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八十八章 炼神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喻千祁说完,巴头又说了一长串话,喻千祁听完笑道:“他说你昨晚能在那样的情况下将人救回,而且毫发不伤,说你是天神派来的人,只有天神派来的人,才能战胜昨晚那样的狂风,而且巴头为了表示对你的敬意,决定将你们送到黑月林边,然后亲自在水源边等候你们的归来。”

张傲秋听完,先是同样恭敬地向巴头躬身行礼,然后双手接过巴头手中的食钵。

巴头见他接过食钵,竟是满脸欢喜,轻声又说了几句土语,才转头带着那群人离开。

张傲秋将手里的食钵递给夜无霜道:“霜儿,这食钵还是热的,你快趁热吃吧。”

夜无霜也不推脱,接过食钵,解开头巾就大口吃了起来。

张傲秋见她吃的香,心里也高兴,遂转头四周看了看,一看之下不由吓了一跳。

只见在他们昨晚呆的木箱营地后面,堆起了像小山一样的砂堆,要不是巴头他们事先用绳子将这些木箱牢牢困在一起,又用骆驼自重抵住木箱,可能今天早上是什么也不会剩下了。

喻千祁见张傲秋将食钵给了夜无霜,遂走了过来,拍了拍他肩头,又招呼了紫陌跟铁大可一声,四人走到一边的饭盆边,各自随便拿了一个碗,盛了一碗像稀粥一样的糊糊。

喻千祁喝了一口,笑着对张傲秋道:“小子,想不到你还有些能耐。”

张傲秋也是饿了,就着碗呼了一大口,听喻千祁说这,摆摆手含糊道:“也没什么能耐,昨晚是运气好罢了。”

说完又低头呼了一口,喻千祁凑过头来低声道:“我说得不是这件事。”

张傲秋嚼着嘴里的糊糊,奇道:“祁叔,那你说得是什么?”

喻千祁悄悄向夜无霜努了努嘴道:“圣女是我看着她长大,虽然跟她有好些年未见,但她的心性我还是知道,你小子居然能让她这么死心塌地地对你,你说这不是能耐么?”

说完又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只可惜啊,唉,要是教主知道,你们怕是不能在一起了。”

紫陌在旁呵呵怪笑道:“祁叔,你是怕教主知道会棒打鸳鸯么?嘿,实话告诉你吧,雪前辈早就知道了,而且她根本就不反对。”

喻千祁闻言一顿,半响后才道:“怎么可能?要知道圣女可是……。”

紫陌打断道:“以后的教主是不是?而且你们教主跟圣女都必须是冰清玉洁的女子是不是?这些我们都知道了,不过雪前辈确实是没有反对啊,不然怎么会让堂堂圣女出来冒这么大的险?”

喻千祁由自不信,疑惑地看了看夜无霜,又看了看张傲秋。

张傲秋只当说得不是他,呼呼地连吃了两碗,才拍着肚皮心满意足地站了起来。

回头对夜无霜招呼一声道:“霜儿,该启程了。”

夜无霜柔声应了一声,放下食钵,走过来,自然而然地与张傲秋并肩站在一起。

紫陌见喻千祁还在发呆,悄悄捅了他一下,喻千祁这才醒悟过来,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居然笑着一口将碗里的糊糊喝完,连那糊糊粘在自己胡子上也不知道。

随后几天,他们又遇见三次这样的风暴,幸好巴头一路小心,早做准备,这三次也是有惊无险。

在这段时间,张傲秋几个早就失去了第一次看到戈壁滩的那种兴奋,被这里的日头跟风沙整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一个个坐在骆驼上,连说话都懒得动嘴。

张傲秋眼看着这周围永恒不变的灰色,心中百无聊奈,想起这之前的一些事情,自己都感叹不已。

特别是独叟,这样一个奇怪的存在,仅仅以一股精神力就能留存在这世间,可见其原尊的神识该是怎样一个浩瀚的存在?

张傲秋又想到自己,自己同样也有神识,以后会不会也像独叟一样,在这世间留下自己的印记?

接着又想起了啸月狼王,这个通灵神兽,一样拥有神识,还有跟师父一起杀死的那条巨蟒,通过修炼,一样拥有神识。

看来独叟说得对,这世间万物真的是都有灵性,只是灵性多和少的问题。

想到这里,张傲秋突然想起自己的星月刀,独叟不是说过,兵器也可以通过神识炼化而拥有灵性么?

想到这里,张傲秋右手取出星月刀,缓缓抽出,两手平端,将其平放在面前。

星月刀还是以前那个他非常熟悉的样子,只是要怎样做才能将它炼化,使其拥有灵性了?

