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一章 暗夜刺杀(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无霜接口道:“知道,人死后,走过黄泉路,到了奈何桥,就会看到三生石。它一直立在奈何桥边,张望着红尘中那些准备喝孟婆汤、轮回投胎的人们。

传说三生石能照出人前世的模样。前世的因,今生的果,宿命轮回,缘起缘灭,都重重地刻在了三生石上。

千百年来,它见证了芸芸众生的苦与乐、悲与欢、笑与泪。该了的债,该还的情,三生石前,一笔勾销。”

慕容轻狂道:“不错,三生石讲的就是轮回,在《圆觉经》里有段讲轮回,讲得很透彻: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未出轮回,而辨圆觉;彼圆觉性,即同流转;若免轮回,无有是处。譬如动目,能摇湛水,又如定眼,犹回转火,云驶月运,舟行岸移,亦复如是。

《出曜经》里还有一首谒,很能点出生死轮回的本质:伐树不尽根,虽伐犹复生;伐爱不尽本,数数复生苦。犹如自造箭,还自伤其身;内箭亦如是,爱箭伤众生。

这三生草传说受了三生石的灵力,每十二天一个轮回,花开十二色,过了这个轮回,第一朵花就会自动凋谢。

因此要想找到这三生草,必须要在正十二个轮回中,即十二朵花均绽开时采摘,多一时不可,少一时也不可。

而一般灵药旁边均有灵兽守候,守候在三生草旁边的就是一条玄鳞烛日蟒。

这蟒无光泽黑鳞身,传说它身上又有上古邪龙烛九阴的血脉,生性冷傲,周身是毒,据说可以将其降服,而且认主后又极其忠诚。

只是这玄鳞烛日蟒太过厉害,周身蛇皮不惧刀剑,行动游走如电,快得就像在空中飞行一样,一不小心就会被它咬上一口,而只要被咬,不管你多高的修为,毙命都是在一瞬间的事。

因此在三生草周围十丈范围内,寸草不生,但也正因为这样的情况,三生草却也是好找。”

说完又叹了口气道:“不过黑月林如此之大,就算有这样明显的特征,也不知道它到底在哪里,想要找到它就如大海捞针差不多,而且那地方还有不知道多少其他要命的毒物,可以说那地方是步步陷阱,处处杀机,唉,现在你们知道老夫为什么要这么急着找你们过来的原因了吧?”

慕容轻狂说完从怀里掏出两张药方,一张给了云历,一张给了雪心玄。

两人接过药方,慕容轻狂道:“你们二人立即吩咐下去,火速凑齐这药方上的药材,只是这三生草……,唉,希望天见可怜吧。”

雪心玄快速看了一遍药方,接着将药方递给夜无霜道:“将药方再抄一遍,立即发回教内,让你五师叔想尽办法找齐这些药材。”

夜无霜低头应了一声,刚要出门,张傲秋突然道:“师父,我想到那黑月林去一趟。”

夜无霜闻言立即跳了起来,急道:“什么?你要去黑月林?你没听师父说么,那地方连师父都是九死一生。你……。”

张傲秋打断道:“不管是不是九死一生,这黑月林我都要去一趟。”

雪心玄见张傲秋一脸决然,知道他已经下定决心,隧道:“阿秋,你的心情我们都明白,这样好不好,本教跟城主府同时搜寻这些药材,要是到时候还是找不到三生草,那我们再想想办法,怎样?”

张傲秋闻言想了想,接着缓缓点了点头,雪心玄说的也有道理,要是这些天找到了三生草,自己还往黑月林去,那不是吃多了没事做了?

夜无霜依旧不放心,望着张傲秋埋怨道:“你平时不是挺稳得住的么?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胡来?”

雪心玄瞟了夜无霜一眼,本想斥责两句,但见夜无霜一脸焦急地望着张傲秋,心里暗叹一声,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慕容轻狂在旁转弯道:“霜儿,你不用担心,这些天为师会帮你看着他,不让他乱来。若是实在找不到三生草,到时候为师就跟阿秋一起再去趟黑月林。”

众人散了以后,张傲秋不放心木灵,又去他房间看了看,见木灵已经睡着,也不敢打搅,又悄悄退了出来。

夜无霜跟在他后面,现在她是真有点不放心张傲秋,这家伙向来胆子大,说不定一不小心就让他一人溜出去,自个到黑月林去,所以现在只要有空,在张傲秋身边可是寸步不离。

雪心玄在后面看了,对华风及慕容轻狂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现在看能不能找点什么事让他做,也好分他的心。”

