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一十六章 层次碾压
作者:域朗彬言  |  字数:1143014   |  更新时间:2020-12-9

如此被对方无情鄙视了一番,三班七小也是敢怒不敢言。严格来讲,刚才安戈洛尼那突兀一击,本质上并非算什么偷袭,只因他身法速度太快,夜世根本来不及应对罢了,而最后轻易震退其他六小,也证明前者实力足够强悍,甚至可以说,乃三班七小有史以来,所遭遇到的最强武者。

“他已相当于十级武者层次,大家把元素提升至最佳状态,不然,很难抵挡邪能侵蚀身体!”迅速判断对手强弱,夜世脸色异常冷峻,手掌紧紧一握,将光耀贴在自己右腿之上,运用圣能来化解这股钻心疼痛,并高声提醒大家小心。

太险了,倘若刚才支援再晚一步,夜世一条右腿估计算是彻底废了。谁能想到,大家眼前这个人,在刹那间改变人格灵魂后,其实力修为竟会差距如此之大?

闻言,安戈洛尼依旧未动,神色极度高傲,嘴里冷笑道:“不怕告诉你们,我们冥妖界里的十二大妖王,每一个人都经历过严格选拔,实力绝对皆是通天存在。现如今,若不是本座已失自己肉身,导致邪能修为大减折损,区区十级层次,那又算得了什么?只不过,就即便如此,也不是你们可能逾越的鸿沟,乖乖做出选择吧,本座耐心很有限呦。”

“不用选择,我们直接杀你完事!”之前对方一句狠话,原封不动的怼了回去。接下,夜世凭借这般无畏气势,一道金黄色的强光剑气,已是悄然从剑刃之上浮现,然后直接对准智妖王,狠狠的飞射而去。

“人类,真是愚蠢的生物,莫非到现在为止,你都瞧不出本座与你们之间的差异吗?”望着圣光剑气凌厉袭来,安戈洛尼微微眯起双眼,身体跨步前倾,竟是不慌不忙的伸出右手。旋即,手掌中突兀涌现出一股黑灰色邪气,犹如黑雾般凝成一道气墙,看似要硬抗下剑气的攻击。

“碰!”霎时,两种皆是蕴含着至高能量的彼此,在此刻便是如同矛与盾般,***撞在一起。但这撞击,却出乎意料的,并未带起惊天的炸响与巨爆。反之,强烈的圣光与万恶邪气竟死死纠缠在一起,开始不断的相互剧烈排斥,在光芒交错的交点处,只见那虚无的玄门空间,都是蔓延出一道道细小的裂痕。

不过非常可惜,双方未等僵持几秒后,邪气似乎占据主导优势,气墙缭绕黑雾之上,任由圣光剑气如何挣扎,也是难以突破那层薄薄的气墙防御,反而,在这般相互的排斥间,强悍的剑气竟逐渐变得暗淡无光,随后慢慢让邪能吞噬殆尽……

乖乖,圣光居然被邪能吞噬,这可是夜世第一次首见,之前无惧刚毅的俊脸,此刻也不禁悄然阴沉了许多。“桀桀桀,所谓属性克制,那要看层次等级之分,仅仅掌握一点不入流的圣能,你真以为万邪无惧吗?小子,你还嫩了点。”好像很满足夜世惊诧的表情,安戈洛尼不由得划过一抹冷笑。

“哼,我虽然等级不如你,但合我们七人之力,总应该让你有所顾忌吧,大家动手!”话音未毕,四周已做好准备的其他六小,眼眸皆是掠闪出一抹寒光。同时配合着夜世又一道圣光剑气,其四面八方爆射出六种至强的元素攻击,迅速形成区域包围之势,直朝后者身上重重压上。

然而,望着七道惊闪而来的猛烈攻势,安戈洛尼表情终于略变凝重,可身体依旧不闪不躲,手臂仅高高举起,手掌中窜涌出一股浓郁的黑雾,旋即,闪电般乍现在头顶上空,随之凝聚成一圈邪气雾罩,并从下迅速扩散而出,瞬将自己包裹在其中。

