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八章 杀人救人(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还是第一次看见慕容轻狂用兵器,刚才的银光收回,张傲秋看得仔细,这条银光原来是一条由若干粗细如幼指的银环串联起来的***,枪头形如龙首,在龙身中部与后面的银环连接在一起。

张傲秋一旁道:“链-子-枪?”

慕容轻狂右手一抖,枪头犹如有灵性一般,仰头挺立,左右摆动,让人看不出到底要攻向何方,同时大声道:“错,不是链-子-枪,它叫赤-龙-锁。”

说完身子募得一侧,带动银环腾空而起,虽然银环只有幼指粗细,但这一动,居然给人一种龙腾九霄的气势。

龙头夹着一股风声,讯若奔雷,老二长剑回收,右手一翻,三朵剑花吐出,分别攻向龙头、银环中部及慕容轻狂的右手。

慕容轻狂哈哈一笑道:“三朵剑花还不够。”

在空中的银环突然一弯,同时银链放长,同时避开第二朵剑花,龙首在银链带动下,绕过第一朵剑花往老二后脑点去。

第三朵剑花还没有触及慕容轻狂,老二募得一收,漫天的剑影化为一道轻虹,同时双脚像装了滑轮一样,向左滑出两步。

“叮”

又是一声脆响。

慕容轻狂的赤–龙-索龙首借力回收,接着龙身一摆,后面的银链在空中画出一道大弧,眼看就要回尽,空中的龙首突然向前,往老二胸口直奔而去。

这一切都在电石火花间转换,张傲秋本以为自己的刀法能够根据当时情形灵活变动,已经是够快了,现在看到慕容轻狂的赤龙索,这才知道什么叫天马行空。

老二怡然不惧,长剑在身前画了圆圈,剑势又快又急,张傲秋站在旁边,都隐隐感到有种被往外吸的感觉。

吞云剑法是黄山三恶的师门绝学,是其师祖观黄山云海变化悟出来的一套剑法,这套剑法修炼到最高境界,可以凭借剑势及内力,将身前空气内吸压缩,在身前造成一个塌陷的空间。

这个塌陷的空间可以让对方释放的内力被压成椭圆,从而从两边散去,同时还能让对方身不由己地往他布置的空间陷阱里钻。

到身前空气被压缩到一定程度后,使剑之人随时可以将这压缩成团的空气释放出去,这团被压缩的能量,再加上使剑之人内力,突然爆开,就会产生极大的冲击,同时发出音爆,干扰对方。

慕容轻狂知道他们的剑法,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之处,龙首去势不变,直取圆圈的正中心。

老二见状,长剑挥舞地更急,带动周围的空气都发出阵阵“萧萧”之声,待龙首快要点中圆心的时候,剑柄往外一推,一股强大的气流募得狂涌而出。

首当其冲的龙首突然一窒,慕容轻狂不退反进,右手转动,带动银链曲出一道道圆环,这些圆环处于风暴的正中心,高速转动,将本是拧成一股高顿压缩的空气,硬是在中间搅散,还没有形成音爆,就已经消散殆尽。

就在此时,银链再变,本是旋转不定的圆环,突然挺个笔直,前段龙首在这股螺旋之力的带动下,募得加速,依旧不变地往老二胸口点去。

老二没想到自己的拿手绝技居然这么快就被破掉,一愣之间,对方龙首犹如一点寒星直奔胸口而来,心中一惊,长剑一摆,横在胸口。

哪知龙首方向又变,在空中突然拐弯,擦着老二左身往后,这下变化,让老二大吃一惊,刚想转过身子,绕到身后的龙首又从他右身绕出,快如闪电般向他持剑的右手啄去。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接着“当”的一声长剑坠地。

慕容轻狂右手一动,银链犹如灵蛇一般,募得收回衣袖,消没不见。

老三上前一步,将老二护在身后,看着慕容轻狂道:“慕容轻狂,我们跟你往日无缘近日无仇,你又何苦苦苦相逼?”

慕容轻狂闻言笑道:“说的好,老夫重来都不逼人,老夫也看出来了,你们体内还有一种慢性毒,应该是欧独舞下给你们的吧。嘿,事已至此,老夫倒是有个提议,只是看你们愿不愿意。

哼,老夫千幸万苦找到这里,也没那闲工夫惹你们,老夫只是想要几个你们关了很久的人而已。

如果你们同意把人给我们,老夫不但解了你们现在身上的毒,而且连你们体内那种慢性毒也一并帮你们解决了,要是你们不愿意的话,反正老夫后下的毒一时半会也死不了人,老夫有的是时间慢慢等。”

老三双眼通红,恶狠狠地盯着慕容轻狂道:“想要我们放人,你是想歪了心,我们三兄弟从踏入这江湖开始,就早有心里准备,今日大不了一死……?”

慕容轻狂啧啧两声,寒声打断道:“死?你想得太简单了,对于你们这种恶贯满盈的人,怎么可能让你们就这样死了,既然你们已有心里准备,那老夫今日就让你们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话音刚落,老三身后的老二突然身子一挺,跟前面倒下的那些人一样,外面的皮肤上青经鼓出,脸色同样狰狞,眼珠圆瞪,豆大的汗珠顷刻流出。

老三一把抱住急声问道:“二哥,二哥,你怎么样了?”

