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五十章 重见华风(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不净宗跟天邪宗的人还在沿岸大肆搜捕,张傲秋跟紫陌两人已经轻轻松松地进入了曲兰城,正好以整暇地坐在一间饭馆里吃着午饭。

紫陌边吃边道:“不知那些人是不是还在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

张傲秋笑道:“人蠢没办法。”

原来当天晚上,他们确实是水遁离开,那个小娃娃,则用一个木盆装上,上岸后一路疾奔,在临花城与曲兰城之间的一个码头,让韩青瑶坐上其中一条船又转回临花城。

而他们两个则从另一个方向回到曲兰城,这段路张傲秋以前走过,都是些山间小路,虽然难走,但毕竟是抄了近路,而此时不净宗跟天邪宗的人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码头上,对其他位置反而放松了警惕,等这两帮人还在忙活搜船的时候,他们已经施施然在曲兰城大街上闲逛了。

紫陌问道:“那我们下一步去哪?”

张傲秋想了想道:“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们等会就到我师叔铁匠铺去,要是师叔也在,那就更好,要是不在,我留书一封后就马上离开。”

紫陌点点头,也不多话,专心对付面前的卤牛肉,昨晚上游水游累了,现在正好补补。

两人用过饭后,张傲秋跟紫陌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饭馆,这里是别人的地头,小心一些总不是错。

张傲秋走在前面带路,紫陌则隐在后面,不疾不徐地跟着,这样既可以避免被敌人一锅端,又可以借机观察看有没有人跟踪。

一路无事,等张傲秋到了小巷门口,暗地里给紫陌打了个手势,紫陌看见了往另一个方向而去,张傲秋整了整衣服,举步往小巷内走去。

那块“华记铁铺”招牌还挂在那里,一点变动都没有,张傲秋感触了一番,转到门口,大门紧闭,上面满是灰尘,显然很长时间没有人过来了。

张傲秋伸手抚摸着大门,摸着上面的铁环,想起跟师叔在一起那一段日子,虽然时隔不远,但却有种人事恍惚的感觉。

张傲秋拉着铁环无意识地敲了两下,正想着从那里翻墙进去,突然一阵虚弱而警惕的声音响起:“谁?”

张傲秋听了心头一懔,这个声音怎么这么像华风,当即又用力敲了两下道:“掌柜的,有人么?”

过了一会,里面传来踉跄的脚步声,到了门口隔着门低声问道:“你是……?”

张傲秋这时听得真确,这声音果真是华风,不过现在从声音中听出好像是受了伤,张傲秋没有急着回话,而是左右望了望,见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这才低声道:“你这可打刀?”

里面的人一听,明显喘了两口气,过了一会大门打开,一个满脸胡子拉渣,脸色苍白的中年男子露出脸来。

张傲秋急步跨进门去,转身关好门,一手扶着那中年男子道:“师叔,你这是怎么了?”

这中年男子正是华风。

华风也是一脸的惊异道:“阿秋,你怎么来了?”

张傲秋扶着他道:“先回房再说。”

回到房内,张傲秋麻利地生火,烧了一锅热水,这时紫陌从另一个地方翻了进来,华风还以为有人跟过来了,正要招呼张傲秋,张傲秋已经端着热水进来了。

张傲秋吩咐了紫陌一下道:“阿陌,先去外面买点吃的来,对了,还准备点酒,还有几根长针。”

紫陌点点头,跟华风招呼一声,转身离开了。

华风疑惑道:“阿秋,那人是谁?你今日怎么过来了?还有……,咦,你……,你现在到天境巅峰了?”

张傲秋道:“师叔,这些问题我们等会再说,你先洗洗,然后我给你把把脉。”

“你跟我把脉?阿秋,你什么时候还会医术了?”

“哎呀,真是啰嗦,让你先洗了,话这么多。”

“哈,你个小兔崽子,现在都敢命令师叔了。”

“怎么不敢,你不要忘记了,我现在可是掌门,我说的你敢不听么?”

“你……。”

“好了,不要你啊我的,赶紧洗,我出去下就回来。”

等紫陌回来的时候,张傲秋已经在给华风把脉了,紫陌看张傲秋深皱的眉头,又看了看华风,放下酒水食物到旁边等着。

过了好一会,张傲秋才放下手指,华风看了看紫陌,紫陌急忙站起来道:“晚辈紫陌,见过前辈。”

华风点点头,有点虚弱地抬抬手道:“我这里你自便,等会我们爷俩再好好喝喝。”

张傲秋道:“师叔,你体内经脉多处被震伤,导致真气运行不畅,等会我帮你将经脉修复,后面的事,等你好了再说。”

华风一脸的惊异道:“等会,阿秋,你说你要帮我修复经脉?”

