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戈壁滩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看了看夜无霜道:“霜儿,看这架势,好像去得人不少啊。”

夜无霜想了想道:“我想祁叔这样安排是有道理的,我们就不管了,到时候跟着上路就是了。”

张傲秋点点头,转头对铁大可道:“老铁,现在什么时辰了?”

铁大可看了看天,正要回话,转头却看见喻千祁配着一个干瘦的老头走了过来。

那老头也是一脸黝黑,只是脸上一脸的褶子,这褶子就像用刀刻在脸上一样,一看就是常年经历风沙的结果。

老头手上拿着根旱烟杆,烟杆老长,都快有将近三尺了。

老头一脸木然,倒是喻千祁一直在他旁边说着什么,老头时不时点点头,偶尔答上几句,一副拽拽的样子。

铁大可看了奇怪,拉了拉张傲秋,往那老头努了努嘴。

张傲秋也看见了,低声道:“其他的事我们就别管了,以祁叔在这里的地位,也要对那老头这么恭敬,显然那老头是有些其他人所没有的本事。”

两人说着话,喻千祁陪着那老头走了过来。

喻千祁对几人打了声招呼,也没有介绍他们,又转头陪老头说话。

就这样一直忙了两个时辰,地上的货总共装了十五匹骆驼才算搞定。

喻千祁走过来,对夜无霜小声道:“圣女,为了防止消息泄露,这一路我就叫你霜儿,怎样?”

夜无霜点点头,喻千祁转身又对张傲秋几人招呼道:“都准备好了吧?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了。”

喻千祁给每人一匹骆驼,张傲秋他们以前倒是骑过马,不过骑骆驼倒是第一次。

几人均是兴奋不已,喻千祁看了摇头笑了笑,暗道,到底是小孩子。

一行人加骆驼浩浩荡荡地从古阳城西门出城,由于喻千祁过一段时间就会到戈壁滩去一次,每次都是走西门,守门的军士都已经熟悉了,略略检查下就放行了。

出了西门,接着一路往西,渐渐地周围越来越偏僻荒凉,这一路无话,在后两天后,一行人终于到了戈壁滩边缘。

这是张傲秋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浩瀚无垠的戈壁滩,慕容轻狂曾说这戈壁滩有百里距离,现在看来,恐怕远远不止。

几人环顾四周,戈壁滩那粗犷豪迈、雄浑壮阔的神韵,给他们几个的感受远比高山要深刻得多,置身茫茫戈壁滩上,顿时感到心胸开阔而又舒畅。

眼前这片茫茫戈壁滩上布满粗砂、砾石,踏在上面,沙沙作响,一条条干沟毫无生气地横卧在上面。

走进戈壁滩,犹如进入原始荒野,满目苍凉,毫无生气。

然而,在戈壁滩上,那麻黄草为了寻找水源,把根深深扎进粗砂砾石里。这种貌不惊人的植物,枝叶非常窄小、枯黄,但它高仰起头颅,怒视着荒原,看不出丝毫的妥协和乞求施舍。

除了一些麻黄、沙拐枣等耐旱植物点缀其间,在这片天地下,很少有植物生长,动物也远走高飞了。

目睹此景,夜无霜感叹道:“直到今天,我才真正领会到“穷荒绝漠鸟不飞,万碛千山梦犹懒”的意境。”

喻千祁在旁道:“在这地方,戈壁滩时而静悄悄,静得让人窒息,偶尔一股旋风卷起一柱黄沙悠悠升空,更有一股莫名的静寂气氛。时而狂风大作,飞砂走石,那气势似要把整个自然界消灭在它的威压之下,令人畏惧而又无奈。”

顿了顿接着说道:“在戈壁滩上行走,最重要的就是水,现在看是没有什么,然而不久后,就会有一种强烈的奢求,那即是对水的渴望。

现在尽管我们带着水囊,但嘴唇还是因强光照射和空气过度干燥而干裂出血。

在这戈壁滩上,一刻缺水都会感到焦躁不安,头脑发涨,眼前灰蒙蒙的。因此在这里万一遇见到什么情况,别的都可以不要,但水囊一定要带着。”

紫陌笑道:“怪不得在这里不能骑马,而是使用骆驼了。”

张傲秋望着队伍前方,那老头跟那壮汉并排骑在一起,时不时指点周围,好像是在找路一样。

喻千祁见张傲秋如此专注地看着前面两人,笑道:“前面两人,老的姓巴,是这一带走戈壁滩最厉害的,后面的那些汉子都是他的伙计,他们都叫他巴头。

他旁边那个是他儿子,子承父业,也是常年游走在戈壁滩。巴头现在已经归隐,很少出来走场子,一般都是他儿子出面。

这戈壁滩有处水源,也就是一个小型湖泊,只是这湖泊有点诡异,就像长了脚一样,一时在这里,一时在那里,不时变换位置。

这湖泊只有巴头能够找到,你们这次进入黑月林,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所以这次将这老头请出来,我们在水源处守候,等你们出来后,再带你们回去。”

紫陌看了看下面干涸的土地,奇道:“湖泊会走路?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了。”

喻千祁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世间稀奇古怪的事多着了。”

夜无霜则抬头看了看天道:“祁叔,这天空瓦蓝一片,连云朵都很少,按理说,这样的天气应该没有问题吧?”

