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临行布置(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晚宴过后,雪心玄几人还有慕容轻狂、张傲秋及紫陌等一同到魔教在临花城新开辟的据点,众人分宾主坐下。

张傲秋道:“前辈,师父,明天探路的事,我也想去。而且不光是探路,救师父这件事我也要参与。”

夜无霜一听立即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霍得站起来道:“不行,你不能去。”

同时雪心玄跟慕容轻狂却是微微点了点头,夜无霜看着他们两人道:“师尊,师父,你们点头做什么?”

慕容轻狂道:“这件事,阿秋倒是可以参与其中。”

夜无霜急道:“师父,阿秋现在顶上天了也就是个天境期修为,在我们几个之中算是不错的,但他这点修为,参与这么危险的行动,那不是让他送死么?”

慕容轻狂笑道:“霜儿,你认为为师会舍得送他去死么?”

夜无霜跺脚道:“不行,总之是不行,师父,你是老糊涂了,反正我不同意。”

雪心玄杏眼一瞪,厉声道:“放肆,夜无霜,你这也是在骂为师老糊涂了么?”

夜无霜不怕慕容轻狂,但对雪心玄却是发自内心的畏惧,闻言一颤,低头道:“师尊,徒儿不敢,但是……。”

张傲秋在旁道:“霜儿,你不用担心,有师父跟前辈这些高手在我旁边,还能让我有什么闪失不成?而且你想,我还有神识,到时候我跟甘前辈配合,肯定事半功倍的。”

夜无霜一听他说的也有道理,但还是不放心,却也不敢再说,偷偷瞟了雪心玄跟慕容轻狂一眼,期期艾艾地坐了下来。

华风在旁奇怪地看看夜无霜,又看了看张傲秋,张傲秋见他那样就知道他心中所想,没好气地说道:“看什么看?没看见掌门我在考虑问题么?”

华风对着他脑门就是一个爆栗,骂道:“你个臭小子,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老子说,你还跟老子装。”

张傲秋揉着脑袋道:“师叔,我跟你装什么了?你用这么大力做什么?”

华风伸出指头点了点他脑袋道:“哼,还不说实话,等回去了老子再跟你算账。”

说完又看了看雪心玄,脸上意味深长地一笑,雪心玄看了一愣道:“你笑什么?”

接着突然想起以前自己喜欢木灵这件事,华风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想到这里,顿时脸上红晕一闪。

华风当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起这件事,双手一摊,正儿八经地说道:“我没笑什么。”

慕容轻狂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他人老成精,也看出这其中估计有什么猫腻,为了避免尴尬,等他们都不说话了,话题一转道:“明天一早,我们这边就由老夫、雪教主、阿秋还有三位堂主一起,你们看怎么样?”

华风一听急道:“老爷子,你是不是把我给算掉了?”

慕容轻狂道:“华风,这次行动,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那里面到底有些什么,是不是真像华疏影说的那样,或者还有些连她都不知道的事情,所以这次行动,最好都是玄境期的好手。”

雪心玄接着道:“慕容老先生说的不错,这次我们的人手贵精不贵多,但我们不光要探路救人,还要大量的人手接应及防止一教二宗的人从外围包抄。

若是被一教二宗的人围在外面,那样的话,就算是我们救出人来,也没有能力再冲杀出去,所以这外围就有你,还有本教带来的一帮人手,到时候城主府还有大量人手也要跟上,到时候有的是你要做的事,也不用争这一时。”

华风想了想,又看了看张傲秋,叹了口气道:“也罢,我听你们的。”

紫陌在旁探过头来道:“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在外围打打秋风?”

慕容轻狂摇摇头道:“你不能去,不光是你,霜儿也不能去。”

紫陌跟夜无霜同时叫道:“为什么啊?”