“嘭嘭嘭……”邪气雾罩刚刚成形,那不同方向的七道凌厉招式,也是犹如七枚炮弹般如约而至,并发出七声轰鸣巨响,直接是徒然爆裂而开。

不愧为美斯三班,攻势劲道刚猛无比,剧烈的爆炸,宛如七道绚丽的烟火,在玄门空间飞溅四射。而遭受到狂暴能量冲击下,看似坚固的黑雾防御罩,也迅速掀起一层层凹凸涟漪!紧接着,涟漪的扩散速度越来越快,仅有片刻之后,邪气罩便终于达至承受的极限,在一声沉闷巨响中,且终究还是如同爆碎的气球一般,轰然崩塌。

更加厉害的,七小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招术中都暗藏着一股暗劲。当邪气防御罩爆裂后,那暗藏的元素力量,也是毫不留情的撞击在安戈洛尼本体上。

“嘭嘭嘭……”一刹那间,七道强悍的元素力道,伴随着一声声凌厉的轰鸣响,依次落在后者身上,那股重叠交错的巨大威力,就算安戈洛尼再强横,竟也强行压得他踉跄几步。不过,毕竟乃为十二大妖王之一,虽然身体逼迫着微颤退步,但似乎也并无什么大碍,只能说是稍微狼狈一些罢了。

“可恶,你们这些狡猾的人类,竟敢耍阴招坑本座……”由于过于高傲自负,安戈洛尼一时大意,最终是吃了一点小亏,导致脸颊上的冰冷之色,逐渐变得浓郁起来。

“你太高估自己了,既然我们三班敢来,就不怕任何阻碍,不仅赵轩辕一伙如此,甚至连你这位妖王阁下,也同样如此!”冷眼观望着前方,夜世淡淡地说道。

闻言,安戈洛尼一怔,旋即脸色却平和少许,嘴里喃喃地道:“是啊,或许你说得对。想我智妖王当年在冥妖界里,向来以智慧和机敏著称。可谁曾想,自从孤身来到人界以后,竟一次次屡屡受挫,先是丢了本体,然后又被封印,当真是自己的倨傲所至。不过嘛,本座就算再怎么自傲,还轮不到你这小子说三道四,别太自以为是!”

而当他最后几个字厉喝落下,一股滔天的邪气便徒然自其体内爆发而出。仅转眼之间,这股邪气竟在他双臂之上,迅速凝成一层层黑色鳞片,看似就好像从体表中长出来一般。“嗤!”那一霎,待那些黑色鳞片乍现时,安戈洛尼浑身上下一颤,竟从背后舒展出一对黑雾状的羽翼。与此同时,滚滚邪能气息,也是疯狂的直线飙升,其暴涨速度,直令得三班七小皆是感到大为惊愕。

“我靠,这家伙头脑冷静得也太快了吧,并且也越来越不像人了,真是棘手……”见状,七小心中不无暗骂一声,不过吃惊归吃惊,反应速度也不慢,其体内皆是能量爆涌,将其自己的元素气息,同样迅速催升至强状态,做好所有准备,与妖王一决高下。

此刻,八股强大的元素能量针锋相对,几乎充斥着半个玄门广场。但前者那源源不断扑来的邪能罡风,则让三班七小眉头一皱。众人可不是傻子,他们都能感觉到这股邪能之气,所蕴含着是何等恐怖力量,若是被它单独正面压制的话,恐怕即便是夜世或者傲小羽,估计都不可能对抗的了。

“别怕,本座今天心情甚好,自不会这么快杀了你们,咱们不妨先玩玩。”霎时,万恶邪能在安戈洛尼身上升腾窜涌,那恐怖的滔天之势,直接令得大半个玄门广场变得压抑起来,甚至是连远处的无限空间中,那些淡淡雾气都逐渐的消散殆尽。

“玩玩就玩玩,谁怕谁!”对此,高强度邪能出现那一霎,玄门广场上的三班七小,脸色皆是慢慢转变,竭力抵御着来自对手的邪能威压,眼眸中更是涌现出一抹惊诧之色,但所谓输人不输阵,气势绝不能被压倒。

“很好,勇气可嘉。那么……咱们开始吧!”话音刚落,智妖王笑脸终于停顿少许,随之开始逐渐凝神起来。而在眼神变冷的瞬间,他周身的气场,徒然紧绷,一股令人胆寒的凌厉煞气,旋即席卷至四面八方!