慕容轻狂一听,突然想起第一次去鹰嘴峰路过的那个虎跃坡,那里弥漫着毒雾,那毒雾之中一种还有蛇毒,当时因为有事没有查看,现在正好有空闲。

当即道:“雪教主说的是,正好现在老夫也没什么事,虎跃坡那地方老夫还想仔细看看,这小子拥有神识,也正好排上用处。”

雪心玄道:“虎跃坡?老爷子你还真会想地方,我说给他事做,又不是让你带他去冒险。”

慕容轻狂呵呵笑道:“你呀,现在这是护犊之情了?这小子,一般的事可能还真提不上精神,不找点刺激的,他还不答应了。”

接着将张傲秋叫了过来,跟他将事情说了说。

张傲秋一听,想了想,以其在这里坐着干着急,还不如去做点什么,当即点了点头。

雪心玄怕他又多想,在旁笑道:“听说你们在临花城买了间大宅子,我到临花城也好些天了,还没有去看看了,也不知主人邀不邀请啊?”

夜无霜一听,立即高兴地挽着雪心玄胳膊道:“邀请,怎么不邀请了?”

雪心玄白了她一眼道:“你是主人么?”

夜无霜鼻子朝天,理所当然地说道:“我当然是了,阿秋,师父他们都是。”

张傲秋听了也是高兴,接口道:“我代表我们所有主人,诚挚地邀请前辈前往寒舍一聚。前辈到来,必定让寒舍蓬荜生辉。”

雪心玄笑骂道:“油嘴滑舌。”

众人有说有笑地去见云历,张傲秋他们那宅子离城主府还有段距离,现在天色已是傍晚时分,自己又没备马车,只有找云历帮忙,不然总不能让雪心玄他们走着过去吧。

张傲秋感受着周围这些人的笑容,心里也开朗起来,想起以前一无所有,现在有了这么多生死与共的同伴,即使眼前困难重重,但也不是不能应对。

当即长嘘一口气,只觉心胸一扩,哈哈一笑,在前带头而去。

云历一听,立即安排,正好这个时间是云一他们换防,而且现在临花城暗流涌动,有云一他们军队在旁护送,也要安全一些。

云一很快接到消息,带人在城主府门口等候。

因为有女眷,所以云一的马车就腾了出来,让雪心玄、夜无霜还有慕容轻狂坐了进去。

慕容轻狂拍了拍马车车厢笑道:“不错,挺结实的。”

云一回道:“现在临花城不太平,还是小心些好。”

慕容轻狂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等雪心玄两人坐进去后,自个也跟了进去。

而张傲秋、华风还有云一等人,则骑马跟在马车左右。

从城主府到大宅,其中要经过两条长街,三个转弯。

现在虽然寒冬已过,但初春的傍晚依旧寒意逼人,所以此时的大街上,行人寥寥无几,街铺也早早打烊,除了各家门口挂着的风灯随风摇晃,可以说是一片空寂。

云一这队人大概只有百人的样子,前面是约五十个军士步行开路,后面也是五十人左右军士,前后将马车护在中间。

军士步伐整齐,起脚落脚整齐划一,虽然只有百来人,但这整齐的步伐声,人马鸦雀无声的压抑,却让人感到一种沙场铁血的味道,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师。

张傲秋骑马跟在马车左侧,云一、华风两人跟在右侧。

众人都是闭口不言,气氛沉闷而又紧张。

张傲秋一路闲来无事,坐在马背上,左摇右晃,干脆闭上眼睛,将神识打开,试着练习神识地运用。

自甘惠英知道他神识已到灵物想通的境界,在空暇的时候,将自己知道的念力的运用一股脑地都传给了张傲秋,只是这段时间一件事接一件事,无暇去认真专研罢了。

张傲秋按照甘惠英所教,先是将神识铺开,认真观察反应到神识里的每种事物,过了一会,再试着将铺开的神识重叠扭曲,据甘惠英所说,这样神识重叠,会让其主人感受加倍。

当然这还只是初级训练,越往上就会越难。

张傲秋也不急于一时,反正没事的时候,拿出来玩玩,也当是一种消遣。

此时队伍走到了第二个拐弯处,从张傲秋这里看过去,前面的军士刚刚消失在转弯处。

突然,在二十丈的尽头,即大街转弯的左侧,一个黑衣人影突然出现在神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