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六章 重又相聚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慕容轻狂说完站起身来道:“这蛇皮刀枪不入,这么大条蛇,正好给你们每人做一件蟒皮背心,哈,这蛇肉也是大补,老头子可要达巴享点口服了,蛇肉熬成汤,对你师父他们也有好处。

还有这蛇筋,还能治好大可,哎呀,这次真是赚大了。”

接着又想起一事,问道:“那聚魂草可还安好吧?”

张傲秋从怀里掏出聚魂草,给慕容轻狂看了看道:“师父,你看,好着了。”

慕容轻狂眉开眼笑道:“好好,你可收好。现在你先将蛇皮扒下来,这东西还只有你那刀芒搞的动,对了,你可要小心些,不要有所损害,不然可亏大了。”

张傲秋兴致勃勃地点点头,一通忙活,将蛇皮扒下收好。

剩下的蛇肉干脆一刀两断,爷俩一人一段,虽然这蟒蛇也有千金重,但对于他们来说,一人五百斤还不在话下。

慕容轻狂跟张傲秋脱下外衣,撕成布条,将蛇肉包住,不然在路上让人看见,光这么长的蛇身就够骇人了。

只是这蛇身太长,两人脱的只剩内衣,才将蛇身勉强裹住。

两人忙完,相视一笑,背着蛇肉打道回府去也。

鹰嘴峰。

欧阳尊者铁青着脸看着周围一切,后面站着一排人,大气都不敢出。

断无殇寒声问道:“现在情况怎样?”

后面一个青衣人上前一步拱手道:“回宗主,自昨日属下例行巡查发现情况,立即飞鸽传书,在此期间,属下对鹰嘴峰方圆二十里进行了彻查,发现如下情况。

第一:山门前有大量山鼠尸体,均是触动机关后,被弩箭射杀。

第二:山下周围发现十只信鸽尸体,这些信鸽尸体散落在四周,显然是鹰嘴峰的人发现有敌袭后一次性放出的,但这些信鸽都被射杀。

从信鸽尸体上留下的箭矢来看,应该是强弓所用的箭,不过仅从箭上,看不出是何人所为。

第三:外围暗桩均死于咽喉中刀,从刀痕上看,应该短刀或匕首之类。

第四:鹰嘴峰内黄山三兄弟及其他人,死状表情显示极其痛苦,身上除黄山老二被断一臂外,没有发现其他伤痕。

而清点人数发现,这里尸首少了十人。”

“少了十人?”

青衣人回道:“不错,至少在这方圆二十里位置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欧阳尊者背着双手,定定地看着地上尸体,半响过后,才缓缓道:“加大人手,一定要查出是谁人所为。”

青衣人拱手道:“是。”

断无殇道:“不见的十人都是什么人?”

青衣人回道:“都是长期镇守鹰嘴峰的人,统一归黄山三兄弟管辖。

这十人中,有三人家属在我们手上,剩下七人则是独身。”

断无殇道:“将其中三人家属严加看管,在事情没有彻底调查清楚前,先不要动他们,以前怎样,现在还是怎样。”

青衣人回道:“是,属下这就安排。”

断无殇“嗯”了一声,摆摆手道:“你们先到外边等候。”

后面一排人齐声应道:“是。”

等其他人都离开后,断无殇忍不住问道:“师兄,这件事,你怎么看?”

欧阳尊者抬起头,抖了抖长袍,冷笑一声道:“恐怕吕承豪他们的嘴松动了。”

断无殇闻言倒吸一口凉气道:“师兄,你的意思是这是城主府所为?”

欧阳尊者转身看着断无殇道:“也许不全是他们,但他们肯定参与其中,看来我们对城主府还是大意了。”

断无殇低头想了一会道:“若吕承豪他们真的松嘴,那我们很多秘密就会泄露出去,师兄……。”

欧阳尊者满不在乎地笑道:“泄露就泄露吧,我们做的这些事迟早会被世人知道。况且,现在还是猜测,还是往好处看,但要做最坏的打算。”

断无殇点点头道:“吕承豪他们知道的线,全部断掉,虽然我们做的事迟早会被别人知道,但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还是知道的越晚越好。”

欧阳尊者叹了口气道:“这鹰嘴峰关押的人,都是当年一些门派中响当当的人物,如果让他们知道这是我们所为,那我们就要面对太多敌人了,还是早做准备吧。”

断无殇道:“这鹰嘴峰上也没写我们的名号,即使他们知道了,没有真凭实据,我们大可来个矢口否认,先拖一段时间再说。”

欧阳尊者无奈地说道:“也只能如此了。但为兄真想不明白,这些山鼠到底是怎么回事?”

断无殇接口道:“我也是感到奇怪,外面弩箭射杀这么多山鼠,难道这些畜舍不怕死了?

更奇怪的是它们为什么突然要攻击门口那些绳索?”

欧阳尊者道:“山鼠绝不会这样大范围聚集,更不会不顾生死地去咬那些绳索,这不合常理。”

断无殇惊异道:“难道是有人在背后操纵?”