慕容轻狂道:“这次行动,要是顺利,当然更好,要是不顺利,可能就是一场大拼杀,你们修为太低,而且身份又高,到时候不但帮不上忙,反而还要分出人手保护你们。”

雪心玄接口道:“况且一次行动可不能把所有的都投进去,要是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对我圣教还有凌霄门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所以这件事你们就不要争了,你们就好好守在家里等消息吧。”

紫陌跟夜无霜两人对望一眼,均是一脸的不服气,但又没有办法,同时一叹,低头不语。

王须亦跟邢二对坐桌旁,现在寒冬虽然已经过去,但春寒还是很浓,小屋内升起一盆炭火,两人对桌小酌。

几杯酒后,邢二问道:“王兄,你安排的人探查到什么没有?”

王须亦抿了一口酒,夹了颗花生米送到嘴里,边吃边笑道:“回消息了,他们看到的跟上次传回来的消息差不多。”

邢二道:“看来这是真的了?”

王须亦道:“我不是说了么,不管真还是假,我们都得做。而且在云一身边的暗子也传来消息,说是这段时间形式紧张,云一他们四人轮流值守,每三日换防一次。”

邢二笑道:“王兄,你说的刺杀行动,可是要打他们几个的主意?”

王须亦道:“这还没有确定,至少要等云一身边的暗子发出下一条消息,让我们知道他们的行走路线,还有身边都有些什么人手等等,才能决定是否要对他们下手。

当然了,要是刺杀云一他们四人成功,那造成的轰动要比刺杀其他人要大的多,不过我们的目标也不能只定在他们身上,这临花城想要杀的人,可是多的去了。”

邢二道:“但我们还是以云一他们为主要目标不是?要是在刺杀他们之前,动了其他人,只会让他们加强防备,到时候想要得手,可就难了。”

王须亦点点头道:“你说不错。不过刺杀这件事,比的就是耐心,但现在却是时间紧迫,要是无限地拖下去,恐怕吕长老他们三人真要扛不住了,而且在教主那边也不好交代,唉!”

邢二探过身子小声问道:“王兄,这件事你跟教主他们禀报过么?”

王须亦笑道:“你不用紧张,这件事我当然跟教主他们禀报过了,教主传过来的消息是,就这几天,逆隐的人就要到了,让我们做好接应了。”

邢二缩回身子,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逆隐的人,这些人听说个个修为都在玄境以上,很少有人见过他们,我一直很好奇,他们到底长什么样?为什么有玄境修为,却甘心做一个逆隐了?”

王须亦闻言立即四下张望了一下,接着警告道:“邢兄,你这话在我这里说说可以,可千万不要在外面去说。

这些逆隐的人,比起明面上的那些掌权的人还要位高权重,这可是直接听命于教主的,有生杀大权,要是让他们听见你在后面说这些,杀了你那可是眉头都不皱一下的。”

邢二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也跟着四周望了望,讪笑道:“我就这么一问,谁没有个好奇心了?”

王须亦道:“好奇心会害死人的,记住了,等他们过来的时候,你只管做你自己分内的事,不要瞎打听,更不可乱说话。”

邢二怏怏地说道:“知道了。”

接着问道:“既然他们这么牛,等行动的时候,是他们听你的,还是你听他们的?”

王须亦微微一笑道:“谁也不听谁的。我刚才不是说了么,只要做好我们分内的事就可以了。到时候将消息及具体情况说与他们听,至于他们怎么采取行动,那就不用我们两个操心了。”

邢二“哦”了一声,点了点头接着问道:“王兄,他们的住处还有行动后撤离路线这些我们都不管么?”

王须亦道:“既然是逆隐的人,你还操这份心做什么?他们这些人可以说是活死人了,没有家人朋友,没有名利追求,也没有什么天道追求,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唉,其实说句老实话,我真的也很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邢二望着他,突然哈哈笑了起来,用手点了点王须亦道:“你呀,我就说人怎么可能没有好奇心了,不过你说的对,好奇心会害死人的。”

王须亦陪他笑了起来,笑完后,王须亦道:“邢兄,教主可是指明了让咱们兄弟二人在这里全权负责,你那边的事,也可要抓紧了。”

邢二道:“王兄放心,我已经安排下去了,应该在这几天就会有消息回来了。”