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四章 聚魂草(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两人迎上去,张傲秋看着慕容轻狂肩上的背包奇道:“师父,你这是要出门么?”

慕容轻狂笑着点点头道:“昨日不是说好了去那虎跃坡看看么?正好今日没什么事,咱爷两去走一遭如何?”

张傲秋笑道:“你这包裹都打好了,徒儿能说不么?”

慕容轻狂笑着一拍他脑袋道:“滑头。”

说完对铁大可道:“大可,这次去,说不定也能顺手将你的事给办了。”

铁大可道:“老爷子,万事不可强求,要是有什么危险就不要……。”

张傲秋一听慕容轻狂的话就来了兴趣,一把打断道:“老铁,你跟我们还客气什么。”

接着望向慕容轻狂问道:“师父,你说能解决老铁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容轻狂笑道:“上次为师就发现那毒雾里带有蛇毒,一般能喷出毒气的蛇,都是修炼有些年头的,要是为师看得不错,虎跃坡的那条蛇应该有个四五百年了,这蛇筋对大可这种情况疗效最好。”

张傲秋咋舌道:“蛇也能修炼,居然还有四五百年?”

慕容轻狂理所应当地说道:“当然,这世间万物都可以修炼,只是方式跟我们不同罢了。等你到了黑月林,你就会知道,那里面成精的东西多得去了。”

张傲秋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顿时两眼冒星星道:“师父,那还说什么,我们现在就走吧。”

慕容轻狂笑道:“你先跟霜儿他们说一下,等会不要忘记把你的星月刀带上。”

张傲秋兴奋地点点头,跟铁大可招呼一声,匆匆去了。

紫陌跟阿漓他们正好跟雪心玄在一起说话,听到张傲秋所说,立即要跟着去。

张傲秋双手一摊道:“你跟我嚷嚷有个毛用,你要去也要师父他老人家点头才是。”

紫陌闻言道:“师父最怕我死缠烂打,只要我这招一出……。”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耳后一声咳嗽声,接着慕容轻狂的声音响起:“你这招一出,就会怎样?”

紫陌抓着脑袋转身赔笑道:“还能怎样,当然是听师父的了。不过,师父,这么刺激的事,怎么能少了我了,是吧?我虽然帮不上忙,但吆喝两声还是可以的,师父啊,你就让我去吧。”

慕容轻狂道:“你当是出去玩啊,这次可是危险重重,为师向来不谦虚,但这次面对的可是一个大家伙,以为师的修为也只能照顾一个,再多一个,就没有办法了。”

紫陌还是第一次见慕容轻狂如此严肃,不由失望道:“有这么厉害,那……。”

雪心玄在旁道:“阿陌,这件事你就不要参合了,何况阿秋还有神识,就算什么危险,他也能提前发现,我们就静等他们佳音好了。”

说完不待紫陌反对,转身对慕容轻狂道:“老爷子,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

慕容轻狂一拍肩头的背包道:“不用了,要带的家伙,老夫都准备好了。”

接着对张傲秋道:“你准备好了没?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吧。”

张傲秋看着一脸沮丧的紫陌,做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接着一拍星月刀道:“早准备好了。”

两人出了临花城,渡过离水,熟门熟路地往虎跃坡赶去。

到了虎跃坡,慕容轻狂没有急着过去,先是四周看了看,此时日头已经升起,照在虎跃坡上一片金芒。

慕容轻狂道:“现在还不是日头正甚的时候,我们先准备准备,等到了时辰再过去。”

说完取出肩头背包,打开拿出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两颗药丸,递给张傲秋一颗道:“先将药丸服下,然后打坐冥想一会,到时候为师再叫你。”

张傲秋现在一切听他吩咐,也不多问,服下药丸后,自己找块干净地打坐冥想。

两个时辰后,张傲秋被慕容轻狂叫醒,睁眼一看,此时日头正当头,先前还是浓雾笼罩的地方,现在露出绿油油的植被。

张傲秋从地上爬起来,喜道:“师父,时候到了?”

慕容轻狂点点头道:“现在我们从这片植被过去,到了尽头后,尽量屏住呼吸,你刚才吃得药丸虽然能解毒,但还是小心些好。”

张傲秋满不在乎道:“师父,你放心吧,憋气一天都没有问题。到时候你只要告诉我怎么办就可以了。”

慕容轻狂闻言一惊道:“憋气一天?”

张傲秋笑道:“可能夸张了点,但大半天绝对没问题。”

慕容轻狂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张傲秋,半天无语。

越过虎跃坡,前面植被越来越密集,树木也渐渐变得高大,日光慢慢被遮蔽起来。

越往里,光线越暗,张傲秋屏住呼吸,同时将神识打开。

外面稀薄的雾气,在这里开始渐渐变得浓密起来。

映入神识中的景象此时虽然朦胧,但比肉眼看得却要清晰多了。

在右前方三丈位置,一条相对来说更像路的小径出现在神识中。

张傲秋拉了拉慕容轻狂 指了指右前方小声道:“师父,那边有一条小路。”

慕容轻狂咦了一声道:“这里还有路?”

