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章 三生草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一听,立即赶往木灵那间房间,雪心玄、夜无霜及华风则跟在他身后,慕容轻狂知道他们有话要说,遂跟云历往另外几间房间走去。

张傲秋轻轻推开房门,木灵躺在床上,张傲秋走到床边,见木灵依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心中一疼,轻声道:“师父,师父。”

木灵闻声,紧闭的眼帘后,眼珠来回转动几次才缓缓睁开眼睛,第一个映入他眼帘的正是张傲秋一张即焦急又惊喜的脸庞。

木灵不敢相信,重闭上眼用力眨了眨,然后再看,确实是他的爱徒张傲秋。

木灵语带惊异,虚弱地问道:“阿秋,怎么是你?难道我们都死了,现在是在黄泉相会了?”

张傲秋尽量平静自己的声音道:“师父,我们都没有死,你现在被我们救出来了。”

木灵依旧不信,自言自语道:“我被救出来了?”

说完目光一转,看到旁边的华风,颤声道:“风师弟,你怎么也在这里。”

华风道:“师兄,这说来话长,等你病好了,我们再跟你慢慢说,你先别激动,好好休息。”

说完让出一个身位,现出后面的雪心玄。

木灵看着雪心玄,更是惊异道:“心儿?!”

雪心玄点点头道:“阿灵。”

张傲秋跟夜无霜两人对望一眼,张傲秋轻声道:“心儿?”

夜无霜同时也道:“阿灵?”

华风走到他们身后,伸手拍了拍他们两人脑袋,使了个眼色,两人立即明白,跟着华风悄悄退了出去。

华风因还有其他的事,跟张傲秋交代几句后就自行离开了。

张傲秋望着夜无霜做了个鬼脸,夜无霜没好气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傲秋故作神秘地凑到她跟前道:“刚才你没有听见我师父叫你师尊为‘心儿’,而你师尊叫我师父为‘阿灵’么?”

夜无霜道:“那又怎样?”

张傲秋看着她小脸笑道:“不要说你没猜出来,哈,这就像我叫你霜儿,你叫我阿秋一样,你说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蹊跷了?”

夜无霜道:“这又有什么,紫陌也是叫我霜儿,我叫他不是也叫阿陌么?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兜来兜去地做什么?”

张傲秋笑道:“那不一样,嘿,也许你师尊喜欢我师父。”

夜无霜啐了一口道:“怎么不说你师父喜欢我师尊了?”

张傲秋摆摆手道:“都一样,都一样。唉,只是可惜,你师尊是一教之主,而你们的教规又是教主跟圣女必须是冰清玉洁的黄花女子,要是没有这条规矩,也许他们两个早已结为夫妇了。我刀宗多好,就没这么多条条框框的。”

夜无霜陪他叹了口气道:“这教规已有两百多年了,历代教主都是如此,现在即使我师尊身为教主,也很难改变这个教规,除非她不当这个教主了。”

张傲秋看着夜无霜,想到他们以后也可能走木灵跟雪心玄他们的老路,顿时头大如斗,苦着脸道:“霜儿,你说我们会不会像师父他们那样,明明相互喜欢,却因为世俗规矩而相隔一方?”

夜无霜望着天上白云,幽幽叹了口气,却没有说话。

张傲秋刚想再说,突然后面传来一声咳嗽声,一听正是雪心玄,急忙打住,捂着嘴转过身子。

雪心玄背着双手,慢慢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问道:“你们两个再这里嘀咕什么了?”

张傲秋不知道雪心玄有没有听见他们的对话,但怕夜无霜受责罚,眼珠一转,当先一步说道:“前辈,我们没说什么,就在聊今天的天气。我说:霜儿,你看今天的天气多好啊。霜儿说:是啊,艳阳当空,晴空万里无云啊。”

雪心玄嘴角一牵道:“阿秋,你抬头看看天,现在是艳阳当空,晴空万里无云么?”

张傲秋抬头看了看天,嘴里“啊”了一声,低着头不敢说话。

雪心玄看着他们两个道:“你们两个小鬼,居然敢在我背后说闲话,当我是聋子么?信不信撕烂你们的嘴,哼。”

说完背着手就这样长身而过。

夜无霜看着雪心玄走远,对着张傲秋一通地埋怨道:“惨了惨了,这下让师尊听见了,又有我好果子吃了,都怪你,什么不好说偏要说这个,你看师尊生气了,这下可怎么收场?”

