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三章 暗夜刺杀(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慕容轻狂看着上方黑衣人一连串动作,心里也是暗自佩服,嘴里却是冷哼一声,赤龙索一圈一砸,在空中幻化出三个圆环,恰巧将箭矢套住,然后右手一抖,长箭在圆环中跟着改变方向,又往黑衣人追去。

用劲之巧,更胜那黑衣人一筹,毕竟一个用手,一个用兵刃,难度差异就不是一个级别了。

慕容轻狂人随箭走,赤龙索在空中又是一个转弯,银环收短,同时右手运功,将毒传到赤龙索上。

这也是慕容轻狂动了真怒,这么多年,也只有逃命地最关键时候才会在赤龙索上加毒。

前方黑衣人听得后面箭矢声音,头也不回,就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身形蓦然往左,长箭“嗖”得一声擦身而过。

不过这一转折,毕竟缓了那么一瞬,慕容轻狂速度不变,手中赤龙索银环突然加长,龙首直奔黑衣人背部而去。

这一下又快又急,而且龙首蓄满真气,黑衣人不敢大意,身不动,背后寒芒一闪。

”叮“得一声。

黑衣人应声脚步一个踉跄,赤龙索同时也由一条笔直银链变得波浪起伏。

慕容轻狂同时顿了一顿,黑衣人借力速度蓦然加快,三闪两晃,进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慕容轻狂看着黑衣人离开,赤龙索银光一闪,收到袖内,冷笑一声,也不追赶。

先前左侧黑衣人“游”往人多处,本想借人多混乱,好找机会脱身,但哪知这队军士是黑云卫精锐中的精锐,虽然修为没有黑衣人高,但训练有素,刚才短暂的骚乱后,现在已经反应过来。

剩下的人立即自动结成方阵,背在背后的盾牌交到左手,往身前一立,右手长枪斜指,顿时空出一大片出来,将那黑衣人围在中间。

黑衣人没想到对方反应如此之快,浑水摸鱼的方法再也做不下去,右掌在地上一拍,身形弹起,刚想腾身飞起,此时后面的雪心玄长剑杀到。

黑衣人暗叹一声,迫不得已回身迎敌。

张傲秋在发出警告的同时,人往暗处走,这种场合,不用去试,也知道不是他这个区区天境期的低手凑热闹的。

身子刚藏好,飞钵临空杀到,接着第一个黑衣人动手袭击。

张傲秋挡开飞射过来的碎屑,匆匆一扫,见夜无霜同他一样,正躲在另一处墙角,心中一定,趁着双方战成一团,溜了过去。

夜无霜一见张傲秋,立即将他拉了过去。

张傲秋看了看左右道:“霜儿,这里不能久留,不然会殃及到我们这两条小鱼,快,这边走。”

夜无霜点点头,任由他牵着手,两人弓着腰,贴着墙角往外,恰巧前面一扇临街小窗,张傲秋想都没想,带着夜无霜破窗而入。

两人挨着窗口坐下,张傲秋抬头从窗户后望去,恰好看见雪心玄正与人圈里的黑衣人战在一起。

而这时慕容轻狂也腾出手来,跟着雪心玄身后,人未至,赤龙索已跃空而出,先一步攻向敌人。

那黑衣人更是大吃一惊,一个雪心玄已经让他感到威胁,现在又多了一个更厉害的出来,心中暗想:这么多年暗杀生涯,看来今日要走到尽头了。

黑衣人明知今日必难善了,把心一横,仰天一声长啸,接着身体杀气暴涨,一双眼睛顿时血红一片。

黑衣人手中长剑不闪不避,空中划出一道银芒,直接与先行攻来的龙首硬碰一击。

“叮”得一声暴响。

以慕容轻狂高出他两介的修为,也不由应声一顿,下面的攻击变化再也用不出来。

慕容轻狂立即警示道:“小心,他已用秘法提升功力。”

黑衣人身子踉跄退后两步,闻言“喋喋”几声怪笑道:“想要留下我,你们也要付出一点代价。”

说完手中长剑一摆,往后面的雪心玄恶狠狠地攻去。

雪心玄叱咤一声,嘴里一声低沉的清啸,长剑原式不变,迎上黑衣人。

黑衣人正想趁势反击,突然身子左侧空气中,一股细流搅动,黑衣人大吃一惊,想要侧身,但此时他攻势已成,如离弦之箭,不得不发。

眼看两把长剑就要在空中相交,雪心玄望着黑衣人诡异一笑,身子若鬼魅般往右一闪,同时长剑回收。

黑衣人在气机牵引下,长剑自然而然地转往雪心玄,而此时左侧那股细流突然犹如狂风暴雨般,向他直撞过来。

黑衣人闪无可闪,立即被击了个正中,身子临空翻动,一口鲜血“哇”得喷出。

同时在刚才左侧位置,一道人影如烟般闪烁几下,接着又消失不见。

黑衣人身不由己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最后软绵绵地重重摔在地上。

张傲秋看到那迷幻的人影,转头问夜无霜道:“那人是谁?”