不仅如此,伴随着这个大妖王突兀认真,一阵令人胆寒的邪气罡风,便是片刻间以他为中心点,猛然爆发扩散而出。罡风之大,犹如狂风暴雨一般,急刮所到之处,那极为坚硬的晶石地表,也在风暴疯狂的撕扯力之下,如同地龙翻身,不断的出现凹凹凸凸的颠簸蠕动,甚至于,还有几块地板竟开始出现一些裂痕。

“大家沉住气,看准时机再动手!”邪气风暴疯狂肆虐中,三班七小就宛如大海中的小舟,任由风浪吹打,身体皆是摇摆不定。可众人的目光,却像定海神针般,视线都死死锁定这风暴里的人。夜世说得对,由于风暴过于强势,尽管此刻不适宜主动攻击,不过但凡对方要有所异动,他们也不会坐以待毙。

“咻!”未等这股滔天风势刮尽,那疯狂肆虐的邪能源头之内,突见一道凌厉黑影,猛然如箭矢般爆射而出。黑影在穿梭风暴时,隐约能听到一阵阵嗤嗤声响,然后,狠狠的朝向夜世所在方位袭来。

“阁下还真是睚眦必报呐……”携带者强悍邪能的攻势,速度极为恐怖,甚至比之前还要快上一倍,仅仅一闪间,便是出现在了夜世面前!果然,能够让安戈洛尼感兴趣的,必是三班七小中的班长。

不过,面对着那又快又猛的邪能冲击,夜世已早做好万全准备,光耀迅速向前一挥,剑尖前的空间也是徒然扭曲。而下一刻,邪能攻势则重重的穿透那片扭曲空间,虽然是狠狠的轰碎这股元素阻力,但却是偏离了一些原有准头,结果险险的擦着目标肩膀掠闪而过。可饶是如此,在彼此交错一刹那,其中那近在咫尺的邪能气息,还是令得夜世感到浑身上下,寒毛瞬间直立。

“哼,身法倒是提升了不少,但不知防御力如何?”第一波攻势被夜世有惊无险的闪过,黑影也是传来一道冷哼声,当即邪能含煞一转,顿时如同毒蛇吐信一般,将身形迅速掉头,再度笔直的射向夜世背心要害。

电光火石间,感受到身后的凌厉劲风,夜世心中一沉,则未犹豫半分,脚尖惊闪,疾风漂浮术瞬间发动,其整个身形,便是鬼魅般偏移出四米开外。

“想跑,既然让本座盯上,你觉得可能吗?”夜世反应迅速,但妖王也非凡人。邪气劲风速度未减下,矛头却已是改变方向,竟如同跗骨之蛆般顺势追踪。不仅如此,看似这股邪气劲风,威力变得更加凌厉无比,隐隐间,竟透着一种森冷之气,想必若是被击中的话,其下场怕要极为凄惨。

“可恶,你真当小爷是泥捏的不成!”身形刚刚完成侧移,邪气劲风则又被纠缠而至。夜世不禁眉头一皱,既然躲闪不了,便所幸一咬牙,将其浩瀚圣光能量,迅速输入光耀剑刃之上,随之徒然转身,直接朝后方狠狠一横。“嘭!”霎时,剑刃准确的迎上对方指尖,直接是爆发出一声沉闷的金属声响。

可惜,虽说是区区徒手硬撼神兵利器,但前者毕竟是个超强异类,指尖上所蕴含着的恐怖力道,与它呈现出的无上坚韧度,却令得后者躯体反倒是微微一颤,甚至于,浑身上下的血液与经脉,都是不由自主的突兀冻结起来!

