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九章 杀人救人(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跟在她后面,甘惠英看着门锁,皱眉道:“竟然是同心锁。”

张傲秋道:“同心锁?这是什么锁?”

甘惠英道:“一道门有三个锁孔,应该是三人同时插入钥匙,然后同时转动,方能将锁打开。”

张傲秋一听头大如斗,但又不好再问,只能在旁干着急。

甘惠英从怀里掏出一个精巧的木枷,打开木枷,取出一条细铁丝,插入其中一个锁孔中,慢慢往前探,同时双手轻轻搅动,半响后只听“嘀”的一声。

张傲秋在旁喜道:“打开了?”

说完伸手一推铁门,铁门依旧纹丝不动。

甘惠英抽出铁丝,又试了试第二、第三个锁孔,依旧是“嘀”的一声,但铁门却没有打开。

甘惠英皱眉道:“每个锁孔都已打开,但打开一个,另外两个却又重新锁上。”

这时雪心玄解决掉老三,跟着凑了过来,听到甘惠英说话,想了想道:“二师姐,这门锁虽然有三个锁孔,但却只有一个锁芯,无非就是一把锁三个洞而已。”

甘惠英闻言恍然道:“不错,你说的不错,一把锁三个洞。”

说完又取出两根铁丝,分别插入剩下两个锁孔中,两只手捏着两根铁丝,嘴里含着一根,一通搅动,三声“嘀”的连响,铁门应声打开。

慕容轻狂跟甘惠英两人见铁门打开,立即转到下一个,忙着将旁边几个铁笼解毒、开锁。

张傲秋急不可耐地推门进去,将里面那人抱起来,扒开散乱的头发一看,此人正是木灵。

此时的木灵,双目紧闭,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苍白如死人。

张傲秋伸手放到他鼻端,还好呼吸还算粗壮,心里稍稍松了口气,一摸右手,竟然触手冰凉。

张傲秋急忙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给木灵穿上,同时在他耳边轻声道:“师父,师父,我是阿秋,你醒醒啊。”

雪心玄看到张傲秋举动,跟着赶了进去,见张傲秋正在试图叫醒木灵,急忙阻止道:“阿秋,你师父现在还很虚弱,现在不要叫醒他,等回去以后,让你慕容师父看过后再说。”

张傲秋转头看着雪心玄,双眼雾气迷蒙,雪心玄知道他心里难受,拍拍他肩膀道:“好孩子,这么长时间都坚持过来了,现在找到你师父了,这是件大喜事啊,怎么反而沉不住气了?”

张傲秋擦了下眼睛道:“前辈,你看我师父他要紧么?”

雪心玄伸手给木灵把了把脉,触手脉象极弱,而且时有断点,皱着眉头道:“你师父现在很虚弱,而且应该是中了毒。阿秋,你也是学医之人,知道其中的道理。你现在是关心则乱,你先稳住,不要慌,我们将你师父先抱出去。”

张傲秋应了一声,蹲下身子将木灵背在身上,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将他放了下来。

剩下五个铁门先后打开,其他五人也同样是人事不知。

等众人合力将人抬了出来后,慕容轻狂道:“人已经救出,任务完成,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甘惠英在旁道:“老爷子,先等一等,外面机关还在运作,现在我们基本上每人要背一人,通过那出口通道要是有什么不妥,可就前功尽弃了。”

慕容轻狂点点头,上前两步问道:“你们中有谁知道机关总室在什么地方?要是知道,老夫不仅解你们现在的痛苦,还将你们体内的慢性毒也解掉,以后天高海阔,可以任你们自己去自由。”

那些倒地的人中,其中一人艰难抬了抬手,慕容轻狂上前一掌拍在他胸口,片刻后,那人连喘几口气,如释重负地瘫在地上。

刚才犹如地狱般地煎熬,现在那种痛苦陡然一去,顿时觉得浑身一松,只是一时半会缓不过劲来。

慕容轻狂接着道:“还有谁知道,可以跟他一样。”

剩下的只要还有口气的,都抬了抬手,慕容轻狂将他们一一解毒,正好十人,还剩下的,熬不过那种痛楚,已经生生痛死了。

众人等他们喘息一会,慕容轻狂带着其中一人,那人摇摇晃晃地往石洞大厅的左侧走去,在一个石桌上面用力一压,石桌立即下沉四五寸,然后搬动石桌向左转动三圈,接着又向右转动三圈。

过了一会,众人听到脚下传来一阵阵“咂咂”声响,接着在石洞右侧,一道石门无声无息地露出缝来。

甘惠英带着那人往石门而去,这机关总室里,密密麻麻都是些齿轮,滑索,那人刚要上前动手,甘惠英道:“你不要动,你只要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就可以了。”

