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九章 阴谋阳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铁大可这次打坐,居然一坐就是三天三夜,这期间张傲秋详细询问了慕容轻狂关于三生草的事情以及到黑月林的路。

慕容轻狂知道这是他目前最为关心的是,于是抽空画了张三生草的详图,同时在下面进行了详尽的注明,并绘制了一幅去黑月林的地图。

到了第三日晚上,铁大可打坐的房间传来一声低吼,吼声中带着明显失而复得的浓浓喜悦。

众人知道可能是他大功告成了,立即纷纷放下手中的事,赶到他打坐的地方。

等众人赶到的时候,铁大可正推门而出,众人看过去,只见他整个人显得更加沉稳,而且还更添一种霸气。

慕容轻狂一看笑道:“大可你这次是因祸得福,修为再上两层,现在也是天境巅峰了,实在可喜可贺啊。”

铁大可对着众人一揖到底,恭声道:“大可功力能失而复得,都是各位功劳,大可在这里拜谢了!”

紫陌上前,拉起铁大可道:“老铁,这功劳了,跟我关系不大。不过我想大伙这样帮你,也不是只为了你这一拜的。”

铁大可站正身体,正色道:“兄弟,为兄知道你的意思,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慕容轻狂点点头道:“嗯,你这样说还差不多。不过你功力刚恢复,还是不要操之过急,稳打稳扎的好。”

铁大可拱手道:“听老爷子吩咐。”

第二日一早,张傲秋几人准时开始操练,这次铁大可也是恢复后第一次加入。

在这次操练中,铁大可主动找上慕容轻狂,慕容轻狂也不推脱,操练中下手又狠又辣,将铁大可虐得精疲力尽。

但铁大可就像不知疲惫的机器一样,即便浑身是伤,一点力道都没有,休息一会又咬牙再上。

他经历这次轮回后,深深知道自己修为之弱,若是自己修为再高些,上次对那树上村雄也不会带着张傲秋吐血昏迷不醒。

所以这次功力恢复后,他一门心思就是要尽快提升功力,以后可以保护自己兄弟,所以在这操练中,就更加不要命的练。

其他人在铁大可的带领下,个个都精神百倍,操练都比以往认真刻苦多了。

后来雪心玄跟华风也加入进来,雪心玄帮慕容轻狂对练张傲秋跟紫陌,慕容轻狂负责铁大可跟夜无霜,而华风则专门对阿漓了。

慕容轻狂他们虽然是操练,但下手绝不留情,每次都将张傲秋几个逼到生死关头,希望能借此将他们潜力压榨出来。

短短几天,几人的精气神又有变化,虽然不至于提升修为,但通过严酷操练,他们眼界确实大有提高。

毕竟每天都有无数次生死转换,次数多了,也就知道面对了。

在这期间,慕容轻狂一边操练他们几个,一边炼丹,同时将几人身材丈量了一下,就着尺码,在上次的蟒蛇皮画了五件贴身背心。

慕容轻狂几乎一辈子都在深山渡过,一切生活起居都是自己操办,包括做衣服。

所以画出衣服样子对他来说,只是小事一桩,不过要将这蟒皮分开,就得张傲秋帮忙了。

张傲秋第一次做衣服,也是兴高采烈,剩下几个知道蟒皮背心也有自己的份,纷纷前去围观。

张傲秋借了夜无霜的短刃,稍稍吐出刀芒,按照慕容轻狂画的线条,将蟒皮拆了开来,然后又找来长针,在该转孔的位置转孔,该过线的过线。

一切完成后,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慕容轻狂了。

一天后,五件背心做成,铁大可长得粗壮些,所以做的最大,张傲秋跟紫陌正在长身体,所以也稍稍放大了些,夜无霜跟阿漓两个女孩子相对要小些。

还不说,慕容轻狂这做衣服的手艺还真不错,几人穿上后都还挺合身。

这蟒皮还剩下的边角料,则做成了几个口袋,给雪心玄,华风还有他自己一人一个,算是留个纪念。

七杀教密室。

这件密室位于七杀教大殿后方一里地的样子,方位向东。

这样的密室一共三间,其中两间专门收藏各种密卷及对外往来机密文件,还有一些珍惜药材跟稀世奇珍。

而这件密室则是专门用来商讨一些机密事情以及会见重要人物的地方。

这密室不是一般人能够进来,就一教二宗内的人来说,除了教主跟两个宗主外,还有一些重要长老,而下属之中,还只有王须亦一人能够进到这里,从此可见王须亦在一教二宗的地位。