夜无霜笑道:“那是我师尊的贴身护卫,一男一女,师尊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

一般他们不会现身,只有在师尊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发起偷袭。

他们两人的修为都跟师父差不多,但隐匿功夫却要比师父高,简单的说,就是若他们不想你看见的话,就是站在你面前,你也不会知道。”

慕容轻狂的隐匿功夫,张傲秋可是亲身经历过了,夜无霜说的这两人,这手功夫居然比慕容轻狂还厉害,那真是不可想象。

当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不由咋舌道:“这么厉害?”

夜无霜点点头道:“他们这套功夫叫魅影无踪,我的魅影身法只是这套功法的一部分。”

两人正说这着,雪心玄上前“唰”得一剑,剑尖抵住黑衣人咽喉。

黑衣人艰难睁开眼,嘴角鲜血咕咕流出,咧嘴一笑道:“想不到老子……今日会载在这里,不过……不过老子也是面子大,三个玄境高手围攻老子一个,哈……,咳咳,也是……也是值得了。”

话音刚落,嘴角鲜血变为黑色,慕容轻狂大叫道:“不好。”

正要上前去救,黑衣人凶狠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死时嘴角一丝讥笑却永远停留在他脸上。

雪心玄收回长剑,同慕容轻狂同时望向屋顶,先前在屋顶的恶斗也停了下来,两个身着普通军士军服的人影并肩站在屋檐上,也同时四眼望下来。

云一走了过来招呼道:“各位前辈没事吧?”

屋檐上两人跃了下来,站在慕容轻狂跟雪心玄对面,目光灼灼地看着二人。

雪心玄回望一眼,收回目光道:“我们没事。”

慕容轻狂接口道:“有一人逃脱,不过他已经身中剧毒,相信也走不了多远,不过现在不要追得太紧,他说不定会向临花城内他们自己人求救,到时候跟在后面,再一网打尽。”

云一点点头,回身低声对身边一人吩咐起来。

没过多久,两边街道涌入两队黑云卫,每人手持一根火把,顿时将整条街照得透亮。

云一本想让其中一队护送张傲秋他们离开,但慕容轻狂以现在追捕要犯为借口,婉言谢绝了。

云一见他们态度坚决,再加上就他们这几人实力,恐怕真没什么人能暗算他们,当即也不再坚持,拱手道:“今日多谢各位前辈援手,特别是小先生示警。云一公务在身,就先行别过了。”

慕容轻狂点点头,带着张傲秋腾身而起,雪心玄则牵着夜无霜跟在后面,华风倒是独自一人,乐得清闲。

回到大宅,众人开始兴高采烈的情绪,现在经历这件事后,兴致全无,简单用餐过后,就各自休息了。

第二日,张傲秋几人又被慕容轻狂拉去特训,铁大可虽然不能参与,但依旧站在旁边观看。

这也是昨天那刺客给逼得,慕容轻狂现在越来越感到危机,所以一有空,前面的特训就又开始了。

两个时辰后,几人被慕容轻狂虐得精疲力尽,慕容轻狂满意地点点头,让他们喝完汤药,就撒手去忙他的了。

由于铁大可现在不能运气,所以那汤药就没喝。

像往常一样,还是张傲秋第一个醒来,睁眼一看铁大可还在,遂拉着他出去走走。

张傲秋道:“老铁,你现在怎么样?”

铁大可摇摇头笑道:“除了不能修炼外,能吃能睡,身体依旧壮实。”

张傲秋认真地看了看他道:“我看你双眼神彩聚而不散,藏而不露,完全不像失去内力的人,这其中肯定有我们认知以外的微妙之处。”

铁大可边走边道:“慕容老爷子也是这么说,既然他老人家都搞不清楚,那俺也就不再多想了,以后是怎样就怎样,全看老天爷的意思。”

张傲秋道:“我有种直觉,你的内力没有失去,可能只是暂时蛰伏起来。我们同时服用还魂丹,这种丹药据说有肉白骨的功效,怎么可能只对你无效?”

铁大可拍拍他肩膀笑道:“兄弟,你不用担心,要是内力回复,当然更好,俺还有很多事情没做了,要是实在不能恢复,那也没什么,这不还有你们几个在么?”

两人正说着,慕容轻狂背着个背包从另一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