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七章 代入思考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雪心玄笑道:“阿灵,这位可是江湖鼎鼎大名的毒医圣手,慕容轻狂老爷子,也是阿秋的师父。”

木灵闻言一惊道:“慕容轻狂?阿秋的师父?”

雪心玄道:“这个以后再慢慢告诉你,你先别着急,好好调养身子要紧。”

木灵本就是个心胸大度之人,对张傲秋另拜慕容轻狂为师并不在意,遂拱拱手道:“阿秋能得慕容老爷子**,那是他的福分,木灵在此谢过老爷子。”

慕容轻狂呵呵笑道:“不用谢拉,你不怪我老头子抢你徒弟,老头子还要谢你了。”

雪心玄在旁接口道:“阿灵,你可是有福气,这么早就享你徒儿的福了。”

夜无霜嘟着嘴道:“师尊,我怎么听这话不对味啊,是专门对我说的吧?”

雪心玄笑着敲了一下夜无霜的脑袋道:“没大没小,还不快过来见过木前辈。”

夜无霜乖巧上前,对木灵一福道:“晚辈夜无霜,见过前辈。”

木灵撑起身子,指着夜无霜对雪心玄问道:“这是你徒儿?”

雪心玄笑着点点头,木灵急忙虚扶一把道:“不用多礼了。快过来让我看看。”

木灵可以说是张傲秋真正家长了,虽然木灵现在还不知道她跟张傲秋的关系,但夜无霜总有一种小媳妇见公婆的感觉,一时羞红了脸,偷偷瞟了张傲秋一眼,缓步上前。

木灵仔细端详夜无霜容颜,啧啧赞道:“真漂亮啊,可惜我现在这样,也没有件像样的礼物送给你。”

雪心玄道:“你啊,就不用费这个心了,你早就把最好的礼物送给她了。”

夜无霜闻言更羞,低头不依道:“师尊啊,你瞎说什么了。”

木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疑惑地看了看张傲秋,见他正含笑地望着自己,又看了看小脸通红的夜无霜,恍然道:“难道是……?”

雪心玄笑着点点头,木灵不敢相信问道:“你怎么舍得这么好的徒儿?”

雪心玄道:“他们小辈怎么想,我这做长辈的不拦着,至于以后怎样,以后再说吧。”

木灵看着张傲秋感叹一声道:“小子,你怎么这么好福气哦。”

接着又对张傲秋道:“这么多人关心你,你可要努力啊,不能再像以前,还要师父拿着鞭子逼你,对了,这快一年了,你的修为……,咦?”

木灵霍得坐了起来,不敢相信地颤声道:“你的修为到天境巅峰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这……这怎么可能?”

雪心玄在旁道:“你徒儿可真是了不得,他可不止这点本事,你先把汤喝了,这事等会再跟你慢慢说。”

张傲秋突然想起一事,将汤碗递给雪心玄道:“前辈,还是你来帮我喂吧,我突然想起城主还有事找我们了。”

雪心玄闻言一愣道:“城主找你们有事?我怎么不知道?”

张傲秋苦着脸道:“还不是给那云公子治病的事,本来云公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最后一味七彩仙兰没有找到,替代的雪灵芝也没有下落,城主担心云公子的病会反复,不放心,特意让我跟师父过去看看。”

雪心玄听说过这事,“哦”了一声道:“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那你们快去吧,这里你们就别管了。”

张傲秋应了一声,拉着慕容轻狂跟夜无霜退了出去。

走得远了,慕容轻狂笑道:“好小子,你倒是打得好主意。”

夜无霜在旁也是斜着脑袋笑着望着他。

张傲秋捎捎头,尴尬地笑道:“我这是方便他们叙旧,叙旧,没有别的意思。”

夜无霜“哼”了一声道:“少在这里装,要是哪天我告诉师尊,哼,哼哼。”

张傲秋急忙道:“小姑奶奶,这个能说么?”

夜无霜仰着头道:“不就是叙旧么,你怕什么?”

张傲秋苦着脸正要再讨饶,转头却看见辛七匆匆跑过来。

张傲秋暗松一口气,恨不得抱着辛七那丑脸亲上一口,装模作样地迎上前去,奇道:“七哥,你怎么过来了?”

