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二章 逆隐杀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众人在山下商议一番,这次以张傲秋为主心骨,按照他的意思,有了大致统一意见后,众人也不在此地久留,于是统一折返回临花城。

这次他们没有走之前来的路,就像慕容轻狂所说,这山这么大,不是只有一条路可以到达目的地。

不过他们尝试的新路,也确实是难走了些,由于他们身在此山中,只知道大致方向,顺着这个方向走,却是上山下山,有的地方根本就完全隔断,这还幸好是他们几个玄境修为,不然还真只有打道重回原处了。

出了山后,云历望了望后面的大山道:“这条路比起先前那条路可是难走多了,不过虽然难走,但也安全不少,而且只要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也可以从这条路通过,只是时间要得多一些了。”

雪心玄笑道:“时间长点也没什么,让他们提前出发,带好干粮物品,只要能解决外围几个暗桩,其他就都好说了。”

张傲秋道:“最好那些暗桩还是先不要动他,等我们那些山鼠发动后,我们再见机行事,要是一早干掉那些暗桩,我怕他们会有所发觉,那时候可就前功尽弃了。”

雪心玄点点头,拍了拍张傲秋的肩膀笑道:“你到底十七岁还是七十岁,世故老道的有点不正常了。”

云历在旁接口道:“小先生的心思确实是缜密,有时候我都不自觉地将他当成跟我一般年纪的人,这要假以时日,恐怕这天下都会在他的算计下了。”

张傲秋捎捎头笑道:“两位前辈真是抬爱,我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我要是有那么厉害,以前在刀宗的时候,有很多东西就应该想明白了,呵呵。”

慕容轻狂道:“不经历世故,如何懂得世故?好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城,各人该准备的都抓紧准备,我们现在是有心算无心,这时间对我们来说,可是最宝贵的了。”

众人点点头,一路无话。

回到临花城后,慕容轻狂跟张傲秋则到了魔教的临时据点,几人坐下后,甘惠英迫不及待地冲张傲秋问道:“阿秋,你说你能控制山鼠,真的是你有驯兽的本事?”

张傲秋一笑道:“前辈,我哪有那本事,我当时只是胡诌罢了,只是不想其他人知道我真正是如何做的。”

雪心玄也来了兴趣,问道:“那你到底想怎么做?”

张傲秋道:“我们从贵教下山后,曾到啸月狼谷去过一次……。”

慕容轻狂跟雪心玄闻言同时惊呼道:“什么?啸月狼谷?啸月狼?”

张傲秋点了点头,将以前如何救啸月狼王跟小狼的事及后来到啸月狼谷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这事雪心玄是真不知道,慕容轻狂本来有机会知道的,但第一次张傲秋说起啸月狼王,说的口沫横飞的时候,慕容轻狂怕闹,先一个人打坐去了,第二次张傲秋他们回来,慕容轻狂又到魔教去医铁大可去了,所以到现在为止,他也不知道这事。

张傲秋说完后,慕容轻狂跟雪心玄两人对望一眼,均是看到对方眼中的惊异,慕容轻狂道:“这啸月狼可是通灵的灵兽,平常人等根本就见不到他们,你现在不但救了狼王,还跟他们成为了朋友,你小子真是好运气啊。”

张傲秋笑了笑道:“都是机缘,都是机缘。那次我在狼谷的时候,跟啸月狼王沟通了一下,狼王告诉我,以我现在脑内神识的能力,控制那些没有灵性的野兽,只是一个念头而已。”

甘惠英听完,霍得站了起来,双眼圆睁地看着张傲秋,不可思议地问道:“你说你能跟狼王沟通?”

张傲秋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甘惠英一拍额头,面色颓然,缓缓坐到椅子上,半响才道:“枉我还自以为在念力的修为上是天赋极高,独一无二,现在看来,这些年的修行,真是……。”

张傲秋不解地看了看雪心玄跟慕容轻狂,两人双手一摊,表示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张傲秋道:“甘前辈,你这是……?”

甘惠英道:“你能与狼王沟通,而狼王又是通灵灵兽,那说明你的念力已经修炼到灵物想通的境界了,要想达到这个境界,至少修为要到玄境以上,我实在是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傲秋“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啊,甘前辈,说实在话,我除了每天打坐冥想外,这念力还真没怎么修炼,它是怎么达到你刚才说的那个境界的,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可能这与我的体质有关吧。”

雪心玄笑道:“二师姐,江湖后浪推前浪,你们说的念力,我们哪怕一点都没有了,你懊恼什么?”

