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四十九章 用计逃脱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铁大可从沉睡中慢慢清醒过来,刚一睁眼,就看见慕容轻狂清瘦的脸,眼光一带,旁边站着的雪心玄,正一脸担忧地望着他。

铁大可突然想起在他昏迷前的那个矮瘦的怪人,心里一惊,一坐而起急问道:“阿秋他们可好?”

慕容轻狂道:“你不要着急,他们三个都好,现在他们已经回临花城去了。”

“回临花城去了?难道俺现在还在……?”

雪心玄点了点头道:”铁兄现在还在本教,你先不要管这些,你先看看,你是否可以聚气运功?”

铁大可依言试了一下,丹田内真气空空如也,经脉之中也是一样,当即心中一阵惨然,过了一会方抬头道:“体内已经没有丝毫真气了。”

慕容轻狂皱了皱眉头,跟雪心玄对望一眼,铁大可看他们担心的样子笑道:“老爷子,雪教主,你们不用担心,俺娘曾就不让俺修行,说要是俺不修行,现在估计孩子都老大了,不用总是东奔西跑的,没有了修为,俺还有一膀子力气,打猎本事也不错,等回去以后,跟老娘两人隐居深山也是一件快事。”

慕容轻狂听完笑道:“嗯,要是你的心胸真像你说的这样开阔,那还真是一件好事。”

铁大可呵呵笑了两声问道:“老爷子,我这可以下床走路么?”

“可以,当然可以,你现在除了修为不在以外,其他的跟常人一样。”

铁大可闻言一喜道:“不错,已经很不错了,当时那矮戳鬼将俺一刀震开,那时候确实就像千斤巨石撞在胸口,当时俺就想,这下完了,估计要比俺娘先走一步了,哈哈,现在不但没先走一步,还没缺胳膊少腿,老天对俺很不错了。”

慕容轻狂笑道:“不是老天对你很不错,那要真谢啊,可得好好谢谢雪教主,不是她那颗还魂丹,估计你现在还躺着没醒了。”

铁大可一听刚要冲雪心玄行礼,雪心玄提前拦住道:“要不是铁兄舍命相救,霜儿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打败那死域人,所以我们自己人,就不要谢来谢去了,铁兄,现在你最大的任务就是安心养伤,这修为的事,本座跟慕容老爷子讨论过,重新再修行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铁大可此时心情完全放下,满不在乎道:“管它了,一切顺其自然吧。不过雪教主,俺想过两天就回去,一来俺在这里不说麻烦你们,关键是没个说话的人,闷得慌,二来俺娘还在那边,这么长时间了,俺怕她担心。”

雪心玄道:“嗯,刚收到霜儿那边消息,现在临花城城主已经答应跟本教结盟,本座正要安排人手过去,大概这两天就布置完成了,到时候铁兄就跟着一起过去。”

铁大可点点头,正要说话,慕容轻狂摆摆手阻止道:“你先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想,安心修养,等我们走的时候再来叫你。雪教主,那我们先出去吧?”

雪心玄点点头,伸手一引,跟铁大可招呼一声,就带着慕容轻狂出去了。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雪心玄问道:“老爷子,铁兄以后真的不能修行了?”

慕容轻狂轻轻摇摇头道:“他这种情况,老夫也没有见过,按理说他丹田已经恢复过来,而且经脉伤势也已经修复,这真气应该自然重新开始凝聚,再加上你的还魂丹,就算修行落下来,也不应该是什么都没有啊。”

雪心玄担忧道:“一个天境中期的好手,突然变成一个常人,这对任何人来说,一时都难以接受,不知……。”

慕容轻狂道:“唉,你说的也是。只是各人有各人的机缘,也许这一次他会因祸得福也说不定。对了,你刚才说这两天人手就可以安排好,准备都安排些什么人过去啊?”

雪心玄从怀里掏出一封密信,递给慕容轻狂道:“这是霜儿刚传过来的密信,老爷子你看看吧。”

慕容轻狂接过密信,仔细看了一遍,想了想,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雪心玄奇怪地看着他,慕容轻狂摇摇手道:“没别的意思,老夫这是高兴啊。”

“高兴?”

“不错,高兴。阿秋,阿陌还有霜儿,这才多大的孩子,现在除了修为还差点外,他们三个一点都不比我们这些江湖老手差,有很多地方我们反而还不如他们,这假以时日,呵呵,我们说不定还能沾点他们的光了。”

雪心玄闻言点点头同意道:“他们几个,特别是阿秋,怕是真得会被老爷子您说中了。”

“嗯,按霜儿在信中所言,这其中需要一个机关高手,你准备派谁过了啊?”