张傲秋毫不为意地“哈”的一声道:“霜儿,你放心,你师尊啊,这不是生气了。”

夜无霜闻言奇怪地问道:“不是生气?那是什么?”

张傲秋摆出一副专家的谱道:“一般一个女子喜欢另外一个男子,但又不想让人知道,结果在被人知道后,都会极力否认,或是左顾而言他,嘻嘻,你师尊正是后者了。”

说完得意洋洋地瞟了夜无霜一眼,却看见夜无霜正双手叉腰,杏眼圆瞪地看着自己,不由唬得一跳,连退两步,一脸戒备地问道:“霜儿,你这是怎么了?”

夜无霜“哼”了一声道:“怎么了?你分析地很有条理啊。”

接着厉声道:“张傲秋,你说,你到底跟多少个姑娘有这种事?”

张傲秋被她喝得一愣,接着反应过来,苦着脸道:“霜儿,这是哪跟哪啊,我这不是就这么一分析么?”

夜无霜上前一步,恶狠狠地说道:“就这么一分析?哼,没有经历,你怎么会分析地这么头头是道?你今天要是不跟我说清楚,我绝对饶不了你。”

夜无霜什么都好,可就是这点不好,整个一小醋坛子。

张傲秋没想到绕来绕去,将自己给绕了进去,顿时头更大了,正想着找个什么靠谱的理由应付夜无霜,一转头却看见慕容轻狂一脸凝重的跟云历走了过来。

张傲秋一看慕容轻狂那表情,不由心里“咯噔”一下,慕容轻狂虽然没有正式给师父把脉,但他看过另外几个,虽然他们可能比木灵伤势更重,但大致情况也差不多,要是那边有什么问题,那师父岂不是……。

张傲秋不敢再想,上前两步迎了过去,颤声问道:“师父,他们……?”

慕容轻狂正低头思考着什么,倒没想到张傲秋会在这里,闻言一愣,接着轻轻叹了口气,抬头看了一眼,刚要说话,却看见那边夜无霜还叉着腰站在那里。

慕容轻狂不答反问,奇怪道:“你们两个这是在做什么?”

夜无霜连忙放下双手,笑道:“师父,没什么,我这正跟阿秋说事了。”

慕容轻狂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随即吩咐道:“霜儿,你去将你师尊找过来,阿秋,你去找你师叔。等会我们在云城主的书房汇合。”

张傲秋知道事情严重了,嘴唇动了动,却不知道要问些什么。

慕容轻狂看着他,笑了笑道:“先去找你师叔吧,等会你自然就知道了。”

等张傲秋跟华风两人心急火燎地赶到云历书房的时候,其他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慕容轻狂见人都到齐,轻咳一声道:“老夫刚才去看了云仙子他们几人,他们现在身体还非常虚弱,要不是他们几个当年内功底子厚,可能早就挨不过去了。

刚才老夫已经开了一张进补的药方,吩咐下去抓药了。由于他们身体虚弱,老夫认为他们这些天以清食为主,然后少量的进一些补药,每十天一个周期,过了一个周期,就加大一点补药的药量,先将他们的身子调养好再说。

天魔大法的解药,老夫多年前就配置一些,但现在所剩无几,这天魔大法用毒霸道,解药也霸道,所以老夫将剩下的解药磨成细粉,分别给他们定量服用。”

雪心玄听完后,奇道:“老爷子,你这安排不错啊,但你这么急着招我们过来,可是有什么别的问题?”

慕容轻狂叹了口气道:“安排是不错,但关键是老夫解药不够,也就是说不能完全解开他们身上天魔大法的毒。”

张傲秋“啊”了一声,急道:“师父,你不是会配置解药么?解药不够,再配置一些不就可以了?”

慕容轻狂摇摇头道:“要是有这么简单,老夫也就不会找你们过来了。这解药配置的药材,都是些珍稀药材,其他的云老弟跟雪教主两家也许可以想想办法,但这其中一味药,却是极难找到。”

夜无霜问道:“师父,你说的这味药到底是什么药?”

慕容轻狂道:“三生草。”

“三生草?”

慕容轻狂点点头道:“不错,就是三生草,这味药只有黑月林那里才有,当年老夫为了找这三生草,曾进入黑月林一次,那次是老夫运气好,但也是九死一生,差点就出不来。”

说完顿了顿接着道:“三生石的传说你们都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