慕容轻狂道:“怎么样了?老夫说过了,运气越快,毒性发作就越快,刚才他跟老夫拼斗一场,这毒就发作更快了,嘿,这种滋味,等下你自己就知道了。”

老三放下老二,转身恶狠狠地嘶吼道:“老子跟你们拼了。”

说完合身扑了过来,双手上下翻动,夹着一股劲风,往慕容轻狂下三路直奔而来。

慕容轻狂一见道:“幽冥爪,会的还不少啊。”

刚想动手,旁边的雪心玄长剑划过,老三没想到旁边有人会出手,大喝一声:“卑鄙。”

接着身子一翻,避过来剑,空中连着几个筋斗,落下后重整阵势。

雪心玄道:“老爷子,你快去救人,免得夜长梦多,这里就交给我好了。”

说完长剑一展,兜头兜脑地向老三罩去,同时魅影身法展开,身形快若鬼魅,在老三前面飘忽不定。

雪心玄这手魅影身法,比起夜无霜来说,又要精炼的多,夜无霜虽然快,但总有迹可循,但雪心玄现在却不光快,而且更带有一种飘忽的意味,让人捉摸不定。

老三双手成爪,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杀来的雪心玄,身形刚要发动,站在后面的云历身边那人,一声不响地突然一刀砍过来。

老三一阵慌乱,刚刚想好的对策,因为又有人加入,现在不能再用,急忙抽身后退几步,刚想张嘴就骂,一刀一剑已经杀到跟前。

老三修为在玄境初期,现在对手一个玄境初期,一个玄境中期,而且两个打一个,没过几招,就开始手忙脚乱。

张傲秋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奔到铁笼前,刚想抓住铁门,慕容轻狂一把拉住道:“门上有毒。”

“门上有毒?”

慕容轻狂不理他,仔细看了看铁门上的每个地方,然后还凑过去嗅了嗅,半响后笑道:“尸患?看来他们还真会就地取材啊。”

张傲秋在旁问道:“师父,这毒好解么?”

慕容轻狂不屑道:“你师父是什么人?区区尸患算的了什么。”

说完右手握着铁门上一根铁条,片刻后从他手中冒出一股白烟,烟气凝而不散,却像有灵性一样,自动在铁门上游走。

到整块铁门都布满这白烟后,慕容轻狂松开手道:“可以了。”

慕容轻狂松手的瞬间,铁门上的白烟立即就像失去了主心骨一样,在空气中自动飘散,一会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张傲秋抓着铁门摇了摇,铁门居然纹丝不动,张傲秋跟华风学过打铁,凑到铁门上仔细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道:“玄星钢?”

慕容轻狂这方面可就是外行了,闻言道:“玄星钢?什么玄星钢?”

张傲秋惨然道:“这玄星钢刀剑根本砍不动,是最硬的一种钢,若是在兵器里加入一点玄星钢,可以让它变成坚不可摧,现在这整块铁门都是玄星钢,这……这可如何是好?”

迟疑片刻,张傲秋转身向老二走去,上前一把抓起老二胸襟道:“钥匙在什么地方?”

甘惠英在旁道:“搜他的身。”

老二艰难地转过头,阴阴笑道:“钥匙这么……这么重要的东西,老子……老子会带在身上么?真……真他妈的蠢货。”

张傲秋闻言大怒,抽出星月刀指着老二道:“最后的机会,要是你不说,小爷就将你削成人棍。”

老二望着张傲秋,眼神轻蔑,张傲秋见他那样,举刀在空中一划,老二立即惨叫一声,左边一条胳膊飞落一旁,鲜血顿时喷射而出。

老二仰头呵呵怪笑道:“三弟,你……不要管我们,你快走,将……将消息传出去。”

张傲秋重重一脚踏在老二胸口,怒声道:“想走,小爷看你们往哪里走。”

举刀正要再砍,慕容轻狂一把抓住他的手道:“让为师来。”

说完在老二身上四下搜索,果然没有钥匙,走到老大身边,这家伙已经人事不知,慕容轻狂一脚将他踢到,搜了半天,也是什么都没有。

张傲秋回身抓起另外一人道:“钥匙在哪里?要是你告诉我,我立即将你的毒解掉。”

那人正痛不欲生,闻言艰难地说道:“我……倒是想,可……可是,我们……我们根本就不知道。”

张傲秋颓然将他放下,甘惠英在旁道:“没有钥匙也不要紧,我可以解锁。”

张傲秋闻言一喜道:“不错,不错,前辈精通机关,解锁当然不在话下。”

甘惠英却没有立即动手,而是望着他正色道:“阿秋,越是艰难的时候,越要沉住气,你这样慌乱只是于事无补。”

张傲秋心中一懔,知道自己确实是乱了心神,当下立即深吸一口气道:“前辈教训的是。”

甘惠英拍了拍他肩膀,转身往铁门而去。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1a8yuU'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