张傲秋点点头,比划了一下道:“这条小路大概这么宽,也是野草重生,不像人走出来的。”

慕容轻狂想了想道:“难道是那条蛇爬出来后留下的?”

接着兴奋道:“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这畜舍行踪,这样也好,速战速决。”

说完带着张傲秋往右前方而去,张傲秋抽出星月刀,将身边的树枝障碍物挑开却不斩断,慕容轻狂赞许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很快两人到了张傲秋说的那条小路,慕容轻狂蹲下身子,轻轻嗅了嗅,片刻后兴奋道:“真是蛇爬行的路迹,顺着这条路,很快就可以找到它了。”

说完当先领路而去,张傲秋紧跟其后,走了一顿饭功夫,前面出现一个山洞,这山洞有将近一人高,洞前跟来路情况相反,这里基本上寸草不生。

张傲秋正要到洞口利用神识查探,突然心底一个声音响起:“小子,往左,快往左。”

张傲秋全部心思都集中在前面黑乎乎的洞口上,被这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想了会觉得这好像是独叟的声音,立即在心底没好气道:“我说前辈,你要说话也先打个招呼,你这样突然出来,在这情况下,会吓死人的。”

独叟不理他的抱怨,只是催道:“让你往左,你小子倒是走啊。”

张傲秋不仅疑惑道:“左边有什么东西?你怎么能跟我说话了?”

独叟不耐烦地说道:“你都达到灵物相同境界了,老子自然能跟你对话了。少废话,快点过去。”

张傲秋不满道:“要是等会左边没有东西,小心……。”

独叟催道:“好了好了,放心,我老人家不会看错的。”

张傲秋一拉慕容轻狂小声道:“师父,左边有东西。”

慕容轻狂疑惑地“嗯”了一声道:“那边有什么?”

张傲秋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不过我感觉那里有蹊跷。”

慕容轻狂知道他的一些神奇,当下也不再问,调头往左边而去。

走了没几步,独叟焦急地在张傲秋心底道:“到了,就在前面。”

张傲秋正要问,耳边接着传来慕容轻狂地惊呼声:“竟然是聚魂草,竟然是聚魂草。”

独叟道:“外边那个还有点见识,你用刀将聚魂草连土挖出,千万不要伤到根。”

独叟说完,慕容轻狂对张傲秋又说了一遍,两人话不同,但意思一样。

张傲秋见这两个成精的人都这么说,立即动手,一边动手一边对独叟道:“什么外边那个,那是我师父,你多少也尊敬些。”

独叟现在看到聚魂草,这东西对他可是大补,心里正高兴,也不跟他计较,笑道:“好好好,只要能挖出这聚魂草,你让老子叫他师父都可以。”

张傲秋嘟囔了两句,刚挖到一半,独叟突然急道:“快叫你师父防备,有东西要出来了。”

张傲秋立即道:“师父,那蛇要出来了,快准备。”

慕容轻狂点点头,恍然道:“原来这条蛇是守护聚魂草的,怪不得它爬行路迹都不远了。”

说完快速取出背包,从里面掏出两个酒坛一样的罐子,站在洞口对张傲秋道:“你挖出聚魂草后立即原路离开,在虎跃坡外等着。”

张傲秋“嗯”了一声,下手却是不慌不忙,神识沉到泥土中,极其小心避开聚魂草根系,片刻后连根带土将聚魂草取了出来。

转头对慕容轻狂急道:“师父,我先出去,你自己小心些。”

话音刚落,洞内一股阴风刮过,一条巨大的蟒蛇从洞口探出头来,往聚魂草方向愤怒地吐着信子。

慕容轻狂没等它扑过去,左手一抖,手中罐子如流星般砸往蛇头,同时大叫道:“阿秋,快走。”

张傲秋听到慕容轻狂这声叫,突然灭门那晚的情景出现在脑海里,那时师父喷着鲜血也是这样嘶吼着的。

这景象一闪而没,张傲秋脚下却没有片刻犹豫,瞬间功力提升到巅峰,脚步一错,身法展开,一溜烟往外而去。

那蟒蛇看是巨大,但却灵活无比,蛇头一闪,堪堪避过慕容轻狂那抛过来的罐子。

罐子狠狠砸在石壁上,顿时一大篷白灰溅出,白灰一沾上蟒蛇,蟒蛇一个激灵,痛得在地上打了个滚。

张傲秋借机跑得更快,很快就踪影全无。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2b220N'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