辛七抹了把额头,先向慕容轻狂问好后道:“城主命我来找你们,幸好我在府门口问了一句,门口的兄弟说你们进来了,我估摸你们会在这里,才匆匆赶过来。”

几人一听,不由面面相觑,本来是个借口,没想成真了。

王须亦右手捏着张字条,站在院子里,呆呆地看着天空。

刑二从房内过来,看着王须亦的样子,奇怪地问道:“王兄,一大早的你这是怎么了?”

王须亦叹了口气,将手中字条递了过去。

刑二接过字条,匆匆看了一眼,倒吸一口凉气道:“怎么可能,逆隐三人两死一伤?”

刑二放下字条,上前两步接着道:“这消息从何而来,可靠么?”

王须亦又叹了口气道:“城主府现在全城挨家挨户登记常住人员信息,城西南那处中转站他们已经进去过,不管他们是否怀疑,那地方暂时不能用了。

这消息是乔老三借送菜为由,亲自递过来的,你应该知道,每次行动,不论大小,旁边都有人记录观察,乔老三就是这其中一人,当时情况他都看见了,消息应该不会错。”

刑二一时没反应过来,逆隐在他心里就是神一般的人物,即神秘,修为又高。现在一次出动三个逆隐,刺杀一个灵境修为的云一,居然两死一伤?

刑二脑子一片空白,半响后才道:“这怎么可能,难不成这本身就是个圈套?”

王须亦苦笑一声道:“我们自认为是在算计别人,没想到我们一直在被别人算计。”

刑二道:“这没有理由,我们行事应该没有露出破绽,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会刺杀云一?想要让逆隐的人两死一伤,那至少玄境修为的高手是他们一倍以上,他们怎么可能估得这么准,恰恰将高手都集中在一起,难道他们不怕我们袭击其他人么?”

王须亦摇摇头道:“这也是我想不通的,看来我们对临花城要重新估计了。”

刑二问道:“王兄,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做?”

王须亦无奈道:“还能怎样,当然是汇报给教主他们知道了。

现在看来,铁血大牢那边估计也是个陷阱,还真是高啊,还真是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

刑二道:“但你不是说,不管怎样,吕长老他们三人是非救不可的?”

王须亦长出一口气道:“是啊,这正是棘手的地方。明知是陷阱还要跳下去,而且现在我们又不能大肆活动,在这城内动弹不得,还真是头疼。”

刑二道:“只怕教主他们知道要怪罪下来,要不先把那受伤的那个先想办法送出去?”

王须亦摇摇头道:“万万不可,现在城主府肯定在大肆搜捕,我们要救,只能搭进去更多,而且逆隐行事,从不让外人插手,要是救了,说不定好心还办坏事。

刑兄,看来我要回去一趟,把这件事亲自跟教主他们当面说一说,也让他们拿个注意,这边的事情,你就多费心一下。”

刑二道:“我们一根线上的蚱蜢,现在的情况还谈什么费心不费心的。倒是你,回去后可要小心说话,那个欧宗主可不是什么好人。”

王须亦闻言笑道:“你呀,以后小心说话,要是让别人听见,恐怕你死得很惨哦。”

刑二道:“我只在你面前说,其他人面前还不是装哑巴。”

王须亦看了他一眼,两人相视一笑。

辛七将张傲秋跟慕容轻狂领到云历书房后,自行而去。

云历见他们两人过来,也不多礼,让座后,开门见山道:“云一将事情经过说给我知道了,现在请两位过来,也是想商量一下下一步行动。”

慕容轻狂“嗯”了一声道:“你先说说你的想法。”

云历皱眉道:“上次一教二宗的刺杀,老爷子也是亲自动手了,这次是我们运气好,恰好力量都集中在一起,打他们一个搓手不及。

但这次他们派来的刺客,可都是玄境以上修为,看来一教二宗这次是下了血本了。

只是我们这边高手就那么几个,临花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是将高手分开,再遇到这样的情况,一个两个不起作用,反而还有损失的可能,可是现在我们不知道他们下步行动,这样被动防守总不是办法。

正好今日独孤山庄及天羽门回消息过来,说是不日就会派人过来,我想等他们人到以后,试着跟他们联合,让他们在其他地方牵制一教二宗,到时候说不定可以有所转机。”

慕容轻狂听完,考虑了一会道:“独孤城,还有岳山俊他们自己就是很好的说明,由不得他们不相信,这办法不错。”

张傲秋见慕容轻狂这么说,嘴张了张,又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