张傲秋点点头,也不理他,将紫陌买回来的长针在烛焰上过了过,然后用白巾细细擦了擦。

紫陌在旁笑道:“前辈,你放心吧,你这师侄那是无所不能,不要说修复经脉了,就是比这更难的都可以办到。”

华风看着张傲秋,只见他正全神贯注看着银针,似是若有所思,那表情如此专注,少年的容颜竟有一种老道的感觉。

张傲秋刚才给华风把脉后,已经大致了解了情况,华风此次受伤主要是胸前经脉受损,胸口一个黑红的掌印触目惊心,如果不是华风护着心脉,怕是大罗神仙也没有办法。

但若是其他人,这么重的伤,估计也十命去其九了,但刀宗心法取自然之道,华风也到了灵境修为,头顶百会穴开,吸收天地精华,而且经脉内真气能在拼杀时通过双足涌泉穴跟头顶百会穴有所补充,才有这样的结果。

张傲秋在心里将慕容轻狂交给他的经脉穴位仔细过了一遍,决定取华风胸前神封、幽门、天池、中庭四大穴道,这四处穴道将胸前经脉贯通,方便他自己的真气在华风经脉游走,想到这里,张傲秋取过银针,走到近前,柔声道:“师叔,放松。”

声音柔和而又充满自信,带着极大的感染力。

华风不由一阵恍惚,这话以前在自己遇见困难无法自从的时候,师兄总是用这样的声音安慰他,一时木灵的颜容出现在眼前,跟张傲秋两人重合在一起,难分彼此,这种感觉雪心玄也有过,郝天舒也有过,真可能是张傲秋继承了木灵骨子里的精髓,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罢了。

华风正要说话时,张傲秋第一针已经扎下,此针取位神封穴,顿时一股柔和的真气灌入体内,让华风感到一阵无比的放松,就像在森林里,在草地上一样,整个身心都回归自然一样。

华风在这股柔和的真气带动下,体内真气跟着游动,到经脉破损的位置,那股柔和的真气自动游走在经脉内壁,华风虽然没有内视,但却完全可以感受到。

接着张傲秋第二针、第三针依次扎下,这几股真气在胸前汇合,来回游走,渐渐连成一片,烘得胸口暖烘烘的,华风眼睛一闭,就这样坐着自然沉睡过去。

自受伤之后,华风一直精神紧绷,他跟张傲秋那次分手后,四处查探,可能是查探动作太大,惹来敌人,而这些敌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只知道在十天前,突然就被他们包围,一番苦战,好不容易脱身,但也是身负重伤。

华风也没有别的地方去,没有办法只好回到这铁匠铺,一来以前他确实是在这里打过铁,身份真实,二来这里他最熟悉,打算一边躲避一边疗伤。

但这种伤势,却是内伤中最难调养的,经脉受损不是不可以治,但那要借助外力,还有更重要的是各人体质。

华风怕敌人在各大药铺查探,所以一直不敢去抓药,想要通过自身真气慢慢疗伤,但又随时担心敌人会找上门来,所以这些天一直处于一种时刻警惕的状态,现在张傲秋过来,而且好像还真能治好他的经脉损伤,一时心头一松,沉沉睡去。

华风这一睡反而方便了张傲秋,这时的华风正处于一种无我无他的境界,张傲秋正好随着自己所想,调动真气运转,间接地保证了治疗的效果。

等到华风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一人,他试着内视一看,不由心中一阵惊喜,受损的经脉已经愈合,虽然还很薄弱,但明显已经通畅,只要不是突然大量调动真气,也就没有什么大碍,像一个常人还是完全可以的。

华风深深吸了口气,胸口经脉通畅的感觉真是无比舒爽,伸了伸懒腰,华风推门走了出去,刚一出去就听见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接着一股肉香飘了过来。

华风走到厨房,紫陌见他过来笑道:“前辈,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华风“嗯”了一声,冲张傲秋竖了竖大拇指道:“小子,大半年不见,学了不少本事,哟,这做菜的本事也长进了不少,闻着就香。”

张傲秋麻利的将最后一道菜起锅,紫陌早已摆好了碗筷,华风老实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等张傲秋两人坐下后,华风道:“边吃边说,你身上有太多让我想不通的事情了,一定要给我好好说说,不然老子要寝食难安了。”

张傲秋倒好酒,喝了一口道:“师叔,我已经知道是谁灭我们刀宗,而且我还知道师父现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