那人虚弱地说道:“将正前方的把手拉下来,然后将左边第二个把手合上去,等大概一刻钟后,再将右侧第三个把手合上去就可以了。”

甘惠英点点头,让他自己回去,然后又带一个人过来,一连问了五个人,他们说的都是一样,甘惠英看了看慕容轻狂跟雪心玄,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甘惠英按他们所说拉合把手后,对慕容轻狂道:“老爷子,你先到我们过来的那道石门看看,看石门是不是已经打开了。”

雪心玄道:“还是我去吧,老爷子还要在这里照着全场。”

说完扭头飞掠而去,片刻后,雪心玄翻转回来,将石门外守候的四人也带了过来来。

一见面,雪心玄道:“石门打开了,前面的翻板也不动了,我们赶快出去。”

慕容轻狂点了点头,将那被解毒的十人叫了过来道:“你们一人先走,然后我们中间跟一人,你们再一人跟在后面,如此重复,可听明白了?”

那些人机械地点了点头,慕容轻狂几个男人,负责将木灵他们五人背着身后,众人一字排开,每人间隔四五个身位,鱼贯而出。

这一路平安无事,看来那些人也是痛怕了,不敢耍什么花样,到了山下,慕容轻狂一人给他们一颗药丸道:“服了这药丸,你们体内的慢性毒会在十天后慢慢解掉,以后好自为之,至于如何逃避一教二宗的追杀,你们就自己想办法吧。”

那些人服下药丸却是不走,其中一人惨然道:“以后天下之大,恐怕再难有我们的容身之所,如果各位不嫌弃,就让我们跟你们走吧。”

慕容轻狂几人对望一眼,都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另一人见他们犹豫,急道:“你们放心,我们不会做对不起你们的事,就刚才老爷子的手段,我们可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而且要是你们不放心,也可以给我们服用一种****,只要解药在你们手上,我们是不会乱来的。”

慕容轻狂道:“只是你们跟我们去,你们能做什么了?”

先前一人道:“老爷子,我们好歹也是灵境期的修为,这个修为我就不相信没有可做的事。”

雪心玄在旁道:“不是我们不愿意,只是人心隔肚皮,即使你们服用了****,我们也要时刻提防你们,就像你们说的,你们毕竟是灵境期的高手,可做的事很多,破坏的事也可以做很多。”

那人闻言急道:“那你们要怎样才能相信我们?”

雪心玄道:“要我们相信你们,也不是不能,这样吧,你们可以先跟我们回去,但回去后,你们会失去一段时间的自由,在这段时间里,我要你们将你们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若是证实你们说的是对的,那我们就让你们加入进来,怎样?”

先前一人望了望后面几人,见他们都没有什么异议,当即道:“这个要求合情合理,我们不反对。但是我们知道的也并不多,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雪心玄道:“有用或没用,我们以后再说,现在此地不可久留,还是先离开再说。”

张傲秋闻言,立即撅嘴发出暗号声,没多久,华风率先出现在他们面前,一脸焦急地问道:“阿秋,你师父找到了?”

张傲秋点点头道:“师叔,找到了,在我背上。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你快将准备好的担架拿过来,我们先离开再说。”

华风一听木灵找到了,心头大喜,答应一声,忙着去拿担架。

雪心玄将那十人交给黑云卫,让他们一路看管,等回了临花城再做打算。

那十人见周围无声无息地冒出这么多人,而且还出动了军队,知道对方早有准备,同时也心头一安,毫无异议地跟着黑云卫而去。

回到临花城,云历接到消息,立即安排一处安静的后宅,同时安排下人先将木灵他们洗漱一遍。

几人也不走,就在院门外守候。

慕容轻狂对云历问道:“这次从鹰嘴峰救人,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一教二宗的人就会知道,到时候他们可能会加快部署,你那边的情况怎样?”

云历闻言冷笑一声道:“最近临花城内可疑的人是越来越多,嘿,我看即使没有鹰嘴峰一事,他们动手应该也就在这段时间内了。”

说完又将云一他们发现那间四合院的事说了一遍。

慕容轻狂听完道:“那最近那四合院有没有什么动静?”

云历道:“动静全无,看来上次云一他们搜索城西南的举动,应该让他们有所警觉。”

慕容轻狂笑道:“有所警觉更好,他们没有这条传信通道,他们必然会启动其他秘密渠道,到时候他们启动的越多,暴露的机会也就更大。”

云历道:“不错,幸好现在有渔帮在暗处帮忙盯梢,不然我城主府既不能大张旗鼓去搜,又要同时防备,还真有吃力。”

正说着,院门打开,一个丫鬟过来禀报道:“城主,他们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