“嗤嗤嗤……”一刹那,在正邪两股可怕力道下,空气中顿时传来一阵嗤嗤炸响。咋眼一看,在短暂僵持中,夜世手臂之上青筋耸动,体内圣能不断催动提升,反观那安戈洛尼,却是看似异常淡定,通过手臂慢慢向前延伸,嘴角竟泛起一抹冷笑。然而,由于两人的元素对抗,其两者交点间,已是形成一股元素风暴,且迅猛旋转弥漫而起,其从内部释放出的恐怖撕扯力,更是迅速扩散剧增……

“碰!”正所谓物极必反,两种至强的正邪之力相互排斥,其所处的虚无空间,居然先是抵御不住。因此,还未等双方僵持一秒时间,那一道道细小的空间裂缝,便是出现在两者交汇点处,最终,只听一声高亢的爆裂声响,且交点处直接是骇然爆裂。而夜世与安戈洛尼二人,也因此被震退几步。

正如安戈洛尼所言,正与邪尽管是相互克制,不过论层次等级方面,固然是谁强谁说了算。遭反震的二人,智妖王仅是后退几步,而夜世,则要更加悲惨一些了。因受到强悍的冲击,后者直接竟是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各处的经脉如针扎一般,逆反倒流痛不欲生,甚至都险些握不住手中的利刃。

“妖人,休要猖狂!”短短两招过后,六小才竭力赶至救援。时间刚好,在夜世身体短暂萎靡之际,六个色彩绚丽的元素身影,伴随着几声冷喝便是及时响起。旋即,只听得嗖嗖划空声迅速接近,六人皆是带着一抹冷峻表情,形成一道道刚猛招术绽放开来,然后铺天盖地的对着安戈洛尼身上席卷了过去。

眼眸环视一圈,望着那滔天之势的犄角攻势,智妖王脸色却没有一丝惊慌,随之双臂高抬,循环滑动起一道道模糊轨迹,让指尖之上,浓浓黑雾飞快弥漫扩充。“来吧,你们的实力也算不错,跟本座好好陪玩一阵。”他话音刚落,那铺天盖地的元素猛招,已如暴风雨般倾泻疾射,不过尽数打击在智妖王的指尖之上。一时间,清脆而激烈的金属撞击声,几乎在虚空中响彻一片。

好家伙,即使敌众我寡,智妖王却显得游刃有余。虽说三班六小实力强劲,攻势皆是手不留情,但前者的身法速度与防御体系,简直可以用固若金汤来形容。黑雾指尖之上,且蕴含着极为强悍的力量,竟将六小们每一次凌厉的攻击,都是被轻易尽数泄去。没隔多久,其六小们脸上的汗水,基本上也和他们出招的次数一样多了……

“砰砰砰……”片刻后,随着这种金属撞击声无休止的加剧,已使其这片区域也越发越混乱不堪。咻!正当七人彼此斗得难解难分之际,夜世已是恢复战斗能力,旋即一道圣光剑斩便狠狠的劈向区域中央,其剑气上的凌厉切割力,直接是将这片混乱区域瞬间一分为二。

“吼!”剑斩分割区域后,竟是凝化出一条庞大的紫光巨龙。元素巨龙虽呈现紫色,但完全是由圣能所凝,甚至隐约还夹杂着一种龙威神力。而在它成形的那一霎,原本混乱不堪的区域战场,所一切弥漫出的邪能气息,硬生生是被全部净化殆尽,甚至连智妖王本体都是被压制的微微颤抖起来。

“呸,区区一条元素小龙,本座岂能惧你!”抬头凝视着巨龙呼啸而来,安戈洛尼脸色顿时一沉,硬挺着将其身体迈前一步,双手十指之上,大量黑雾也是迅速缭绕。至于,傲小羽六人,早在元素巨龙成形之时,便已经飞速撤离战场,把前者一人独留在原地。

要知道,这安戈洛尼可非同一般武者,乃是货真价实的至霸妖物,唯有圣光属性可以重创他。所以,众人深知这一点,早就针对前者做了一系列部署策略。之前夜世只是故意示弱,然后配合六小牵引,扰乱对方心神,最终再以圣天剑法重创或者击杀。

“还真是高傲,这样都不想躲,也好,正中我们下怀……”巨龙呼啸的速度极为可怕,几乎宛如天际爆射的惊蛰一般,仅一闪间,便是在三班七小目光的注视下,掠闪至安戈洛尼头顶上空。下一秒,那浩瀚无比的圣能净化效果,直接是让所处空间的一切邪能,瞬间崩溃湮灭。而再看那安戈洛尼,居然还死要面子,身体硬挺的站在原地,至此,三班七小都不由得发出一抹讥笑。

