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八十七章 风暴救人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庞二蛋一看脸色大变,撒腿就往营地方向跑,但这风暴来得太快,等他跑到一半的时候,四周已是漫天风沙。

他那细小块头,立即被风带了个趔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本想站起来再往回走,哪知刚撑起腰,一阵更大的风吹过来,无数的沙粒打在他身上,一口气没喘匀,就又随着风沙滚了开去。

巴头儿子扯着嗓子大喊,但这声音刚起,就被风沙淹没。

张傲秋不知道他叫些什么,转头对旁边的喻千祁问道:“他在喊什么?”

喻千祁道:“那个跟你们一路的小子不见了,他在叫那小子名字。”

张傲秋闻言一惊道:“庞二蛋?”

接着脑中立即浮现那小子的身板,再看了看一片灰蒙蒙的四周,就算他没有走过戈壁滩,也知道庞二蛋很难凭自己力量找回来了。

想到这里,张傲秋一咕噜坐了起来道:“我去找他。”

夜无霜立即拉住他,不停地摇头。

张傲秋拉着她的手,凑到她耳边道:“放心,我能憋气一晚,死不了。”

说完在夜无霜脸上亲了一口,抓起身边的两个水囊,站起身就往外走。

喻千祁见他起身,立即大惊失色,急忙去拉,哪知这时正好一阵回旋风吹过,带着沙粒猛打过来。

喻千祁只觉眼前一阵迷糊,满嘴都是沙粒,立即转头,避开这回旋风。

等这风过,喻千祁再睁眼看时,眼前依旧一片灰黑,哪还有张傲秋的身影?

喻千祁卧倒身子,一连串埋怨道:“这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这是逞英雄的地方么?”

只是他这埋怨声音并不大,夹在这如山喉的风声里,基本上就是没有。

也幸好声音小,不然夜无霜听见,只会急上加急了。

张傲秋站起身子,他已经很大的估计了这风暴的力度,但身处在这中间,还是发现自己预估的远远不够。

这风暴的力量,就连他这个天境巅峰修为的人,居然都站不稳脚跟,开始还想着用千斤坠稳住身体,后来发现这种方法即吃力又没有用。

后来张傲秋干脆调动体内真气运转,由外呼吸转为内呼吸,身子一轻,顺着风势往外,同时将神识放开。

顿时他感觉自己就像一片落叶一般,要不是他一直留意方向,估计现在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了。

在这样的风暴中找人,无疑就像大海捞针,你不知道他会被吹到什么地方,吹往什么方向。

但现在张傲秋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只能尽量记住自己的方位,向庞二蛋消失的地方摸去。

张傲秋不敢走快,虽然风沙带着他直往前奔。

为了避免一不小心被风沙吹得迷失方向,张傲秋抽出星月刀,深深地插入地下,稳住身子后,接着缓缓将刀往上提。

提起一截后,风自动带着他往前,后来他干脆不走,只是握着刀把,刀身在地上滑动,低头任由风带着他,同时专注用神识四处搜索。

这样奇怪地滑了一顿饭功夫,就在张傲秋感到希望渺茫的时候,突然在神识左侧十丈位置出现一个卧倒的人影。

张傲秋缓缓拔出星月刀,沉下身子,转身往那人影靠近。

只是在每挪一步之前,真气下沉,等千斤坠马步稳当可以抵抗狂风威力后,再才探出一足,接着顺手将星月刀深深插入地下,然后再挪下一步。

就这样,张傲秋极其小心地重复交替挪着步子,这么十丈的距离,竟然走了整整一盏茶的功夫。

到了那人影身边,张傲秋闭着眼睛,神识透过去,按着神识反应的位置,伸手一摸,抓到了衣带。

张傲秋用力一提,狂风立即劈头盖脸地将那人卷入,张傲秋只觉右手一沉,一股大力传来,抓着腰带的指头一紧,险些就要脱手,不由心头暗叫厉害。

张傲秋真气瞬间越过肩头,往右手手指攀去,顿时感到力气大增,猛一收手,将那人拉到近前。

那人软绵绵地翻了过来,张傲秋透过神识看去,此人正是失踪的庞二蛋。

但此时庞二蛋已经人事不知,不过也是这小子激灵,当时眼看不能到达营地,被风沙带着滚了几圈,在人还清醒的时候,立即抽出随身带的腰刀,一刀插入地上,只没刀柄,然后整个人趴了下来,死死地抓住刀柄。

