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八十五章 喻千祁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几人望向大门,果然一会来人就在门前站定,接着敲门声传了过来。

夜无霜沉声道:“进来。”

门外应了声“是”,声音略显苍老。

房门打开,一个穿着褐色长袍,年纪大约将近五十的汉子走了进来。

夜无霜一看来人,有点意外地叫道:“祁叔?怎么是你?”

那祁叔先是对这夜无霜行下属之礼道:“属下喻千祁参见圣女。”

夜无霜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喻千祁面前,轻轻一扶道:“祁叔不必多礼。”

喻千祁这才站直身体,望着夜无霜笑道:“多年不见,圣女竟然长这么大了。”

夜无霜道:“当年祁叔离开,我曾问过师尊你到哪里去了,师尊说我年纪还小,等长大了就自然知道了,想不到在这里遇见你。”

喻千祁呵呵笑道:“这么多年,难得圣女一见我还记得我是谁。”

夜无霜也跟着笑道:“那是当然了,当年祁叔总是带着我玩,那时候我已经记事了,这么多年,祁叔倒是一点都没变。”

喻千祁摇摇头道:“变了,怎么没变?这些年自己都感觉老了。”

说完抬头看了张傲秋他们三人,接着道:“这三位就是一起陪圣女进入黑月林的吧?”

张傲秋几人见以夜无霜圣女的身份,都叫这人为叔,显然是以前身边极为亲近的人。

于是均拱手见礼,夜无霜在旁一一介绍一遍。

喻千祁脸上不动声色地与他们三人分别打过招呼,但心里却是惊异不已。

紫陌本就是凌霄门少门主,虽然为人大大咧咧,但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就像夜无霜一样,即使不刻意表现,也能时不时不经意流露出来,修为虽然比不过夜无霜,但也相差不远。

张傲秋以前跟紫陌、夜无霜两人一样,在刀宗也是高高在上的,而且经历那场巨变后,性子变得更加沉稳,再加上他那时不时带着威压的眼神,更显示出他卓尔不群,与众不同的气质。

而铁大可在那山洞里得到那本秘籍,这些日子的不断勤修,整个人显得更加霸气十足。

在喻千祁的心里,夜无霜已经是她这一辈中的天之骄女,虽然多年未见,但也打听过夜无霜的事,在他认为,很少有在夜无霜这样的年纪,有她这样的修为及阅历的。

这也是事实,就连雪心玄在夜无霜这个年纪,修为也要差她一截。

只是眼前这两人,却是与夜无霜年纪相当,看上去不论气质还是修为,都跟她有得一比,这样的天才人物,一下蹦出两个,所以也由不得他不惊异了。

夜无霜不知道他心里转着这些念头,接着问道:“祁叔,你怎么知道我们要进黑月林?你是专门在这里等我们的么?”

喻千祁笑道:“是,也不是。”

夜无霜奇道:“祁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喻千祁招呼几人坐下,然后道:“当年我离开圣教,就是奉教主之命,前往这里,秘密发展本教势力,五天前,我接到教主传书,让我在这里等你们,并备好前往黑月林的一应物资。

所以要说是专门等你们也对,但我现在本就在这里,所以也不是专程过来。”

雪心玄接掌魔教后,一直不甘心只守着老基业,一心想要往外拓展,当年魔教跟其他门派关系又不好,甚至是处于敌对状态,繁华城镇早有其他大派驻扎,若是在那些地方发展势力,怕其他门派有所警觉。

而这古阳城,虽然也是城镇,但地处大陆最西端,条件艰苦,其他大门派根本不屑于在这里发展什么,因为就算是在这里发展了,也没有多大油水。

但魔教跟其他门派不一样,她没得选,只有在这没人要的地方找机会,因此也就有十年前喻千祁离开魔教,千里迢迢到这古阳城安身的事了。

世上有很多事,本来就是因为没得选,反而奋发图强,最终创就辉煌。

喻千祁此人,现在只是灵境中期修为,外表看上去就是个一团和气的老好人,但此人心思缜密,极有手段,当年雪心玄登上教主宝座曾发生一些风波,在那场风波里,很多地方都有他在暗中出力。

因此喻千祁可以说是雪心玄嫡系心腹,在古阳城发展新势力这件事,在魔教内部极少有人知晓,就连夜无霜都不知道,若不是嫡系心腹,雪心玄也不会这么放心地将这件事交给他来办。