“森罗万象,屠狱邪天,给本座破!”然而,就在七小们心中腹诽刚刚发起之时,一股灰黑色的涟漪火浪,却是骇然从安戈洛尼身上汹涌翻腾。并且,随着火浪徐徐绽放扩散,其上竟影印出一道道诡异符文。咋眼一看,这些符文更像是众多厉鬼下凡,将火浪渲染成如一张活的修罗炼狱图一般,邪气弥漫缭绕,令人惊心动魄。不难想象,在这股诡异火浪绽放下,是要隐藏着何等可怕之力?

轰!!!霎时,当诡异火浪完全舒展,并最终汇集双臂的那一霎,圣光巨龙也是如约而至的呼啸而来!旋即,一道强光遮住所有人眼睛的同时,两种蕴含着至霸能量的厉招,已是如同撞钟般狠狠硬撼在一起。接下来,只听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不断的在众人耳膜里回荡。而伴随着轰鸣响遍整个玄门广场,且连带远处整片无限的虚无空间,都在那一刻起,居然也开始迅速扭曲躁动,改变了它百万年来独有的沉寂感。

“嗷呜。”突然间,又是一声龙吼,但这声音听起来却是充满着不甘的情绪。“糟糕,怎么连光耀逆天也降服不了他!?”此刻,虽说眼睛睁不开,但听到这声龙吼,夜世脸色顿时骤然一变,心中一股不祥之兆,忍不住油然而生。

顾不过来强光刺眼的痛感,夜世以精神之力强行睁开,将微眯眼瞳定在圣光巨龙之上。只见得那里,巨龙虽然还再奋力冲击,净化着大量邪能黑雾,但前行速度已然停顿下来,甚至其身上一道道细小裂纹,也正在逐渐蔓延扩大中。明显,这安戈洛尼不知施展出什么邪能招术,竟能抵御住了光耀逆天的威力。

“咔……咔擦……”片刻后,巨龙身上裂纹急速扩大,终于是遍布至整个龙躯。而此刻,安戈洛尼也是看准时机,嘴里大喝一声,其身上的火浪又是爆发出一股极为恐怖的邪气,旋即全部汇集在十指之内,再度狠狠的撞击在圣光巨龙之上。

“嘭!”这一次的撞击,犹如山石爆裂般,直接传出一道惊天巨响。霎时,且只见圣光巨龙,身躯竟是一阵剧烈颤抖,那道道裂纹之内,光芒瞬间以千万道迸射而出,然后嘭的一声,整个轰然爆碎!接下来,铺天盖地的圣光碎片,夹杂着猛烈的冲击力,向四面八方爆射而出!

“不好,大家快退!”见状,夜世根本顾不过来惊讶,心中亦是瞬间一沉,嘴里急忙大声提醒。

要知道,尽管这圣光碎片是自己的能量所凝,不过遭受到崩裂冲击后,每一枚圣光碎片上,都是蕴含着骇然的威力。甚至连他安戈洛尼自己,都是被硬生生震退十几米。然而此时此刻,同伴们的身位尽在危险范围,且皆是处于短暂的视野盲区,倘若被这股爆炸所产生的凶悍喷射击中,那可真就是雪上加霜了。

不过所幸,光耀逆天虽说被破去,但那安戈洛尼看似也无暇乘胜追击。一时间,巨龙的爆碎冲击力,不仅让他极为狼狈退出数十步远,而且身上的衣衫也是爆碎一地,甚至于,那阵阵刚猛的反震力量,使其他大部分肌肤都是被划出一道道血口,最终逼迫不得不重新涌动出一股浓郁的邪能黑雾,然后迅速包裹住全身各处,来保护这具来之不易的人类肉体。

