酒楼比武台的边上,这里就是酒楼以武会友,专门设立的场地,如果有人兴致来了,便可上台切磋交流一番。神行宗的一名弟子率先跳上擂台,挑衅的看着杨帆。

其他宾客见有人跳上擂台便知道有人要比武,都兴趣盎然的向这边看来,还有人率先鼓起掌来,气氛顿时热闹起来。今天来这里的,基本都是大势力的子弟,当看到擂台上的青年时,都认出是神行宗的人。

不少人议论起来:”神行宗的人这是又想让谁出丑,这宗门实在令人无奈“。

”是啊,神行宗,身法轻功太过变1态,与他们对打,连衣角都还没碰到呢,就可能已经被重击而死,更可恶的是他们如果想逃跑,你想追都追不上,真是让人郁闷,想想都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