雪心玄道:“二师姐她精通奇门八卦,修为虽然只是灵境中期,但却是我们之中天赋最高的。”

“嗯,当年老夫跟你师尊也待过一段时日,那时候你还小,她曾对老夫说起她的几个徒儿,对你二师姐确实是赞誉有加.

唉,其实你师尊真的是个天才人物,可是就是性格太过柔弱,就知道谨遵祖训.

这祖训是先祖用鲜血跟生命换来的经验,是要遵守,但过了都百多年,那时候的情形跟现在能一样么?有时候也该适当变通变通,你现在身为教主,可不要这么古板,好的就听,不好的或是不适当的,该改的时候也要改改了。”

雪心玄笑道:“老爷子这话要是让师尊听到,估计现在就要赶你下山了。”

慕容轻狂闻言呵呵笑道:“的确,你师尊啊,决对会这样做的,她别的都好,就是这点不好。当然了,这毕竟这是你们教内私事,老夫就这么多一嘴,你可别往心里去。”

说完想了想道:“既然主要人手定好了,老夫想,这次救人的事,老夫也要参与其中,阿秋这孩子,有时候太懂事了,懂事的让人心疼,要是这次他师父被救出来,有个什么不对,老夫怕他倒是真会受不了,现在毕竟还有一个念想支撑着他,要是这个念想也破灭的话……,唉。”

雪心玄道:“怎么,老爷子不看好木灵么?”

慕容轻狂道:“不是老夫不看好他,但天魔大法实在太过霸道,经历过一次就像在地狱里打个滚,木灵被捉也有些时日了,肯定受过几次这种刑法,不知……。”

雪心玄断然道:“木灵他绝对会挺过来的,他是我见过的最坚韧的人,况且一教二宗留着他不杀,就是还想从他嘴里知道一些他们想要的东西,木灵应该也知道,只要他扛着不说,一教二宗也不会真的对他下死手。”

慕容轻狂沉声道:“但愿如你所说吧。”

宝商号的船刚在曲兰城码头停靠,码头上就赶过来一群或白或青衣的男女,气势汹汹地扒开人群,将船围得个水泄不通。

船老大虽然修为不高,但也不是什么善茬,现在到了地头了,也不怕什么人,不慌不忙地走下船头道:“各位,这是什么意思?宝商号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直说就是,只要是我们不对,我们………。”

在船上被打下水的白衣女子厉声道:“好了,不要再说这么多废话,你船上的那三个人在哪里?”

船老大道:“什么三个人?我们宝商好只是负者运货,顺便带一些人,这人来人往的,我怎么记得你说的是谁?”

白衣女子双眼一眯,寒声道:“我们敬你宝商号也是个大号,所以一再容忍,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船老大一听急忙摆手道:“不敢不敢,既然你们这样说,那你们就上船去搜,反正人货都还没下,不过你们搜归搜,可不要乱砸东西,我们都是赚几个辛苦钱,实在……,哎哎,你们别走啊,我这还没说完了。”

白衣女子在张傲秋他们手中吃了这么大一个憋,又在河水里泡了半天,她本就不是什么善类,在船上的时候,船老大当时不但不交人,反而还拔刀相向,依照她的脾气,就要连着宝商号一起灭了。

等上了岸后,快马先一步赶到曲兰城,通知在这边的天邪宗的师兄们,两帮人一汇合,说起宝商号,天邪宗的人立即阻止那白衣女子,原来这宝商号本就是暗地里给一教二宗做买卖的,要是把宝商号给砸了,那就真是好看了。

但宝商号下面的人可不知道这些,所以白衣女子听船老大阴阳怪气的话,也只能一肚子气往下咽。

哪知这些人船上船下搜了个遍,连茅房都没有放过,那三个人却犹如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踪影全无。

白衣女子恨得牙痒痒得,从船头一跃而下,站在船老大面前,杀气凌然道:“那三个人到底去哪了?”

船老大一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一脸无辜道:“你说的那三个人,跟你打斗后,就进了房间,不过船到码头之后,我再去看他们时,他们已经不在了,幸好是先给的船钱,不然我还亏本了。”

“怎么可能?你的船都没有停过,这河面上也没有什么小船经过,他们难道水遁了么?

啊,不错,水遁,原来他们偷偷下船游水跑了,等会,他们三人有可能水遁离开,可是那个小娃娃却是不能,师妹绝对不会放下她孩子独自离去的。”

船老大看着白衣女子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在旁小心道:“这个……,我们可以下货了么?”

白衣女子不耐烦地挥挥手,安排一部分人在这里继续留守,其他人则立即通知其他人手,在沿河两岸查找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