而喻千祁果然也没有辜负雪心玄的期望,现在这古阳城,除了古阳城城主以外,就是这位喻老大了。

而且喻千祁极会做人,跟古阳城城主关系极好,官面上的事情也打理的有条有理,顺顺当当,不光如此,在民间,喻千祁更是时不时出钱出力,而且从不恶语对人,因此也是威望极高。

而更重要的是,喻千祁此人为人低调,从不张扬,所以虽然势力发展地很快很大,但却绝不惹人眼。

这间“千祁客栈”正是他在这古阳城的产业之一。

喻千祁在这边所有的产业都是以他自己的名字命名,比如“千祁马帮”,“千祁当铺”,“千祁会馆”等等。

夜无霜闻言娇嗔一声道:“哼,师尊也真是的,明明祁叔在这里,也不事先说一声,要不然……”

喻千祁咳嗽一声打断道:“圣女你这是错怪教主了。”

说完叹息一声接着道:“我教在这里发展势力,本就是一件机密的事情,而且杨堂主的事情我也听说了,那件事情虽然过去了,但在教主心里却是埋了一根刺,有很多事情瞒着你,也是逼不得已啊。”

夜无霜一听,知道喻千祁说得很对,如果换成她,她也会这样做的。

张傲秋怕夜无霜说错话尴尬,接口问道:“祁叔,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喻千祁见张傲秋在这当口插话,也明白他的意思,望着他眼里露出一丝赞许,也随之转口道:“这也是教主安排我在这等你们的原因。”

说完顿了顿接着道:“黑月林这地方,我很早就知道它的名头,在刚来这里的时候,就听这里的人说起,当时我还正值壮年,仗着有些本事,就想独创黑月林。

在黑月林外,就是一片茫茫戈壁滩,我那时去,还没看见黑月林,就被那戈壁滩给挡了回来,幸好那时我去的时候带了个向导,不然得话,能不能活着回来还真是两说。”

紫陌看着喻千祁说这些话的时候,由自带着余悸,不由咋舌道:“那戈壁滩有这么厉害?”

喻千祁双眼有些暗沉,接着又是目光一亮,显然此时整个人都陷入回忆之中,眼神也同时随着记忆变动而变化。

半响后,喻千祁才“嘿”得一声道:“厉害,是真的厉害。没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想象那样的场景。

我从小就在深山长大,也见过一些穷山恶水,但那些恶和险,还可以人为控制,遇见危险,了不起我绕行他路,惹不起躲得起。

但在戈壁滩那片天地里就不一样了,躲都没法躲,一切都看老天爷的心情,他老人家心情好就一切顺利,要是他老人家心情不好,那就是……唉,那就是人间地狱。

第一次无功而返,我心里也不服气,后来又再去一次,那次我准备充足,带了一队经验丰富的向导,虽然如此,但那一次依旧是困难重重,等到达黑月林边界的时候,十个向导只剩下一半。

那次我站在黑月林边,第一次被看到的情景震撼住了,只是那时候已经是疲惫不堪,再没有精神再往里走,徘徊了一天,最后还是打道回府了。”

张傲秋道:“那祁叔一直没有进过黑月林?”

喻千祁颓然摇摇头道:“没有,黑月林没有我必须进去的理由,但那戈壁滩我却是跟他卯上了,每隔一段时间就去闯一闯,时间久了,竟然不知不觉爱上了那片天地。

所以这次你们要进入黑月林,教主的意思就是让我送你们过去。”

紫陌“哈”得一声,伸了个懒腰道:“有祁叔带路,那我们就当游玩一趟吧。”

喻千祁闻言正色警告道:“这种想法你们千万不要有,即使经验再丰富的人,在那里都要时刻小心。向导只能带路,有时候就算他想救人,但也是无能为力。”

紫陌吐了吐舌头道:“那我们一切都听祁叔的,你让我们往西,我们绝不往东。”

喻千祁点点头道:“你能这样想那是最好,今晚用过晚饭后,你们就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出发。”

第二天一早,张傲秋几人早早起床,走到院子里,只见三十几匹骆驼已经被集中在一起,在这周围堆满了大小货物,几个脸色黝黑的汉子在其中忙来忙去。

紫陌站近一些,看了看,这些货物中有帐篷,有些木箱,更多的则是水囊。

那些脸色黝黑的汉子忙着将这些货物固定在骆驼背上,一个身形特别壮硕的汉子不时用当地土语吆喝几声,显然是这群人中的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