王须亦站在厅中间,将逆隐的消息跟欧阳尊者及断无殇详细汇报了一遍。

欧阳尊者坐在靠背椅上静静听完,脸上表情冷漠,就像在听故事一样。

而断无殇则是霍然站起,看着王须亦满脸惊异道:“什么?他们三人两死一伤?这……这是不是搞错了?”

王须亦沉声道:“这消息是乔老三亲自送过来的,千真万确。”

断无殇眯着眼,冷然道:“乔老三是现场观察者,不是明令观察者不能随便现身与其他人接触么?”

王须亦将道:“事情有变,我们设在临花城的情报中转站被黑云卫发现,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否有怀疑,但那地方是不能再用了。

在新的中转站没有建立前,只好冒险一次,这样的情报必须立即传出去,要是耽搁,怕出意外。”

断无殇听完,望向欧阳尊者,逆隐的人可是从小专门培养的杀手,经过各种各样残酷训练及生死考验,五百人中只留下一人,可以说是一教二宗的最大王牌。

而这派出去的三人还是在阴宗时,欧阳尊者他们三人的师父培养的,修为已到玄境期,更显得宝贵。

像这样修为的杀手,就一教二宗现在来说,也就不超过十五人。

现在一下子损失两人,还有一个现在生死不知,就连断无殇这样刻薄寡恩的人,听到这消息也是肉疼不已。

欧阳尊者摆了摆手,对断无殇道:“你先别激动,这件事已经发生,再追究什么也是于事无补,现在最关键的是如何避免这样的情况再发生。”

说完侧头看着王须亦问道:“让你查内奸的事情,有没有什么进展?”

王须亦黯然摇头道:“从曲兰城魔教圣女被救一事开始,直到最近,属下已将所有参与这些行动的人都查了一遍,包括出行时间,喜好,家人,以前参与的任务记录等等,但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发现可疑之人。”

欧阳尊者听完,沉默半响方道:“以须亦的细致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内奸应该不会存在,这件事就不要再查了。”

断无殇道:“要是那内奸埋得很深,一时没有露出破绽,这种可能也是有的,这怎么能不查了?”

欧阳尊者道:“查内奸这件事本就是秘密进行,在其他人都不知晓得情况下,内奸不可能隐藏这么久而一点动作都没有的。”

断无殇还想再言,欧阳尊者摆手阻止道:“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说完又对王须亦道:“现在你的任务是收集一切关于临花城的情报,其它行动暂时停下来。

临花城的情况你最熟悉,所有进去的人手你也最清楚,将他们都发动起来,每三天汇报一次,当然紧急情况除外。”

王须亦拱手道:“是。”

现在张傲秋五人中,属张傲秋修为最高,其次是铁大可,接着是夜无霜,紫陌,最后则是阿漓。

紫陌看着周边坐着的几人,心里一默计算,顿时长叹一声。

阿漓将手中剥好的橘子塞到他手上,没好气地说道:“好好的,叹这么长的气做什么?”

紫陌接过橘子,掰开一瓣扔到嘴里,一边吃一边嘟囔道:“现在这几人,除了你修为比我低以外,他们个个都比我高,想想就不爽。”

夜无霜闻言“扑哧”一笑道:“若大个凌霄门你不呆,偏偏要往外跑,要是你现在在凌霄门,说不定你老爹给你找个什么灵丹妙药,那你修为不是蹭蹭得往上涨么?”

张傲秋在旁一听“灵丹妙药”,立即想到了那运回来的阴阳石,闻言道:“阿陌,那阴阳石还没派上用场了。”

紫陌一听,眼睛一亮,一拍桌子兴奋道:“不错,老铁,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别的事,那个什么鸥的,不正好去找找他么?”

铁大可闻言,双目杀机一闪,沉声道:“是陈沙鸥。现在俺功力也恢复了,正好找他报报仇。”

张傲秋道:“老铁,以前这事听你说过,但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你具体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