喻千祁也跟着望了望天,半响过后,却是一脸担忧,叹了口气道:“难说。”

他们一行进入戈壁滩的时候已是午后时分,连着走了四个时辰,现在已经天色见晚。

这支队伍明显分为两队,一队是以巴头为首的那些向导,另一队则是张傲秋他们,而喻千祁则成了中间穿线之人。

在前面队伍中,有个跟张傲秋他们差不多大年轻人,可能出来的次数不多,见张傲秋他们外貌及衣着打扮跟他们完全不同,心里升起了好奇心,时不时过来说两句。

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很快就说到了一起,那小子说着一口流利的中原话,自我介绍说叫庞二蛋,因他老爹是中原人,老娘则是当地人,在他出生的时候,正好鸡窝里两只母鸡同时下了一个蛋,因此就有了这么一个古怪的名字。

这庞二蛋很是健谈,一路天南地北,风俗气候,特别是这戈壁滩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更是说的口沫横飞,张傲秋几个对这些完全是一张白纸,因此也听得精精有味。

庞二蛋见他们听得如此有味,心里更是得意,一路卖弄,不过虽然啰嗦了点,但人还很热心真诚,张傲秋跟紫陌也就把他当成了朋友。

而夜无霜跟铁大可则是一路一言不发,并肩落在后面,任由张傲秋跟紫陌两人去周旋。

在戈壁滩行走,每人都带着厚厚的围巾,将头脸包住,就是怕有风沙日晒。

在他们周边,时不时有一股股旋风吹起,带着地上的细沙向上卷去,只是这样的小型龙卷风并不造成什么危害,但在张傲秋他们几人看来,却是有趣的很。

一行人又走了半个时辰,前面的巴头往后吆喝几声,后面的队伍立即停了下来,一帮伙计开始将骆驼身上的木箱搬了下来,一个挨一个的码在外围。

张傲秋看了看天色,奇怪地对喻千祁道:“这天色还早,怎么现在就扎营了?”

喻千祁笑道:“戈壁滩不同其它地方,天气说变就变,让你一点准备都没有,为了安全起见,现在扎营是最妥当的。”

说完拍了拍张傲秋肩膀接着道:“等你在这戈壁滩走过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

紫陌在旁道:“那我们要不要去帮帮忙?”

喻千祁看了夜无霜一眼,摇摇头道:“不用,你们几个好好护着霜儿就可以了。”

正说着,突然坐在木箱上抽旱烟的巴头极速的用土语吼了起来,喻千祁一听,脸色一变,转头急声吩咐道:“快到那木箱后面,风沙马上要来了。”

紫陌一听看了看天,疑惑道:“不会吧,这天气蛮好的啊。”

话音未落,刚刚还带着一丝红霞的天空,顷刻间乌云密布,紧接着,漫天的狂风吹起。

喻千祁冲他们吼道:“看着霜儿,快到木箱后去。”

说完调头前去帮忙,紫陌暗骂一声,几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天气,当真犹如孩子脸,说变就变。

四周的伙计忙着将骆驼牵到木箱后,用骆驼的身体抵住木箱,这些骆驼可能也是老走戈壁滩,被人一牵过去,立即弯膝,卧了下来。

幸好巴头下令扎营的早,腾出了一点时间,不然要是再迟一些,估计就没这么好过了。

风越来越大,带着沙石如暴雨般倾泻过来,沙石打在木箱上“啪啪”直响,周围天空一片昏暗,已是伸手难见五指。

张傲秋几人跟喻千祁挤在一起,夜无霜靠在张傲秋怀里,蜷成一团,听着头顶呼啸的风声,竟不由升起一丝惧意。

巴头他们事先点燃了灯火,这种灯经过特别设计,火光不亮,但极能防风。

巴头就着这点微光开始清点人数,数来数去,发现少了一人,再详查时,才知道少的那人正是庞二蛋。

也是这小子倒霉,刚扎营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些内急,因为有女眷,所以就走得稍远一些,等他拉完提好裤子得时候,风暴就已经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