“怎么回事,连你的圣天剑法都失效了吗?”经过夜世提醒,六小总算撤离及时,所幸没被殃及池鱼。但等回到夜世身边后,将目光凝视着远处那团黑雾,面色无不带起一抹惊诧之意。“没办法,对方实力深不可测,想要一击将其重创,难度系数太高。只不过……就算破了我的圣天剑法,他也不会好受多少……”闻言,夜世无奈地默默点头,可神色上,却有一丝自信感。

再看淡淡黑雾中,安戈洛尼模样极为狼狈,嘴角不断流出几缕鲜血,惨白脸色也是异常阴森。随之,将目光缓缓地扫向众七小,冷冷道:“没想到,你居然能将圣能转换为如此强悍的武技,在配合其他六人恰到好处的施展,其天赋可都算是上乘之选。可惜,你们今日遇到了本座,就凭你们那点小聪明,若想要战胜我,还远远不够看。”伴随着智妖王愤怒的情绪化,一道低吼声猛地自他咽喉间传出。旋即,其身体之内爆出一道道噼里啪啦的声响,而更多的浓郁黑雾邪能,则犹如从他皮肤里面窜出来一般,迅速将其笼罩在一层巨大雾团之中。然而,不知何原因,身处在雾团里的智妖王,被黑气遮住的同时,其自身气息,竟也突兀瞬间消失。

“咦,搞什么鬼,他的气息怎么突然间消失了?”“难道刚才已经重创他,又回到玄门中……”“他该不会是虚晃一枪,然后借此逃遁了吧?”“不对,安戈洛尼还在黑雾邪能中,他没有重创或者逃遁,而是借此凝气,快,随我打破这个雾团!”感觉到对方气息突兀消失,令得众七小心中纷纷匪夷所思,最终还是夜世瞧出端倪,急忙发出厉喝。

“桀桀桀,现在才发现不对,晚了,百分之五十邪能增益!”正当七小欲要发动攻势,雾团中则是传来一阵冷笑声。而听见冷笑声,众七小们心中顿时一颤,皆是同时刹住脚步,小心谨慎的严守以待。

“哼,故弄玄虚的把戏,堂堂妖王阁下,怎么还藏起猫猫,既然都身为强者,不妨赶快现身,咱们手底下见文章如何?”雾团中久久不见动静,众人也是不敢以身犯险。稍后,夜世目光死死盯着雾团,抬手将光耀朝前一指,故意露出一抹嘲笑神色,而另一只手则负背,暗中让其他六小们做好攻击准备。

“是否在故弄玄虚,你们待会儿不就知道了吗?不过,若真到那时候,你们最好……别后悔……”脚步轰然狠狠一踏,无限黑雾自其脚下爆涌而出,仅仅片刻之间,巨大雾团便是弥漫周围几十丈之内。而身处于中央位置的安戈洛尼,此时此刻看上去,竟是极度诡异。不仅手臂上长满黑灰色鳞片,甚至整个上半身,乃至半张左脸都是被染指覆盖。那背后的黑雾状羽翼,变得更加实质化,漆黑瓦亮,宛如蝙蝠肉翅一般。远远看去,他虽说如同一位炼狱恶魔,浑身上下充满着一种威慑神魂之势,但是与此同时,也越来越脱离正常人类的范畴了……

“阁下当真不算人啊……”见状,夜世眼眸微缩,不禁喃喃地道。“哼,没见过世面的小子,我们冥妖界之人早已脱离了人类极限,从而在任何方面上,都进化至无懈可击的地步。像你们这些蝼蚁之辈,岂能懂得其中的奥妙。”闻言夜世的挖苦言语,安戈洛尼眼中凌厉之色更甚,双臂随意舞动几下,居然是直接带起一阵划空音爆之声,那指风之力刮入晶石地表上,顿时扎出几个深深孔洞。

“笑话,无懈可击?狂妄自大的人本小姐见多了,你又算老几?”因对方气势再度倍增,也令得恶魔美姬战意大涨,一声不屑的冷哼后,娇身已是一马当先的爆射而出。

“小美女,本座刚才就注意到,你身体内弥漫着浓郁的暗黑能量,应该不属于这个界层之人吧?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来人界的,本座可以考虑让你当个侍从。”面对凌厉刺芒来袭,安戈洛尼有恃无恐,表情淡定地笑道。“凭你这丑八怪,连给本小姐提鞋的资格都没有!”闻言,傲小羽眼中已是充斥着暴戾,咬牙切齿地骂道。而随着她声音落下,其玉手上的白色莲花,则是径直对着智妖王双眼绽放而去。