甘惠英虽然将她所知道的关于神识的应用一股脑的都传给了张傲秋,但这些里面,并没有如何通过神识炼化兵器的方法。

张傲秋将甘惠英所教的细细想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干脆将其放到一旁。

接着他试着抽出一丝神识,用神识将星月刀团团罩住,半响过后,除了脑内出现星月刀清晰的的样子外,其他什么反应都没有。

张傲秋干脆将神识全部放出,这么多神识一下出现在如此狭窄的地方,显得拥挤不堪,反而看不清楚。

张傲秋想起甘惠英教他的有将神识重叠的法子,于是他收回星月刀,一心一意地练习如何将神识重叠。

这个练习张傲秋以前也做过,只是没有坚持,因为神识这东西,得来太容易,所以张傲秋也没把它当回事,相反修为增加虽快,但都是自己辛辛苦苦才得到的。

所以平时打坐冥想的时候,都是想着怎么多吸收灵气,好增加修为,而没有或者是根本就没想着去练习神识的运用。

这世上任何时候,太轻易得到的东西,即使是宝贝,也不会在意,更不会珍稀,往往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深深的后悔。

戈壁滩还是一如既往的一片灰黄,只是在这片茫茫大地上,偶尔露出一丛骆驼刺,算是有点绿意,而这一点绿意,看在张傲秋等人眼中,竟没来由得一阵亲切。

十日后,众人走到一个名叫月牙岭的地方,这处戈壁山石,四处散落,从远处看去犹如月牙,因此得名。

从月牙岭往前望去,在远处的尽头,一片黑压压的森林突兀的出现在众人眼中,传说中的黑月林终于走到了。

这些天看惯了灰黄色彩的众人,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森林,感觉就像海市蜃楼一样,不由都停步不前,只知道呆呆地看着。

巴头他们以前虽然也见过黑月林,但每次远远看到,都依旧会被眼前看到的壮观景色所震撼住。

喻千祁望着眼前的奇景,感叹道:“这天地真是鬼斧神工,谁曾想到,在这几乎寸草不生的戈壁滩后,居然有这么一大片森林,若不是亲眼所见,真是打死也不会相信。”

正说着,巴头骑着骆驼走了过来,对这张傲秋几人说了一长串话。

喻千祁在旁道:“巴头说这黑月林凶险无比,若是你们想回头,现在还来得及。”

张傲秋闻言洒然一笑道:“我们既然千辛万苦走到这里,哪有就此回头的道理,况且这黑月林还有我要找的东西,祁叔,麻烦你跟巴头说声,就说多谢他好意了。”

喻千祁转头对巴头用土语说了一番,巴头听完,惋惜地看了看张傲秋,接着又说了一番话。

喻千祁道:“巴头说那长了脚的诡异水源一般都在黑月林附近不远,等你们进入黑月林,他会带着我们去找水源,不过他希望你们记住进去的路,出来的时候依旧从那里出来。”

说完从怀里掏出四支小箭道:“这四支响箭经过特别加工,即使是在白天,也能远远看见它绽放的烟花,你们出来后,每五个时辰放出一支,那时候我们会尽快过来接你们。”

张傲秋接过四支小箭,小心收到怀里,喻千祁又道:“进去后你们一路小心,切记不可逞强。还有,一定要保护好霜儿,祁叔在这里祝你们一路顺风。”

王须亦站在院子边上,极其专注地望着墙角,现在已经是初春时候了,墙边的杨柳开始抽出新芽,迎风飘舞,正如这当头的艳阳,给人一种极其舒畅的感觉。

刑二不知道他看什么看得如此专注,也只好在旁陪着他。

过了半响,王须亦自言自语道:“难道有两条线?”

刑二早等得不耐烦了,只是这几天王须亦表现的极不正常,有时候莫名其妙地就会狂躁,所以一直不敢催问他。

刑二还从来没见过王须亦如此情绪,以前不管多难,他都是潇洒从容面对,就算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也能随时进行应变,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重新掌握主动。

现在王须亦主动开口,刑二立即问道:“王兄,你说两条线是什么意思?”

王须亦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飘忽,似看非看。

刑二吓了一跳,这种状况说明此人已经精神涣散,处于一种快要奔溃的边缘。

还好只过了一小会,王须亦双眼眼神又聚焦过来,瞟了刑二一眼,重又回头专注地看着院墙。

刑二知道这段时间王须亦不正常,只是没想到会严重到这种地步,心中升起莫名的一种焦虑,又不好催促,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会才听王须亦道:“刑兄,从上次我回去见教主他们到现在有多长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