甘惠英无语地望着张傲秋,过了一会才道:“正是因为我修炼了念力,才知道这其中的艰难,这小子居然不修炼就已经甩我好几条街了,这人比人真是要气死人了。”

慕容轻狂闻言呵呵笑道:“各人有各人的机缘,这可是强求不得的。”

甘惠英想了想,神色一松,释然地笑道:“老爷子说的不错,倒是我有点执念了,看来以后我要向阿秋多多请教了。”

张傲秋双手连摆道:“甘前辈,你这是要折杀我么?哪能是你向我请教,就算是有什么难题,那也是我们互相交流。

说句实在话,我现在对念力的了解,也就是在学会搜魂大法以后,这其中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到时候还要前辈指导了。”

甘惠英看着张傲秋发窘的样子,呵呵笑道:“好好好,互相交流,互相交流。”

雪心玄看着张傲秋,突然问道:“阿秋,本座想问你件事,不过你可不能怪本座问的话难听了。”

张傲秋道:“前辈请问。”

雪心玄点了点头,想了想道:“那鹰嘴峰关着你师父,但本座看你一路形色正常,难道你就一点不担心他么?”

张傲秋闻言脸色一黯,低头半响后才道:“师父被关在那里,不知道现在被一教二宗的人折磨成什么样,这次要是能救出师父当然更好,要是他有什么差池,我就是寻边天涯海角也要将他医好。

如果他不在了,我今后也就一心一意为师父报仇,至于其他,也没有考虑那么多,担心只能坏了心境,也于事无补。”

雪心玄下座走了过来,摸着张傲秋的头道:“好孩子,我们都知道你很坚强,刚才之所以那样问,也就是想打开你的心结,只是没有想到,你比我相像的还要坚强,木灵能有你这个徒儿,也该欣慰了。”

一更时分。

王须亦跟邢二两人在屋檐下恭恭敬敬地站了一个时辰,像是在等什么人,但两人脸上一直平静无波,仿佛就这样站着等一生一世也不会着急一样。

屋内烛头发出“噼啪”的响声,烛光将两人的影子在院内映得老长,随着烛火跳动,那两人身影也跟着左右摇动,看得久了,有种瘆的慌的感觉。

又过了一会,院内人影一闪,王须亦两人只觉眼前一花,再定睛看去,院内已经站着三个头戴斗笠的黑衣人。

这三人站成两排,前面一人身材消瘦,后面两人一左一右,与前一人隔着一个身位,他们斗笠都压得很低,从王须亦跟邢二这个位置看过去,除了能看到下颚外,其他脸部都隐藏在黑暗之中。

王须亦两人顿时感到周围空气一沉,就像凝固了一样,接着一股冰寒萧杀之意从前方募得直冲过来,瞬间弥漫整个空间。

饶是两人灵境修为,也不由自主地从心底打了个寒颤,两人迅速对望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骇然。

当先一人沙哑问道:“你们谁是王须亦?”

王须亦努力平息了一下,不敢运气相抗,上前一步,拱手行礼道:“在下正是。”

那人右手一伸,冷然道:“东西了?”

王须亦从怀里掏出几张薄纸递了过去,那人接过纸张,展开仔细看了看,半响后,双手运功一错,手中的薄纸立刻变成粉末,那人手一松,手中的粉末随风飘散,接着问道:“消息可属实?”

王须亦道:“这些消息,在下确认了三遍,不会有误。”

站在后面一排左手边的黑衣人“嘿嘿”冷笑几声道:“你们可知道事情办错了的后果?”

王须亦平静地回道:“在下明白。”

右手边的黑衣人冷哼一声道:“小娃子还不错,居然稳得住,既然你知道后果,那我们就相信你。”

接着屋内烛火突然如大风压过,烛火募得一沉,前面光线顿时一暗,烛火再抬起时,那三人已经消失不见。

邢二身子一松,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抬手擦了把汉,长吁了口气道:“这三人还真是厉害,我站在这里,只觉得整个人就像处于冰窖中,而且一直有一种那种颈后发凉的那种瘆人感觉,我又不敢提聚功力,怕引起误会,这还真是要命。”

王须亦道:“他们这是在警告我们,不要玩花样。”

“警告我们?难道我们还会骗他们不成?”

王须亦背上双手道:“他们谁都不会相信,唯一相信的就是他们自己。”

邢二闻言立即转过头来,略带紧张地说道:“王兄,这刺杀的事情,就算情报再准,他也有个不确定的时候。要是那天,对方突然肚子疼,在茅坑多呆了会,没有按时出现,那要怪我们两个,这岂不是冤枉了?”

王须亦笑道:“我说过了,他们不会相信任何人,他们拿到我给他们的情报后,肯定会亲自去查探的,没有完全的把握,是不会轻易动手的,你就放心吧,你说的那种情况就算出现了,那也会在他们的计算之中了。”

邢二长出一口气道:“这还差不多。”

顿了顿接着说道:“老子也算是**湖了,手中冤魂也不少,不说让别人看了我就害怕,但至少我自己还没怕过谁,今日算是见识了,这三人真像地狱里面爬出来的,这种感觉不是修为高低的原因,王兄,我看我们还是好自为之啊。”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C1FnTu'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