“不识抬举,罢了,魔界之人不都遵守强者为尊的铁律,征服你应该不难。”望着暴怒的傲小羽独自近身,安戈洛尼似乎也没看出提起一丝邪能,不过他的速度却与后者快上几分,双手顷刻间便抓握住两个刺尖。“征服你妹,灵燕飘零,燕羽飞絮!”被徒手抓住利器,傲小羽心神一紧,但毕竟乃魔神之女,论打斗凶悍程度,比起男人来也不遑多让。旋即,银牙一咬,暗能翻腾,直接是硬生抽回刺刃,瞬间改变猛招。接下,数百朵纯白色的莲花绽放齐出,则宛如洪水决堤般,密密麻麻的切割在智妖王身体之上,那一道道白色花火,纵横交错,金戈撞击声立马响彻一片。

“小美女,别得寸进尺,真以为本座不敢杀你。”燕羽飞絮的威力可算凶猛暴躁,直接是打得智妖王一退再退,其狰狞面孔也是一变再变。最终,忍不可忍的安戈洛尼,体内邪能便是迅速化为一道暗芒,然后全部催升至双臂之上。“砰砰砰……”霎时,身形一动,双臂连忙划起一阵模糊轨迹,将傲小羽那近似疯狂的连环杀招,尽数抵御下来。

“大姐,千万别硬拼,我们来支援你!”正当智妖王反客为主,强压傲小羽一筹之际,左右有两道极快身影,则化为焰与雷两条巨大蛟龙,对着面前的安戈洛尼俯冲袭来。而这两条蛟龙,在龙首部位也是布满着繁多的符文,随着一层层符文密集缠绕下,其中隐隐间还透出其他的元素威力存在。显然,这般强悍无比的攻势,不仅蕴含着王浩和木里的至霸能量,甚至还夹杂着清荷强大的辅助之力。

而对于那种压制空间的蛟龙,智妖王心中也是略感不安。他虽贵为十二大妖王,而且除圣能外,任何元素不侵,但要知道,此刻的自己,并非是完整的妖王肉身,现在只是靠着霸邪战甲而已。就好像当初欧阳长信身上的那种护体铠甲,以大量邪能所凝,侵蚀或者格挡其他元素。可一旦邪能供应不足,霸邪战甲则会崩溃,真到那时,假如夜世再次施展光耀逆天,他自己都不敢保证能否再抗过去。

只不过,安戈洛尼虽想法正确,但他却不知道,刚才那种对他很有威胁的圣天剑法,亦是夜世今天最后一次的极限了……

所以,向来狡诈多疑的安戈洛尼,自然不敢有所怠慢。心念一转下,电光火石间,掌心中黑灰色烟雾上下翻腾,猛然双掌一合,化成一道猛烈的涟漪波动,最后狠狠将傲小羽震退,不再与其纠缠下去。

“嘭!”刚刚震退傲小羽,三人便相撞在一起。然而,并未有太过剧烈的能量炸音,只有一圈圈黑雾中夹杂着蓝白三色的罡劲涟漪,且不断悄声的扩散而出,罡劲所到之处,连空间都是浮现出少许的颤动。

“你们两个小子也不懒嘛,以区区九级层次,居然能施展出如此霸道的火焰和雷霆之力。可惜,想要对付本座,似乎还差点火候。”三种能量相撞后,三人身位也是短暂僵持,但隐约间,从那刀棍利器与邪能双爪的交汇处,已是迅速传来一股阴寒与灼热的混淆温差。而这种大幅度温差,竟是令得三人体内的能量都是为之一颤。

“是吗?我们可不这么认为。”双方继续僵持中,明显王浩和木里处于下风,可它们依旧没有撤离的打算,甚至其眼神中,居然还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意。

“什么!?”目光落在二人古怪表情上,安戈洛尼竟突感一丝不对劲。果然,片刻后,只听王浩和木里同时厉喝一声,其体内的火焰和雷霆两股元素,皆是如喷泉般,源源不断地爆涌而出,然后与其万恶邪能针锋相对。一时间,以双方交汇为起点,三方能量竟然开始融合在一起,迅速凝结成三色气化烟雾。而这股气化烟雾,尺度范围也不算太大,却是给予人一种视觉上妖艳感。与此同时,王浩和木里以及安戈洛尼三人,体内能量无论大小等量,皆是如同死水结冰般,冻结静止!