欧阳尊者缓缓点了点头,半响后,双眼杀机一闪,寒声道:“找到这个背后操纵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顿了顿接着道:“为兄总有种感觉,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跟这个背后操纵者有关。这人一日不除,就如芒刺在背,寝食难安。”

接着又问道:“临花城有什么消息没有?”

断无殇还没从刚才的话中缓过神来,闻言一愣,想了会才道:“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收到任何消息,逆隐的人做事,应该万无一失。”

欧阳尊者摇摇头道:“唉,难说。从现在开始,密切监控临花城一举一动,有任何消息,不论大小,第一时间报于我知道。”

断无殇低头应了一声:“是。”

慕容轻狂跟张傲秋将两段蛇身搬回大宅,并没有惊动其他人。

在慕容轻狂的丹房内,老爷子亲自操刀,先是取出蛇胆,用药酒泡好,接着抽出蛇筋,放在另外一个药罐里,最后将蛇肉剁成一块一块碎肉,连蛇脑髓也不放过,对外谎称就是在山野间采买的。

蛇肉及脑髓交给陶管家去安排,慕容轻狂关上丹房大门,一个人开始就蛇胆及蛇筋配药。

还有那株聚魂草,慕容轻狂在丹房一处阴暗角落里,小心栽下,心里暗自决定,不管什么事,这丹炉必须马上开始炼丹。

因为这聚魂草必须吸收各种药力才能生长,如果丹炉不开,连个药味都没有,更不要说药力了。

而张傲秋则被紫陌几人拉了过去,非要他说说这一路的经过。

张傲秋咳嗽一声,眉飞色舞地将经过说了一遍,当说道喝那蛇血的时候,更是口沫横飞,连是怎样抬起蛇头,怎样喝第一口蛇血,那蛇血是什么味道都说的详详细细,把个紫陌撩拨得抓耳挠腮。

紫陌一脸不满道:“哼,师父就是偏心,不带我去,要是我去了,哼。”

到后来知道那条蟒蛇差点让慕容轻狂载个大跟头,才怏怏地不再说什么。

当天晚上众人热热闹闹地享受了一顿蛇肉大餐,连一向足不出户的韩青瑶也带着孩子过来。

这几天除了木灵他们体内的天魔大法毒没有彻底解决外,其他的都还算顺利,大家伙也是高兴,均是兴高采烈。

用完餐后,张傲秋跟慕容轻狂几人坐在一起说话。

张傲秋掏出韩青瑶给他的地图,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这段时间一件事接一件事,张傲秋还没来得及将这事说出来。

慕容轻狂接过地图看了看,喜道:“你们两个,真是时时有惊喜啊,有了这东西,以后就好办了,等这边空闲下来后,带着那韩青瑶一起过去将账簿取出来。”

紫陌摇摇头道:“现在一教二宗的人正在大肆搜捕她,我们将她带在身边,虽然可以保她安全,但若是让他们有所发觉,那我们也就暴露了,我认为还是我们将具体地方问清楚后,我们自己去取。”

雪心玄点点头道:“阿陌说的有道理。这样我们就在暗,有心算无心,把握更大些。”

慕容轻狂“嗯”了一声道:“这样也好,阿陌还会易容,等大可服下蛇筋功力恢复后,你们几个一起去吧。”

紫陌闻言一喜,眉开眼笑道:“师父英明。”

阿漓在旁道:“一天不出去就皮痒,真是的。”

紫陌呵呵傻笑两声道:“这你就不懂了,不能什么事都让师父跟秋哥去做吧,我这不是分担子么?”

阿漓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慕容轻狂道:“阿漓,你等会让陶管家将剩下蛇肉慢火熬六人分量,明天一早给阿秋师父他们送过去,这蛇是四五百年的毒物,虽然不能解他们体内的天魔大法的毒,但也有一定抑制作用。”

阿漓是张傲秋代师收的徒弟,木灵身子现在虚弱,也就没有去见他,现在听到能替师父做点事,当即高兴应道:“嗯,这蛇汤我亲自来熬。”

第二天一早,张傲秋几人带着一大罐慢火熬制了一夜的蛇汤到城主府,给木灵几个一人分了一碗。

现在木灵已经完全清醒过来,只是人还有点虚弱罢了。

张傲秋端着蛇汤坐在木灵床头,木灵嗅了嗅道:“阿秋,这是什么汤,怎么这么香?”

慕容轻狂在后面道:“这可是好东西,是你徒儿费劲心思才得到的,对你大有好处,快趁热喝了吧。”

木灵这才注意到后面几人,撑着身子道:“这位老爷子是……?”

(PS:各位看官,给个支持啊,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看你们的了。这本书存稿充足,只是因为工作原因有时候不能及时更新,也很抱歉。

如若觉得书写的还可以,请在书评上留言,只要留言的,傲霜陌漓都会去关注,去收藏大作,互相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