但这突然而起的狂风实在太大,没有一刻停歇,这样的狂风迎头吹过来,连正常的呼吸都不能做到,哪怕是他将头埋在沙子里,也不能顺趟吸口气。

时间一长,就像溺水一样,人渐渐失去意识,只知道双手死死抱着刀柄,不过就他这种情况,若不是张傲秋来的及时,时间再拖一会,就会被漫天的风沙掩埋,同样也是玩完。

张傲秋见他人已昏迷,知道不能再耽搁,无奈之下,只好将他抱起,拦腰抗在肩上,让他屁股朝前,脑袋向后。

张傲秋定了定神,右手抓住星月刀,弓着身子,慢慢站起,现在肩头扛着一个人,重量加大,感觉下盘更稳,接着就像刚才一样,一步一挪地顶着风沙往回走。

这一路可是走得万般辛苦,风沙不停地迎面吹打过来,那些细砂石就像飞弹一样,打在身上钻心的疼,而且那风的力道如此之猛,走一步的力道,就像在推着一座大山行走一样。

还好张傲秋闭气时间长,体内真气雄厚,而且还有神识看路,不用睁眼,若是其他人,在这样的环境下,还真是寸步难移。

张傲秋弓着身子,一路走了快一个时辰,神识里终于看见那盏昏暗的灯光,不由暗出一口气,体内真气极速运转,急赶几步,进了那木箱围起的营地。

巴头他们见张傲秋出去找人,虽然心里感激,但他们都是这戈壁滩上的老手,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要说找人,能保住自己的命就不错了。

而木箱那边坐着的那个女子,自那小子离开后,一直呆呆地望着他离去的方向,虽然在这漫天风沙里,巴头看不清那女子的表情,但此时却能清楚感受到她内心的那份煎熬。

一时不由心中升起一丝愧疚,但在这戈壁滩行走,早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若是遇见这样的风暴落单,每个人都要靠自己自寻生路,因为不可能有人会来救你,要是就这么死了,也怨不得其他人。

而且巴头一辈子,早已经历了太多的生死离别,救与不救,也就那么回事了。

巴头自己也是厌倦了这样把脑袋系在腰带上的日子,再加上自己也确实是年纪大了,再也没有那份精力来面对这变幻莫测的戈壁滩,所以就退居二线,将手上的生意交给自己的儿子。

若不是这次喻千祁许诺的那巨大的好处,巴头也不会想着再次出山。

在得知庞二蛋失踪的那一刻,巴头心里就已经将他放弃了,只是没想到,那个在他眼中同样是毛头小子,而且跟庞二蛋非亲非故的家伙,居然不顾生死要去救人。

而且过了不到两个时辰,那个毛头小子还真的将人带回来了,在他出现在营地对面的那一刻,巴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张傲秋将庞二蛋轻轻放下,巴头这边立即有人弯腰跑回来,将庞二蛋带过去救治。

张傲秋这才感到一丝不可抵挡的疲倦从心底袭来,这疲倦真是比厮杀一场还要累。

这也是他第一次见识老天爷的威力,心中多少有些畏惧,而找人与回程的过程中,一根弦高度紧绷,现在回到营地,精神一松,立即就感到疲惫不堪。

张傲秋一屁股坐下,夜无霜三人急忙过去,将他拖到木箱后面,张傲秋长出一口气,跟他们一样,蜷起身子,闭眼调息起来。

夜无霜抓着他的手,紧紧偎依在他怀里,睁眼痴痴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生怕他会再次离开自己。

这场风暴整整刮了一个晚上,到第二天凌晨的时候,才慢慢停歇下来。

等张傲秋调息醒来的时候,巴头他们已经忙碌了半天了。

张傲秋一睁眼,就看见坐在他对面的夜无霜,在整个头巾包裹的脸庞上,原本黑白分明的一双眸子,此时竟然满是红丝。

张傲秋心头一暖,知道夜无霜担心他,昨夜肯定未曾睡踏实,不然她眼中也不会如此憔悴。

张傲秋心中又是一疼,要不是有旁人在场,他早已将这个俏佳人搂在怀里。

张傲秋咧嘴一笑,安慰道道:“霜儿……。”

夜无霜不待他说完,如月牙弯的双眼扬起一丝笑意,娇声道:“我没事,阿秋,你昨晚做的很好,只是太危险了。”

张傲秋张嘴正要在安慰她,突然耳边传来喻千祁一声重重地咳嗽声。

张傲秋连忙转身过去,只见巴头带着一帮人,他手中端着一个食钵,眼中带着恭敬又有几分畏惧地望着他。

巴头上前几步,将手中的食钵向张傲秋恭敬地递了过来,嘴里同时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长串话。

喻千祁在旁对张傲秋道:“巴头感谢你昨晚救了那小子,这食钵的早饭是他们的一点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