一般来讲,能量破劲缠。乃取巧博大,专门克制元素武者,就算对方层次再高,只要等级不差太多的话,一般都会无往不利。但这安戈洛尼,毕竟乃为十级层次者,体内又有危险的邪能保护,光凭王浩和木里想要得手,成功几率也是极为渺茫。不过所幸,之前夜世和傲小羽对前者的消耗,再加上清荷强大的辅助支援,则使得两个九级初段强者,能勉强将邪能束缚短暂时间。虽然只有仅仅一秒钟,但对夜世来讲,已足够了……

“咻!”备待时机的身影,终于瞬间而至。那泛着耀眼强光的剑刃探出,便是带着嗡鸣破风声,猛然响彻全场。“不动圣明神,乾坤耀阳!”圣能剑诀发动,暴掠呼啸间,刚好是将王浩和木里完美避开,然后狠狠朝向安戈洛尼眉心要害刺去!

冷视着那在眼眶中迅速扩大的强光剑芒,安戈洛尼脸色也是极度凝重,但无奈,此刻已被王浩和木里两人束缚,最后只能硬着头皮眼睁睁看着杀招来临。

“锵!”很快,剑芒与眉心相撞,顿时爆发出一声宛如金铁般的脆音,甚至还当场疾射出一阵剧烈的空间荡漾。由此可见,剑诀之威,那是何等可怕。一旦击中,别说是凡体肉身,就算乃钢铁之墙,恐怕也会瞬间支离破碎。

但可惜,现实中,在施展了这般凌厉剑诀后,可却依然未刺穿智妖王的眉心。而且,令得夜世更加惊愕的是,他能够清晰感觉到,这一次撞击时,前者眉头处竟有一股邪能蔓延而来,包裹并保护住了要害。这种异常感觉,说明他并没有受到能量破劲缠的控制。

“你、你在耍诈……”感知一切,夜世俊脸阴沉,因他发现,此刻自己竟无论怎么用力,手已是无法将光耀抽回。不仅如此,就连王浩和木里两人,也皆是难逃出周边邪气的范围。

“桀桀桀,真让本座失望。若是换做刚才那招化龙剑斩,或许还可能有点实质效果,这样,也不枉费本座故意给你们的机会。蝼蚁们,现在你们可有后悔?”伴随着智妖王冷笑声下,体内如潮水般的邪能气息,居然源源不断的重新疯狂窜涌,随之汇集于双掌之中。接下,顺着这股浓郁邪能的涌进,他那本来如同鹰爪般的手掌,瞬间扩张可三倍之多。旋即,一股股诡异且强大的暗芒气流,在手指之间逐渐浮现,到得最后,颜色几乎是暗得发紫,且腥臭味扑鼻。

“糟糕。”望着眼前这双诡异巨爪,夜世三人心中同时一颤,这种鬼东西,若是占着自己身上,估计下场肯定是极度悲惨。“后悔也晚了,能死在本座手上,你们实则不冤。记住下辈子,千万不要盲目挑战高位者。邪手寂灭!”

似乎已经失去兴趣,智妖王决定痛下杀手。当他阴森杀意释放下,巨大双掌猛然一挥,随之呈现出一道足有好几丈庞大的邪能手印。别看手印虽大,但真正恐怖的,却不是那种形状,而是它所释放出的一股迂回邪气,其中蕴含着诡异骇绝的杀伤力,肯定是中者必死。

“好强的杀招,这可恶的妖王,从头到尾都在耍我们玩,他的等级应该不止在十级初段层次,难道我们三班今日……都将命丧于此么……”望着那扑面而来的巨大邪手,夜世等人同时吸了口凉气,脸色逐渐变得惨白如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